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酷咪视频极速版

      顾燕婉气急败㱚坏,再也不想看见裴道珠,扭头就走⨄。

      ᄲ陆玑报完名回来,对裴道珠道:“我也报Ἑ了棋社。听说今日要举行围棋比赛,第一名能拿到五两银子蟳的彩头,道珠뱮妹妹定要争气。”

      五两银子……

      ᏷ 봶 裴道珠眼前一亮。

      对其他人而言,五两银子不过尔尔。

      可是对现ⴖ在的她来䲆说,却是一大笔嶅钱财。 玤

      她不动声色地按捺住欣喜,向来娇媚的丹凤眼,已然流转出淡淡的侵略气息……

      她想赢!

      萧衡看着她和陆玑交头接耳,把她的㕌表情尽收眼底。᝾

      ꭠ 不愧是裴家小娘子,明明见䌨钱眼开爱慕虚荣,却还要对外自称淡泊名利。 〾

      如此虚伪,令他厌恶。

      笌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萧衡捻着佛珠起身,径直去了报名处。

      春 덞 所过之处,白衣胜雪崖柏生香,当真是遗世独立风神秀彻。

      众人情不自禁地看着他,但见他提笔扬腕,在棋社㻙一栏题写了“萧衡”二字,字迹力透纸背,遒劲端野,乃是上品。

      直到他重新落座,众人才从惊艳촬中回过神。

      ꗔ一众女郎花容失色,在心底大呼失策!ㅓ

      萧家九郎,竟然参加了棋社!

      ➾ 她们艳쐧羡妒忌地望向裴道珠。

      原来脑子进水的不是裴道珠,而是她们!

      原来裴道珠一早就算计到萧家九郎会⿍参加棋됦社,所以她慐才参加了棋社,她果然还是跟从前一样精明!

      裴道珠却一点儿也不快乐。

      萧玄策参加棋社,这代表他也要参圍加今天的这场棋赛,他什么意思,要与她争第一?!

      萧衡悠闲地吃着茶,凤眼含着几分情意,斜睨向裴道珠,嗓音᧮温柔宠溺:“怕棋社里无人照顾阿难,所以九叔临时决定参加棋社,阿难欢喜吗?”

      毼 裴道嫰珠勉强保持笑容。

      她欢喜个鬼!

      蔯不过—— Ɽ

      她的眼神逐渐变了。

      琣萧玄策参加棋社又如何,她棋艺顶尖,还怕输给他ꗮ不成?

      她섵从来不信别人,只信自己。

      她定了定心神,挑衅般一字一顿:“还请九叔翭,手下留情。”

      棋社的人结伴去了븟岸芷汀兰临水小轩。

      小轩왛里已经布置好六张棋桌。

      抽完签,裴道珠的第一个对手是萧荣。

      隔着棋桌见过礼,两人席地Ն而坐。

      裴道珠正要与他猜先,萧荣很有风度地抬手作请:“昔日也曾与道珠妹妹手谈过,道珠妹妹棋艺寻常,这一局,我让你先行。”

      裴道珠뛴顿了顿。

      让她先行?쑐

      嫣红精致的唇角不动声色地上扬。

      昔日与萧荣찒交好时,他们确实经常对弈。

      那时她是他的未婚妻,只觉尓萧荣此人虽然是萧府长子,然䓟而却到底占了庶出的身份,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敏感自卑钦。

      她不想在这种小事上出风头,于是经常故意让他赢。 ˽

      她让得滴水不漏,原是为了他的自尊心,没成想,这厮竟然当真觉得㸢她棋艺寻常。

      裴道珠䤈毫不客气:“既然如此,阿难却之不恭。”

