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盗 4

      “你和那个造桥的师傅无怨无仇的,之所џ以这样做应当是受人所托,再加上据说雾隐忍刀七人众好像都逃离水之国了,那么就当是利益ࢻ驱使而为之,换句话说,就是钱。”幽然对着再不斩说道。

      再不斩听䄕完幽然的话,狂笑道:“不错,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金钱,流亡忍者为了生存也是需要钱的,为此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够开高价,那么我就可以轻易地帮助他进行暗杀活动。”

      热水门向幽然望去,感觉这丫头该不会想用钱来将对方给收买吧?

      果不其然,幽然又胸有竹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ⰴ了,我们开更高쌆的价的给你,让೎你不要暗杀那个造桥师傅嶊,如何?”

      水门虽然戴着面具,但脸上还是有一些无奈,这姑娘想得也太天真了,如果再不斩是那么好忽悠的还叫什么忍刀七人众?

      面对幽然提出的条件,再不봵斩觉得有些好笑,他将ኌ自己的斩首大刀从背后꒰拿下,对着幽然认真地说道:“看你一个ʖ女流之辈,也敢与我谈生意,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再不斩身后的白也是向着再不斩这边靠廃拢,手里握着的银针更加紧了,随时准备对幽然和水门出手。

      幽然自然不会无的放矢,她结了一个印,召唤出了一个袋子。

      那个袋子娩的高度一般的大树那么大,古踊黄色욆,看ṏ上去比较老旧。

      将立着的袋子给平躺下来,幽然用苦无划开了喇一道口子,然后从里面露出了钞票。

      烅 “这里面除了钞票以外,还有一些贵重的东西,我想应该不比给你高价的퍗人低。”幽然说道,然后再度将口子划大,里面的东西流露出了ᐗ一些。

      袋子뤔里面虽然绝大多数都是钞票,但嵲是除此之后还有一些古完,绘画作品等,虽然再不斩并没有见过,但看样子价值恐怕쿲不小。

      水门透过虎形面具的孔也是看到了那个霭巨大无比的袋子里和里面大把的钞票以及一些珍贵的宝贝,水信门也是ᚓ有些吃惊,因为自己可从来都没见过这丫头有那么大的私藏品啊!

      ꕼ有钱能使鬼推磨,再不斩确信这些钱加上这些古董、名画已经够自己和白过一辈子了,不过他还是对水门和幽뢪然两人的身份感到怀疑。

      헸”呵,用这点东꛷西就想来收买我们,可是你们有没有鷖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我只要쇢将你们给解决掉,这一切就都是我的了。貇”再不斩说完,直接拿着他的斩首大꾤刀冲了上去。

      面对再不䷕斩琫的突然袭击,幽然并没有任何慌乱,她有些感慨地说道:“何必呢,何必姒呢?”

      不闪不避,就这么直挺挺地面对再不斩的大刀挥向自己,而另一边的那个戴着面具的被再不斩称为白的人也开始结印了,打算施展某种忍术。

      再不斩的大刀直接砍向了幽然,而后他发现大刀瘀居然停止了动作,原因是被那个女忍者用两个手指给夹住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斩⼓首大刀的居然被这么轻易就给接住了,再不斩顿时意识到对方不简单。齪

      不过,虽然竜接住了大刀,但紧接着幽然发现再不斩和大刀都化为了水。

      “水分身吗?”幽然自语。

      雾气开始弥漫,并且越来越浓,水门知道这是对方施展的忍术。

      再不斩和白的身影已经无法用肉眼看见了,只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你们在这浓雾中是根发现不了我们的,白白给我们送我来一笔财富,疻我得对你们说声谢谢。黄泉路下,可别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有多么的愚蠢吧。”

      面对再不斩的嘲讽,水门和幽然都没有什么表示,他们只是想看看接下来对昊方还会怎么出招。

      “秘术·魔镜冰镜!”

      与再不斩同伙的那个白发动了忍ꣲ术,水门发现他和幽魞然都被转身于冰块包围的솑圈中,而䘗冰上到处都是那个名为白的身影。

      幽ࣀ然显得有些激动,开心୹地说道:”뻺风遁和ࠃ水遁结合形成的冰鼳遁,这就是你的血ᅺ继限界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忍术呢!“

      戴着面具的白看不出他的表情如何,只知道无数的ᜮ针从他的手里射向了幽然和水门。

      水门正待出手,幽然拦住了他,对水门说➞道:”接鞟下来就让我稍微露点本事吧,好久没打了⑎,感깣觉真得很꣊无聊啊。“ꇏ

      面对自己女儿的要求ɱ,水门焉有拒绝之理,停下了脚步,看幽然表演。 諽  只见在针넲即将刺到两人身上的时刻,幽然双手合十,然后说道:“炎遁·加具土命!”

      黑色的火焰如同铠甲一般将幽然和水门二人给包围住,而那些进入火焰中的针则是瞬间被熔化了,没有任何踪软迹。

      뀜“然后,扩大!”幽然像是一个指挥官一般说道。

      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刻,那黑色的火焰就开始왚自主扩大了,超来越삵靠近那些冰块。

      面对极暗的黑色巨焰,即使是冰椘遁凝集而成的冰块也抵挡不住这股炽热,而藏身与冰镜之中的白更是没有办法应对。

      旂 那黑色火焰仿佛无物不焚一鞮般,直接将冰块给熔化꺸了。

      „ “啊!”白大叫一声,被近解除了忍术。

      χ”没用的东西댊!”再蜦不斩冷漠地说葍道,看上去他对白并不⌎关心。

      “水遁·水龙넖弹之术!”

      一个水龙模样的东⸼西朝着幽然这边攻了过来,但是幽然只是指挥这些黑色火焰形成了一道防护屏障,那僇水龙直接被弄得没影了。 深

      鮨再不斩不甘,他再度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

      一个巨大的水球再度픺冲到幽然形ꀒ成的黑色屏障前,可是依然无功而返,再度被消磨得无影无踪,这黑色火焰非縻常可怕!

      接连挡下再不斩的数个忍术,幽然也觉得差不多了,对再不斩说道:“륶你虽然用윧雾隐术蒙蔽了自己的身影,但是以为这样我们就找不到你了吗?”

      话毕,再不斩甚至都没有什么感受,一只苦无已经驾在了他的脖子之上,生死럿已经在幽然掌握之中。㛮

      䐹 面对死亡的恐ྭ惧,再不斩并没有感受到,作为逃亡忍者他早就已뗫经料到会有这一天了。技不如人,这也没有什么办法,再不斩将自己的眼睛闭上了,他甚至认为这或许是一种解脱。

      ”动手吧。“再不斩欣然说道,这一次他没有反抗的打算了,因为对方的实力确实在自己之上,就算想要反抗也做不到。

      ”等等,请放过再不斩先生,要杀就杀我氿吧。“白跑了暦过来,对幽然祈求道。

      出乎意料的,幽然将苦无撤去,然后到了水门身边,摆了摆手,对白和再不碫斩说道켾:삌”这下我们可以开始了吧,属于譠双方的金钱交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