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全集

      在那所谓成功学培训班开课之前,骆永胜就已经仔细甄别了一次入学的名单。

      成功学与日常任何一种学科都不同౗,想要取得最好的现场教学效果,䩟就必须要甄选学生,不存在有教无胹类,更不能因材施教。

      准确来说,成功学是因教选材。扺

      按照一期培训班一百个人的录取数量,骆永胜先安排了三十个‘自己人’。 尭

      城外瓦石庄周遭附近他这一年陆陆续续建了不少新村落,收容的都是从四川逃难出来的难民,从这些人里面,骆永胜挑出了三十个二十余岁的小伙子进入这期培训班。

      这괺三十人才是核心,是关键。

      而后剩下的七十个名额中,骆永胜还给魏禀坤、褚季两个在自己府上教了一年多书的秀才安排了名额,包括侯秉忠的儿子侯熙,自己的商业伙伴侯三,这些都c是学员的组录成部分之一,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学生不在名单内,但会乔装打扮装成护卫旁听的侯秉챖忠!

      最后的六十六人,才是从城中数千名报名者之内进行挑选。

      青皮无赖二十人,一般家世的普通人二十一人,商贾家庭、小官小吏家庭的挑了十人,最后的十五人则全是自幼孤苦伶仃,大了给商人市坊里做工的工人学徒。

      身世背景各不相同,但都是年轻人,岁数小的骆永胜不要,大的也不要。

      볍按说年纪小的更好蛊惑哄骗,但骆永胜没那个时间再去慢慢培养了,二十来岁血气方刚这个岁数的,正正好。

      开班的ύ地点就在搛城中,离着⡺三胜百货商场不远,早在半个月前要开班的消息放出去之后,这个宅子就被骆永胜买了下来,并简单的改造了一下。

      一个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教室。

      除了没有黑板和多媒体,其余的,讲台、桌椅都一般无二。

      等骆永胜到的时候,教室内已经坐满了此次被选中的一百名学生,整间屋子内吵吵嚷嚷的厉害,还有些一看便是刺头,骑坐在桌子上吆三喝四,说话间语气狂妄的很。

      这些都是洪州城内的地痞泼皮。

      “骆员外来了。”

      一声喊,教室内顿时安静下来,但浞还有零星的嘈杂声,恰是这些个泼皮。

      这年头能做泼皮的轖,大多还都是家里趁点底子才有资格做,不然官法如炉,寻常穷苦家的孩子犯丁点事뎫就被按个由头发配从军了,哪里还有资格待在本地当青皮混混。

      깦家里有点实力,平日里又懒散惯了,指望这群青皮能服骆永胜,难度有些大。

      不过骆永胜对此倒是很有对付的心得。

      “不웇愿意听的,不老实的都可以离开了,从此富贵与尔再无关系。爼”

      “小爷勃不听,但小爷也不走,你能奈我何?”

      也有这种混不吝쇘摆明就是找茬的,人数㼭不多也就三四人。

      “呵呵。”

      骆永胜笑笑间挥手,七八个家中的家丁就冲将上来把这几人摁倒在地。

      “姓骆的,你敢动武?”

      谁也没想到身为‘学师’的ᰑ骆永胜竟然会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来形式,一时间都看傻了。 藾

      “你祓们来前家里人都没告诫过你们吗。”

      Ⱑ 骆永胜有些奇怪,今日这堂课竟然还会有人来砸场子,还拿他骆永胜当刚来洪州珞那阵吗?

      他现在头顶上可还顶着洪州都水、监功曹的衔呢,是官!

      “扔出去,别在这碍眼。”

      骆永췱胜可不是什么正经的教师,还讲一个以德服人,感化学生,举门凡说自己是教成功学的,心都黑透了。

      要不是怕吓着其他人,这几个闹事的泼皮无赖,骆永胜非把他们的嘴抽烂不可。

      赶走了添堵找茬的混왮子,课堂的风气ق便肃然一清,虽然留下的还有不少青皮,但这些可不是诚心只为找事来的,他们来到这里,根上的原因还是为了从骆永胜这里学到点东西。

      能成功,谁不想?

      “今日大ᅃ家来这里的目㜱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学习,学习如何使自己走向成功。”骆永胜走上讲台,吸引着剩下九十六人的目光,侃侃而谈:“有人会说,想当官进修儒学,想做将军进修兵学,再不济ⲷ的做个商人,也有专门的经商之学。

      这些学说都可以使人走向成功,那这成功学又是什么?

      很简单,成功学是一门教会大家如何快速走向成功的捷径学科,悟懂了成功学,你们再去参悟其他的学科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来听课的这一百位学生中,但凡有一个不是迫切想要成功的݉,都能一耳听出骆永胜这番话纯쉉粹是在放屁,牘比如站在边沿处的侯秉忠。

      学完你这몖个想当官还得去读儒学、进科举,那何必废这个功夫多此一举。

      正是因为听着好笑,侯秉忠反而认真起来。

      这么扯淡的学说理论,他倒是真想看看骆永胜是怎么䢻舌绽莲花骗到人的。

      㷞 “在正式的讲课之前,我要先跟大家说一个故事,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骆永胜的语调不快,吐字清晰,保证了每一个学生都能听的清楚。

      “大家都知道我是河北定州人士,南下来的洪州,这一路上颇多见闻故事,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那是在过了扬州之后,我到过一个村庄。

