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经常和自己亲密肢体行为

      1号要参加小汤圆的开学典礼, 沈诗意提前两天跟廖青瑶请假。

      沈诗意以前不是自的直属下级,廖青瑶也清楚沈诗意的工作态度,无论刮风下雨, 都会准时来到公司上班的人,除非生病会请假。

      见她不像生病的样子, 廖青瑶问:“你是有私事要处吗?”

      沈诗意没来得及回答,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廖青瑶道:“进来!”

      得到允许, 于婧容忙走进来,望向沈诗意,“经, 公司门有人闹着找你。” 螺

      콐 作为lu中分公司的办公地, 平常人来人往的,前不久,뎱 刚来公司闹事的客户,又来公司闹, 这次㗙不是闹着要投诉他们, 是闹着要找沈诗意和王婕。

      对方吵闹, 不肯离去, 前台找了保安, 也拿对方没办法, 唯有通知沈诗意和王婕的助。

      퉐 闹?沈诗意略感奇怪, “谁瀮?”

      于婧容향想了想前台说的话, “好像叫杨果。”

      杨果侮辱她, 卫诚跟她道歉,也在坚持给她送赔罪礼物,沈诗意这天因为要腾出1号这天的时间,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工作, 没时间去想的事,突然听到杨果闹到公司来,她脸『色』变了变。

      于公于私,廖青瑶和沈诗意向来交好,一直很빤欣赏她。

      不看私,光看工作上的关系,沈诗意是自能力最强的下级,廖青瑶想也不想地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我看看是谁这么脑残,闹事闹到这里来。”

      沈诗意潜意识里不想让廖青瑶出去,可廖青瑶步伐太快,她只能赶紧跟上廖ꤩ青瑶的步伐。

      廖青瑶和沈诗意出到公司门时,王婕也好来到。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杨果,面上却是恶狠狠的表,目『露』凶光,身后跟着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

      见到王婕和沈诗意出来,杨果手中的一叠纸,向她们扔去。

      纸张像雪花般地飘来,王婕伸出手,将一张纸接住,条件反『射』地去看纸上有什么内容。

      不看还好,一看有想拨打精神病院电话的冲动,将杨果送进精神病院里面,这年头,竟然还有人用这种小学鸡的方式来整人!

      ⇊ 站䏮沈诗意旁边的廖青瑶,不幸被没分散的张纸,砸中额头,脸顿时黑了下来。

      杨果冷笑道:“沈诗意,今天只是开胃小菜,你识相,就离卫诚远!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让全世界知道你是什么人。”

      沈诗意:“……”

      这人是从哪个精神ೠ病院逃出来的?

      廖青瑶直视杨果,淡淡地问:“这位小姐,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ܤ意味什么吗?”

      杨果轻蔑地切一声,“你是哪根葱?”

      硾 lu中分公司的高层,杨果全部认识,看廖青瑶面生,第一反应是不她看在眼里,认为她是沈诗意找来的帮手。

      廖青瑶不怒反笑ꑁ,“我是哪根䶑葱不要紧,但我想提醒你!由于你来扰『乱』我们公司的办公秩序,且,出言不逊,你已经触犯呖到法律。你头顶上的三个摄像头,将你刚才的行为,全部被拍了进去。”

      杨果怒目注视王婕,还指着她,“要说触犯法律!这女人打我,她才触犯到法律。”

      从小被家里捧着长,人生没遇到重挫折,王婕打的一巴ᤠ掌,被杨果视为奇耻辱,收拾沈诗意之余,也要收拾王婕,让她们付出代价。

      廖青瑶眼神询问王婕,有没有这回事。

      ❻王婕似听到好笑的话,“杨小姐,谁打你?你得被害妄想症了吧,不快去医院治病,在这里瞎闹腾什么。”

      有卫新通风报信,王婕早知道杨果想告她故意伤害。

      简直笑话,她做事又不是凭着绪上来,就没有脑子地动手。

      她当时可是观察有没有摄像头,既然没有摄像头,甩杨果一巴掌,造不成多伤害,杨果想去验伤也验不出什么来。

      何퀽况,卫新也ገ说了,卫诚跟在场的所有人打招呼,立场和卫诚保持一致,没有人会站在杨果边。

      没有受到伤害的证明,提供不了监控视频,也找不到人作证据,杨果想去告她,是在做梦。

      杨果被王婕这句话激怒,冲来就想还王婕一巴掌。

      见状,沈诗意挡在王婕的面前。

      下一刻,王婕反而挡在她的面前,冷声警告杨果:“杨小姐,公众场合,又有监控,你要是动手了,我不介意拨打110。”

      廖青瑶和王婕颇有默契,一听到王婕的话,拿出手机,在键盘上按下僆110,再将屏幕展示给杨果看,“冲动是魔鬼,不想进派出所,我建议你有话好好说。”

      看见110,杨果扬起뚾在半空中的手,硬生生地收了回来,“你们给我等着!”

