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家族>sdmu

      男性无精是什么病

      隔䦓天。

      李源带着狼二来到了他们曾与那帮人贩子打过面的地方。

      䎒昨天夜里的无功而返,李源붋的杀意不减路反增。

      他홽其实很懒的,但是和䙨那群天真的孩子们越是相处的时间长,他就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太该死了,多让他们活在这个世上一天,都煻是对岇空气的浪费,他骼无法也不想再做等待。

      用雷霆手段送他们去见阎䱸王媢,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源为了尽快둷找到这些败쁎类,甚至不惜以折损大黄ꠏ庭的功力的代价,也要维持着最大范围的气机之术。

      一个小时就会消耗一天的功力。

      李源还是第一次这么阔绰的使用大黄庭的力量。

      气机之术,寻人神技。

      这个过程中,但凡只要有怀揣恶意的目光探向狼二,他就能够顺势发现对方的存在。

      龜 闹市之中。

      三个牙行同伙还在四处寻找着黑炭儿和狼二两人的踪迹。

      “妈的,绸那俩小鬼到底跑哪里去了,四处都쩓找不到人?”

      “肯定是躲起来了吧,毕竟几天前他们就差点咱䒪们给抓到了,这会指不定有多害怕呢。”

      뻏 “也是,不过⾇还是得ꤪ继续找,袁雄老大可是发了话的ⱃ,找뢨不到人的愥话就요活剥了咱们。” ᦧ

      几人齐刷刷打了个冷颤,联想到了那不太好的下场。

      袁雄,在他们眼㪢中那是比恶鬼还要残忍的人。

      他们这些人贩子在常人眼中已经足够丧尽天良,但是他们眼中,袁雄才是짝真正邪恶的代᰽名词。

      他们可不想亲自品尝到袁雄的残忍手段!

      李源在ⱟ找他们,他们也在找狼二。

      闹市之中,他们就这样不期而遇了,准确来说,是他们率先发现了狼二。

      뜈“我看见了那小兔崽子了!!!”

      三个人贩子将其目光聚焦在李源身上的一瞬间,李源也借此察觉到三人的存在。

      䮄 他问狼二:“那边三个正在看咱们的人是不是?”

      掾“好像是햡他们,我隐隐约约记得有一个人。”

      李源问道:“不要隐隐约约,确不确定就是他们?”

      狼二又盯了一会,重重点头:“没错,我确定就是他们!”

      李源双眼微微眯起,平墯静的目光中,内心闪过深沉的杀意,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先把他们引到偏僻的小巷里。ꁵ”

      “好嘞,师傅你跟我来!”

      “那小兔崽子想跑,追他!”三个人贩子连忙跟上。

      狼二对这块地方熟悉的很,很快就带着李源来到了一个基本不会有人出没的偏僻巷子当中。

      同时,他们也引来了那三个人贩子。

      其中一人见将两人入了死胡同,顿时阴恻恻一笑:“小兔崽子,你再跑啊!”

      他们无视了一旁李源的存在,在他们看来,多个帮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这边三个成年人,䉻打起来依旧占着优势。

      “你最好乖乖的告诉我们,你把那群孩子都藏到哪里콂去了,不然等我抓住你了,逼着我用审问手段,非得把你的其他手指都砍掉不可!”

      狼二脸色有些煞白,似乎想起来断指之痛。

      ꧅三人狰狞的走向了狼璑二。

      李源问道:“狼二,是不是他砍掉了你的三根手指。”

      ⥐狼二看着李源的身影,神情放松了不少,要不是有李源在,他这会早跑了。

      篕 撜 “虽然不是他,但是他当时也在场,这家伙好像嚔叫彪子,师傅,你可得帮我出气啊!”

      “好,我给你出气!”䅗

      彪子听见这话,不由一乐,嘲笑道:“就凭你个小白脸,等会老子撕了你脸皮你信不信?!”

      “小白脸뗒?”

      李源欺身上前,拳拳到肉,一瞬间击倒另外两个人,伸手掐住彪子的喉咙,将他高高举起。

      “老子走的是硬汉风,你他妈是不是眼᳞睛꣨瞎?”

      “……”

      뫦 ᪎ 彪子喘不过气,咡只能不停拍打着李源的手臂,以示求饶。

      李源在他快晕厥的时候,放开了手。

      彪子匍匐在地上,不断的干呕憄。

      另外两人也缓过神来,准备슳跑路,ꯤ李源就跟老天师附体似的,一人一下,毫不费力的将他们又打趴在地上。

      “兄弟,兄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你大人大量,放我们一马!”

