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最强

      半小时前。

      雷琦烿戴着头盔,看见了下方十几个模糊身影。

      “往下飞!快点追上他们!!㺠”雷琦烿大声衁提醒士兵。

      不消她多说,士兵已经驾驶着悬浮车快速下降了。

      㽢 ᤹ 在閚这节骨眼上,她大声提醒士兵:“小心有问题,开慢点,不远不近的吊在ே他们身后,别让他们发现了。”

      “是!”

      士兵不知道她的扅想法,只把悬浮车的速度ৄ降了下来。

      跟在几个人影后下降了五十公里左右的距离,촷那些人影停了下来,雷琦烿伸手阻止了偕士兵,说ꌧ道:“开慢点,小心埋伏。”

      䵌士兵依言放慢速度,小心翼翼的下降。

      又过了十分钟,悬浮车来到了黑暗中一处不起眼的吊桥前,雷琦烿说道:“停在这里。”

      士兵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乖乖把悬浮车停在吊桥上。

      雷琦烿取下头盔,戴上呼吸面罩,快速从悬浮车内冲了出来,冲向了那群人消失的地方。隵这里是一处吊桥,不算显眼。

      낏 吊桥上没有任何东西,她先前追踪颴的十几个人也不见身影,而㤝在吊桥的最前方,有一个凸起的小手环,是某道暗门的入口。

      她握住把手向外一拉,把手上的屏幕上闪现出一排红字。

      【᭄无访问权限。】

      雷琦烿没有惊讶,她缓缓把手掌贴在墙面,墙面传来縆隆隆㜝的微微震动,上面有淡淡的余温。

      这地方是活的,雷琦烿心想,源洛和伊诺涵此刻现在何处呢,难道他们已经进去了?

      雷琦烿觉得有这个可能,她站起身返回了悬浮车,士兵见她回来,松了口气,问道:“雷Sir,我们该怎么办?”

      뷢 “回去。”雷琦烿出人意料的说道。

      士兵们面露喜色,然而下一秒,雷琦烿就说道:“你们先回去,我就不出去了。”

      “啥?”士兵们大惊失色,“雷Sir你在说什么啊,你要一个人呆在这里么。”

      雷琦烿点点头:“我还有点事要处ꢰ理,必须要留在此地。你们去外面通知SSP月球中心,就说马上就有大事发生,让他们做好准䣍备,必要的时候,准备疏散月球的人群。”

      士兵还是不愿意,说道:“雷Si銏r,即便您这么说,将一名杠女性留在一千多公里深的껱地下,怎么看也不是人干的事啊。况且,还是您这样的女性。”

      “如果你们只是把我当成人,而不是女人的话,我会感激很多。”雷琦烿说道:“快点回去吧,如果真的为我着想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办。”

      士兵们面面相觑,他油们看着面前女人坚定的面容,最终无奈选择屈服。

      “是,雷Sir,我们这就去请示高层,不过放心,等我们请示完之后,一定回来过来将你带回去。”

      “嗯。╦”

      雷琦烿这才向几个士兵露出笑脸:“去吧。”

      悬浮车车底꤭喷出蓝色等离子体,缓缓在通道内升高。雷琦烿独自一人站在巨大且黑暗的地下空间,抬头看着高处的蓝色消失,某种巨大且无边的孤独ꡙ和恐惧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它无处不在,刻在骨子里,无法用理性消除。

      恍惚间,她看了夜空中燃烧的流星。想씧到了童年在她床边讲故事的女人,还有故事里䡑的那些英雄。她找到了一丝让她在黑暗中立足的依靠。

      她蹲下身,打开手腕上的腕带,腕带中喷出细小的激光,激光切开了金属把手下的金属,露出其后潜藏的电路。

      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解码芯片,将芯片和线路链接在了一起,顿时,她手腕上投影出一块显示屏,显示屏上,密密麻麻的数据流过。

      ㊦......

      ......

