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裸女横尸街头

      从武毅成交第一笔的订单合约,空开70手开始,至当前一共持仓140手合约截止。

      在这个期间,鸡蛋期货价格的下跌幅度,还没有超过8%。

      ⮬ 如果按斤计算,也就是从每斤五元苮六角钱,下跌到每斤五元两角钱,相当于,只跌了4角钱左右。

      됈对于去菜市场,购买鸡蛋的普通民众而言,如果买一斤鸡蛋,只涨跌了4角钱,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影响。㮙基本上,他们也不会去关注ዯ,鸡蛋的价格,只有几角钱的上涨或᝽者下跌。

      如果卖鸡蛋的超市,不挂出降价优ꞕ惠的宣传牌;购买鸡蛋的普通民众,一般都不会知晓,鸡蛋价格的变动。

      而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武毅通过连续不断,浮盈加仓的交易方式,再加上期货特有,资金杠杆的≠交易规则,创造出了翻倍的뢨盈利。

      武毅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如果能ⅵ够把握商品价格的运行周期,通过期货市场十倍左右,资金杠杆的퉲放大效应,맿赚起钱来,好像也不是很难呀!

      即使不结合浮盈加仓的交易方式,只要是满仓操作,当价格下跌百分之八时,也可以创造出百分之八十的收益!䣊

      如果是股票交易市场,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几乎是不偞可能实挋现,这么高的收益。

      롽唉……也许ٶ……这就是期货市场的交易魅力所在吧!”

      在下午二点三十五分,武毅看到鸡蛋期货的价格,出现了短暂的加椆速下跌,直接从5200附近,快速下跌20多点,到达鉇5177。썤

      武毅果断将持仓的140手合约订单,全部平仓卖掉,最终的成交价格是5178。

      在皣平仓完成之后,武毅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因期货行情价格的不停跳动,始终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粞以放下来了。 Ꜹ

      武毅看向期货账户中,金额的变动情况,当前资金和可用余额,都是元。竟然又比之前的资金,多赚了三万元。

      从上午十点多钟到现在,除了在中午休㈃市的期间,出去吃了点东西之外,武毅一直都是非常专注的盯着大屏幕和期货账户。

      虽然᰿,赚的钱比较多,一共赚了四十八万툭多元;但是,整个人的身心,都已经感到非常的疲惫了。 侸

      武爄毅ꗩ站着原地,伸展了一下腰,左右摇晃了一下脖子,可以清晰的听见,颈椎里的关节,在咔咔咔咔的作响。

      长时间这样큒专注,交易着期货,就好像是进行了一场战役一样;其疲劳程度,并不亚于,通过身体进行的战斗。

      㺵只不过,一个是脑力上的疲劳,另一个是体力上的疲又劳。

      看来,不管是做交易的人,还是码字的人,这些用脑力劳动的人们,也都是非常辛苦的啊! 젩

      武毅见好就收,没打算继续交易期货,抽出黑金卡,走到了期货交易大厅的休息区。

      以瘫软般的姿态,坐在长椅上,闭目养神,等待收盘之后,去交易柜台结算退卡。

      只要武毅一闭上着眼睛,满脑子依然充视着,鸡蛋价格的跳动,还有期货账户里,不断增长的资金。

      想到期货账户里的金额,足足八十八万多元,实在是有瑰些激动难耐,希望现在时间过得快一点,快点到三点钟。

      럮这毕竟是自己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赚这么多的钱。

      过一会儿,等结算完成之后,就立ỗ刻去买几斤异兽肉,带回家,与家人好好的庆祝᜶一番。

      쬰正好可以确定一下,是不是吃了异䗘兽肉,就有饱腹感,不会那么容易饿了。

      顺便也给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们,买几套新衣服,置办一些空调、冰箱、彩电等家用电器,简单改善一下,家庭里的生活环境。

      关于住房较拥挤的问题,只有等到晋升至武者阶段之后,才能改善和解决呢。

      毕竟ᬮ在这样的时代,不是谁有钱,想买大房子,就可以买得到的,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才行。

      想到今天晚上,就可以吃异兽肉了,武毅的嘴角上,都快要流出口水了託。

      正在心里,美滋滋想着的时候,突然就感觉,身旁的椅子上,猛的向下一沉。

      武毅睁开眼睛,被眼前的一幕,差点吓一大跳。一张大脸,距离自己的头콮,不到三十厘米,盯着自己看。

      对方也被自己,猛然睁开的眼睛,惊讶的表情,吓得将前倾的身体,迅速缩了回去。

      武ꊝ毅的神色镇定之后ཀྵ,ₑ才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竟然是上午主动找自己搭话,自己一直不搭理的,那位叫“王子银”的“牛皮糖”。

      唉……真是有点英魂不散啊。

      王子银在被武毅冷漠的表⹠情拒绝⑫之后,就一直站在大厅的另一边,注意着武毅的肢体动作,以及脸上表情的变化。隗

      ᫍ 当看见武毅的脸堈上,一会儿激动,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挥舞着拳头噃。

      从上午到下午,都是赚钱后,满脸喜悦的表情,好ᩗ像就没有图一笔交易是失误的一样。

      菒 就㴲在心中猜测,这小子肯定是有什么内㭂幕消息,才会交易得那么顺利。将近一天的时间里,都没有一次,因失误,而懊恼的表情。

      当武毅正在交易中的时候,也没好意思过去打搅。

      直到武毅没有继续交易,坐到休息区后,才凑过来,好奇的盯着他看。

      想瞧一瞧,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

      还在心中猜测:这小子,会不会是哪个大集团的富二代,故意穿成一副穷酸样,跑到九区的这家期货交易市场,通过쓁提前知道的内幕消息,进行交易获利,满足自己,能够独立赚到钱的成就感。

       当看见武毅,猛然的睁开眼睛,双方都被惊吓到时,尴尬的笑着,说道:

      “嘿嘿,你小子,可真不厚道啊!

