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做网站的价格

      令狐冲想到救了自己的曲非烟,还有以大欺小杀了曲非烟的费彬,摇头道:“不是,正道中也有坏人。”

      还有一句话他不敢说,那就是魔教内也有好人。

      “还不算固执。”

      杨尘摸着胡须,微微颔首,若非有些病容,绝对是仙风道骨。

      令狐冲惊讶:“太师叔也认同晚辈的回答?”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正魔不过是理念不同,魔教大多不择手段,正道相对来说手段温和一些,但不乏欺名盗世之徒,自然都有好人和坏人。”

      杨尘笑道:“世人或许执着正魔,不过是被看透这些的人当做棋子罢了,徒增杀孽。”

      令狐冲听到这话,心中震惊,感觉犹如当头棒喝。

      “本来老夫不该和你说这些的,不过听说你和魔教纠缠不清,便知道你弄不明白这些,现在感觉如何?”

      杨尘微笑。

      “太师叔,我明白正魔都有好人坏人了,只是……只是我若放过魔教好人,却会被正道之人不齿。”

      令狐冲还是很疑惑。

      “这说明你方法不对,实力不够强。”

      杨尘冷笑:“若是老夫出手,就算放过魔教好人,别人只会说老夫心胸宽广,不以大欺小,不倚强凌弱。”

      “可是晚辈不像太师叔你这么德高望重,武功高强啊。”

      令狐冲愁苦道。

      “你还是没有听明白,不以大欺小,倚强凌弱,这不就是方法吗?”

      杨尘摇头:“正道人信奉的理念,你随便拿一个出来做借口,既可杀人,也能救人。”

      令狐冲呆住,还能这么做?

      杨尘意味深长道:“比如说你碰到一个作恶多端的人,直接说他是魔教中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便随便你杀。”

      “若你遇到的是救你的魔教之人被正道人围杀,你大可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然后出手阻止,结束后来一句恩情已报,下次见面便是刀剑相向,别人只会说你重情重义。”

      “如果你不想杀魔教妇孺,你就大喊自己不杀女人孩子,或者说残杀弱者不是英雄好汉!”

      一连串的借口把令狐冲听懵了,他不是愚钝之人,心中明白真的可以这样。

      “这些都是借口,只要你用的好,谁能说你不是正道人物?”

      杨尘反问。

      “多谢太师叔教诲,晚辈醍醐灌顶。”

      令狐冲敬佩无比。

      [叮,成就值+5!]

      或许是对令狐冲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了,杨尘一下得到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成就值,

      杨尘神色满意:“如果你不想杀一个魔教小孩,别人却让你斩草除根,你该怎么办?”

      令狐冲愣住,这该怎么说?

      “我说我不杀小儿。”

      “那你要阻止同门杀吗?”

      “啊,这……这……”

      令狐冲有点发蒙。

      “看来还不知道灵活运用,你如果真不想杀,大可以说这是魔教行径,你的同门若有顾虑,很可能会停手,如果你同门坚持,你又打不过他,转身就走即可。”

      “可那个孩子……”

      “你嘴上说不服人家,难不成把同门杀了?可你打不过啊。”

      杨尘冷笑。

      令狐冲被怼得无话可说。

      “记住,只要你有理,武功也足够高强,什么事都好说,如果这两个都没有,你最好别出门,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会害死别人。”

      杨尘告诫,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不会拘泥于正魔之间。

      “另外,尽量别承认自己是魔教,那么谁也没法说你是魔教中人。”

      杨尘起身:“现在去给老夫在洞口坐着,自己思考,若以后你还因为这些事被罚,或者被人误会,老夫只能说你朽木不可雕也。”

      “是,太师叔。”

      令狐冲恭敬行了一礼,转身老实来到洞口坐下,心中没法平静,回想起自己上次的遭遇。

      嵩山派费彬在杀曲非烟时,他也以这借口威胁对方,后者也确实受影响不敢立马下杀手。

      可惜,自己实力太弱,这话说了后,还差点连累仪琳。

      最后,曲非烟也没有救到,若非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出手,怕是都会死在那里。

      他心中思索着杨尘提及的武功和理由,发现只有理由,最多对付实力不及自己的人,只有武功却不会说理,多半也要落得刘正风的下场。

      若自己像太师叔这样,谁能泼脏水,谁能害他?

      还是自己的本事重要!

      想到这里,他神色一正,各种烦恼烟消云散,迅速收敛心神,迎着寒风吐纳修炼。

      在令狐冲反省时,杨尘见其平静下来,微微点头。

      这令狐冲虽说年龄和他差不多,可是受困于一些僵化的理论,吃了不知道多少苦才能看透,笑傲江湖。

      他如今从价值观的角度来拨乱反正,只要对方足够聪明,活学活用,必能少吃一些亏。

      呼!

      一阵寒风吹入。

      杨尘紧了紧衣服。

      “妈呀,真冷啊。”

      他心中吐槽。

      自己就穿着一袭单薄青衣,坐着冰冷的石头,外面却霜秋之际,普通人早就冷得发抖。

      他只有一成内力,还比不上这个令狐冲,不冷才怪。

      急忙盘坐在石头上,脑海之中浮现混元功心法,神和念合一,丹田内力运转起来,顿时浑身暖和。

      一夜过去,杨尘睁开眼睛,眸中闪烁精光,带着兴奋之意。

      这内功真是神奇,修炼一夜,双腿不僵不说,整个人还非常有精神,穿着单衣也不惧严寒。

      要知道,这身体都七八十岁了啊,就是他本体在这里,血气方刚也是受不了这寒冷。

      他目光落向洞口的令狐冲,后者身上带着一层寒霜,却依旧跟没事人一样。

      实际上,令狐冲也很冷,这迫使他不得不全力修炼。

      睁开眼睛,感觉浑厚不少的内力,他恍然道:“原来太师叔让我在此坐着,是为了让寒冷逼迫我认真运功修炼,真是用心良苦啊。”

      他不由越发恭敬。

      “叮,成就值+1。”

      杨尘意外,他能分辨出成就值来自于令狐冲。

      可是为啥还没有说话,就有成就值?

      他看到令狐冲起身,无比恭敬过来行礼:“见过太师叔,多谢太师叔指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