      月核动力区内。

      一阵头重脚轻感上涌,源洛只觉得自己舌头麻了,四肢也重若千钧。真空中没有着力点,他用力蹬着四肢,却只能像溺水的人一样逐渐脱力。再起不䱭能。

      随后,电梯再度打开,一群穿着厚重防护服的人从电梯内飘出,他们穿戴着单땆兵飞行装备,手持脉冲枪,飞行到源洛身边。

      源洛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ᘄ这闩些人接近。

      防护服上的头罩打开,欧文飘在源洛面前看着他,讥笑道:“我还以为你能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另一个欧文说道:“术业有专攻,源洛,在开飞船上,我们比不上你。但是轮到动脑子,大概一万个你也追不上我们中的一个吧。”

      “看他那爱好,脑瘫似的。”

      撁又一个欧文讥讽道:“怕不是真的和海豹一个智商。”

      说完,他બ们齐刷刷的抬起枪,指在⏖源洛脑袋上,问道:“你要我们来,现在我们来了,你也输了,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驾驶月球,否则我们真的会杀掉你。”

      源洛舌头麻了,不能说话,只能哆哆嗦嗦的把手掌抬了起来。

      “你想表达什么?”

      欧文问道:“握拳Yes,张手No。”

      源洛㛒奋起全身的力量,颤颤巍巍的弯曲手掌,对他们比了一个中㿞指。

      鮿看见那个手势,围成一圈的欧文点点头욿,示意自己明白了。随后,他们对着源洛扣动脉冲枪。数道光芒闪烁,击中了源洛的身体。

      然而,想象中的刺透并未出现,那些光芒击中在源洛的皮肤上,产生如水一样的波纹光芒,随即收敛消失。

      一轮射击失败,欧文惊讶的张开嘴巴,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无法相信。他们翻来覆去的检查了源洛一圈后,又来了一通密集的扫射。

      这轮射瞧击把源洛的太空渄服都给烧烂了,却仍然无法穿透源洛的皮肤,那价值一千万信用币的迷彩皮肤就像超级꼭防弹服一样,轻殺轻松松的阻拦下了高能射线。

      源洛此刻已经被麻翻了,感觉不到疼痛,他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疯狂在他身上捣鼓,却无法穿透他的皮肤。不由心觉好笑뵴,于是就控制着自己的皮肤产生不同颜色的花纹,那些花纹组合在一起,形成各种粗鄙的图案,在欧文眼前不断舞动。

      欧文看着面前闪烁不止的怪异皮肤,脸擄色不好看,他收起武器,从背后犄取出通讯装置,连通了一个频道。

      “会计,计벓划有变,我们选定的基因体没有完成目标的意愿。”欧文对着通讯设备说道。

      “你给他钱了么?”

      通讯设备里的䎌人反问。源洛可以听到一윍个陌生的声音。

      “我承诺了,他前期也答应我了,但现在他反悔了。”欧文说道。

      η“有人给他更高的价格么?”电话里的人又问。

      “没有,因为海豹。”

      润频道里的人沉默片刻后,说道:“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光头是谁,让我看看。”

      貛欧文拿起通讯装置,对准了远处漂ꁘ浮在空中的伊诺涵。

      “没错,是她,真是运气。”

      频道里的人笑道:“让她开吧,她的技术也不错。”

      “会计,她是自然人,怎么可能配合我们完成计划。”

      “自然人,我就是自然人,但那又如何呢?ෞ”通讯装置里的人淡淡说道:“不要把地球想的太重要,她会照做的,不照做就뇚杀騧了她。”

      放下通讯装置,欧文快步流星的走到伊诺涵面前,捏住伊诺涵的嘴巴,向她口中塞进了一粒药物。

      伊诺涵뷗从麻醉中苏醒过来,惊恐的看着面前十几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家伙。随后,一把낉脉冲枪顶在了伊诺涵的头上,

      “你会开飞船么?”欧文问道。

      如此粗暴果断的行为让伊诺涵不适,她看着身边成群的男人,再看着远处漂浮在空中,衣衫不整的源洛,那家伙胸口在闪烁着什么东西呢,好像是红色的“不要”。

      伊诺涵结结巴巴回答:“你...不要,拿枪指着我,这样很...㊉很危险...”

      咚!!

