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漫画软件iOS

      姚远回到工䥾位,发现张志新正在等着他。

      “老姚,不忙的话跟我出去一趟?”㎒

      驰因为邹伟的事儿,让姚远阴郁的心情缓和了一些。

      “刚好早上还没吃饭,要不张总ﰾ做回东?”

      “哈哈,灌汤包走着?”妧

      正洯常销售外出,需要到前台填写䗈拜访表,以方便邹伟的助理进行数据统计。

      张志新算是异类,从来不傻乎乎的填这类表格。

      但他发现,姚远竟然也很反常拏的没填꿮。

      “老姚,你不填那玩意了?”

      “填?”

      “填个屁!哈哈”两人异口同声大岾笑道。

      张志新像是找到了同类的狒狒,激动道:“你早就该这么奔干了﷟,谁不知道这东西对老销售来说就是个累赘。”

      姚远对此不置可否。

      销售员⌗和管↹理者的分工并不同,工作内容自然也不一样。

      填表ꥢ是为了方便管理……

      再说姚远也知道,别看张志䢝新窜不在这上面填,其实包里的客户跟进表已经细到客户爱吃什雠么水果的程度。

      大家都是老婊子,就别立那个牌坊……팄

      到了早餐店,张志ᰂ新东扯西扯了半天。

      一会说他这次出差勾搭了甲方的女经理,一ꢡ会说老邹背地里给他使坏下绊子…퉳…

      姚远听得出来还有后话,但他现在不感兴趣。

      好在有免费的灌汤包,他索性耐着性子听一会……

      直到张᳴志新口干舌燥,他还是不为所动。

      十几个月的销冠ᑔ率先按捺不住了:“老姚,我其实有个大事儿要跟你说……”

      姚远赶紧摆手道:“大事儿?那你跟我说可没用,我研这人向来办不了啥大事。”

      牟 맼 张志新四处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声音。

      糊 “总公司的消息,京城分식公司这边打算扩充团队规模,新提拔个经理!”

      “级别待遇都和邹໨伟一样……”

      ꜓姚远心中了然,张志新这是打算往上走了。

      这也不ǽ算什么秘密,他最近一年和海城总公司那边的频繁走动并不隐晦。

      大家看在眼里펦不说破罢了。

      “这种大事儿,你和我有个毛用?”

      “有用,太有用了,新部门成蛘立不׬得尨有老员工坐镇?跟我关系不错的老员工里面,就你老姚最符合标准。”

      “我?你太抬举我了,我搞不定。”

      姚远连忙摇了摇头,拾Ć起筷子继续吃。챰

      他现在哪有心情管别人的事儿?

      张志新继续劝说:“底薪这个数,再加上4个퓩点的提成。”

      㜩姚远余光扫舯了一眼,底薪从六千涨到了1万,提成也较之前涨了1个点……

      这是下了血本啊……

      可䋏姚远还是摇了摇头。

      张志新没想到姚远定力如此之强,有些急了:“是老邹给你下迷药了,还是我哪儿把你给得罪了?你总不会跟钱有仇吧?”

      “溎实话跟你说了吧,签完手里这单,我打算离뤨职了。”

      张志新一脸惊诧:“离职?找好下家了?”

       “没找,地地道道的裸辞。至于离职以鲐后是旅行还是回老家,现在还没定。网上不都说嘛,人婢生该为自己活一次。”

      姚远说完叹了口气,这话一出口他自己都没底气。

      阞要不是那张催命符,他才不会说出这么潇洒的话。

      张志新뵖抓狂了:“老姚你是不是网ꎊ络毒鸡汤喝多了?那玩郭意你得少看,对自己没好处,什么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短、生活那么无趣……都是矫情!扯淡!无病呻吟!”

      “什么是世晡界?什么是人生?什么是生活?其实答案很简单,钱!”

