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中的视频

      ẚ ……

      坮球赛打完后,教练也很快把校队뚽的킓人带回。不过虽然回了学校᣶,队员却不用再去上课了,可以直接回家了。

      依照陈定远的ᚒ尿性是定然不会放弃偷懒的机会的,教室也不回了当即果断去了网吧。

      逮他现在已经写了近三万字的正文了⑕,再有两个晚上就可以向出版社进行投稿了。

      怍 进了网吧也⊲不着急,先泡了一桶加火腿的泡面,一边吃一边想接下来各个剧情的场景。 諏

      写小说和写文章都是一样的道理,脑海里面必须要有详细的场景才能动笔,不然獂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是拼凑出来的一样,很不得劲。

      袳 四个小时过去,又是洋洋洒洒的两万字,陈定远伸伸懒腰就迅速关机出网吧。

      也没急着回家,四小时的码字早已让他饥肠辘辘。

      ⿐㙼随便找个地方,闻着路边的香气就近找了个烧烤摊,打ȩ包了二十块钱的烧烤就带回家吃。

      主要还是外面的冷风太过凛冽,在外面吃烧烤完全솜就是一种折磨。

      紧了紧身上的棉服,感受着冷风似刀子般刮在脸上,心中对赚钱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无他惍,只是想换一身羽绒服,换几床棉被罢了。

      原냝主因为孤身一人,几乎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生活过得无比凄惨。臻

      还好学校把学费给免除了,食堂也给自己相庈当大的优惠,所以自己还能留在学校。

      现在他重生过来,有着前世舒适的生活在前,自然不想在物质上委屈了自己。

      ……

      第二天⚜,不管天气多Ρ么严寒,陈定远和刘闻钦还是照例跑步到学校。

      枯燥无聊的训练后,两人带着一身䐙薄汗回到了教室,㡵一坐下,前桌的女同学就递了一包纸巾放在桌났子上。

      这女生名叫沈晓蓉,人挺漂亮的,成绩簪不算好却也不差,一个很开朗外向的女孩子,对霰任何人都挺好,人缘也特别好,跟班上䗰大部分人都玩得来。

      沈晓蓉露出她标志性的甜甜笑容,指着手里的纸巾说,“远远,钦፰哥,我这儿有纸。”

      陈定远也不见外,㋻白了ꏩ他一넑眼,抽了三张纸一边擦汗一边说,“晓蓉你干嘛不叫我远哥,还远远,听起来好特么恶心!”

      张晓蓉叫人就这么一듒个特点,跟人玩熟了之后,就不叫名字了,改成什么秋秋,波波,远远之类的亲切名字。

      当然这样没什么不好,班上也挺喜欢这样讨喜的女孩儿。

      陈定远自然也不是不喜欢,说这话也只是朋友间的日常吐槽罢了。

      沈得晓蓉对陈定远这话显然也不在意,撇撇嘴说,㎔“还想当我哥?想得美,哼!”

      两人相处的方式很随意,应该说陈定远和班上相处的人都很随意,没有䁍因为他比较䛝混就被疏远了,反而人缘还相当好。

      陈定远将手里的뒋纸团用投篮的动作扔进垃圾桶里,指了指刘闻嬆钦反嘴问道,“那你为什么叫他不叫钦钦而叫钦哥!”

      沈晓蓉的脸庞瞬间就红润起来,不经意地瞥了刘闻钦一眼,然后笑耱着轻打陈定远手臂,“去你妈的,这钦钦ꔈ一叫出来,别人指不定以为是亲亲呢!”

      一旁酷帅的刘闻钦一愣,反应过来踹了蒯陈定远一脚,“特么的你摆龙门阵归摆龙门阵(聊天问意思),扯上我干啥子!”

      陈定远混不咧地一覹笑,做作地掐着兰花指捏着嗓子对刘闻钦ﳱ说道,ɱ“뇞钦钦,人ή家这样叫你不好听吗?”

      괛 说完这还不够,욃他又把兰花指对准沈晓蓉,“蓉蓉,钦钦蓭他凶人家呢!”

      궧两人立马做呕吐状,配合地远离陈定远一먱大步뭹,目光也嫌弃地看着他。

      陈定远也顿时恢复原状哈哈大笑起来。

      뿯不料,一边ꎆ睡着的老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背鐓后,也学着陈定远的样子说道,“远远,你把人家吵醒፯了啦,人家不依了啦……” 獾

      此时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一片儿,顿时爆发䒪出吸倅引全쀋部目光的笑声。

      ᱅陈定远也毫不在乎形象,挑逗的目光看着老狗,兰花指放在他胸䚩前深情说到,“俊俊,春宵一刻值千㵯金,你怎么还楥睡得꣮着呢?”

      滸 而老由刚才的笑声吸引过来的全班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就不困爞了,脑袋撞着一旁的人的肩膀就哈哈大笑起来!뺦

      陈定远킲和老狗也甘愿当ꀖ做全班的笑点,也没在意太多,和他们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不止如此,一旁的娇娇咪咪和大嘴三人看他们玩的这么嗨,顿时也开始在旁边闹腾起来,搞的他们班热闹得像是庆祝什么节日一样。

      蛩这㊲样的情况一直到了上课都不得安静閷,直到﮽老师来了◮才稍有收敛。

      陈定远一时间也睡不着,干脆拿出草稿本打磨自己小说的细纲,力求精益麟求精。

      两节课就这么过去,大绐课间的时칠候大家都没有再去打球,实在是厚重的衣服限制了大家的发挥倴。

      等待上课老师붗一走,老狗就立马把门给关上,手在衣服里一摸就拿出了一副扑克!

      榿

      他吵吵叫叫地궽让大家一起来逗个乐子,陈定远也没拒绝。

      ꃋ于是陈定远,老狗,㽹刘闻钦,大嘴四人就着一张课桌짐围了起来,四人这样的架势自然也吸引了全班男生大部分휻的目光。

      뽅 他们准备打“偰跑得快”,打法规则和쫰斗地主差不多,只不过每訷个人只有十三张牌。

      老狗发牌,陈定远有黑桃三,按照规则他可以先出。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牌,两个二两个A还有两个K,其他的则是散牌居多。

      他稍微思考一下就决定先뿮靠两个二和两个A打单牌,然后把修出的엵顺죯子给一把打出去㔡。

      牌局也像陈定远预料的那么顺利,几个组合拳下来就赢了一把。

      방 众人在旁边看的兴致勃勃,一旁还专门有人在门口看着有没有枝老师经过。

      陈定远大뭋杀特杀㪚,除非遇到手气特别不好的时候,不然一般都可以靠着计算뾹赢牌。

      便 当然陈定远的技术也不算多好,只不过是其他人的牌技更差罢了,毕竟都是年轻小伙子,经验还不是很够。 젔

      一个大课间就这么过去,最终也没老师来捉过쐔他们。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