      她信手执棋。

      棋子温润,捏在指尖的刹那,那双美丽妩媚的丹凤眼,立刻掠过淡淡的侵略意味,宛如砍宝石笏换作出鞘利刃。

      她落子快而精准。

      幼时家族鼎盛,阿翁(祖父)最爱下棋。

      阿翁常常把她抱在膝伵上,教她看五花八门的棋谱딷,教她怎样筹谋布局,教她如何反败为胜,多年耳濡目染,又经常与阿翁手谈,于是她小小年纪也能跟伯父一战。

      ㌯阿翁疼她。

      每次见她下赢伯父,㤴就高高兴兴地把她抱起来,亲一亲她的脸蛋:“我们裴家,竟是要出一位女国手了!” 嶣

      夸完,就抱着她出府,去淮水沿岸给她买酪酥吃。ﺧ

      后来阿翁和伯父战死沙场,Ğ裴家地位一落千丈,乌衣巷淒里的夕阳和燕巢依旧如昨,可是幼年的光阴,再不可得。

      裴道珠啾眼眶微红。

      对面的萧荣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他双眼紧盯棋盘,额角不停冒出细密冷汗。

      他明明记得裴道珠棋艺寻常,从前与他对귡弈时,不过两刻ﹷ钟就笑着撒娇耍赖,说下不过他,缠着他去街上买酪酥吃。

      可是今日……

      쥿 她的棋风缜密严谨,还能抓住他的一切疏漏攻城坶略地,⒆不多时就桹在棋盘上圈出大片城池。

      弢才半刻钟而已…… 㳞

      可他根本已经……

      无路可走!

      他竟然要输给Ꝩ一个女人!

      想起刚刚自作聪明让她先行,他脸颊火辣辣的烫。

      他猛然抬起头,心情十分复杂:“昔ꃸ日与我手谈,你故意让我?” ꩲ

      裴道珠不置可樲否。

      她优雅地落下一颗ꙴ棋⣓子:“荣哥哥,你输了。ꐐ”

      췵 棋风可见人品。

      鸮 萧荣棋艺平庸,人也是平ꆦ庸的。

      当ࡹ初她说亲时,裴家就已经有隐隐败落的迹象,顶级世飓家个㧷个精明岂能察觉不到,哪怕家族里的郎君喜欢她,他们也绝不允许家族嫡子与她联姻ױ。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萧荣。

      놺 因为他背后的萧家足够显赫,也因为他性格平庸,对她而言将来嫁过去之后更容胳易掌控。

      只是她算漏了萧荣有个势䳝力的姨娘,也算漏了萧荣对她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厚㽟。

      退婚也好。

      犹如棋盘上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将来她ꔑ未必不能嫁得頵更好。

      面对少女的从容,萧荣的掌心频频冒出冷汗,浸湿了握在掌༅心的那一小把白玉棋子。

      他看着裴道珠。 푈

      春阳透⋑窗而닼来,她坐在光里,⭳唇红齿白面若芙蕖,气度高洁温婉端庄,是任何笔墨也描摹不出的画卷。

      定亲初见时觉得惊艳。

      再见时,便觉得她矜持克制毫无风情。

      如今才知道,她把所有的心机和算计,都完美地藏在了뚱那副美丽的皮囊底下,当初对他的嘘寒问暖恐怕并非出于爱慕,而是她虚伪的表演,而是她为了成为萧家新妇所戴上的面具。

      裴道珠,她没有心。

      掌心的白玉棋子再也握不住,凌乱地散落在棋盘上。

      他面色难堪:“是我输了。”൞

      裴✟道珠起身行了一⼕礼,道了句“承让”。

      㵉萧荣仍旧坐在那里,注视着她⵺和第二位棋手过招。

      她对弈时侧脸线条认真淡漠,专注的样子テ非常柳吸引人。

      她的手指纤细܃凝白如青葱,指尖没有染上丹蔻,透着天然珠贝似的淡粉酥红,拈起棋子时的画面赏心悦目,令人沉沦……

      萧荣喉结微微滚动。

      ☸如今的裴道珠,也只是个落魄女郎不是?

      正妻不成,ガ可以做妾……

      “阿荣。”

      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萧荣望去,见说话的是萧衡,连忙恭声:“九叔。”

      萧衡淡淡道:“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ꊤ起则生,缘落则灭……不可强求。”

      加更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