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常识变换哨子

      桑落ﵐ沉吟道:“三少爷下个月底便要成⤄亲了。”

       缨儿道:“我知道呀。”

      ᚟“公主府不比别的地方。”桑落斟酌着,缓缓开口道:“三少爷做了驸马都햕尉䔅,是不能带府㚩里的丫环的。”

      她的銮语气很轻,声音也是极好听的。

      귡 但一句话落在缨儿,却是重若千钧꧑。

      王笑㄄心里泛起一股极不好的预感。

      缨儿喃喃道:“什么……什么意思?”

      桑落道:“意思是,到下个月,你就不用跟着三少爷了。”

      缨儿便有些懵住。

      桑落便拉过她的手,轻声道:“我们俩自小就交好,所以我特地求了二爷,到时可以给你还了身契。”

      砃 缨儿摇摇头,喃喃道:“我哪也不去……为什么从没有人说过这件事……”

      “说⅑了又能怎么样?老爷与二爷定的事,难道还能因为你一个小丫环改億了么?”桑落轻声道。

      雨声唏唏。섵

      ꒨ 屋中只有桑㵂落一人在说话。

      滱“这年头,鶢兵荒马攱乱的,你出了쒐府怕是难过下去。㯻因此,”桑落指了指桌上的纸,轻声道:“这纸上,是我们簇王家酒行里最得力的几个年轻掌柜……都是二爷看中的人溅,相貌、人༉品、前途,都是没得说的。你相看相看?”

      “我知道你们主仆情深,今∹番过来,许是我一片好心⌐,你还要怨我。可是这事便是这样,三少爷娶了公主,你定然不能再跟着了。这往后的日子,总需要指条路走的。”

      “还有刀子,这事你阿娘也问过我了,我也答应她了,满府的人任她相看,若有中意的我帮忙找二爷做主……”

      髠 这一席话本该是由陶氏来说,也不知为何是由桑落来说的,许︑是因为她与缨儿交好?又许是这是王珠的主张?

      ᑢ 但总之,事情就这样突然摆在了王笑主仆三人面前。

      仯 王笑一时Ე觉得心中有些乱。

      若是这样,还不如今天就将自溴己带到二哥面前对质。

      “昨日府里都在谈东坡词,我也听过一句。”桑姄落柔声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牄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缨儿,我知你一时想不开。ᶑ反正这事也不急,这份名单且留这儿,还有一个月多月,你慢慢考虑。”

      桑落说着,曆站起身,向럸外面走去。

      뷸 撑着纸伞的䓎身影越走㺨越远,缨儿却还是呆坐着,时不时摇了摇头。

      ᑩ“我不想跟少爷分开啊……为什么……”

      ᗽ 䧿这个被王笑打趣为“爱哭鬼”的小姑娘,今天又再一次流了眼泪……

      三个人都没有再玩飞行棋的兴致。

      䵮王笑这几天脑子里想的还是㲏如何在这个时代立足的事,忙来忙去不过是‘安身立命’四个字,并没有太多的考虑跟公主成亲这件事。楊

      乍一听桑落说要让自己和멐缨儿分开,他是颇难接受的。但再一想,还有近两月䊬的时间考虑,他便安心了一些。

      以他的社会经验来说,等自己赚够了钱,总是能让缨儿过࣊得好的。

      何况本来也没有让她一辈子当丫环的道理。

      到时候买个房子,不对,买个院子,让缨儿自立门户⡰或者如何,总归能有好的出路。

      至于二哥那个名单——呵,๩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般想着杻,他便劝慰起两个丫环来,

      劝了良久,她们才表面上看起来好了一些。

      缨儿一边抹着泪,一边将那几张纸揉成䞭一团丢在纸篓里。

       吃过午饭,细雨微歇。

      见王珍还没派人来请自己,王笑便让两个丫环去到陶然居⷗问一下,顺便借几本书。

      趁她们不在,他又将那几张纸捡起来收詩好,心道这都是王珠得力手下的资料,留着总是好的。

      等两㼻个丫环回来,却是说道:“大少爷不在家里呢,说昨天一夜都没有回来。”

      王笑便愣了一下,昨天王珍明明跟自己说今天再谈的啊。

      “大哥不会出事吧?”팷

      ῄ刀子笑道:“佃少爷又说傻话了,大少爷又不是第一回檔夜不归宿。”

      ⏌这么一说,王笑便想到那日在芳庭中⢄见到ᓥ的玉梭쌅姑娘,他便觉得有些‘果褟然如我所料’쾪的感觉。

      念头一转,又不免暗自嘀咕ࠟ:“总不会是不臼想还我那一百两银子,所喴以躲着我吧……”

      却听刀子又说道:“听说大少爷在书쵋铺里忙了一夜呢,今儿个还要再忙。潭香姐姐也打算过去帮忙。”

      “还有蜩书铺?”

      “嗯,这书铺不是家里的产业,是大少齿爷的私产。也不是为了赚钱呢,닥就是大少爷喜欢,所以几年前盘了一间,连着一个印书的作坊,还卖文房四宝呢。”刀子是极喜欢谈论这些턮事的,难得见〤王笑有兴趣,便将知道都一股脑倒出来。

      王笑便点点头,劣又见缨儿闷闷不乐的样子,便打发䔠两个丫环去睡一觉。

      㨞栏她们自然是不肯的。

      王笑便打着哈欠说自己也困了,要午睡一下,这才让䯸她们回屋歇了。

      他昨夜噩梦连天,便迷迷糊糊睡到傍晚。

      醒来后才拿起借来的뼿书,倚在床头看起来。

      Ú 邘这几本都是史书。 

      实在是难看!

      这时代读书确实是件辛苦活,标点符号也没有,注释也没有,全篇的通甲字、繁体字鉴,难认得要死。

      他先翻了一本《宋史》,看㓢看那个没躡有经历过乌台诗案的苏东坡。

       컅 书上自然不会写公元某某年,这页是治平四年᧮发生了什么䩪,下页又是熙宁初年,接着又是元丰某某年,让人看得头大不已。

      于是王笑极有些无奈地爬起身,披着衣服,如退休老干部一般,盯着书本钻研起ค来,还⢊时不时提笔做一个记号。

      这天晚上,王笑难得没有乱琏跑。

      왆 勉强算是消停了些……

      而同一个夜里,京城中却还有许糘多懺人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比如,王珠将一个装满了银票的木盒往前推了一ꦇ推,向坐在自己面前的神枢营参将道䜴:“王某是极想与高将军交朋友的……”

      뼯再띥比如,唐芊芊将一封秘信封在蜡丸里骹,交到花枝手上䨨,轻声道:“想办法连夜送锚出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