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生活片

      林致远又指着前面的一些䞱建筑道:“那是议事堂,旁边是秘技阁,再往后䈭那是锻刀堂。。。”他细心的将那些主建筑给程风一一介绍。

      媦 二人来到议事堂的建筑前,堂外把守的几名弟子见到林致远急忙蒈行礼。

      林致远对程风道:“这胄个时间正䖭好是掌门和长老们的议事时间,你随我一同进去吧。”

      程风顿时紧张筲起来,刚到门派就要ꖗ去见派内所有高层。也不知这掌门与其他长老们是핏不是也都像师父一样和善?⍃程风心跳越来越快,走到入口处还被门槛绊了一下。

      殿内,掌门座在中间的主座上,长老们则座在两侧。当程风跟着林致远进入ﳾ殿内时,众人都看了过来,面对这一道道灼人的视线,程风急忙ﵟ低下了头。

      林致远对跬着众人抱拳行礼道:“致远参见诸位师叔。”

      程风也赶紧跟着혟抱拳行礼。他不敢抬头,只听前面有威严的声音传来:“致远回来了,这趟辛苦你了。”

      林致远回道:“ﶚ掌门师叔,弟子为门派做事,为职责所在,一点也不辛苦。”

      ಁ又一个声音道:“此次致远竟以一人之力单挑越国中部䳸地区的五派掌门,可真是扬了我派威名啊。”

      那威严声音道:“却ষ是如此,这得꓾记一大功。”

      林致远道:“多亏祖师爷保佑,弟子才得以险胜,顺利将对方五部秘技带了回来。对了,还有一事禀报,弟子想要引荐此子程风加入我斩月派。”说完他拍了拍程风。퐭

      程㭵风紧张的抬起了头,他看到主座上的掌门,那是一位一脸威严的竒紫袍老者,其旁边的桌案上放着一柄宝刀和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两侧的长老有男有女,装束各异,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但所有人都没䕋有党丝毫老态,各个气势不凡ꬸ。

      程风紧张道:“程风,拜见掌门与各位长老。”

      其中一个温文尔雅的长老向林致远학问道:“致远,此子背景如何。㶢”

      林致远道:“回师叔,程风出筵身于北方宁河县,家中只有一父,这次受北方战事的影响,被越朝的《征兵令》强行征到前线,我多年前去北方执行任务时,曾与其父有些交集,这훱次对方深知去前线要送命,所뭆以便让程风去我派在平川城的溁斩月酒楼设法寻我,希望我将其引入门派皷。”

      程风一听这内容也不对啊,但他看到师父对他使岔了个眼色,随即恍然大悟,б师父是不想将王婶在程家村的消息给泄露出去,所以便编了这奭么一个谎言。难道门派这些长老中,也有师父的敌人?

      쀼 掌门将目光转向程风问道:“程风,你家住宁河县哪里?”

      程风定了定神回道:“我家在宁琚河县青禾村,距离青森뚸城大约一个Ლ时辰的路程。”这也是过来路上,师父教给他的说法,让程风以后无论对谁都说自己来自青禾村,不过没想到对掌门他们也要皦隐瞒。看来真如师父ᗆ所说,门派内也不是一片净土。

      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长老道:“两个多月啉前,楚国确实大举进攻越国北线,而且吞了一些城池,其中寨就有这个青森城,好在我插在那边的情报部门还在。”

      掌门点了点头,然后对林致远道:“既然背景无碍,你自己全权做主就行。”

      林致远又道:“弟子已经将他收为徒弟了。”

      掌门眉薲毛微微挑了一下,略微诧异道:“看来所传情报属实。”他看了一眼程风,又看向林致远道:“你一直未曾收徒,听到此消息开始我还不太相信。不管什么原因,你自己决定就好。师叔也在此祝贺你ˍ收徒了。” 뷧

      林致远再次抱拳道:“谢掌门师叔。”

      在掌门左下位的一个长老道:“正好还有几天就到了我派每年一次的纳新大会,你可以让这孩子去参加那些测试ቨ,看看他在哪方面资质比较出众以便你日后培养。”

      林致远道:“谢师叔提醒。”

      林致远转身对程风道:“风儿湣,我和掌门以及己诸位长老还有要事相谈,你先下去吧。Ꟑ”说罢便叫来守在议事厅外的一名叝弟子简单吩咐了一番,然后对程风道:“你这位师兄去先带你去找住所,之后我会去寻你。”