      明明是知道愇一些内幕消息,怎么就不知会我一喵声呢?”

      武毅看向王子银,虽然很不想搭理他,但现在还没到结算的时间,也不像之前那样,着急去做期货交易。聊一聊也无所谓,打发一下等待收盘的时间。

      只是感觉,这个“牛皮糖ᴃ”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完ퟡ全可以与卫星城的壁垒城墙,相媲美呢!

      上午的时候,用那样執冷漠的表情拒绝,现在竟然还恬着脸凑上来。

      武毅翻了一下白眼,用平淡的声音,说道:“哪来的났什么旼内幕消息呀?没有的事!”

      王子银:“哼,小兄弟,不要忽悠我,你今天的交易情况,我都看在眼里的。

      昦 你说说,你今天的每一笔交易,是不是都是赚钱的,没有亏损过?”

      武毅听了之后,在心里咯噔ꣲ了一下,疑问重重:自己在做交易的期间,明明是很谨慎的呀?也没发现身边有蓒什么人,可以看到自己的덷交易情况呀?这个“牛皮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交易情况的呢?难道他可以笯通过交易所,查到自己的交易记录吗?

      ⲙ王子银看着武毅脸릘上的表情和反应,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得쳤意的接着说道:

      झ “嘿嘿,是不是,都被我说中了呀!

      我跟你讲,在这整个交易大厅,只要是做期货交易的人,不管是鏿赚钱,还是亏钱,我通过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可以看出来。

      小兄弟,你的表情是ㅼ瞒不过我的眼睛,就与我分享分享吧!”

      王子银说完后,向武毅的身边,挪动了沴一下,靠得更近了一点,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

      武毅听见王子银说的这段话之后,因猜疑而紧张的情绪,才缓和了下来,心想道:

      喍 “原来,是通过脸上的微表情,来观察盈亏状况的呀。

      看来,自ʦ己还是太年轻,太容易喜形于色了。ᒸ

      以后也要蹅多注意,学侏会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能再让别人,这么容易,就看出什么端倪来。”

      ど武毅看到王子银,又离自己这么近,有些嫌弃的说道:觟“别离我这么近,咱俩好像也不是很熟,为什么,要告诉你贅呀?”

      王子银又坐直身体,正色道:“别这样,兄弟!一回生,二回熟嘛!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在这个交易大厅里,响当当,数得上名号的人物呀。

      不信你去问一问,有谁人不知晓,独具慧眼的王子银!”

      武毅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王子银边吹牛,边伸出大手挥舞着,指向大厅里的人。

      王子银看武毅有些不信的样子,指了指,一个头发花白,훛满脸皱纹,上身穿稴着洗得发白的T恤衫,下身穿着灰色的西装短裤,脚上穿着䅽棕色的皮凉鞋,手中拿着折叠扇子,站在期货终端机前,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准备操作的老头,说道:

      “小兄弟,你看看那一位老先生。不是我吹牛,他刚才那一湈笔交易,应该是有小赚;现在的期货账户中,应该是正拿着一张大订单,而且这张订单的持仓方向,没有做对,方向买反了,快要坚持不住,准备要割肉平仓呢!”

      武毅的视线,跟随王子银꺍手指的方向看അ过去,只能看出,那位老头脸퐴上的表情,有些愁眉苦脸,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넂 这个“牛皮糖”竟然能够看出这么多的信息来?

      心里劤正疑惑的时候,就听见,从那位老头的嘴里ﷆ,大骂了一声,然后一脸懊恼的表情,在期货终端机上,操作了一下,再抽出期货账户卡,愤然走出了交易大厅……

      武毅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心想:这位“牛皮糖”确实是有些本事。

      王踭子银对䆂武毅此刻的反应,非常满意,得瑟的说道:“小兄弟,怎么样?

      见识到我的本事了吧!

      就不要再瞒着我啦,快说一说吧!

      让我啠也赚一点,真的只赚一点ꉪ就够㧌了!”

      武毅实譓在是被这个王子银纠缠得,没有了应付的办法,只有将自己了解,关于农产品期货的主力合约,在被动调仓换月时,会有髥一个较为明显方向波动的情况,给王子银讲了一遍。

      王子银非常认真的听武毅讲完,虽然不是什么内幕消息,但感觉和内幕消息也差不多,只是要在特定的时间,做特定的期货品种,才会有⑷这样,把握比较大的盈利机会。

      两人像老朋友一样,畅快交流的时候,突然就听见:

      “叮……叮……叮……叮……”的响铃声。

      武毅和王子银同时抬头,看向挂在期货交易大厅墙上的时钟ͅ,正好指向了三点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