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纪和优君

      白飞꒐羽将白灵拦在自己身后,对着跪在地下的白吉轻声道,“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찎白吉对着白飞羽和白灵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哽咽道,“⒪白吉和妹妹七岁修仙,九十五岁双双飞升,却因为无门无派而沦为流民。承蒙少爷萜不弃,将我从落橁仙城救下,还出资赞助妹妹在城里生活。”

      “陈年旧事,提它作甚!”白飞羽摆了摆手。

      袳 “按照仙界律法螬,任意仙人借凡体私自下界,无论品级,满门抄斩。”说到这,白吉顿了一下,看了看眼前愁眉不展的两人甲,再ϝ次开口,“我与老爷小姐不同,我本就是人界飞升而来,肉体存于荒野之中,所以无需浪费时间寻找容器,只要老爷下令将我逐出白家,那么就算是被其他宫部弟子抓住,也只是我和妹妹戴罪,绝不会连累到雷宫部任何一人。焅”

      白吉大义凛然。话柜已䮡至此,反倒是让白灵和白飞㧺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着主人家犹豫不决的样子,白吉心里ᅯ也明白老爷不可能轻穇易鞜同意,于是跪着向前几步,一把抱住了白飞羽的大腿,“老爷,凡人修仙须七岁开脉,今日距离少爷失踪已临七日,若是不在少爷开脉之前找到他,那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白飞羽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下定了决蚂心,起身对着白吉单膝跪下,吓得白吉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ጎ起身口中连呼“使不得”伸手就去搀扶地下的白飞羽痔。白飞羽抬手示意䰔白吉退下,然깦后双手相交,对着白吉躬身三拜大礼。起身后,白飞羽叹息道,“白吉,进了天地玄通,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仙界了,若是你真的愿☖意前去寻找允儿,我白飞羽感激刞不尽!”

      “老爷此言煞我!”白吉泪慢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攥着拳头说道,“我和妹妹的命都是您白家给的,此去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定要寻得少爷。”

      ♭白飞羽老泪纵横,扶起跪在地下的白吉,重重的点了빊点头。

      人界,刃冬国,百刃山脉。

      明日就是刃道崖的弟子选拔仪式,楑这几日夏雪几盜乎天天都来叾后院找阿七聊天,生怕在弟子选拔仪式之前有人将他拐跑了一样。福叔哭笑不得,打趣夏雪说道,“别人守金山守银山,你倒好,守个傻子当宝贝。”

      对于福叔的䄷打趣,夏雪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撅起嘴对着福叔做了个鬼脸,然后自顾自的跑到阿七面前,看着阿七一边干活一边傻暐笑。

      随着深冬过半,偓百刃山变得更加寒冷难耐。“呜呜”作响的山风夹杂羽毛大小的雪片肆虐着整个山脉。夜晚,蜷缩在柴房里的阿七全身发抖,躲在单綂薄的被子里不断的칹搓揉着๥小手,两ᱝ排牙齿也被冻㐢得“吱吱뱖”打架。

      突然,窗外的夜空中闪过一红一黄两道光柱,阿七急忙掀开被子跳下床,跑到窗口兴奋的大叫起来。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双色流星了,阿七高兴的拍起⃢了手,似乎已经忘记了寒冷。随着流星的尾巴慢慢消失,阿七转身推开柴房的木门跑了出去,站在齐膝深的雪里,阿七瞪着一双明亮的双眸努力的看着远方。却什么湄也看不到。阿像七有壇些失望,顶着满头的雪花重新回到了柴房。

      然而阿七并不知道,腑那两道双色流星的落点就在刃道崖大门百米之外。

      “逃犯应该就在附近。”双色流星化作人形,其中一人身着红色长袍,头戴红色发冠,身后随风而起的红色披风上赫然写着“火宫部”三个朱红大字。另一人微微点头,原地蹲下,甩开背后写有“土宫部”三个褐色大字的披风,伸出手킷对着菑地面轻轻一点,四周的土읊地瞬间一颤。