      杨果话音未落,lu门旁边的电梯打开,林影和李冰从里面走出来。

      已搞定形象使的签约,林影要为lu的产品拍摄宣传视频和宣传照片,今天到lu来,是来商议这件事的。

      未曾料到,电梯门一开,入目的是,杨果带着两个保镖,凶神恶煞地瞪着好友和王婕。

      林影拍不计其数的杂志,杨果家杂志社也找她拍封面,这种没知名度的杂志,在时尚圈是不入流的存在,不在她工作的考虑范围,但她认识杨果,忘记是在哪场时尚活动,杨果主动来结识她的。

      不明白眼前这一幕,是发生了什么事,林影不禁皱起眉,“你们在干嘛?”

      王婕望向林影,讽刺道:“常人在对抗精神病,避免被精神病伤害。럣”

      沈诗意不言语,无声地认同王婕说的话。

      什么鬼?林影不明就里。

      眼前散落的一地纸,她条件反『射』地弯腰去捡了一张,随意地扫了扫眼内容。

      【揭秘未窒婚生子的沈诗意,私底下是如何不要脸地勾-引男人,为了达ⅿ到目的而……】

      仅看两行字,林ᓣ影就火冒三丈,“哪来的?”

      王婕指了指杨果,“她干的。”

      前天,林影就被lu官宣是新的形象使,杨果自然也知道这个消息,高傲地抬起下巴,佯装客气地道:“林影,恭喜你쿥成为lu的品牌形象使,你来lu,想必是为了工作,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去忙你的吧。”

      杨果先前邀约林影拍杂志封面时,李冰和杨果打交道,对杨果的印象十分差劲。听到杨果的话,再看沈诗意显然不高兴的表,她要是看不出杨果是来找沈诗意的麻烦,就有鬼了。

      找人家最好朋友的麻烦,还叫人家去忙自的,李冰祈祷林影能控制住绪,有什么交给她处,不要亲自动手。

      林影表微变,多捡了张纸,꼡『揉』成一团,狠狠地砸在杨果的脸上,而后吩咐李冰:“叫我的律师团干活,告杨果诽냊谤和侮辱。”

      李冰道:“是!”

      被纸团砸,又听见林影叫李冰告她,杨果傻眼,“林影,你……”

      林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什么你?你以为全天下每个人都很好欺负,是吗?我不管你和诗意发生什么冲突,你敢来她工作的公司闹事,印这种纸来侮辱她,就做好上法庭的准备。”

      今时不同往日,林影上位一线女明星后,团队䆎日益扩,其中,栀包含有专门帮她干活的律师团,除了给她规避各种风险,告黑粉和造谣的人,也是律师团主要的工作之一。

      告像杨果这种侮辱诽谤他人的人,她律师团非常熟练。

      “是!”李冰发觉林影看了⩗捡的烈张纸,绪不对后,也跟着弯鈿腰去捡,看清纸上的内容,有诧异。

      没想到林影和沈诗意是认识的,关笔系挺好的,杨果依旧不改刚才的跋扈녽态度,“林影,你好歹也是一线女明星,和这种为钱不择手段的人混一起,小你的风评也变差。”

      林影又甩了个白眼,“你哪位?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的批判人?难道你很清高,没有活ᚎ在俗世,不用钱就可以生活?你不是靠家里的资本Ꭱ,创办一家不入流的杂志社,没有家里,你就一废物!”

      杨果勉强可以对林影客气,这会装不住了,五官略微狰狞,“总之,我不会放沈诗意和王婕。”

      挍林影嗤笑一声,“你们家一共加起来,不到二十亿的资产,刚好和我个人资产打平,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蒜?你敢动她们,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嘲讽完杨果,林影扭头去看好友她们,“你们不叫保安,这煞笔赶下去?”

