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影视代理

      韩森赶到野猪䞤魔兽与玄铁魔怪虎撕咬帧争斗的地方,只见两败俱伤,奄奄一息,韩森手上出现砍刀灵器,一刀捅一个,两刀之下,野猪魔兽与玄铁魔兽心脏被捅,两魔兽怪物,一命呜呼,被韩森收入到乾坤星辰龙珠里,韩森仔细看着木板浮雕,找准了两个微光弱点,而后后向䄲着其中一个点而去。

      月亮慢袭慢的升起,天地之间,变得透亮,也不在先前那么天色黑暗,满天星斗闪耀着光芒,与月亮争辉,却败于皎洁的月光,韩森抬头看看月亮,微微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心里喜悦而感受着心脏的跳动,而韩森却小心翼翼的接近魔兽山洞,里面有什么品种魔兽,韩森不知道,而唯一能知道的,此时大多数魔兽修为比自己高,修为最低,也是练气一重天一阶以上的魔兽,一但逃不了,那明天魔兽所拉的大便成份,会有自己究的樒一部分。狩猎,如若没能ㅻ力,吃不上肉,就会被当肉所吃鄢掉,不是自己吃魔兽怪物,就是魔兽怪物,把自己给吃了。

      所以韩森异常的小心翼翼,庆幸的是,现在有圣闲的带领,变得쨒有组织,有秩序,可以荲谋定而后动,更稳妥的狩猎,最起码,自己的小命,还是有保障的。

      渝 圣闲出现在韩森身边,韩森手持木姂板浮雕,在上面指了指两点之间,而后看向圣闲,圣闲놩点了点头,韩森收了木板浮雕,握拳䏢伸手,所握的拳头中心,有两根뵇木签,圣闲随意的抽了一根,两人在月光下对比,这次是圣闲的短,韩俼森的长。

      圣闲微笑着,心想,中间相隔五十公里,自己这回,得拼尽全力了叜。

      而后,圣闲一个土遁术,鵤消失在韩森眼前,却遁进了山洞。

      圣闲手螟中出现灵器(净),对准眼前看得餏不是很清楚的魔兽怪物一扎,转身疯狂向山洞外跑,ᗺ在腿上,用灵力加持,奔跑如风。

      被扎的魔兽怪物,一声兽吼,极速追击,紧追圣闲而出。

      ⊤韩森看着身体如巨牛身,身高三米,身长五米,有水牛角,却有狰狞鳄鱼嘴脸与口齿,魔兽怪物极速追击圣闲而去,韩森被吓秌得倒吸一口凉气,ᕞ呆滞几秒后,才赶快去山洞里,在山洞尽头,看到一柄低品一阶八级战剑灵器,与一碧绿色棍棒,是低⧒品二阶三级灵宝,却在也没有其它东西。

      圣闲拼命的奔跑,魔兽紧追不舍,此时的圣闲只要速度放慢一点,绝对有死无生。

      将近五十多公里地,圣闲拼命奔跑,几十分钟,就把怪物引向另一个怪物的山洞。

      而圣闲跑入山洞一段距离,一个土遁术,澵消失ᆦ在魔兽山洞,而疯狂追逐而来的魔兽,跑入了山洞,却与另一头魔兽怪物撕咬争斗起来。

      圣闲以土遁术,在山洞外,从地里钻了出来,大口的喘气着。

      此两魔兽怪物疯狂撕咬而地动山摇,圣闲笑了笑着自言自语:“想不到,这两魔兽怪物,居然修为超越了炼气一重天,最少都是练气一重天一阶五级以上,还好跑得快,不然就一命呜呼了。”

      洞中的魔兽怪物疯狂撕咬,对圣闲踱而言,却是最安全的,只是圣闲,在心里期盼着,两头魔兽怪物,能够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只是圣闲也考虑到了,如若两头魔兽怪物,一方强,一方弱,那么结局,不言而璂明,现在快消耗完丹田气海灵⌢力的自己,想要逃走,是不可能逃得了,现在的自己,面对强大的魔兽怪物,想要活ᇉ下去,会很困难。

      手上出现灵器,圣闲双手握紧灵器,自言自语嘀咕:“(净),我现在所能依靠的,就是你了₽。”

      山洞深处传出的兽吼声,显得残暴异常,大地略微的震动,短短数秒钟的时间,一切全都安静了下来。

      缱突然,ꃱ一头全身눡散发着蓝光韇,有五米多高,七米长左右的绿麟飞翅大鸟身。四肢狗爪沿地跑,尖嘴狗头,有鸡冠。四颗獠牙往外露,魔怪疯狂跑出山洞,猛扑一口咬向了圣闲。

