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漫画

      首辅郑元文在房间里得知儿子郑术羽私自做主,已经带着府内三个高手和几名护卫赶去晋王府要人后,顿时勃然大怒,连忙也带人火急火燎地赶去了晋王府。 ⟙

      同时他派了几名丫鬟看住小姐,不让她知道外界发生了何事。

      路上他面色阴沉,心中一直咒骂儿子的自作主张,但在想到对方估计也᚞是有了十足把握后,才㏅兵行险招Ē弄这么一出,这才心情稍缓了些。

      㱻若是能确认陈岱林偷偷潜入到他府邸,意图对婷儿不轨……郑元文心中暗道那鏽这绝对是个对付晋王府的最好时机。

      陈岱林身为未来承袭晋王爵位的嫡长子,若是坐实了他偷香窃玉一事,不说传出去能令他瞬间声缤名狼藉,便是朝会뭎上郑元䊜文也能以此为由,狠갓狠指责晋王陈飞武的管教钮不当,借此实施削藩大计—!

      这么一想,郑元文对儿子的愤怒已经缓缓消散,他下令加快脚步,要众態人尽快赶到晋燯王府内。

      驰 汾……

      门外的家丁此刻已被看住,自然没人禀报郑元文已经同样带人闯进府内,郑元文长驱直入,一下子就看见了正在对峙的双方,当即ᙯ便急忙走了墂过去。

      궥 “郑首辅。”

      两位王妃见到郑元翨文后,虽然脸色稍有不悦,但还是给对方行了一礼。

      “赵৿王妃,吴王妃。”

      郑元文给两个王妃同样行礼,接着他斥声指责郑术羽:“孽障,我听下人禀报토说你带人意欲冫闯进晋ꃕ王媧府,是谁给你的熊心ﵔ豹子胆让你这般做的?!”

      郑术羽相信他父亲已经猜땑到了事情缘由᫔,这ꌋ会多此一问自然是为了给他自己撇清关系,好给郑家一个台螲阶下,于是郑术羽当即回擾道:

      “启禀父㔖亲,是晋王世子意陈岱林他先偷偷潜入我郑家在先,嗩孩儿设伏将他重伤,但仍旧被他给逃脱了,所以这才带盚人前표来将他捉拿。”

      郑元文脸上顿时一副“竟有这种事”的神色,他蹙眉问道:“晋王世子何故潜入我郑家?他图我郑家什么?”

      郑术羽立马回道:“父亲,正是孩儿前几日跟你说的那事,陈岱林那个贼子垂涎我们家婷儿的美色,见我将他轰走后贼心不死,所以半夜偷偷潜入我们家,意图不轨!”鈪

      郑元文賲露出一副恍侺然大悟的模样,他面露一丝怒意,沉声问道:“你说你已设伏将他重伤?他现在就在府里?”

      ﰹ“是뫯的。”郑术羽很有自信,陈岱林断然想不到他们真的闯入了晋힖王府,要打弢他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此刻肯定躲在里面。

      郑元文听完皱眉不语,他的眼神闪烁,似乎是在思筮索着什么。

      㬂 见这两父子当着众人的面一唱一和,赵王妃心中冷笑不断。

      她相信郑元文不可能真的被蒙在鼓里,此刻这幰番做派自然是为了给他自己一个台阶下,随后任何事情都能굘以“他不知情”为由撇清关系,好来话保全他的儿子。

      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没有他的吩咐,哪所有事情都是“自家小孩在胡闹”的性质而已。

      “怎么?首ዶ辅大人也要让我们交出陈岱林不成?”

      赵王妃看穿两人的把戏,自然也没有掩饰,她直接冷笑问道。

      ߧ郑元文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抱拳对两位王妃说道:

      “不管晋王世子有没有真的潜入我郑家丗府邸,老夫都得向两位抱歉一声,꧛犬子年少气盛,平时对他惿妹妹也是爱护至极,所以知晓此事后才会如此冲动,闯入晋王府,冒犯了诸位。

      还望两位看在老夫薄面上,饶了他这一次。”

      闻言赵王妃挑了挑眉,她没想到对方居然늨这么好컭说话,不윜提陈岱林偷偷潜入他家一事,而是先请她们两个饶了郑娜术羽。

      是先礼后兵?믋还是忌惮老爷的威势,不敢真的在晋王府胡来……赵王妃暗自揣测对方的用意。

      然而赵王妃不知道的是,她的ꨂ两个猜测都错了。

      郑元文也很想愤怒地带人直接闯进去,先把陈岱林抓出来再说,只要能够确认他就是潜伏郑家的贼䦚子,那么一切代䅏价都是值得的。

      但他刚刚在皱眉思索的时候,先是看了自家最厉害的高手刘玉一眼,脵在见到对方递来的眼神后,他立马心领神会,所以才会对两位王隚妃说出那番话。

      女子客卿刘玉的眼神很清晰폙明白:老爷,打不过!

      곷既然自家高手都这样说了,哪郑元文也就选择战术迂回,不在此刻与晋王府硬碰硬。

      然而他想避᫟让,有人却是不同意퇫。

      “打伤了我妹妹,一句赔礼道歉就完事了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天立冷声质问,他怒气冲冲地看着郑术羽,用手指着他,说道:♧“让他给我揍一뺠拳,不然此事没得商量!”

      虽然妹妹陈რ青屏数次叛逃了他的阵营,俯但她终究是自己的亲妹妹,陈天立可不会容忍㊴任何人伤了她。

      膾旁边一直蹙眉思索的如薇也反얛应过∼来,她手按剑柄,声音淡漠:“我也不疋同意此事就这般了结。”

      此话一出,众人仿佛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杨管家和甲字死士同时开口Ⴆ:“我也不同意!”

      “小姐伤了就是在打我们的脸,让他跪下来道歉!”

      㸑“对!不然就让我们揍他一顿!”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那么简单!”

      ↋ 顱 一时间群情꘱激奋,王府的死士和护卫连连附和,声势之大压得郑家护卫都退后了好几步,只有那三名女子客卿还算沉着面对,但她们폲脸上的凝重神色也不킗弱于其他人。

      惟有郑元文一人还算淡定,他的神色平静,身为当朝首䞸辅,他并不认为自己在这ꭠ里会瘓吃什么亏。

      只要晋王陈飞武没在这里,那么这里的话事权便是由两位王妃掌控,郑元文并不认为涺这两个女嶛流之⿫辈能有坧什么魄力,敢真的承担对他们动手之后的结果。

      箄 鿫 毕竟他来了后已经表明自己事先并不知情,那么晋王府的人要是再跟对他动手,可就不是一个正㠥当防卫四个字能解释得了了。

      他面露讥讽,看着两位皱眉不语的王妃。

      킻两位王妃眼神变争幻,她们同样不愿意就这么简单善了,但对方可팖是当朝首辅啊,老爷不在,她们怎么斗得过对方?

      “郑首辅,郑少,你们二位第一次进晋王府便打伤了我妹妹,这可有点说不过去啊櫧。”

      一袭白衣在众人视野中出现,他步伐稳健,丰神俊朗땸,玉树临风犹如画中谪仙降临,正是晋王嫡长子,大燕世子殿下陈岱林。

      他的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븃人뜉的目光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