      律 程风与那位弟子冲着掌门长老们行个礼便急忙退出议事厅。

      引路弟子带着程风来到一片住宅区,其内整齐的排列着一座座小房子。

      椞 ⅔二人在一间房前停了下来,那名弟子打开门,房间内床,衣柜,桌椅等基本配置齐全,甚至还有个装满线装书的尒书架,靠墙处还有一把放刀的架台,架子下还有块磨刀石。

      那名弟͛子转身道:“师弟你就ꎟ住在这吧,这之前是袁师兄的住所。袁师兄在前年做门派任务时,不븆幸丧命了。书架上的这些书籍都是他的收藏,师弟不喜欢的话都可以扔掉。”

      程风见到这一架子书满怀欣喜,急道:“不用,Ȍ不用,留着便好。”

      那弟子看了看程风道:“还没自我介绍,我姓杨屡,就住在你隔壁。”

      ㄺ程风抱拳道:“拜见杨师兄,我叫程风。”

      杨师兄挠挠头道:“师兄弟间不用那么多礼数的,随意就好。”他盯了程风片刻犹豫的问道:“程师弟,刚才林长老带你一起入议事厅,你和林长老。。。?”

      程乺风道:“林长老是我的师父。”

      杨师兄吃惊道:“什么?!”随即他上下打쒖量起程风,好像要看出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程风长闉得又瘦又小,感觉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的样子,벨且听他刚才步行时喘息的频率,丝毫内功功底也没有,看样子没练过武。他到底有什么鞶特别之处竟能顀让林长老收髙他为徒。

      程风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不由尴尬笑了笑。

      杨牬师兄道:“不好术意思啊,程师弟,我有些失态了,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拜入林长老门下么?但这么多年林长老一直也没曾收过一个徒弟,既然他肯收你为徒,那说明你资质一定特别好。”

      程风道:“杨师兄误会了,我什么也不会,也没接触过武功,师父他是念在友人的情谊上才收我为徒的。”

      杨师兄瞪大双眼道:“ည什么好友面子这么大!难道师弟出身于世家?허这些年不乏有各势力的高层甚至我派长老都想将自己的后欓代推荐到林长老门䍰下,可林长老都拒绝了。看来师弟背景不小啊!”

      程风有些无语,这还解释不清了:“小弟我出身于农户之家,并没有背景,如今我꒕爹还被征兵令征到前线打仗,师父念在他与我爹的情分,又看我可怜,这才收我为徒的。”

      杨师兄点了点头,但那表情明显不相信,他可能感觉程风想隐藏自己强大的背景,所以也识趣的不在问下去了,他道:“好吧,程师弟先将行礼放好,我带你去熟悉熟悉门派。”

      程风道:“麻篍烦师兄了。”

      杨师兄带着程风在斩月派里边逛边介绍道:“我们所住的这片西区是三代弟子的生活区。另一侧东区则是二代弟子訇的居所。”

      親 程风问道:“那一代弟子都住在哪里。”

      杨师兄指向北方道:“一代弟子和掌门长老他们都住在北边,林长老也住北边ﶈ。在往北的谷内深处则是门派禁地,那ᄼ边有标횩识,注意不要进入。弟子食堂也是分开匴的,这个也要注意。”

      杨师兄一路介绍␬着,步行速度却不慢,明明对方迈的步距并没有很大,ﴢ迈步的频眵率也不是很快,可程风一直用尽全力捣腾双腿才能跟上,有时뫂还得跑两步。

      二人来到一座建筑前,杨师兄停了下来,程风差点撞到他身上。

      看着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程风,杨师兄暗道‘我这一路动用了身法,这程师弟果然没有丝毫内力而且也没练过身法,看来正如他所说什么也不会啊,不过他这体质也太差了吧,林长老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嗯,他一定是有딞背景。’

      杨师兄道:“这里是发放物资的䢏地方,每个月的赏银发放也都在这里。”

      程风惊喜道:“还有赏银呢?”

      杨师Ớ兄道:“当然,门派为了维持下去,好多事情也需要我们弟子们来做,做ﬗ事拿钱,天经地㙈义。”

      杨师兄同一位紫衫中年人道:“师叔好,这位是刚拜入林长老门下的程师弟,我带他来领取基础物资。”

      那中年人听到后,컢上下打量虵了程风几眼,然后拿出册⏤子让程风在上面签字侕,之后取来了一个包裹,㳓里面是弟子服与一块很小的刀型牌。

      杨师兄道:“这是我派的练功服以及身份令牌,待会回去就将服装换了吧。”他又一脸疑惑的看了看程风这一身打着补丁洗的褪色的衣服。

      程风拿着包裹,犹豫的问杨师兄:“师兄,没有佩刀么?”

      杨师兄听后乐道:“你一个新人还不会武功,哪来佩刀。每名师父会根据各弟子的特长去传授不同的心法,武技以及身法。埼待你练功有所小成时,师父才会让炼到堂给你弄一把佩刀。”

      程风略有失望道:“㈾原来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