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一把女贝网

      次日,1876年12月毮25日,圣诞节。

      布里斯班街道上充满了节瀶日气氛,家家户户的圣诞树上挂满了七楞彩小球,还有孩子ᕾ们喜爱的礼物,装在袜子里的糖果,平白为节日添上喜庆氛围。

      亨德尔大街上人流不多,在这个一年中鱏最隆重温馨的节日,澳洲白人更愿意待在温暖的室内与家人团聚,烤火鸡是圣诞节必备的菜肴,还有圣诞烤火腿和三⢳文鱼,加上玉米浓汤,就是㝓一顿丰盛的家宴。

      位于海湾的一座独立庭院

      这里是昆士兰州议长爱德华先生的宅邸,庭院精心打理的花园,彰显出英伦上层人士的高贵쾧品位,精美的石雕喷ᅢ泉耗资不菲,衬托出低调奢华的贵族生活。

      房间里壁炉熊熊燃烧带来温暖气息,节奏悠扬的钢琴声传来。

      叶琳娜盛装坐在琴凳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正在弹奏着优美乐曲,音符流水一般的徜徉开来。

      一位身穿大英帝国海军制服的年轻军官站在造型典雅的蓓森朵芙钢琴旁边,一只胳膊轻松的☧搭在钢琴上,另一只手端着水晶拄红酒杯,沉醉在优美的音乐声中。

      此人是叶琳韌娜的胞兄小爱德华,服役于大英帝国海军南太平洋特遣舰队,是2000吨级蒸汽动力木壳战列舰“勇士”号上尉街水手长,一位出偤生贵族的海军军官。

      “海军上尉先生,你如何评价这一段莫扎特的小步舞曲,顺便说一句;圣诞节快乐。”

      衣着考究的爱德华先生手里端着红酒杯走进来,彬彬有礼的与儿子劙小爱德华碰了一下杯,端起酒杯来浅抿皡了一口。

      爱德华先生花白的头发梳的纹丝不乱,在家中依然保持着一贯的优雅风范,仿佛是在白金汉宫面见女王,恪守严谨的贵族礼仪。

      “海军上校先生,我不得不说这是一段美妙的舞曲,可惜却无人共舞。”小爱德华站直了身体回答,以示尊敬。

      爱德华议长曾经长期뿜服役于大英쟗帝国海军,以上校军衔退役,转入政界,他更愿意让人称呼自己为上校先生,而不是什么议长,以示从未忘记曾经纵横四海的荣光。

      “今天晚上,你的母亲凯瑟琳特意召开一场舞会,邀请昆士兰州所有上流社会小姐参加,你可以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员 小爱德华不无遗憾的回答道;“谢谢,您所说的所有上流社会小姐,总共也不超过10个,我很难在她们中间选心仪的舞伴。”

      “这就是昆士兰州的现实,我们不得不接受它。”

      爱德华ₒ议长遗憾的耸了耸肩,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明年8月竞选州长这件颸大事上来,对儿子的终身幸福考虑的并跇不多。

      “昆士兰上流社会的小姐,每쟥一个都像骄傲的孔燷雀擜一样,我不得不与我的海军同僚和其他同样优秀的年轻人一起竞争,说实话,࣑上校先生,我伫真的对此感到厌倦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考虑一下平民女子,这样选择的面会大很多。”

      “不行,我不会允许平民女子玷污爱德华家族高贵的血统,我们是来自曼彻핓斯特历史最悠久的子爵家族,这会被上流社会耻笑的。”

      “上校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是我䰈的大伯承袭了爱德华家族的世袭斯子爵爵位,而我们身处距离英伦三岛数万英里之遥的澳大利亚,曼彻斯特贵族圈没人仙关心我们在想什么做什么……”

      䥺“住口,ﳤ停止你这不负责任的言论。”

      㝉 爱德华议长终于被激怒了,手上端着的红酒杯不停的泛起涟਺漪,显示内心远非所表现出来的宁静。

      ᘂ只不过出于贵族䲞良好的修养,一直在极力克制。

      不知什么튕时候,叶琳娜停止了弹奏。

      她看见父亲和哥哥互不相让的对视,适时插话说道;“请让我们冷静一些,先生们,你们展现出的好斗让我不安。”

      说完,她伸出白皙的手臂,小爱德华欠身非常塢绅士的牵起她的手,叶琳娜顺势从琴凳上站了起来,纤细的腰肢盈盈一㰚握。 ꛂ

      “上帝呀,这身鱼骨束裙简直让我窒息,不能呼吸,总有一ᨲ天我会晕死在舞池里,实在令人太难ྒ堪了。”

      “叶琳娜,䝹你是如此光**人,令所有人撖心折。”

      쥚 “谢谢你的赞美。刁”成功的令紧张氛围舒缓下来,叶琳娜挽着哥哥小晸爱德华的手臂说道;

      “瞧……谁都不能赕否认我们身体里流淌着爱厳德华家族的高贵血液,你所面临的困境其实有很多的解决方法,但这不包括迎娶₻平民女子,海军上尉先生,漂亮的菲奥娜会参加今晚的舞会,我会为你创造单独接触的机会。”

      ꃛ 핑 “哦……菲奥娜,她确实很漂亮。”小爱德华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南太平洋特遣舰队只有三艘老旧的蒸汽动力木壳战舰,操舰的官兵却足有上千人,其中军官近百人。

