2018日日干夜夜

      14章找到食人魔的基地了

      “怎么没看到到多少人?不是说有上二十多人吗,人呢?”关岳和王静趴在一片怪石堆里伸着脖子向前方的山上的大别墅张望着,张婷抱着孩子趴在一边。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出去打猎了?”

      “打猎?”关岳有些疑惑,末世之后还有野味儿能打的到?

      “就是抓人吃人,他们一般几个人一组分头打猎,到了晚上他们就会带着猎物回来,等到这一块的人被吃的差不多,他们就换个地方··········”

      “妈···的,这帮畜生。”关岳暗骂一声,张婷在原地不动,关岳与王静慢慢的往别墅后面摸去。

      别墅活动的人不多,在外面来去走动的也不到十个人,但是只有几个人身上背着步枪,其他人则空着手,不少人还坐在一起打着扑克,眼看天色就要发黑,关岳懒得再等。突然原本安静的别墅被枪声闹腾起来,数颗子弹从关岳月王静手中的手枪射出,围聚在牌桌边的人群,那些人被突然的袭击给打蒙了,一个男人拿着纸牌,他惊讶的看着子弹射来的方向,一粒子弹击中他手中的纸牌穿过他的胸口。

      他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一层层血沫随着他的抽搐从伤口流出出来。

      一个人大声嚎叫着掀翻了身前的木桌,想矮下身子藏住,一粒粒子弹将空中的纸牌炸的粉身碎骨之后击打在木桌面上,凌乱的木片以及鲜血喷出,不像电影一样可以躲过子弹,这个男人慢慢的躺下了

      那些背着枪的男人们正在慌手慌脚的卸下背上的枪,砰的一声不知从哪里来的巨力把他们击飞,接着关岳手中的枪击打出了,一朵朵血花在他们身上爆了出来,他们浑身痉挛着摔倒在地面上,无神的眼睛茫然的看着脸下的地面,他们到死也不明白哪里来的巨力。

      没有纪律,没有组织,甚至没有放抗,关岳与王静正在进行一场轻松的屠杀,那些乱跑乱叫的是首先背射杀的,那些将头埋在地上对身边不管不问,两人没有去管,四把手枪面对对方九个人,等手枪的子弹打光了,对面已经被打死了七个,还有两个受了伤。

      这时候关岳没有杀了受伤的人,只是找到了几条绳子把这两个人绑了起来。

      轻松,关岳与王静轻松之极的解决了房子外面的那些人,开始冲到那些建筑里所搜,在搜索的时候,一间最靠外的房门被猛地推开,四个光着上身的男人飞一般的冲出房门向野外跑去。

      天色越发显得昏暗,四个男人在这昏暗的暮色里亡命奔逃,他们不敢回头,甚至不敢看眼一眼身边同伴是否跟上,男人们张着大嘴发着短促的喘息,两只大腿向安装了马达一样飞奔,跑在最后后面的一个男人突然被地面的一个凹坑给崴到了脚,他的身子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上翻滚着,他抱着右脚一边翻滚一边发出惨人的嚎叫,也不知道是因为脚上的伤痛还是因为害怕。

      听到同伴的惨叫声,前面的三人不敢回头,他们更加卖力的冲刺着,双手紧紧地捏成拳头快速飞扬落下,因为太过用力,掌心已被指甲刺穿,一丝滑腻腻的潮湿在掌心蔓延,可他们却什么都顾不得,只是埋头狂奔。

      砰的一声,王静用出冲击波击打在一个男人的后背,男人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在被冲击波击中的瞬间,他身子前倾张开了双臂,仰着头颅看着暮色如墨的天空,一道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还未等喷出的血水落地,他的身子被击飞了数十米撞到了石头上,直接脑浆迸裂。

      后面的两个人看到前面的同伴被子弹射中心力越发惊惧,“这边····”一个男人大喊一身向身侧的山坡上跑去,那边怪石嶙峋,跑在中间虽然会降低速度,可能有效的冲击波,至少被击中的概率要比在毫无遮拦的旷野中要小的多。

      他们不知道身后出了什么事,一想到能逃出生天,这两人不由的亢奋起来,之前的惊惧化作一股新的动力,速度非但没有降低反倒更快。

      翻过前面的山头他们就彻底安全,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他们,他们也不想知道,只要能活下去就行,活下去是这两人唯一的想法。

      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后面一个铁锤飞过砸在了男人身上,一阵血雾将他的身形掩盖,两截断开的身躯摔落在崎岖的石堆中间,被打成两截的残尸就像被撕开的水袋,在暮色下显得暗红的血液从残尸下快速的淌了出来。

      “碰········”最后一个还能跑动的男人跪倒在地,双手撑着地面疯狂的喘着粗气,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在狂野中狂奔时的惊惧,在山石间奔跑的胆寒,在即将逃脱时的亢奋,之后就是同伴在眼前被打死时的绝望,他不再想着逃走,自己做过什么自己知道,他拼命的呼吸者,似乎想要将自己后半辈子将要呼吸的空气一次完成。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在男人前方响起,随着脚步越来越接近,男人跪在地上抬头向那边看去,前方乌蒙蒙的,看的不是很清楚,一个身材不是很高大的男人踩着地面的碎石慢慢向他走来,脚步声不重,除了脚下碎石偶尔发出的咯吱声以外,就与常人走路的响动一样。

      那不重的脚步声就像一只鼓槌不断的敲在他的心口,随着脚步越发接近,他的心口仿佛开始疼痛起来,最终脚步声在他的头前停下,他看不清楚来的是什么人,光线完全暗淡,只能看清一个大概的轮廓,他重新低下头,等着被人裁决。

      “卡擦”一声响起,他停止了呼吸,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心脏飞速的跳动起来,就在心口跳动的最猛烈的时候。

      “碰······”,“啊···········”关岳一锤之后,男人抱着只剩一个断茬的手臂疯狂的嚎叫着,他在地上疼的不停的翻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身上的疼痛。

      “碰·······”又是一锤,一条小腿从男人的膝盖飞离,还没等男人有新的反应,接二连三锤响在这空寂的山林不断响起,男人就像被肢解的玩具,一块块碎肉,一根根断骨连接着从他身上蹦离,当关岳停手的时候,男人已经四肢皆无。

      关岳重新举起铁锤,想了一些觉得不该在为这样轻易让他死去,于是转身向着别墅走去。

      “小静,张婷在楼上戒备,看到有人过来可以直接开枪射杀。”

      关岳安排两个女人戒备,自己去向着没死的俩个人走去···············

      “你们剩下的人去哪里”关岳问着一个跪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男人,在他身边另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

      “.........”

      “碰···········”锤响,男人滚在地上发着野兽一样的痛苦嘶豪,在他的身下,鲜血慢慢地从他的断腿出流了出来。

      再然后关岳拿起一把菜刀,拿着菜刀走到男人的身边,手起刀落,一只耳朵被挑上了半空,这只是开始,关岳像一台机械,手中的菜刀挥起落下,一块块厚薄不均,大小不一的肉片纷纷从男人的身上飞落,在中国的历史上叫做凌迟,同时也叫千刀万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