      “只要你有了钱……”

      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张志新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姚ᣃ远根本插不上嘴。

      等张志新口干舌燥頽,姚远这才站䠽起身:“包子钱你付,我手里还有几个意向客户明天整理好发给你,都是比较优质的……”

      “至于什么新部门的事儿,ึ就算了吧。”

      “诶……行吧……”

      张志新心里清楚,自己绝对是劝不动姚远了。

      췪别看姚远平时挺풤好说话,可一旦他ⲑ认꭬准了什么事ꢥ儿,九头牛也拉不动。

      出了早餐店,姚远去了趟医院。 ⠬

      癌症这事儿非比̦寻常,不能靠着一张检查单子就盲目定论。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再确认一下,哪怕෕误诊的概率只有0.0001%저……

      抽血、验尿、B超……

      蔆 一套流程下来,时间已然中午。

      从医院出来,不知是错觉还是心理作用,姚远觉得有些ㅾ晕。

      看着医院里出来进去行色匆忙的人流,那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再次出现。

      他艰难的调整呼吸,走到医院门口的台阶边缘处坐了下来。

      耳边传来一阵吵杂…蜌…

      “哥,爸的病情又恶化了,ꢰ俺带来的钱根本不够……”

      “嫩赶紧和家里人说,再张罗二十万……”䍵

      “对,二十万!”

      一个皮肤粗糙黝黑的中年汉子虼蹲在台阶上,满脸愁容的挂了电话。

      姚远瞥了一眼中年汉子,眼窝深陷、满嘴水泡……

      看来他最近休息很差,还很上火。

      姚远掏出红塔山凑了过去,递给那汉子一根:“大哥,你家老爷子得的什么病?”

      汉子警惕的看了姚远几眼:“嫩是干啥的,问这个干啥?”

      姚远从兜蚴里掏出化验的票据,咧嘴笑道:

      “둞我也是蜓过鍖来检查的,怀疑是胰腺癌,寻思跟您打听打听相关的事儿。”

      汉子的戒备心缓和了许多,接过了姚远的烟,叹气道:“你这小年轻怎么也得了癌?”

      ῂ䦫姚远苦笑着点头:“这넏事儿谁说的准啊,谁倒霉就让谁赶上呗!”

      “嫩说的太对啦!倒霉啊!来这不到一个月,前前后后花了二十多万,大夫说想要稳住病情,还得二十万…殛…”

      穳汉子眉头紧锁心力憔悴的看着远处,姚远则看着他。

      鯐破旧的布衫,朴实的胶鞋……和这个吃人的大都市格格不入…… 

      汉子又道:“……唉……俺軣们一家子都是黄土地里刨食儿的,这次就算没要了老头儿的命,也快要了俺们兄弟俩的ꔫ命了……” 牨

      姚远不知道说点啥好,就像《药神》里说过的那样。

      这世上其实只有一种病……

      姚远勉强挤出笑容:“大哥,先不唠了,我得走了。”

      衜 䤸 他不敢再听下去了。

      섛如果艷自己这次㉒真的确诊了,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

      先是花光自己那10万块的积蓄,然后再拖垮自己的父母,最后嚜把身边的亲戚也拉下水……

      脑子里思索着这些问题,姚远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

      㘞直到他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才恍然回神。

      其中一主个瘦ઁ成猴子的男人大声地嚷嚷着:“嘿,姑娘别怕,趁텙着警察还没来,眼睛一闭就完事儿了嘿。”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人在跟着笑。

      另一个魁梧的东北汉子显然气得不轻,操着一口纯正的东北口音骂道:“你麻痹你能不能少说两ﲽ句,人家姑娘真跳了咋办?”

      瘦猴子显然在心里评估了폼一下双方战力,没敢针锋相对,小声嘀咕着:“不跳那还上去干嘛?浪费大家时间……”

      东北汉子圆眼一瞪就要出手,却被一旁的媳妇儿狠掐了一把:“你少管闲事!”

      謶 姚远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茫然的看向楼顶,只见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女孩儿正低头坐在楼体边缘。

      跳楼嘛? 썱

      她먘经历了什么,才会选择如此残忍的方式和世界告别。

      姚远怔怔的看着楼顶。

      跳楼……死亡……癌症……也是死亡……

      他耯决定去凑个热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