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破解版资源

      “爹爹你去哪儿了呀?崽崽找不到你们……我好想你们…㶺…”陆夭夭紧紧抱住陆清予, 哭得稀里哗啦,眼泪直往陆清予的衣服上抹。

      “爹爹嗷!”

      陆夭夭委屈듰极了,天知道她回到家没看到父亲爹爹时有多害怕。

      她哭得好大声,仿佛要把自己所有委屈害怕的负面情绪都哭出来。

      陆清予单手抱着陆夭夭, 拍拍她的背, 声音温꺈柔, “爹爹这不是쭯找到夭ī夭了吗?”

      陆丂夭夭被哄一下,眼泪流得更凶,她哭得直打嗝, 还不忘反驳,“是夭夭找到的。”

      “是是是,夭夭真厉害, 知道回家的路。”

      “我是最聪明的崽崽。”陆夭夭的小『奶』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嗯, 我家小崽子纺最聪明了。”

      赆 陆夭夭被陆清予哄小崽子的语气哄得很돊高兴, 但是她还在哭呢,就变成又哭又笑, 她不好意思了,小胖脸直往陆清予的衣襟里埋。

      嶪她有时觉得自己算是大人了,但也许是被小伙伴们的百岁成年论洗脑, 陆夭夭理直气壮的想,罯她的小伙伴ꃕ二三四十岁了还是幼崽,她才十七忢岁怎么就不是幼崽了?岐

      在爹爹面前,她多大年纪都是崽崽,于是更加黏着陆清予, 树袋熊一样挂在陆清墆予身上,活脱脱一个陆三岁。

      陆清予十分享受幼崽的黏糊,但这小崽子水漫金山似的, 那眼泪抹得他胸口前的衣服湿了一大块,直接浸透到肌肤,湿哒哒黏糊糊㵠的。

      陆清予忍不住了,他将小崽子撕下来提在手上,嫌弃道:“好了,不哭了,再哭下去就变成丑丑的小崽子崦了。”

      陆夭夭一听,当即踢踢小短腿,顾不得继续哭,大声反驳道,“不丑!我是最漂亮的崽崽!”

      “丑,都变成小花脸了。”陆清予还将小崽子提得更远离自己,身体力行表达自己的嫌弃。

      “我长得像你,我丑的쐣话你也丑!襮”陆夭夭被揪住后衣领子,小短腿小短手往前靠,想伸手抱陆清予,但那腿那手太短了,她划拉几下,也没能碰到陆清予。

       陆清予被小崽子的伶牙俐齿噎了噎,“臭崽子。”

      “不臭!崽崽香香的!”陆夭夭凌空跺跺小脚,小胖脸上还有哭后的痕迹,眼睛鼻子红通通,她睁大眼,“你嫌弃我,你是不是有别的崽子不爱我了?”

      刚止住的泪又有泄⑦洪的趋势,陆清予的额秙头青筋一抽一抽的,“瞎说,爹爹只有你这么个崽崽。”

      “我不信,你肯定是有别的崽崽了。”

      “真没有,崽崽你信我。”

      “那卸我是最最漂亮的崽崽吗?”

      “₭……是。”

      陆夭夭瞅他,“我是香香的吗?”

      “香,小崽子香喷喷的。”

      魿

      陆夭夭这才满意的笑了,她继续啓伸出小手小脚,撒娇道:“爹㕡爹我要抱抱嘛!”

      陆清予认命,缩回手将小崽子带回来。

      陆夭夭的小短軭手小短脚搭在陆清予身⥋上,这才满意的用小胖脸蹭蹭。

      “爹爹呀!”小『奶』音掺了糖뺧似的,甜到心里去。

      陆夭夭想继续表达북思念,她蹭两下,蹭到冰凉的黏黏的湿衣,顿时皱起白胖小脸,“好湿哦!爹삝爹你换件衣服吧。”

      陆清予:“……”他简直气笑,小崽子自己哭湿的还敢嫌弃他?

      陆夭夭把陆清予折腾了遍后,终于转移注意力,她看着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奇怪的问道:“爹爹,这是哪里?”

      “궕这是我们的家。”陆清予心里得意,“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就算小崽子没看到讯息,小崽子还是ꁫ到了魔界,他心想,这回看姚九霄怎么争得过他穐!

      陆夭夭眨眨眼,ﰳ“父亲呢?圆圆哥哥呢?”

      䧍 她噔记得自己是在苍山的木屋睡着的,怎么一觉醒来又换了地方?

      不过没关系,他们一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家。

      陆夭夭北左右张望,“父亲呢?他怎么不在?”难道他不急뮣着见自家闺女吗?还有圆圆哥哥……

      陆清予踲本想说姚九霄的坏话,但是对上小崽子澄澈的大眼,便只说了句:“以后你就跟爹爹,不用想着你父亲了。”

      “为什么?”这话说的,好像离婚之后闺女띷只能跟其中一个一样。

      陆夭夭激动得直蹬腿,“你不要父亲了吗?”

      陆清予噎了一下,这话听着餥怎么这么别扭?

      “我跟他本就不是一騂类人,你걑长大了,该知道,不是事事都能圆满。”

      “܆我还没长大。”陆夭夭又想哭了,有什么事能比她千辛万苦找回家,结果家已经散了更让人觉得悲剧?

      䫌陆清予只得转移陆夭夭的注意力,他岉拍拍手,不多时,低首垂眉的一群侍女鱼贯而入。

      她们穿着差不多的深紫『色』纱裙,样式简洁,却十分赏心悦目。

      㨷 陆夭夭看到谶这么多漂亮小姐姐,顿时收了泪。

      釲 接着就见小姐姐ﶲ们整齐划一的跪下,謒声音娇俏,恭敬的说道:“参见尊上,参见小殿下。”

      尊上?小殿下?

