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直播安装下载

      馳“原来,我是这么穿越的吗?还有这具身体居然从始至终都是我自己뤠的⽣,我还以为是夺舍的呢?难怪平时做什么高难度动作是没有什么障碍。”床퓪上的人影扶着额坐起来悠悠的说道。

       刚刚白子弈在Ჩ被吸入青铜门后先是一阵天旋ழ地转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好像处在了一片星空之中并且在快速的移动。不久,他看到一颗蔚蓝色的星球,他马上就认出来了这是地球!随着距离不断的拉进,白子弈渐渐看䋝到了城市、行人……突然,白子弈看到了自己,他看到“自己”被周围放慢了万倍的子弹和一颗刺眼的火箭弹冲撞得支离破碎,他还看到了敌人们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当然,他看到了小唯,看到᥅她在别的男人怀里,但眼中仿佛充满了感伤。白子弈还来不及细看,就发现自己冲向了支离破碎的自己带着一团散发凉意的白色光团ᕿ破开了虚空。

      破开虚空后,白子֭弈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圆形的通道之内,周围充满了五颜六色的拉得老长的光,看了一会儿白子弈就感觉一阵眩晕感传来赶紧收回目光,低头拿起刚刚从“自己”身体中带出的白色光团打量,发现其整体呈椭圆形,散发着淡淡的凉意,而且散发着浓浓的䗂熟悉感。

      突然쿲,前面的通道好像到头了,随着一声膜被破开的声音,白子弈眼前一暗一亮之间,周围景色大变,白子弈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ᄞ个화世界的天空훯上,突然,白子弈发现自己身后涌出点点绿光融入自己手中的白色光团,白子弈往后一看只见一道两人高的古朴青铜门立于自己身后,门的힦左迯边雕刻有神异的龙凤,右䂴边纹有生动的山川草木。还没来得及细细打量,白子弈就感觉手中传来肉感,疑惑的转回头来,白子弈震惊了——手上的光团早已被一团꒝肉包裹只露出来一点,随着绿光的继续融入,慢慢的这团肉已经完픨全把白光包裹,且快速的生长慢慢的呈现一个小小的人影,不久,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就出现在白子弈怀中,白惘子弈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自己穿越的原由。

      ޿

      果然,不一会儿,白子弈和小孩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离原地,往地面飞去,摟直至༕停在一间屋子门前。

      这间屋子白子弈太熟悉了,果然,房门打开,一个老人走了出来,发现地上的小孩走上前抱了起来。

      “爷爷。”白子弈轻轻的叫到,来놯人正是赵武。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被放在我炒门前?孩子你醒醒。”赵武发现孩ඒ子昏迷不醒发现还有气就抱着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白子弈也跟着飞进小孩的身体在脑海中停留了下来,发现白光已经不见,只有一个几乎透明的袖珍版的小孩,和赵武怀中的人儿一模一样,白子弈心想这就是灵魂了吧。

      接下来櫜七年白럒子弈通过小孩的视角看见了小孩生活,看见了小孩身体总是散发和别的孩子格格길不入的冷意,〉而且㈋小孩总是一个人发呆好像在细细回想着什么。白子弈还舷看见爷爷赵武为了小孩操碎了心,不仅尽量给他最好的,每天晚上都要来检查小孩是否入睡,但小孩总是不愿叫赵武爷爷,一定要在前面加一个村瘭长。

      到孩子十岁的时候,突然有磘一天小孩浑身剧震,捂着头晕倒在了地矺上。폋过了一ퟘ会儿,小孩迷茫的睁开眼,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头ꉏ,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把手放在眼젝前仔细打量,这样还不够,小孩赶紧跑到附近的水池旁,伸出头往水面望去,入眼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容。

      没错,ㄗ就是半年前的白子弈,当看到那个白色光团变成人形的时候白子弈基本已经确定那就是自己的灵魂,而这个小孩就是自己,真真实实的自己,不是什么夺舍。

      当看到这里,白子弈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全真教自己的屋子中,刚刚经历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梦。

      ꬸ 感受脑海中已经消失不见的青铜门,白子奕到现在ᑞ还是满脸的不相信,但他知道刚刚看到的一切都罠是真实的。它为什么选择我㺹,为什么可以带我穿越到这个书中世界......这样的疑问一直萦绕白子奕心头。

      “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就要在这神雕世界闯出名堂来。”白子奕想通了,青铜门的来历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探究的,反正它对自己现在看来都是有好处的,过好当下就好。

      白子奕醒来时天边已经泛黄,静静的看着天边,白子奕发现自己精神从所未有的好,眼睛好像也看得更远了,“这也是青铜门的功劳吧。”白子奕想到。

      趁着时间还早,白子奕回想起脑海中的两个轻功蛇形狸翻和横空挪移,在房间里箸尝试演练。但结果嘛就很惨淡鶒了——蛇形狸翻还好至少白子鑵奕打滚还是会的只是在ꤪ乱滚而已,横空挪移完全找不到头印绪。 槮

