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开放

      汪玉晗的话让年少的满仓摸不着一点儿头绪,头脑中仅有的不过是炮弹狂轰滥炸泥土的翻飞以及浑身的炽热难以呼出的气息。瑗自己做过什么,又是怎样做的?没有一丁点儿的记忆,倒是手臂上血红的唇印却一直擦不掉抹不去。

      满仓低着头想说什么歲,嘴角动了一动,终于겛没有出声。在这个比他年长十多岁的大姐姐面前,尽管自己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䤃可是满脸的稚气依旧难以掩饰。

      팵“你说话嘛!”汪玉晗显䎧然有﯒点耐不住性子,一个姑娘的羞赧竟然被低着头的满仓视Ꮵ而不见,难免不让人动怒。可是眼前这个半拉㵅的小伙子又哪儿像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

      “说......说什么?”满仓终于敢抬起头看汪玉晗一眼。内心的恐惧并不是源于对一个漂亮女人的震颤,而是难以譾抹去的鲜红唇印。其实自打汪玉晗从病房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满仓就明白了。常言道“说话留一面,日后好相见。”可是,他还什么都没说,汪玉晗就头也不回的ਗ਼离开了。当他把气息娇喘的汪㉿玉晗无意间揽在怀里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有些颛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做了,一切也便跟着过了......

      “你几岁了?”汪玉晗转动着一囸双清澈的眼珠子,紧盯着浑身不自鯗然的满仓。

      “几岁了!玄”满仓低声自语着,在这十几年的流浪生涯里,问过他年龄的除了好兄且弟知娃也就只有眼前这位看着长相俊美打扮洋气的汪玉晗。他猜测汪玉晗应该有三十岁,烫了头发的女人一般都看着成熟,汪玉晗就披着一头波浪卷儿的长发。

      “你多大了?”这句话从满仓口里出来ồ的时候似乎僵硬了一般。

      汪玉晗显然有点昣吃惊,她没ꇶ想到满仓会这么直接这么干易脆的问出自己的年龄。她该怎样回答呢?是说二十三还是说三十二呢?她不想隐瞒眼前这个单纯的似乎有点呆板的娃儿。可是同样是个娃儿的她,奉命潜伏到这高家镇的끘时候她的一切资料鼢早已꫒从二十三改成了三十二,除了信仰、性别ʕ,一切都是假的。

      “太像了ꀵ!”当组织领导在物色国军特派员汪玉晗的替代人选时,几乎所有人都惊愕于她的长⋽相竟同那杀人不眨眼的军统特务如쵯出一辙。若不是亲眼看着那载着那恶魔的汽车从悬崖上炸落,还真以为她竟能侥幸的从阎罗殿里逃脱。

      퉲 那一刻,这位虚岁仅有二十三岁的军校女学生便有了另外一个身份——国军上校特派员。在半年之久的密闭纀培训中拧,娇弱温润的嚌齐媚儿一眨眼变成了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国军髶头目。而且要伪装出一副老辣凶恶歹毒쁽的样儿,也真难为了这一㼢颗赤子ߌ之心。

      “叫我姐怎么样?”齐媚儿说出这话的时候,坚定孾的眼神里呈现出难掩的一丝娇㨜羞,眉角一上扬,深邃的的一双大眼睛滑溜溜的在眶子里转动。

      “姐!”满仓几乎惊叫起来,对于满仓这样的野娃儿“姐”这样的字眼似乎显̦得格外的生疏。满仓的脑袋摇得曏像拨浪鼓一样。“男子汉大丈夫,又怎能屈服于一个弱女子呢?况且舍身去救汪玉晗也并非出于套近乎,只是一种男샜子汉的戏本能罢了!”满仓心里的想法是单纯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不愿意吗?”齐媚儿的瀀眼神里充盈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你的意思是结拜?”满仓满脸疑问的紧盯着齐媚儿。“不行!不行!”满仓一口回绝。《三国里》里面刘趱、关、张三人的结拜,《水浒》폎中林冲和鲁穯智深的结拜。这些英雄豪杰,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自己又怎能和一个女人结拜掲呢?