      彪子看䋡着越走越靠近自己的李源,也顾不得喉咙处火辣辣的疼痛,赶忙鿿跪地求饶。

      “你们刚才可不是这么怂的,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你说你要撕了我这꺟张帅脸。”

      李源一巴掌就甩在彪子脸上,⌊直接将他智齿都给抽吐了出来!

      彪子半张脸肿的像一个猪头,含糊不清的继续开口道:“饶命,饶命啊!”

      “我的笰账算完了,ꐅ现在轮㎂到狼二的账了。”

      李源捏住了彪子的食指䎐,ڷ在后者惊恐的表情中,“ǝ咔吧”一声,生生揉搓碎这̔根手指!銻

      ⷴ “啊啊啊啊ꬽ啊!!!”

      “太大声了!”

      㖨李源真气运于指力,刺入了彪子的声带之中,直接破坏了其声带!

      没办法,李源作为一个现代人,实在是不知道哑穴在哪,幸好,他还了解一点基础的人体器官学……

      彪子此刻再也嚎不出来,这辈子没准也嚎不出来了。

      李源继续自己的清算行为,一根接着一根,瑯尽数揉搓碎了彪子的十根手指,这是彻彻底底的将内部指骨搓成小碎骨,哪怕动手术也修复不了的那一种!

      彪子痛晕厥过죉去,又被痛醒过来,反反复复几次,整个人变得神情呆滞,犹如变成没有了一切知觉的植物人!

      李源有了上次肢解缝合邪怪提高的承受力,这回没有吐出彩虹马赛克,转头看向正在墙角吐的稀里哗啦的狼二,问㌹道:“解气吗?”

      沋 狼二想回答,不小心又看见了彪子十根完全扭曲的手指头,一ކ下子忍不住,转过头又吐了!

      “쇋真⋟没用,出去别说我是你师傅,丢人。”李源䯼撇撇嘴,鄙䠖夷不屑,完全忘긅记他当初见识到十㲖足血腥的画面,自己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

      狼二:“……”䙚

      他还能说什么……吐成这个衰样,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狡辩。

      等等,⣳刚才师傅说啥了?

      他刚刚是认可我了吗?

      李源可没注意到自己因为被狼二喊师傅,听多了听习惯了,所以下意识的开始真把狼二当成便宜徒弟对待了。

      他看向了基本没有什么大碍的ﴒ两人,那两Ǟ人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小便失禁。

      一股尿骚ᶙ味散ꄩ发出来。

      좾李源不由后退两步,妈的,竟然使出了如此卑鄙无耻的生化招数!

      “你们两个,把他拉촵回去!”

      果 李源指着彪子,语气嫌弃的说道:“千万不要让ᴼ我再看见你们,滚吧。”

      两人架起彪子,逃得比兔子还ꋐ快,生怕李源反悔,反手就又给他们一人一下!

      “师傅,你怎么把他们都放跑了?”

      李源伸了个懒腰,随后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擅长审问别人那一套功夫,也懒得见血,所以还是跟着他们直接去到他们的老巢就行了,除恶务尽道理我明白,放心,他们一个跑不了。”

      狼二有些牙疼,㲵什么叫做你不擅长审问别人那一套,你不是干穼的挺狠挺好的吗?

      还有不见血……是啊,不褕见血就能把人折磨的精神崩溃,这也是没谁了。

      ꉶ 这个师傅好凶残,好神经病啊,以后千万可不能惹他不高兴……

      李源继续问道:“你是准备跟我一起去他们的老巢呢?还是自줭己回家休息一下?”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我要去见证䚡他们这帮人渣的灭亡!”狼二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源点头,然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此刻,天淋空中乌云渐重,似乎就要有一场说来就来的暴雨即将落下。

      “大雨滂沱将至,正是洗涮尽人间污秽的好天气。”

      一声闷雷在云层中响彻云霄。

      李源将他夹在咯吱窝,然后警告道:“你千万别吐我一身,不然回头쩡我捶死你!” 㚤

      桝狼二঄无奈道:“师傅,我能吐都吐完了,就差把胃给吐出来。”

      “你要是把Ŭ胃吐我身上,一样捶死你!”

      “……” 膄

      狼二忽꛼然有种不祥的뭚预感。

      事实上,他的预感没错,李源跟踪人的方式,真的很刺激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