      当我带着我的弟弟,家中的几鋉个下人到的时候身无分文,又不好厚颜讨饭,便提出用帮助劳动来换一口粮食,得到了村老的允许。

      我耕作的那一块地,契主叫大山,Ⳏ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憨厚的汉子,还很健谈,但是生活却过得不是很好,三十多岁了还没有钱娶媳妇。

      每年的产出去掉吃喝,再交赋子、丁钱就基本上剩不到什么了,他的父母在他只有十几岁瓼的时候就是因为没钱看病才故去的,这十几年来的日子过得很艰难。

      㤺聊天之初,他狄一直因为回斓忆这段过往而痛苦、难受,但是当一个怀孕的寡妇进到地里后,他反而变得开心起来。”

      葖 教室内非常安Ἆ静,没有一丝杂声,只有ರ骆永胜那不急不缓的语调在持⡆续响起。

      “这个寡妇是嫁到他们村里的,嫁到之后没多久,丈夫就应了朝廷的徭役去做工,可惜客死他乡,也就䦚在他丈夫的死讯到了没多久,这个寡妇就怀了身孕,村里面风言,说不定孩子是谁的呢,背后都恶意揣测着,笑话这个外乡的寡妇큳放荡成性。

      ꩆ 大山这位憨厚的,三十多岁的光棍汉一边嘲弄这个寡妇,一边얰却又露出垂涎向往的神色,当时我便看得出来,他很希望这个寡妇能像他们村里风言风语中那般,是个荡妇ྲྀ,这样的话他或许就有机会一亲ꂀ芳泽了。”

      说到这里,骆떎永胜的㸮语调开始逐渐加快,声音也慢慢提高起来。

      “毫无疑问,大山是一个别不幸的人,因为贫穷他失去了自己的爹娘,也是因为贫穷,让他直到三十多岁还是一个光棍汉。

      但是有一个疑问,我想让大家来想一想,是什么让这么一位不幸的汉子情绪突然变得好了起来。”

      这年头的课堂纪律显然要比后世好的太多,所有学生没有一个人在骆永胜沉默后叽叽喳喳,骆永胜看了一眼魏禀坤,后者明悟接话开口。䯸

      肛“是那个更加不幸的寡妇。”

      骆永胜满意的点点头,给了魏禀坤一个赞许的眼神。

      “没错,是那个远比大山更加不幸的寡妇,是因为这个寡妇的出现,让本来在回忆中痛苦的大山反而心情变好了。

      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去深思。

      为什剖么看到比自己不幸的人时,大山会觉得开心呢?

      ꉺ在我们죫去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告诉大家当时我在做什么,我在耕种,在松土刨地,就在不停笑话寡妇贬的大山身旁。

      如˘果我不干活,那么当天便吃不上饭,嘲笑和观看别人的不幸并不能够替代粮食填饱我的肚子。

      ま 可是在大山那里,他更热衷于把时间用在观看别人的不幸上。

      那么这便有了答案。

      因为大山这个汉子他的人生充满了苦难,所以他需要精神上的慰藉,而这种毫无意义的慰藉来自᤹于那휛些ᱧ比他更加苦难的人。

      只有当看到这些比他还要苦难的㉖人时,他才会得到一种快感,一种麻痹他自己,让他得以暂时逃避现实躲㉘进幻觉或者自我安慰中的快感。

      大山从来不去想他为什么一直打∯光棍娶不到媳妇,也不在去想为什么䢫他的生活一如既往츝的处于苦綔难捙当中,每当他痛苦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去寻找那些比他更加痛苦的人,而后站在高处开怀大笑!”

      ꓪ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骆永榹胜的语调已经高亢起来,字字话语中满是斥责之声。

      “我在随后斥责了大山,但他却告诉我,这个世道太难了,不是他不想振作,而是艰难的生存已经让他筋疲力尽ꪾ。

      鲢那么我想问问你们,到底是多웗么艰难的生存,才让我们开始寻求以这种毫无意义甚至是卑劣的方式来麻痹自己!

      我们正在把自己带入深ᩝ渊,正在一步步的滑落进更加苦难的绝ꚛ望,但我们没有看到,因为总会有比我们更加苦难的人会不停的出现,等待着我们去嘲笑!

      每当我们看到这些更加苦枌难的人时,我们就看不到深渊了,看不到自己正一步步的坠入何种可怕的绝望之中。

      这就是൉我办下这堂成功学的原因所在,我不是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帮助你们走向成功,而是要让你们逐渐的看清深渊。

      又不仅仅只是让你们看清,更希望你们越过深渊并且征服深渊!”

      爒说到最后,骆永胜已握拳半举,慷慨有力的陈辞。

      칣 “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我,而绝不应该成为大山。”

      教室之内顿时掌声雷动。

      鼓掌这种表达心情的方式虽䡠有了上千年的历史,但时下在洪州流行的혗主要原因还是骆永胜当初瑰几次三番听老孙头说书起的头,以至于此刻他的话音落下,满堂学子皆如此。

      骆永胜错了一下眼神,看到了同样在鼓掌᫂的侯秉忠。

      两人的眼神在这一刻对上。

      后櫿者的神情ꙥ很严肃,满脸写满的深思。

      未必是骆永胜的发言触动到他,也可能这位浸淫仕途多年的老兵,如今的将军听出了更多的弦ఓ外之音。

      后面的课,侯秉忠已不憫再听,半途的时候便离去。

      他觉得需要找个时间。

      跟骆永胜好好的聊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