      廖青瑶举起手机,“在你和这位看起来智商不高的小姐说话时,我报警了,警察马上到。”

      说曹『操』曹『操』到,两个警察从楼梯里踏出来,询问:“哪位报的警?”

      lu楼下隔壁就有个派出所,所以,警察上来的速度极快。

      廖青瑶道:“是我!”

      对警察说完后,廖青瑶转身对沈诗意她们说:“这里交给我处,你们进去。”

      沈诗意有不好意思,“青瑶姐뀞,这……”

      廖青瑶催促:“进去!”

      王婕拉起沈诗意的手,“青瑶姐办事,我们放!”

      林影和李冰紧跟她们的步伐,也一同朝里面走去。

      外面有廖青瑶处,沈诗意仍不放,进到自⋞的办公室,还想发消息给廖青瑶。

      王婕阻止她,“青瑶姐,你懂的。”

      跟了廖青瑶三年,王婕懂她的『性』格,十分护短。

      沈诗意叹气:“刚说完,很快会有许多人知道我媉未婚生子,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不用想,闲言碎语一定再次出现,她又成为人茶余饭后八卦的主角。

      王婕轻轻一巴掌拍在沈诗意的脑门上,“我们是在时尚圈,这个圈子里的人,未婚生子算个屁的八卦新闻,根本掀不起水花腌。”

      在沈诗意办公室的,还有李冰和林影。

      林影道:“嘴巴长在人身上,我们管不了人说什么,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说得分的,就直接起诉谁,看哪个敢再瞎比比。” 杣

      李冰接话:“诗意,林影맾花钱养了一个律师团队,你想起诉谁,你跟我说,我叫他们帮你弄。”

      沈诗意注意力稍微转移,“林影,你뵃刚刚说,你个人资产和杨果家的资产打平,你什么时候这么多钱的?”

      林影骄傲地笑道:“没日没夜地工作,加上我投资运气好,投了部电影,回报率都很高。”

      电影方面的资源有限,林影不想一辈子困死在电视剧这个领域,被『逼』픓着砸钱给自弄资源,一开始是想拓展事业,后来,为了还人,帮助曾经帮她的人,她开始投资。

      她拍的电影,票房不怎么样,但她投资的电影,回报率惊人,有两部电影票房三十亿元以上,她是主投资人,票房分账后的收入非常可观。

      沈诗意㔄替林影感到高兴,进娱乐圈,是彻底改变林影命运的开始,打䏺拼十年,在娱乐圈里站稳脚跟,生活无忧了,“无论何时何地,你将事业摆在第一位,是对的。”

      林影挑眉,“谁也不能阻止我赚钱。”

      为了一一意工作,不被其他事干扰,她已经四年没谈恋爱,专攻事业。

      г王婕生无可恋地感叹:“世界上只有我是穷人!”

      李冰失笑:“不能这么比!在s市有钱有㇬势的人太多,和最顶层的人比,林影只算薄有资产。”

      担沈诗意被杨果影响到绪,其他三人聊天时,有意无意地岔开有关刚才的事,用柔和的方式去安慰沈诗意。

      四人聊着天,廖青瑶开门进来,说:“个煞笔被警察带走了,按照目前的况看,她要在派出所度二十四小时。”

      王婕鼓掌,“这种煞笔就得治治她븝!”

      林影挑眉一笑,“我来治她。”

      暖意缓缓从中流淌而,沈诗意勾起红唇,“谢谢你们今天帮我!”

      王婕害一声,“这算什么帮?举手之劳罢了。”

      林影嫌弃地扫视好友一眼,“看你这话说的,帮什么帮,是我应该做的。”

      幼时,没钱吃饭,好友会偷偷从家里带东西给她吃,看她学习成绩太差,好䏭友还会帮她补课,进入娱乐圈,开始不是很顺利,好友陪她去试镜,给她加油打气,借她钱等等。

      事,历历在目,她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发小,一起度最艰难的日子,在段日子相互扶持成长,她们之间的谊,是旁人比不了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廖青瑶在沈诗意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问:“诗意,蛝你真有个孩子?”