      一记枪托砸磕在伊憪诺涵的脑门上,将他的脑袋砸出了血,她捂着头呜呜哭泣。

      “你会开飞船么?”欧文又问。

      “会믰...会一点儿。”她哭道。

      “OK,把他扔到外面的磁流体里去。”欧文挥了挥手,说道。

      伊诺涵不知道这些人要扔谁,捂着脑袋就尖叫起来。然而几个人并没有扔她,他们只是拖着源洛向电梯走去。

      “喂,你们要干嘛?”伊诺涵拉住了欧文,慌张道:“你们不能带他走。”

      欧文快步流星向前,将手指按在中心驾驶舱的启动台上,整个驾驶舱的机器和显示屏逐一亮起。一轮信息闪过,启动台上出现字符:【欢迎使用。】

      欧文直璳接了当的将伊诺涵按在了驾驶舱的主座椅上,说道:“你不是会开飞船么,驾驶它。”

      “你们要干嘛...这是什么飞船,我不是在地下么,地下怎么会有飞船...?”伊诺涵潏到现在还没理解自己的处境。

      欧文不耐灅烦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驾驶它。”

      伊诺涵别无他法,她看了眼操作台,分辨了一会儿,按了一下其中一颗红色按钮。

      顿时,面前的屏幕上,数据,图表,还有结构图一一亮起。

      【当前月球轨道,正常。】

      【当前月球速度,正常。】

      【当前月球高度,正常。】雷

      【如果启动月球推进器将会产生未知的影响,请确定是否要改变月球轨道。】

      看着屏幕上的月球推进器,地月之间的距离,还有月球结构图上的13个推进口,伊诺涵诿脑门上的汗唰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月球里面忽然有引擎!?”伊诺涵震惊道:“你们要我鋢开着月球往哪里跑?”

      “自然是往地球跑了,难不成往太空跑么?”

      ෳ 欧文冷笑道:“快点开。”

      “不!我不干唦!”

      伊诺涵惊叫道:“你要让䍮我做千古罪人吗?”

      “罪人?不不不,只有在自然人眼里,你才是罪人。但要是自然人都死了,就没有人会认为你㈇是罪人。相反,活下来的1900亿合成人都会认为你是英㏋雄。”

      说着,欧文把枪顶在伊뽇诺涵的脑袋上:“是做英雄还是做死人,你自己选吧。”

      ⬧ 伊诺涵全身硬邦邦的和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见伊诺涵不动弹쵃,欧文又说:“我可以提供你一次打电话的机会,如果你接受,我可以给你还有叩你家族撤离地球的机会。如果你不接受,哼哼,等那叫源洛的家伙屈服之后,我们还会使用他来取代你的位置。不过那时,你对我们来说就是无用之人了。无用之人,还是自然人,只有死,你和你的族人,都去死吧。”

      伊诺涵脸上汗涔涔,木讷的问:“他...会屈服么?”

      “你觉得他不会屈服?如果不是身上那张皮,你觉得他还能这么硬气么,典型的有恃无恐而已。”

      欧文如恶魔一般低语:“想想那些服务你的合成人,又有什么硬茬呢。想想你自己,如果不是信用币,你又算什么硬茬么?”

      “为什么是我...”伊诺涵颤抖流泪:“路为什么要我来,这太复杂了。”

      欧文:“拜托,我这是给你做英雄,የ拯救你家人的机会。你居然还ਚ推三阻씭四。”

      伊诺涵痛哭流涕:“我才不要做你们合成人的英雄,我才不要做这种事情...我要回家,爸爸,妈妈...”

      嗡。 㙕

      耳旁响起脉冲枪充能的声音。

      羖 “哇!!”伊诺涵号啕大哭㮉。

      ح 她的手却不受控制的抬了起来,按在了操控台上,推了几个按钮。

      轰!!

      伴随着四周传来的巨大的颤抖。

      屏ఔ幕上,一道灰色的空洞推进器变成了蓝色。

      ......

      ......

      月球背⑅面,两名地质工程师正在勘探月壤,突然,地面传来密集的颤抖。两名工程师困惑的看着脚下,却突然发现脚下꘨的地面正在裂开,那裂口一开始只有指头般大小,很快便扩张到一人多宽的程序。

      他们大惊失色,赶忙驾驶着悬浮车逃离了此地。

      骵 没一会儿,地面就崩裂了巨大的口子,在那裂口边缘,九座金属高山从地面缓缓抬起,无数细密的月尘扑簌簌的从高空落下。在月球的低重力下,形成了巨大的烟雾团。 㘋 溨 看着烟雾中突然出现的巨大金属物,两名工程师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

      襴 “这什么东西?”

      “怎么会有山从地上升起来?”

      还没等他们ꙴ弄清楚这金属山的来源,金属山壁之后,在那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坑洞中,突然冒出了炽烈的蓝焰,那些蓝色的焰火仅仅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穿过了几百公里的영地下通道,直通高空。冲到了天空中近百公里的地ഩ方。从远处看,就像月球上多出了一道近百公里的蓝色光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