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宠之狼王冷狂

      ᧭ “书我买了!”

      㮺脸上通红通红的,拍下三张10块钱的大票,这姑娘䧦抱着书转身就跑。

      反正不能在这个书店里待了,刚刚也太羞人了,怎么就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竟然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手。

      齏 虽然这是自己的手,可也太。。。

      姑娘莫莝名的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坏,可能是跟那个‘太大乐’也有些关系,这么一想,脸就更红了。䊫

      可等出了书店,她万万没想到,那人竟然追了出来。

      켙 “喂뀛!小姐,小姐!等一下。”

      他喊什么呀喊!

      ᅮ 姑娘的脚步更快,可是,那人竟然还追的更急了。

      “你要干嘛呀!”姑娘ᮧ转身,眉头紧皱,显然很是生气。

      但。

      “那个,书的钱不够。”王誉其实现在也很尴尬,就更别提这个쟙梨花姑娘了。

      姑娘看了一眼书的背面,瞬间想找个地缝钻。

      “给你!”

      “多谢惠顾。”

      这一句多谢惠顾让姑娘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衉 “你们老板真墳应该给你加工资!” 蕙

      “嗯,我回去肯定跟他说。”

      补上了15块钱,这姑娘终于抱着书跑了,不过,王誉没看딥见的是䦑,姑娘脸上虽然很红,可也笑的很好。

      王誉只当是这姑娘脸嫩。

      事实上,他应该再多讲一些,也就是,‘你䑚应该放的更开一些,不应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法谋。’但这话没来得及说,显然,他这个老师搷不算合格。

      天很冷,还是赶紧回去,屋里热乎。

      抱着膀子的王誉,回到书店之后便忍不住来到了杂志区,这里有一本关于电影的쟯旧杂志,封面上的照片是这样写的。

      岍 麻辣烫女孩高园媛…… 騞

      刚刚忽悠人家像个小猫一样的舔爪,这……我那是教学!

      可一想到那粉红色的᧡小舌头,王誉这脑中。。。

      这时,老余回来了。

      ⃡“怎么了?”

      “ﭹ没什么,我帮你卖了本书。”

      “哎呦喂!行啊矽!”

      “老余,你是不知道啊,끌为了卖这本书,我几乎穷尽毕生所学。”

      “老王,你太够意思了!”

      ࡢ“那么,今天晚上饭是不是……”

      “咱们阶级感情如ҝ此深厚,你又这么够意思,还是早早回去吧。”

      “你퍷个小抠!”

      “等以后哥핱们发达犯的。”

      王誉也没难为老余,他摘了那围裙给正主套上,他这‘服务员샢鸡太大乐同志’终于下岗。

      北方冬日里的白天很短,等穿好了羽绒服从书店里再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要落山了。

      王誉开始合计晚上饭的问题,一个单身汉还是很好解决的,但今天吃了不少涮肉,要鑝不,晚上就生挺过去?

      这么一想,又忍不住想到了老余,估⊀摸着这个家伙也是如此打算的吧。

       简单回想一下,两人一见如故諸,可能就是因为‘阶级感情’,两个家伙都是一样的穷,一样的光棍。

      算了,価还是回家吧。

      ㈂ 夕阳中,羽绒服青年撒开大步,走着走着,腰上一麻。

      “你哪儿去了?”

      “我外面呢。”

      “赶紧回来呀!”

      몗“姐,你在我家?”

      “不然我还能在哪儿㺱!”

      “你这……”

      “快回来!”

      王誉找了쥍个电话亭回电话,听飞红姐的意思,恐怕是要给他㤹个惊喜,现在没了。

      得了,加快脚步吧。

      ……

      “啊哈!庆祝我弟成为编咿剧!”

      “姐,就一枪手。”

      “那也是编剧!”

      “我看你这样子,比我还高兴。”

      “那当然了!”

      ꠋ“为什么呢?”

      “你是我弟弟!”

      “???”

      飞红姐一早就来了,而且还带着东西来的,什么东西呢?

      羊肉片,酸菜,鱼丸,茼蒿,香菜,东来顺嬆的小料,还把王誉家里的电饭锅给弄出来,这明摆着就是要涮肉吃。

      王誉有些无奈,今天是跟涮肉关系过于密切了,可姐姐如此盛情,他又能如何?

      ۵

      他其实已瑜经大概的猜到得吃一顿,于是乎路上在小卖部买了两瓶北冰洋回来,说真的៭,他想买快乐水来着,但那个贵。

      Ž 现在,就跟飞红姐一起,涮着肉,喝着汽水,算是庆祝了吧。

      感觉,也挺好的。

      “我可是听陈老师说了,你小子还真不错,那句什么来着?古龙之所以是古龙……覶”

      “他写出了李寻欢。”

      “对!就是这个,陈老师觉得这句话特别的好,他说呀,通过这句话就能看出你对这个原作的理解程度,我说弟,你怎么想到的呀?”

      “这ꫴ……”

      “还跟姐保密?”

      “那个,姐呀,你知道你演那个角色吗?”

      “现豷在还没确定,但总不会是林仙儿吧。”

      欸 “你也看了小说?”

      “嗯,稍稍看了一下……等一下,怎么变繍成你问我了?”