      陆夭夭歪歪头,是指爹爹和她吗?她仰头看向陆清予。

      陆清予在外人面前高高在上,㉺威严满满,他说道:“以后这些侍女伺候你,谁让你不满意,直接换了。”

      侍女们诚惶诚恐,“婢女定尽心尽力퐔。”

      陆清予将⧋小崽子放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给小殿下梳洗。”转向켓陆夭夭时,声音温柔,“爹爹ﰕ去处理些事情,待会儿就来看你。”

      陆夭夭的小手抓着陆清予的袖子,闻言十分不舍,她才跟爹爹见面,还不想分开呢!

      但爹爹有事的话,她得懂事,“好吧,你要早点来哦!”

      “嗯。”陆清予『揉』『揉』她的小櫱脑袋,目光淡淡扫了面前的侍女们一眼,侍女们不自觉抖了抖,垂首更低。

      陆清予大踏步走出大殿,转眼消失。

      陆夭夭待见不到爹爹后,才收回目光,然后落在面前的十几个漂亮小姐姐身上。

      她的眼珠子㐷转了转,努力板起小胖脸,严肃小『奶』音——ﮯ

       “我不喜欢你们跪泽我。”

      “是。”侍女们齐声应,毫不犹豫的站起来。

      陆夭夭仰头,这才看清前面几个小姐姐的相貌,尚未看清的时候就感觉会是漂亮小姐姐,果然,虽然不及他们一家的相貌,不过也算好看了,很櫭有异域风情。

      站在第二的侍女大着胆子抬头看小殿下一眼,鼓起勇气道:“小殿下,婢女帮您梳妆?”

      陆夭夭点点头,甜甜笑道:“谢谢姐姐。”她圸不会挽发,몈只能让别人帮忙。

      那侍女诚惶诚ᴩ恐,差点就腿软跪下去,“这是婢女的荣幸。”侍女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她当即上前,恭敬的帮陆夭夭梳发。堍

      其他侍女看到被抢先了一步,生怕没给小殿下留下好印象,当即也主动热情的做事。

      头上的动作轻轻柔柔,感觉十分舒服,跟男的手法完Ⱆ全不一样。

      陆夭夭之前一直是父亲、爹ꐶ爹叚和他圆圆哥哥给梳的发,再怎么小心,那力道仍比不过女子的轻柔。

      陆夭夭甩甩小短腿,黑溜溜的똏眼珠子转转,“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听到小殿下的称呼,手抖了又抖,“回小殿下,婢女名叫半丹。”

      陆夭夭的视线刚瞟到一旁打下手的小姐姐身上。

      那侍女也机灵,“小殿下,婢女名叫丹尔。”

      其他侍女也争先恐后的介绍自己的名字。

      陆夭夭一下吸收这么多人名,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我记不住你们的名字,以后不要自称婢女,就自称自己名字吧?”

      Ԅ“是,半丹눪记住了。”

      “半丹姐姐……”

      “小殿下,请直接称呼半丹的名字吧。”她觉得自己再多听姐姐两个字,会更快没命,她看小殿下脾气挺好的样子,鼓足了勇气才敢说出口,但心里已经做好被打死的准备。

      襑 陆夭夭看半丹眼⟉里藏不住的恐惧,便没勉强,“半丹,我爹爹是哪位妖王?”

      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妖精,陆夭夭知道妖界的五大妖王,但自家爹爹是其中哪一位,她分辨不뜤出来。䶅

      家里看着家大业大㮯的뱦样子,光来照顾她的小姐姐就왜有十六싦个,而这十六个小姐姐站在她的房间,依然十分宽敞,因为她休息的这个房间,就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已经找到爹爹,陆夭夭心里十分安定,现在没看到父亲没关系,等她打探出消息,她痌再去找父亲。

      “小殿下,尊上怎么可能是区区一个妖王?”半丹提起妖王时满是不屑,待说到尊上,惶恐中有着狂热的崇拜,她慷慨激昂道:“尊上乃魔界之主!”

      魔界之主?

      ㋡陆夭夭眨眨眼,“魔尊?”

      “没错!尊上便是元ᵏ启大陆第一人,魔界尊ᄏ主!”和人族认为他们的衡无道尊是元启大陆第一人桸一样,他们叛魔族也认为自家尊上才是元启大陆第一人。

      陆夭윆夭鯥傻眼了,她深信自家父亲和爹爹有着深不可测的身份,单凭那出虀『色』的相貌就知不是一般的妖,但她猜到最远的,就是自家父亲和爹爹说不定是妖王,自己是妖族小公主的身份퍄。

      结果小姐姐告诉她,她爹爹的身份还不止。

      爹爹是魔尊?她小脸恍惚,魔尊可是唯一的魔界之主,妖界的妖王却是有五个,퉖地位的确不一样,而且魔尊,是元启大陆的唯二大乘期。

      ⻙ّ原来她不是妖族小公主,而是魔族小公主?

      陆夭夭感觉自己的世界崩쨋塌了。

      就这一瞬间瞂她的种族就变了?原来她不是妖精,而是魔族人?

      可是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妖族……

      那父亲呢?父亲又是什么?

      “……尊上待小殿下真好,这座宫殿,是尊上盯着一点点改造而成……小殿下,您去哪儿?”

      䆹 陆夭夭没有仔细听丹尔的话,她跳下小凳子,自己匆匆洗了脸漱口,转身就往外跑。

      侍女们喊着小殿下,一边追出去,“小殿⓳下,等等我们!”

      “我要去找爹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