      “算了,是我好高骛远了,还是等学了基本的轻功还有内力提升上来后再说吧。”说到内力,刚刚白子奕感觉自己的内力好像增加了不少,大概增加了三分之一的样子,白子奕大喜过望,这样等自己再积累一摅点就可以ࠂ尝试将第二条正经完全打通了。

      䑀 折腾这会儿天已经完全放亮,白子奕拿着尹志平送给自己的木剑向尹Κ志平的院子走去,白子奕记得今天他要开始学剑了。솼

       来到地方,白子奕也不着急,先扎个马쳓步。随着内力的运转,九阴竫内力那相比于全真大道歌变态的提升速度让白子奕对未来充满了自信。现在他一次性已经能运行两个小周天了,他相信不出三天自己就可以尝试冲击第二条经脉了。

      如此慢慢过了一个时辰,尹志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旁。

      ਜ਼“好了,小白,收ⱆ功吧,把你的木剑챏拿出来,我来给你示范一下挥剑的姿势,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挥剑一万下。”尹志平在一旁说道,拿出自缞己随身的制式长剑向前挥出一击。

      白子奕在一旁看着尹志平的动作发现自己能看到比以前更多的细节之处,学着做时身体也能更准确的执行大脑的指令。

      尹志平Ꝣ在一旁看着ᅡ白子奕挥ስ了几剑以后满意的点点头,上前矫正一些ৈ细微之处后就让白子奕慢慢练习自己去处理一些教中事务去了。

      下午时,白子奕本来想找尹志平学习轻功但找不到人只好去二师兄李志常处敳请教。 丸

      “哈哈,小白,你想㙍学习轻功的话不该来找我,得去找你三师兄宋德芳,他是我们三个中轻功天赋最高的。”李志常笑䆢着说道。

      “三师兄吗?话说入门半年来还没去拜见过呢,三师兄不会怪我吗?”白子奕不无担忧的问道?

      “那你是多虑了,那小子入门晚䝈,却想追上大师兄,所以一天到晚死命的修炼,修为没追上倒是练得一手好轻功。他呀,虽然是个闷葫芦,但你向他请教的时候只要多夸夸他,他肯定也呒是愿意告뵮诉你诀窍的。”李志常说道。

      “多谢师兄赐鯞教!”说完,白子奕就退出房门往宋德芳住处去了。

      㕄 宋德芳的住处和他们之间隔了一座高楼,白子奕走了五六分钟就到了。

      媌“咚ᬛ咚咚”“三师兄在吗?师弟白子奕拜见。”白子奕站在房门前轻轻喊道。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房门慢慢⫚打开,入眼的是一位十六七岁的青年道士,脸上篽表情严肃,但是略踝显的刻意。

      “哦,师弟今天不好好修炼怎么有空来找我?”宋德芳不咸不淡的问道。

      “是师弟唐突了,听说师兄的轻功在三代弟子中堪称第一人쎐,师弟仰慕不已,特来请教。”说完白䒁子奕拱拱手。

      确 听到白子奕说他轻功是三竔代弟子第一,宋德芳脸上的严肃也散去,故作谦虚的摆摆手说道:“呵呵,小师弟太看得起我了,就我这点微末道行怎敢称三代弟子第一。”

       白子奕看到宋德芳说完䟊脸上挂着的那快再夸夸我的表情无奈又是好一顿吹捧。说得白子奕都快嫌弃自己了,宋德芳也终于满足了,把白子奕领进门,开始细细的讲解轻功的修炼方法。

      宋德芳人虽然“闷骚”了点(白子奕觉得闷葫芦不足以形容三师兄宋德芳,所以用现代的一个词语来完整诠释),但轻功修为真的没话说,连繳全真教中最难的金雁功都小有所成,像䁰大师兄谶尹志平才刚开始修炼罢了。

      就这样白子奕上午练剑,下午练习轻㫡功过了三天。쳩

      这天晚上,白子奕盘坐在床头,鼓足了内力向第二天经脉涌去。靠着九阴内力后劲十足的特性,白子奕不一会儿就打通了第二条经脉,运转功法ꯡ内力能到达的地方比之前多了一倍多,吸收经脉周围窍穴中的精吟气后,回到丹田时内力已经比之前壮大了一圈。只要再打通一条经脉,白子奕就可以成为三流高手,算是一个正经的小人物了,而且当第三条经脉打通后,易经锻骨篇提升一个人修炼资质的功效就会逐步显现出来。要知道尹志平也才打通五条汗经脉罢了,这妖孽的修炼速度让白子紻奕仿佛又找到了当೼杀神时睥睨众生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