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翻译!

      委 这个工作如何?

      目前来看很不错,因为现在魏定波本身是接触不到日本人,更加接触不到日本人的情报机构和情报人员。

      指빓望日本人给艈你安排工作,不太现实。

      现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依靠伪政府,报团取暖最为关键。

      伪政府做跳板,日后定能有机会与日军接触,饭要痙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多谢靖主任提供机会,我一定好好工作。”魏定波欣然接受。

      “每月薪资一百元,我再以个人名义每月多给你一百元。”靖萴洲很是大갲气的说道。

      魏定波嘴里感谢,心里骂娘,你从重庆贪了那么多ꍧ钱出来,现在想要收拢人心,每月才多给一百元潊,当真是爱财如命ꈯ。

      两百元薪资其实不少,购买力还不错,只是和靖洲的财产比起来,九牛一毛㩣都算不上。 ᜴

      “我什摡么时候开始上班?”魏定波的状狂态是随时待命。

      “明天就开始。”

      ᪫“是。”

      “你的住处……”

      “住处不麻烦主任,我回去嫂子家住就行,这里到处都是日本人,挺不自在的。”冯娅晴是他的搭档,方便转达轔组织命令,以及给组织汇报工作。

      两人不住一起,这些便利就不复存在,搭档的宏意揆义会小很多⦲。

      对于魏定波的提议,靖洲并未多虑就同意下来。

      靖洲是出于两点考虑,第一点是冯娅晴此쏁人没有问题,这是调查得出的结论。

      第二点考虑则是,靖洲担心魏定波抢自己风头,魏定波经常能见到日本人,他可不臭放心。

      靖洲儺现在看魏定波是越看越满意,有眼色知进鎆退识时务。

      就是在离开前,魏定波犹犹豫豫好像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쾊 “有什༠么话,你直接说。”

      “묿靖主任能不能预先支付薪资,一半就行。”魏定波脸上挂不住,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靖洲闻言脸上一笑,拉开抽屉抽出二百元檱放在桌上说道:“什෻么一半不一半的,全拿着吧。”

      “从我薪水里扣。”魏定波将钱收唫起来,挽回颜面似的说了这句话。

      拿着钱从靖洲办公室离开,被日军士兵带着出了机场,这里不允许胡乱走动,日军看管极其严格。

      甚至于靖洲都进不去机场内部,他的办̍公室在边缘地带,距离机场还有一定距离。

      毕竟飞机都停在机场内,且内部还储存了多罐໗汽油柴油这样的易燃易執爆物品,日军믈戒备森严极为重视。

      䩺 他刚离开机场,靖洲的跟班便问道:“主任,郹要盯着他吗?”

      ᬧ ⹧ “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算了吧。”魏定波军统情报科出身,自己手왏下吃拿卡要出身,跟不住不说,还平白无故交恶,得不偿失。

      “不怕他跑了吗?”

      玜 “擯他无路可逃。”

      “魏枊定波要是疜说谎呢?”跟班还不덎甘心。

      “那我巴不得他快点跑,免得惦记我。”靖隠洲瞪了跟班一眼说道。

      从王家墩机场出来,魏定詘波便在暗自观察,想要看看是否有人跟踪监视自己。默默观察后发现,无人跟踪监视,这更加说明日军不在乎他,以及靖洲手里无可用之人。

      既然Ӟ无人跟踪,他打算先去见石熠辉,之后再回去。

      섵组织给他的任务之中,还有瞒着冯娅晴这綽一条,他担心两天没回家让⮿冯娅晴心巈生警惕,到时候不便和石熠辉相见。

      且石熠辉知道他去了ﻞ王家墩机场见靖洲,肯定等着他的消息复命呢。

      并不着急,走走看看,确保万无一失,才朝着微渊斋走去。

      乱世这古玩的生意是真的冷清,魏定波趁机走了进去,石熠辉看他回来面露喜色,两人站在老ތ地方。

      “我都뒺打算好了,你三天不回来我就撤了。”石熠辉笑着说道。

      “你是怕我将你出卖给日本人。” 㚍

      “那我也能理解你,珠子都给你准备好了ᛮ,到时候亲自刻上一个魏字。”

      “你跑什么跑,跟我一起做汉奸不就行了❳。쿨”趦

       “你让我吃软森饭行,做汉奸还是算了。”

      “吃软饭你有那张脸吗?”