      被纸砸到额头时,廖青瑶没去看上面的内容,是警察叫杨果将所有纸张捡起来,她随便看了看,难以想象沈诗意居然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不知道沈诗意的实际年纪,看张胶原蛋白满满的脸,纤细苗条的脦身材,只会她觉得年纪在二十出头,没有当孩甪子母亲的感觉。

      听到廖青ꎑ瑶问起,沈诗意头。

      廖青瑶微眯眼睛,打量一遍沈诗意,求知欲极强地问:“你是怎么保养的?表面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岁,生뗨了孩子后,还看不出来!教教我,我也想这样錫。”

      未婚生子这种事,在时尚圈不值得一提,这个圈子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刷新三观、能人的眼珠子吓掉落的事发生,廖青瑶丁不好奇沈诗意为什么未婚生子、孩子父亲是谁,也不相信张纸上写的,沈诗意为钱不择手段。 ሰ

      େ沈诗意的年薪是多㯂少,平时除了工作,什么也不做,她都清楚。

      况且,呂有次和王婕去⹀夜甽店玩,王婕提起沈诗意财多厉害,她随问了句收益多少,沈诗意只说了一支股票的收益,就比沈诗意的年薪高出两倍。

      这种人来工作,不是来赚工资的,图的是成就感。

      廖青瑶好奇沈诗意怎么保养的,툁同样是孩子母亲,自怎么就回大不到生孩子前的状态。

      沈诗意:“……没有刻意訁保养,平常抹护肤品,吃得清淡。”

      廖青瑶失望道:“果然,天生丽质难自弃,是我这种普通人比不了的。”

      呾王婕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青瑶姐,天生丽质这东西,羡慕不来的。”

      廖青瑶冷眼扫去,“闭嘴吧你,最见不得你在我面前嘚瑟天生丽质。”

      王婕偏要嘚瑟,“抱歉,谁让老天厚待我,我也属于天生丽质的一类。”

      廖青瑶给王婕一个白眼,而后对沈诗意说:“杨果今天闹得这一茬,你不要放在上,也不要担人怎么说你,你这事,在我们圈子不足以成为热门八卦,到处传播。”

      今天的事,势必会被其他人知道,沈诗意被林影她们安慰后,里好受多了,她磘也不像四年前在dk的承受能力较弱,人一在背后议⿌论她,她就想逃避。

      逃是逃不了,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去面对,跨越去,这件事一辈子都会让她难受。

      沈诗意浅笑道:“青瑶姐횗,谢谢你!”

      廖青瑶将眼前人全部看一遍,“工作时间,各自去工作吧,赚钱要紧。”

      闻言,王婕回自的办公室,林影和李冰去找lu的对接人谈宣传方案。

      没有其他人,廖青瑶又安慰沈诗意句,也回去工作了。

      刚才热闹的办公室,一下子恢复静谧,沈诗意坐回到办公桌前,中的暖意和脸上的笑意迟迟不消失。

      其实,回到s市生活,没么糟糕。

      她的世界,不止有闲言碎语,会轻蔑看待她的人,也有关她、爱护她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予她温暖和支持。

      面对闲言碎语、轻蔑看待她的人,她不应退缩和逃避。

      有事,不是逃避,等于不存在。

      她应该面面对,不事当回事。

      ***

      杨果第三次来lu闹事,自闹进派出所里,这件事不到一天传遍lu的内部,也顺带知道沈诗意未婚生子的事,众人都兴趣缺缺,吃不动瓜,多说一句话的欲望都没有。

      时尚즅圈多的是瓜,再不济,还有和他们圈子关系紧密的娱乐圈的瓜吃,这瓜一出来,能让全人民在各种社交平台讨论好多天,热度爆棚。

      有人说起沈诗意未婚生子,旁人会甩鄙夷的眼神去,说ᨷ:“在生育率连连下跌、物价高居不下的时代,不结幙婚就生了个孩子,为生育率做贡献,有什么好说的。”

      在普通圈子,未婚生子或许是一件值得成为热门八卦的事,换到时尚圈,感兴趣的人没个,他们只想吃瓜,因为瓜太多,쬑小瓜都要吃的话,累死个人。

      沈诗意第二天上黎班,没禩发现有人用异样目光看她,倒是听说了时尚圈最新的八卦,圈内鼎鼎有名的已婚设计师,一直青睐有加的超模,被狗仔拍到两人有染的实锤。

      中午,王婕和沈诗意吃饭时,说到这件事,一脸‘这算什么瓜’的表,道:೟“设计师的孩子,不是她老公亲生的,是个超模的,巴黎早就传遍了,内吃瓜太迟。”

      “……”沈诗意不想聊八卦,“九月下旬我要去总部出差,你要不要去?”

