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第一仙

      子弹头列车悬浮在轨道上飞速前进,列车下方没有轮子,它是运ᒮ用悬浮法阵使得列车获得悬浮效果,悬浮效果永固在轨道上,列车中列装晶石动力ꎫ炉,作为发动机,推动着列车前行。

      有点像高铁和磁悬浮的结合蕘体。

      这记忆中的世界还是真是一个宝藏,当黑翼直视一件东西的时候,大概率能激活相关的知识。

      白嫖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魔能列车的㧧速度很快,黑翼一路观察,发现这个世界的城镇化并不高,大多数地롴方都是草场和农田,原始的风车和水磨坊随处可见,有一种欧洲中世纪乡村的味道。

      城市先进发达,乡村原始自然,这位老乡难不成是田园派的?

      疑惑之间,臫记忆世界陡然一变,传来小男孩的惊呼。

      小男孩张大着嘴巴,震惊的像一只树蛙。

      “震惊吧༄!”一旁的白胡子老头对男孩的表情很是满意,开心的捏着胡子អ,得៤意洋洋的笑着。

      这老头一副邓布利多的打扮,在记忆世界的出镜频率挺高,是魔法学院的院长,也是这一次带队的人。

      小쳆男孩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的点头,一副震惊到不行的样子。

      黑翼从小男孩的视角,看到了那让他震惊鲳到说不出话的画面,到底是个什么뾅模样。

      入眼是一片延伸到视线尽头的青绿草原,桝草原笯中点缀着些微树林,微风拂过,青青的树叶缓ቈ缓落在草甸上,有些不安分的,挣脱着大地的束缚,乘着风柱飞舞向上,渐渐消失在天际。옮

      斎在青绿草原的上方,是一片片云朵点缀的蔚蓝色天空,天空深邃无边,云朵千奇百怪,就像是一片散布着岛屿的蓝色大海倒悬天穹。

      大地和天空之间,是一道接天连地的风暴龙卷,龙卷风被神秘的力量束缚着,充当天地之间的桥梁。

      那神ﲩ秘的力量,是一᭄道法术阵列,由环环相扣的数道九环法术组合而成。

      当黑翼的目光聚集在上面的时候,庞大的信息流冲刷而下,吓得他赶紧转移目光,高等级的法术结构涉及到这个世界的尖端知识,是一整个严谨而复杂的体系,以他如今的水平,暂时还理解不了...

      他将目光转移,放到天空之上。

      洁白䋛的云朵之间,偶尔有苍鹰掠空,将一团团棉花糖似的云朵撞散,露出那隐藏在重重云朵之后的一角真容。

      ᧴ 㣲 洁白的,亮闪闪的护盾灵光在白云间闪亮着,仅仅是一角,就已经占据了这一方天地的全部视野。

      白云的阴影覆盖了魔能列车,列车驶入龙卷风柱中,空间顿时像扭曲了一样,列车的行驶方向竟然垂直地面,ꢑ陡然向上,沿着通天的轨道䜨驶向天空和白云。

      白胡子老头扶住小罗格,生怕他掉到车厢后面,但小男孩这时可没有兴趣在흨乎ퟜ这些,他指着头顶上的白云。

      鲣 “院长,那就是太阳城吗?”

      小男孩激动得发抖,连声音都在打颤。

      ꦫ“是啊,你在课本䤛上看到过的。”老法师挑了挑眉毛,故作平淡的说道,“有啥好惊讶的。”

      那可是天空之城啊!能一样吗!

      激动的小罗格没空理会老头,发뇂抖的小手紧紧贴着透明的车窗烙,小脸也贴在玻璃上,胖乎乎的脸蛋挤䲵出可笑的쿒形状,笑容却越来越多,如果在外面泬看的话,应该会显得相当怪异꛴。

      㹩 但是小男孩显然是不会荭在乎的,此刻他的心里,除了那即将抵达的天空之城,容不下任何东西。

      要到了!要到了!

      罗格在小声喊着,黑翼也带着一丝༔震惊,好奇的观察着。

      纯白的外墙,闪着魔法灵光的白塔,直通天际的九色光柱,一个个相继出现在视野中。䜀

      就像童话中的天空城堡一样。

      这位老乡,有点东西啊!ߵ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黑翼跟着小男孩,在这座天空之城内四处游览观光,值得一提的是,城市内实行的是极为发达的立体⯋交通,比山城重庆的交通网复杂百倍,毕竟人家的交通工具뼙不是落后的内燃机车,而是各种飞天遁地的魔法道롖具。

      就如小男孩乘絭坐的魔能飞盘,本质上是一块固化了飞行术的井盖,是最䘦普通最经济的交通᳇工具ᬔ,高级一点的是灵活的机械构装——高达?枳

      外置的魔能装甲——类似钢铁侠,植入型的异兽羽翼。

      更高级的是飞行宠物,狮鹫、龙鹰之ꖆ类的,那是贵族的专属,平民买得起养不起,和豪车一个性质。

      听说还有最高级的,椎巨龙、不死鸟之类的,那就平民买不起也养不起的层次了。

      黑翼上⓶辈子也曾看着此类豪车流口水,这辈子倒是用不着了,这辈子他有翅膀話,他会飞...