      满仓进城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寻找队伍,那一支汪玉晗同那竹林中的男人口中提到的队伍。썹尽管满仓是第一次听说,但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告诉满仓,这支队伍不简单。在长达十年之久的流浪生活里,无论是道听途说还是白狗ꫝ子贴出来的告示。多多少少的都有那么一点儿接触,十븻四五岁的⊄阅历当中,他大抵上能猜得到,这支ຯ队伍就是老百姓口中相传的胳膊鵄上系了红丝带的队伍——红军。

      和白狗子相比,红军才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他想加入红军,这是他的梦想。

      墓 抿“结拜ᕝ!”齐媚儿第一次听说有人想和她结拜,况且是面前站着的娃娃儿。

      ṹ “你说呢瘆?”齐媚儿往前찣靠了靠,她不能容忍一个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满仓,这样正义凛然的拒绝自己。放他走,似乎隐隐的又有那么一点儿不乐意,她也说不清为何,总之就是想和这救命恩人多说几句话。而满仓却极力回避着,她能看得出这娃儿有自己的想法。

      “你是红军吗?⪛”满仓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高贵的女人。

      “啊!”汪玉晗眼珠子一转,看뱹得出是在极力的逃避鴢着什么只是嘴里不由自主的“啊”撐了一声。

      “我想当红军!”满仓睁大眼睛,他知道汪玉晗就是他加入红军的唯一希望。只是,汪玉晗惊愕的眼神的确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满仓能感觉得到,那是一种因信任而发声쵉后又极端的的掩饰的眼神。只是掩饰的过于逼真,以至于让人产生怀疑。

      ິ“红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㳿汪玉晗嘴角微微上扬,因㒚恼촃怒而深陷的眼窝子似乎在深深的自责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娃儿。

      ̞

      “我都听见了!就在这竹林子里。”满仓补充道。 恍

      “你听到什么了!”汪玉晗恼怒着,她小瞧了眼前这个半大不小的娃娃。쯞

      “队伍...ၵ...火光为号......”

      립 “够頀了!”汪玉晗愤怒的呵斥道。她不允许任何人从她身上获取组织的机密。而今这个人竟然就这样光明磊落的站在自己面前。如果换作三天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掏出枪,以党国特派员的身份让他永远闭上嘴巴。这是组织给她的权利,可是,这是救过她性命的恩人呐。愤怒是因为他不该当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对自己佟最大的污蔑。她曾多么的小心翼翼.....獵.

      “姐!我就想加入红军!”满仓坚定的眼神里似乎没捐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齐媚⃀儿没有想到这娃儿会突然改口这样称呼自己。更加的惊愕了。

      “吴满仓濣,渭北人,十五岁。愿意跟着姐加入红军!”满仓扑通一声跪倒在齐媚儿矤跟前,一边回答着媚儿先前的问话,一边急切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ﲰ这个可怜摲的满仓娃究竟多少岁了,连他自己也不能给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他只依稀的记得他那憨厚老实的爹把他从渭北老家接出来的的时候,有人问起都说是三岁。可是真和三岁的孩子站在一起,他的个头身板又存在着明显英的差异。花子帮里会看牙口的老帮主说,这娃儿不会低于十五岁橳。于是十五ᢟ岁便成了他对自己年龄的最初记忆。

      “红军!哪儿还有红军!”齐媚儿小心槨翼翼的环视了四周,脸色似乎显得更加的凝重。

      当她回过头来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跪在面的满仓早已挣扎着爬将起来,顺着竹林小道超前奔去。去往土梁子的小道上,满仓在狂奔呐喊着。这娃儿该有多么伤心啊!

      土梁子上뛾是危险的地方,这几天零零散散的枪声一直不断。禳齐媚儿暗叫不好,连忙腾身跃上儫马鄌背顺着小道儿快马加鞭的追了过去。

      “嘭!”就在相聚不到几步距离的河岸边,枪声再次响起。骑在马背上的齐媚儿,亲眼看着奔跑在小道上的满鈣仓随着那枪声倒了下去。

      “满仓!”齐媚儿顾不上自个儿的安危,急匆匆的迎了上去,草翠花开的河岸边,哪还有满仓的痕迹。

      “满仓!满仓!”齐媚儿焦急的呼唤着,她恨死了自己。可是哪儿还有满仓活蹦乱跳哎的身影儿呢?

      沿着滚滚的河水放眼望去,四下里空荡荡的一片。站在荒凉的河岸边,齐媚儿放声大哭了起来,眼泪滴落在翻腾的河水里,声音沉溺在轰隆隆的水流里。

      “姐!”悲伤至极的齐媚儿一回头,满仓却不知何时傻呵呵的站在了那里。一咧Ჱ嘴,一排整齐的大白牙正笑眯眯的注视着自己。 㺝 是 在轰隆隆的还乡河边,在隐隐的秦岭山前。这个叫做齐媚儿的汪玉晗,再也忍不住的冲进了满仓的怀里,俩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宯起。激动或是侥幸的眼泪㊣徐徐而下。从这一ԡ刻起,满仓活着的理由ᅰ里不再是为了一个自己。而是为了更多的像满仓一样的受苦受难的人们。

      汪玉晗如此,满仓亦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