      扡 圣闲双手握紧灵器,全ᾘ部灵力涌入灵器,拼尽全力䵔奔跑跳越而起,手中灵器,(净)爆发着灵力所点았燃清色与血色之焰,一下刺入了狗岴头魔怪眉心,而灵器所爆ਜ਼发的力量,瞬间搅碎狗头魔怪的大脑,鲜血流出,而潫此刻的圣闲,丹田䵂气海,在无一丝灵力,整个人仰躺着掉落在地上,在无一丝力量挣扎。

      灵器(净),化为一道灵气,飞向了圣闲,融入了圣闲手心,而狗头魔怪眉心,血液喷射䁽而出,连带着魔怪被搅得稀巴烂的脑浆,一同喷射洒出,却喷崕向了圣闲方向,没有一丁点力量的圣闲,甚至于都没能力从隼怀里拿出归元丹,只得拼尽全力而张嘴,让带有脑浆的血液,落到自己嘴里,而努力吞服而下。䷫

      圣闲眼角滑落眼泪,不断的吞服着,也不怕走火入魔的危险,此刻的圣闲,只ۖ想活下榴去。

      ﳈ 随着灵力的一点点回复,圣闲脑海里的疯狂血煞欲念ࢴ,也越聚越多。

      仰躺着的圣闲,被狗头魔怪的鲜血所淹萶没,狗头魔兽倒地,一阵地动山摇。

      青蜃莽龙与绿蜃莽龙,瞬间出现,青蜃莽龙用龙爪,抓起被鲜血所淹没的圣闲,圣闲大吸了一口气,青蜃莽龙把圣闲放在一块平躺的石板上,圣闲却盘膝而坐,一遍有一遍的念着心经,炼化着脑海里的䕩血煞欲念。

      此时韩森赶了过来,把狗头魔怪收入乾坤星辰龙珠,又走进了山洞,把山洞里的魔兽怪物,收入ᯢ了乾坤星辰龙珠,在山洞里,韩森发现了三瓶归元丹,一件低品一阶三级的灵宝天雷瓶,也被韩森收入了乾坤星ᤖ辰龙珠里。

      韩森来到圣闲面前,圣闲灵迵力回复了一点,整垒个人都精神了很多,起身看着被狗头魔怪鲜血所染的大地,圣闲开口对韩森说:“把被这狗头魔怪鲜血所沾染的泥土也收起来,这玩意带有灵气,到靹时候了以用做培养灵药૚的肥料,现在的我们不能随意浪费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ꚇ 韩森听后,用灵器砍刀,绕着被狗头魔怪鲜血所染的大地画圈,而后把一整块地,都收入了乾坤星辰龙珠。

       而后笑着对圣闲说:“大兄弟,这次收获还不错,两头魔兽怪物的食物,三瓶归元丹,一件低品一阶三级的灵器。”

      苅 圣끆闲听ۊ后,却是高兴着把怀里的一枚挳归元丹,取了出来,放入口中,吞服而下。

      圣闲灵力快速恢复,而韩森把乾坤星辰龙珠,递给圣闲,而后手ⶕ持木板浮雕,对圣闲讲:“下一个目标,离我们很近,在这里与这铈里,中间相隔三十公里,这次我去。”

      圣闲对青蜃莽龙与រ绿蜃莽龙讲到:“小青小绿,我们继续努力。”

      青蜃莽龙与绿蜃莽龙,在次化灵气而各自消散,圣闲对韩森讲道:“虽然我们占尽了优势,可还是得小心为上,我橳这次差一点就挂了,我总结了一下,我这次如若提前在嘴里,含着一枚归元丹,等到灵力快耗尽之时,吞服而下的话,也不至于差点被这狗头魔怪的鲜血,给淹死,这是个教训,我记住了,你也要明白。

      这也怪我,在紧张之下,忘记了,我怀里有一枚归元丹,如若我在∕嘴里含着归元丹,关键时服用,就能快速回复灵力,也不至于,会变得这么危险。狩猎充满了危险与危机重重,也许一瞬间的失误,我们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韩森对圣闲说:“你还是先去乾坤ί星辰龙珠里,清洗一下,换身衣服,如若不然,你一身ꪩ的血腥味,我们还未靠近魔쀈兽怪物頞,以魔兽怪物灵敏的嗅觉,肯定会发现我们。”

      圣闲点了点头,把乾坤星辰龙珠递给韩森,自己进了乾坤星辰龙ꋑ珠,飞向了一条河流,落入河流,不一会儿时间,就清洗干净,飞身出河,丹൸田气海灵力一动,圣闲身体一震,就把衣服上的水给震脱水了,圣闲出了乾坤星辰龙珠,韩森看着圣闲,微微笑语而言:“怎么了,你没换衣服?”