      “붿靖洲相信你了?”石熠辉转移话题,免得再被打击,明明一表人才可在魏定波这里,底气不足啊。

      “他调查核实了我的身份,目前来看是信任我的,同时让我为他做翻译。”

      “做翻译?”

      “日军并不是很信任靖洲,靖洲也有自己的私心,所以想找一个知根知底的翻译。”

      “你能接触到日军?”

      “接触是能接触到,可஼想瑬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很难,目前来看还是要和伪政府抱团才行。”

      “这么说的话靖洲短时内不能除掉?”

      “是不能除掉,可靖洲在伪政府内地位不高,不然不会被留在汉口。”协助日军航空大队不是主要原因,资格不够才是。

      “高层都在上海与日军商议成立政权呢。”石熠辉也⒤有耳闻。

      䫞 “妖但靖洲铆不愿坐以待毙,从他拉拢我就能看出来,他是想彯要争取的。其次是他手里有钱,就有了敲门砖,日蒝后还真不好说。”

      “他的敲门砖,不就是你的敲门砖,养肥了再杀也不是不行。껥”

      “且行且看。”

      “靖洲信任你算是好消息,我会和老师汇报的。”石熠辉认为第一步走得不错,起码没有一上来就遇到麻烦。

      “我在靖洲办公室看到一张地图,上面标注了很わ多地方,猜䥊测是防空洞和机关单位所在,应该就是日军下次脮轰炸的重点范围。”

      “能画出来吗?”石熠辉急忙问道,这个消息很重要。

      ㌬“需要一张重庆地图。朩”魏定波点头表示可以。

      噚 “我就知道你喵小子能行,等着我给你拿。㟢”石묗熠辉培训时,可是为数不多几个见识过魏定波能力的人。

      很快石熠辉拿出一张藏在暗处的重庆噅地图,쁢在地上铺开,给了魏定波一根笔。

      握着짶笔闭目回忆,当时目光仅仅只是一触及走,可画面印入脑海深处,不敢轻易忘记。

      猛地睁开眼,魏定波急速下笔,一个又一个圆被他标记在地图上。

      閠 几分钟之后,将笔放下,对石熠辉说道ꖏ:“就这些了。”ࣘ

      “这么多东西,你到底看了多久记下?”石熠辉将地图小心翼翼收起,口中赞叹不已。

      “一瞬。”

      ䷳ 鷼 “你少吹牛能死?”

      “说了你也不懂。” ᒼ

      럕 “我听听你怎么说。”

      “瞬时记忆更像是将一张图片定膿格。”

      “你说照相机?”石熠辉首先想到的就是照相机。

      “这个比喻很恰当,那一瞬间只䤟是用眼睛将图片定格记忆在脑海深处,只有当釻开始回忆的⦚时候,图片才会慢慢浮现逐渐清晰,再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你쮉说的神乎其神,那你岂不是人眼照相机。”

      “局限性很大,通篇文字就뺼不行,需要长时嶊间的阅读记忆才可以,这种只能用来记一些图片,和有标志性的东西റ,没太大用。”莮

      “你这句话虽然谦虚,可听完了还是有一种欠打的感觉。”石熠辉冷哼道。

      “你也不必羡慕,我这样的要身陷敌营步步凶险,你这样的当个联络人낭就行,每天还能看看小说。”魏定波毫不掩饰的讥讽道。

      ⚞“谁说不是呢,所以都死了八个搭档了,就我还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第九个櫑呢冼,刻刀都饥渴难耐了!”石熠辉说的那叫一个阴阳怪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