      “就是从这过去的,应该没有走远!ꍝ”土宫部弟子ꪪ抬头向上看去,身上的褐噰色铠甲在漆黑的风雪之中依然熠બ熠生辉。

      堵这两名弟子口中的逃犯不是别人뱏,正是人界时间一个月前偷入天地玄通私自下界的白吉兄妹。就在白吉决定下界的当日,白飞羽就以白吉手脚不干净为由将其逐出雷宫部。离开雷宫部的白吉赶回落仙城将计划告知妹妹,两人以被驱逐뒮登记为由,趁튳着监뵌察弟子↪不备,偷偷入进了天地玄通之内。

      按理说下界抓捕逃犯该由八部仙宫统깤一行动,但是白吉之前毕竟和雷宫部有主仆关系,所以雷宫部很自觉的宣布退出,由其他七个宫ꏟ部派出弟子分散人界各地搜捕白旷吉兄妹。

      콄天渐渐亮了,阿七蜷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ꂍ,柴房大门却突然被人撞쟖开,外面的风雪呼啸着灌了进来。阿七从蓲梦中惊醒,睁开眼睛惊恐的看向柴房内,发现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

      男人白发披肩,身着白色长衫,上忨面满是泥泞,像是几百年没有洗过裡一样。不仅是他,男人身边的女子亦是头发花白,全身污垢,怀里还抱着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包袱。

      男人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阿七,连着念了几句“太像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白玉扇,“咔嚓”一声打开,缓츞缓走向阿七。

      阿七惊恐万分,大喊一声便从床上蹿出,쇂身边的女子微㊙微皱眉,手指一动,阿七一头撞在一面无形的墙上,“哎呀”一声弹了回来,倒在地下哭了起来。

      “哥,八部仙宫的人就在附近!”白发女子低声提醒。

      白发ᰯ男子微微点头,“时间不够了,按住他。”䪙男子话音刚落,女子瞬间移动到ᒢ了阿七背后,抬起手抓住阿七的胳膊扣住,抬起头对着白发男子点了点头。

      男子抽出写有“雷”字字样的白玉扇缓缓向着렄阿七走去,随着扇子发出“嗡”的一声低鸣,白发男子全身一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阿七连磕三个头,老泪纵横的喊了쵤一句,“少爷,苦了你了。”

      夜入柴房的两位白发人不是别人,正是回到人界重新融体的白吉和妹妹。带着用来辨识白允的信物,兄妹俩这一个月几乎䭹耗尽灵气,纵横人界大ં地。最终在刃冬国内,白允的天雷扇ဘ终于发出了微弱的低鸣。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兄妹俩在百刃山貈的风雪中和八部仙宫的弟子艰难周旋,最终在寻找了七天七夜之后,靠着篏天雷扇ﴱ逐渐增强的低鸣来到了刃道崖正下方的深壑内。

      眼前的阿七虽然衣着破烂,蓬头垢面,但是长相却和白⮬允一模一样。白吉知道事不輧宜迟,急忙从包袱内拿出白飞羽交给自己的洗髓丹,口中念着“少爷莫怪,”抬手将丹药塞进阿七嘴里,然后在阿七胸口连点了几下읈,抬头示意妹妹松泇开阿七。

      洗髓丹顺喉而下,阿七瞬间满脸通红,伸出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痛苦的在地下茬扭ᆛ成一团。片刻之后,阿七开始全身抽搐,像是中邪一样口吐白沫,双眼翻白。一旁的白吉虽然有些惊恐,但是白飞羽有言在ⵛ先,无论熪发生什么,都不要擅自触碰白允。販

      许久之后,阿七似乎是安静了下来,白吉探过읪鼻息룢之緤后轻㣖轻抱起阿七,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ꖦ转身接过妹妹递来的包袱,白吉将手中的天雷扇塞进包袱䄮内,又将包袱小心翼翼的塞到阿七身下,然后起身叹息一声,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他们来了,我们也该纥走了!”白吉苦韜笑。

      崟 “哥,你싻后悔吗?”妹妹慢慢走줁到白吉身边,쫛牵起了白吉的手。

      “后䨸悔什么?”白吉也攥住妹妹的手。

      篪 “修仙。”兄妹两人走出柴房,白吉转头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阿七,关上了门。

      眗 “也许吧。”白吉微微一笑,兄妹两人化作两道白光消失在原地。片刻之后,几道彩光从四处而䇶起,追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