      除此之外,这쯳座天空之城中的ẻ事物虽然玄奇,但对他也没什么触动了,ට只有一场发生在学院中的辩论,还稍稍有点意思。

      皇家魔法学院,帝国最高学府。

      号称是天才的诞生地,传奇法师的摇篮。

      从这里走出去的传奇不计其数,象征荣誉的雕像填满了学院大门的两侧,无声无息的注视着来来말往往的后辈。

      皇家魔法学院的脢学生们每次经过大门,都会停留驻足,瞻仰传奇的风采,这里的雕像大多是由传奇本人亲手制作,有的更是融入了传奇的一丝力量,借此选取学生、弟子或蜤者传人,并且时常传出佳话,因此吸引更多的学者来此求学。

      此刻正승有⤳几个学生面对着先辈的雕像讨论其杰出成就,谈吐之间唇枪舌剑,暗藏刀锋,引经据典,一时间难分高下,看起来都像是博学之士。

      能够进入皇家学院的,都不是普通人鷊,要么是非凡的天才,要么权势滔天的贵族子弟,要么是传承久远的古老家族,就见识广博而言,都称得非同凡响。

      争论也因此激烈,并且难﬌分高下。

      “煉【遗忘先知】于太阳历初期开创了命运星空论,生生将命运的权柄自诸神手中夺下一部分,此等成就ⓒ当称得上렰古往今来第一传奇!”

      这声音中气十足,有点指点江山的气势,发言者是一名年轻的贵族法师,气质高雅,容貌俊美,金发金眸,整个人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

      毪从磂他的法师袍和法풃师徽章上看,他是一位主修预言系的五级法师,等级已鿡然不低了䥿。

      预言灤系可是出了名的难修,也是出栤了㷏名的难缠。Ч

      不过他的对手显然也不糏是普通角色。

      “【遗忘先知】固然伟大,命运星空论也是无与伦比,但我还是支持辉煌之子,奈瑟瑞尔的继承者,伟大的【太阳王㈁】陛下!”

      “正是因为陛下,奈瑟瑞尔的伟大才得以传承,魔法的荣耀才得䕧以延续,没有陛下,就没有如今的奈瑟瑞尔第二帝国,没有陛下,믆估计我们连魔法这一力量源泉都已失去,因此,鶷陛下才是当今第一传奇!”

      倂 这是一个神情坚定,面容方正的年轻法师,他的容貌普通,ﲺ但是气质刚毅、不容反驳,虽然穿着简单,只有一身简洁的法师袍,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品,或者华丽昂贵的魔法装备。

      然而他的能量反应极其耀眼,像一个绽放光芒的小太阳。

      这是一个平民法师,他的等级已经有七级青铜阶,咒法系专精的七级法师,在地方上的小城市可以担任官职,进入军队可以成为小队长。

      但只要他没有建立足够的功勋,便永远只是平民,和贵族不属于一个世界。

      没有属于自己的封地和特权,没有背后家族和产业的支持,即便这位法师能够凭借力量获得财富,大半也会花在进阶和魔法研究上,再无余力涉足其他。 퐨

      “我们是在讨论纯粹的魔法,不是政治!”金发金眸的贵ꃅ族学生非常的不服气,不过他可不敢正∝面说当今陛下的坏话,即使是他的背景惊人,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作死。

      “纯粹的魔法?你也太天真了吧!”

      “这世界哪里有什么纯㶵粹的魔法,精灵的衰落,第一帝国的覆灭,都近在眼前,上层界域的众神,下层界域的深渊、地狱,哪一个不是虎视眈眈,在这盘根错节的多元宇宙,哪里还有纯粹魔法的生存ᣒ空间?”

      쳬 綍“每一羂份力量都携带着无可计数的执á念与期盼,连这点不明白的话,我建议你去测试间接受100轮饱和轰炸,清醒清醒比较好。”

      容貌方正年轻人有些激动的握着双手,粗糙的脸颊涨得通红,红晕中浮现两抹病态的苍白ힴ,瞬间将一个看起来坚毅刚强的汉子变成了一个病秧子。

      “你!”

      金发金眸的贵族法师指着方正青年,一时间有些语塞,他是身负重任的古老贵族,不可能像这个家伙一样肆无忌惮。

      有意思...

      有意思...

      黑翼在一旁摸衝着ꈇ下巴。 ׌

      这位老乡混得嶂好啊,삜不仅混到了传奇级的力量,还真的当了皇帝,存亡继续,开创时代,名利双收。

      “只是你这皇帝的封号选的不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结局可不太好,而且1789这个数字,你是在暗示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