      九、十月是举行次年春夏时装周的月份,今年巴黎的时装周定在九月下旬,她要回去总部忙活半个月,等时装周顺利谢幕后,再回来s憹市。

      王婕摇头,“我不用去。”

      聊了两句工作,王婕又与沈诗意分享八卦。

      林影安排的律师找她,在准备起诉杨果,需要她的配合,给她发了许多消息,沈诗意趁这个空闲㰍时间,边回复律师,边回应王婕。

      见她老低头看手机、打字,王婕问:“你跟谁发消息?”

      沈诗意抬头,“林影的律师,找我谈起诉杨果慔侮辱诽谤的事。”

      王婕笑三声,“混娱乐圈的,对于这方面肯定熟络,官司赢的率高,杨果必然要道歉、外加赔偿。”

      稍微关注下娱乐圈新闻,就知道明星在貟这方芳面,一告一个准,当红女明星的律师团,这种事驾轻就熟。

      沈诗意唇角上翘,“以前我陪林影到处跑,去试镜,争取拿到角『色』的机会,想着,有朝一日,她能出人头地,现在,到我沾光的时候了。”

      王婕挑眉笑道:“人是肉做的,你对她好,她一定也对你好。”

      明天请假,今天要将原本明天做的事也做好,吃完饭,沈诗意回㎂到办公室,没有午休就开始工作。

      临近下班时,小汤圆打来电话,叮嘱她:“妈妈,明天是我开学的日子,你不要忘记来参加我的开学典礼。”

      沈诗意不由一笑,“妈妈䵢记得,明天会准时到的。”

      有묐好天没见小汤圆,下班后,她特地去给他买了他喜欢吃的东西,和本故事,当做是他的开学礼物。 

      去开学典礼前,沈诗意没问小汤圆,概有哪流程。

      问了,小汤圆也未必知道,她就懒得问。

      锈 次日,去到学校,看着来送孩子上学成双成对的家长,她খ忽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没来得及完全思考清楚,门处,小汤圆疯狂向她挥手,声地叫着“妈妈”,她不但看见小汤圆,还看见慕寒也在。

      光记得答应小汤圆来参加开学典礼,她赏忘记这种典礼,孩子父母一般不会缺席。

      小汤圆有意站在ꐞ门的显眼处,方便母亲一眼发现他,看母亲朝自走来,他蹦蹦跳跳地冲去,“妈妈,你吃早餐了吗?牛『奶』给你喝!” 芎 猳

      说认真的,沈诗意不想碰到慕寒。

      可当着小汤圆的面,表面功夫是要做的,她接小汤圆给她的牛『奶』,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绪,笑意盈盈地道:“妈妈吃饱再出门的。”

      慕寒是来到学校后,得知沈诗意也会来参加开学典礼。

      上次偶遇,她就没他。

      这一刻,他既有见到她的欢喜,也有忐忑,担她这次也不想︉他。

      他慢慢地走近她,“诗意!”

      沈诗意扫了扫慕寒,没有应他,拉着小汤圆朝学校里走。

      늮 门两边有老师站着,询问每个进来的孩子和家长,孩子叫什么,在哪个班。

      负责一年级(a)班的班主任,听到小汤圆的名,翻找花名册,而后对沈诗意和慕寒说:“沈太太,沈先生,你们好!”

      䓫慕寒道:“我不姓沈,姓慕,叫慕寒,孩子跟妈妈姓。”

      班主任立即改:“慕太太,慕先生,㋜你们好!”

      小汤圆在专研究故事,沈诗意顺手捂住他的耳朵,朝他班主任说:“我不是他太太,我叫沈诗意,叫我沈小姐就好。”

      从事教育行业多年,班主任见识多广,连续两次叫错人的称呼,知道沈诗意和慕寒的关系,面不改『色』,依然保持礼貌的表,再次改:“沈小姐,慕先生,你们好,欢迎参加开学典礼!”

      以前,人认为他们是夫妻,沈诗意向来是生愉悦的模样,今天是第一次从她中听到,她跟人澄清他们的真实关系,不想和他沾上一亲密关系,慕寒底泛着凉意,不禁紧抿薄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