      飞红姐一口肉一口汽水的,可依旧犯能跟王誉聊的乱七八糟,这份秩儿功力叫王誉很是羡慕,而且,姐姐不傻,马上就看穿了王誉的诡计。

      “其实我说的那句话……”王誉他是真没想到一句话叫陈老师直接迪化。

      “说!”飞红姐用眼神给了弟弟压力。

      숪 王誉知道躲不掉,便想ힸ了一下,说道:“关键在于这个‘敢’字,可以说是:古龙之所以是古龙,因为他敢写出李寻欢。

      《多情剑客无情剑》ꊦ这本书是写于1968年,而⭛在这쭽一年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古龙笔战童世璋,童世璋是当时我国台湾省著名作家,新闻弄处主任。

      姐,你可千万别小看䓻这个职位,这可是文化领域的打手,后来有个人也担当此位,现在混得是风生水起。”

      “别跑题!”飞红姐梆的一声把手上的汽水放桌上。

      王誉认真解说,“古龙先生面对这样的‘打手’依旧敢战,童世젽璋先发难,直接污蔑武侠小说是恶俗文学,古龙先生反击。这큭部小说里的许多情节,其实跟这场笔战有很大关联,比如‘梅花盗’的情节,李寻欢被指为梅花盗……”

      飞红姐听着都忘了吃涮肉,直到。。䙲。 툅

      “你小子说,是不是上学的时㞏候都在看武侠小说?”

      ᗀ “我哪有啊!”

      其实,ꗼ王誉也是现学现卖,陈老师思想迪化这件事,也就还行吧。

      쇁 看,#咱漂亮的干姐姐听了之后,也很訓高兴嘛

      整挺好。

      但,有个事情,王誉得说说。

      “姐,你这㸊次请客,八成是心中有愧吧?”

      “什,什么呀。”

      飞红ᴀ姐脸上浮现尴尬神色,就想不承认。

      ⼹ 可王誉直言不讳,“你跟我说భ的是助手,但其实是枪手,于飞红同志,你说你该当何罪?”

      飞红姐听了这话,瞬间嘴里的肉都不香了,不敢看着王誉的脸,眼神躲闪的说着,“我那是,我……” 

      说真的,王誉有些没想到自己这훇句话有如此威力,他接着拉住了飞红姐的手,还分了食指出来指着自己,“姐,你怎么了?你不是应该这样说嘛:

      你这个臭弟弟,给你介뚚绍个工作还挑三拣四的!活该在家躺尸!”

      飞红姐听ᔶ了当即就噗嗤一笑,“你个臭弟弟!就会捉弄我!” 糜

      ꫜ 说完就给了王誉一杵,姐弟俩以前是经常打闹的,一般情况下,王誉都会躲开,但这次,就这么生生的挨了。

      飞红姐觉得不对,难道说还没过去?

      就见到王誉脸上有些严肃,“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那是枪手,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你看了《多情剑客无情剑》对吧,一个男人受了别人大恩惠,就说李寻欢吧,他做了啥?”

      窄 他自暴自弃,成全龙啸云与林诗音。

      事实上,若是完全读懂了整部貁小说会知道,表面上看李寻欢是把爱人让给了恩人,可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但眼下,王誉无法给姐姐解释通透。

      愧 飞红姐听꾭了这些,想的根本不是什么李寻欢,想的就只是她这个꜄弟弟,“姐知道你有骨气,可是……你是我弟弟,我要个鬼的报答呀!”

      졣 王誉这算是把肚子里的话都给说了,姐姐现在听见了,他就继续道:“这次我接受了姐的好意茶,我也不是李寻欢,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这羵样吧。

      姐,我躺平了,你来吧。”

      这个家伙摆出了个葛尤躺,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可把飞红姐给逗的哈哈大笑。

      䗤 “谁要你这个臭弟弟呀!”一边笑一边说还一癞边捶他,刚ꫀ刚还以为王誉真的生气了,现在好多心结都结开,飞红姐捶的⣧是越发的有劲。

      气氛一下子又欢快起来,两姐弟笑闹一阵,就这么的把这顿涮肉吃了,王誉觉得比北门涮肉那馆子还香。

      可他没想到,飞红姐吃完也不走,往ޙ床上一躺,然后,又把脚抬了起来。

      䃶“干什么?”

       “你说干什么?”

      “……”

      “可是你说的,24小时之后揉,而且,你刚刚说什么来着?现在就是报答你姐姐我的时候了!”

      王誉还能说什么?

      当下就。。。

      “脚来。”

      飞红姐听了这个话,莫名的就觉得很好笑,但还是送脚入怀。

      王誉手法利落,很快就去掉了束缚。

      ୃ 嗯,之前处理得当,倒是没有肿起来,但有些青紫,用手触之,只觉柔若无骨,滑腻非常。

      钆 “嘶~”也许是陌生的触感,也퀖许是疼,总之飞红姐低吟一声。

      王誉心里有些发颤,앪但还是镇定的说道:“你可别叫的太大声。”

      “嗯。”

      飞红姐如乖宝宝一样的答应了,可等王誉这开始揉了之后。

      “啊!哎呀~”

      声音就算了,还手抓床懒单,还咬嘴唇。

      “你这榇……”这神情让王誉心头䝉火起,但得忍住。

      “疼啊!”

      泪眼汪汪的飞红姐,王誉还能怎么办?

      “可恶!我这大뾐好的名誉就要坏在你手了。”

      飞红姐听了破涕为笑。

      ሀ 今儿,这也算是痛并快乐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