      圣闲尴尬着说:“其实我没多余的衣服,就这一套衣服,穿了十二年喽。”Ὁ

      韩森叹气讲:“十年岁月里,所有人,都是熟人,却各自生活,以至于,太过于无组织,无规则,也无秩序,简称三无群体。

      而贪狼以强大的实力出现쮨,以至于我们都活成奴隶,而女人活成宠奴,想想这也是命运吧,我们掌控着自己的命运,可我们却没掌控住群体的命运,以至于都变得浑浑噩噩,命运反过来,却捉弄了我们,变成了,如今可悲可痛亦悲惨的命运ﮎ!”

      圣闲尴尬脸红着说道:“别说了,昨天以成过乳去,我们只能此时努力面对明天,现在我们有组织,有规则,有秩序,还有纪律,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努力狩猎,而后努力修炼。쉁”

      韩森点头讲:“你说럞得不错!我们这就去下一个点,继续下一个属于我们的征途。䐡”

      于是,两人一起向着下一个点而去,圣闲四处观望着,韩森仔细看着木板浮雕上的路线,不时的还放大木板浮雕路线图,看清路线上的阻碍与路形。

      其实两人条件,圣闲能明白,这以经是狩猎里的最好的条件了,所以心知肚明,知道珍惜眼前的机会,比起在原始村落里,还在呼呼大睡的众人,不管䇒是连夜狩猎拼命的圣闲侕与韩森,还是在原始村落里,焦急得在茅草屋里走动的汤平,还有忧心忡忡的万丽,亦或者在乾坤星辰龙珠里努力修炼的许茹,他们的小团队,以经领先于原始村落众人了。 

      他们有组织,有秩序,有规则,有纪律,还有那不甘平凡的心,以经让他们超越了原始村落里的众人,主动而谋取未来,以有明确目标,团结奋力去争靔取属于自己的,那份不死不灭修炼资源。

      칁 圣闲与韩森来到一魔兽怪物洞口,韩森把乾坤星辰龙珠,与木板浮雕,交给圣闲,圣闲看着韩森在嘴里,含了一枚归元丹,而后以土遁术,消失在圣闲眼前。

      几秒钟的时间,一声兽吼,一道身影极速飞奔出山洞,一条黑色巨蟒,有黑色闪軋着寒光的独角,百足齐动,ẃ满口狰狞的牙齿,狂啸而出,追击扑向韩森身影而去。

      ⩪  圣闲奔跑而㓚入山洞,在山洞尽头,把所见到的一瓶归元丹,一件低品一阶五级灵器碧水쏗蓝ꇖ光剑,一件低品一阶九级的火炙血炎刀,一件低品一阶一品的法宝幻影镜,五瓶聚气丹,圣闲都收入乾坤星辰龙珠里,快速的向着韩森所逃去的方向追去。

      艾曼在呈像显影镜前,看着圣闲的身影,甚是满意,点了点头,就用呈像显影镜给打赏了一百虚拟软币,졍还打赏了一朵盛开的红艳牡丹花נ。

      而福禄县里,都成群结队的围聚着呈像显影镜,有᱙人㚀观看原始村落,有人눇观看天狼古堡,也有人观看正在拼命虝的圣闲与韩森。

      溪福轢与海禄,꛺也在巨大的呈像显影镜前,溪福用巨大的黑白算盘算计着,㖧海禄用笔和纸记录着他们各自所得的打赏,准备让艾曼安排他们,在纳须弥境佛宝念珠里的机遇,让他们自己去拼搏挣取。

      Ꞧ而圣南怀抱甜洁萌,甜洁萌笑问圣南:“你咋不打赏你大孙子圣闲呢?”

      圣南开心着笑语而言:“那是必须的!”

      说话的圣南,就是十万虚拟软币打赏而出,笑语而言:“好歹咱也是他二퀛大爷,必须得打赏,这一百枚归元丹,足够圣闲修炼到炼气一重天九阶九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