      这些人中有一半都是没有ᢖ成家的年轻军官,每一个都是发情的小公鸡,是自己强有力的挑战者䊬。

      说实话,在荷尔蒙的刺激下,没什么能够阻挡这些年轻海军军官追求漂亮的贵族女人。

      尤其是在男多女少的澳大利亚,白种女人永远是稀缺物种,需要从爱尔兰大量输入,即便如此也远远不能够满䖐足需求。

      年轻漂亮的贵族女਩人就更是珍稀物种,整个布里斯班市适龄女子不超过10个,个个抢破头。

      “放心吧,我亲爱的哥哥,一黒切我都安排好了。”

      䱇 “好吧,希望如此。”

      “菲奥娜父亲丹尼斯爵士是大英帝国皇家金矿主联合会长,在昆士兰州拥有极有影响力的大人物,海军上校先生想要竞选州长成功,必须要得到他的鼎力支持。”叶琳娜目光崇敬的看了一下父亲爱德华,加重语气继续说道;

      “海军上尉先生,这不单关系到你的终身幸福,而且对父亲明年8月的州长竞选意义重大,所以我们不能放騌过这个机会。”

      说到正事,小爱德华的脸色也严肃起来,用征询的目光看一下父亲。

      䉪爱德华议长神色庄重的点点头,对自己的子女没有必要隐瞒这个重要决定,这将是从政道路上的一次押注䐔。

      唢昆士兰自治州民选州닾长,一般情况下,都会被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封为终身贵族男爵街,以示恩遇荣宠。

      爱德华议长是出生于贵族家庭䬠的嫡庶子,没机会承袭家族子爵爵位,若是能够获得女王封赏,未尝不是对人生遗憾的最好弥补。

      这也是他矢志不渝追求的目标,不容有失。

      一家三口在这点上达成了一致,氛围重新又变得轻快了起来,爱德⭆华议长随口聊起昆士兰州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有趣事情。

      “………原本是一场计划周密的围猎,谁知演变成了一边倒的血腥大屠杀,那个愚蠢的德裔牧场主鲁登道夫当场死亡,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笑料,真是可笑之极。”

      爱德华议长谈论的这个热点消息,引起了小撊爱德华的浓厚兴趣;“加特林手摇重机枪,这确实是美国人发明的犀利武器,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局部战事,但是价格太昂贵了,无法在军队中普遍装备,那会令大英帝適国陆军部破产的。”

      “完全正确,这是随着美国进口的防弹马车一起装备的武器,有钱人的㠱小玩意儿。”

      “哦,这么说来,这个叫做【௔李】的华人很有钱了。”

      “何止有钱,就连我也禁不住呯然心动。”爱德华议长灰蓝色的双眼中闪烁出贪婪之色。

      昆짜士兰ᱬ州首府布里斯班是一个人口不足10万人的小城市,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实际的统治者英国佬,不吱声不代表不知道。

      “这个【李】是⸆个胆大妄为的东方年轻人,我从来没听说过华人如此的狠辣好斗,动辄举枪相向,这一点非常像俄罗斯毛熊。

      ⊩ ㌺ 据移民署传出来的消息;

      【李】与爭韦克斯福德先生坑瀣一气,向华人淘金者高价倒卖澳洲入籍证明袱,从而赚取了不菲的钱财。

      初步估计,总数达10万英镑以上……”

      餼 “噢买嘎,10万英镑?”小爱德华不由得惊叫出声。

      在蒸汽铁甲舰年代,10万英镑是什么概念?

      德国新锐的海军坎特䠒伯雷度级铁甲战列舰,价值140万两白银,按照现在的汇⸺率约合13万英镑。

      也许有人不清楚坎特伯雷铁甲战列⩝舰,但一定会知道满清帝国在德国订购的定远和镇远舰,与坎特伯雷度级铁甲战列舰是同级战舰,武备和排水量全都相同。

      “定远”号为二等战列舰,排水量为7짚220吨,最大航速14匆.5节,拥有2门双联装305毫米主炮,2门150毫米副炮,最大装甲厚度为305-355毫米,火力极其凶悍。

      “当然,这10万英镑并非两个人独吞了,而是包括昆昪士兰州上层都有份ⵗ,弗兰克州长不少于1万英镑。” 撠

      爱德华见儿女们的眼光集中到自己身上,双手一摊说道;“见者有份,我当然也拿了几千英镑,这是我应得的。”

      “这么说,这个叫做【李】的东方人是个风云人物,不但买下了红河谷牧场,而且用钱把整个昆士兰州上层全都拉拢腐化了,他不怕自己被盯上吗?”V小爱德华若有所思。

      “已经被盯上了,牧场主史密斯和鲁登道夫即便伏击得手,最大的蛋糕也轮不到他们享用,只不过是推到前台的小卒子罢了,但这个东嵉方小子很警惕,一直在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没有合适的理由,我们也不好轻易下手,绝不能因钲此而影响大英帝国的良好声誉。”

      “确实如此,应该慎重行事。”小爱德华深以为然,帝国海军军人的荣誉感,让他无法视而不见:“我们必须做些什么,而不是任由蛀虫腐蚀帝国的忘健康肌体。”

      爱德华议长神情狡黠的一笑,说道;“昆士兰的华人淘金者,今年到十月份为止向㛻东方汇出超过80万英镑的巨款,但是从ᆧ十月份之后数字急剧衰减,到了1岍2月只有区区几千英镑,这巨ఉ额财富到哪里去了?”

      “您是说,用来高价购买入籍证明?”叶琳娜反应很快。

      “yes,回答正确。”

      텈 “那洲议会的对策是什么?”

      “很简单,从少数几个人手里拿到这笔钱,远比从36000名华人淘金者手中拿到更容易。”爱德华议长粲然一笑,显得一切成竹在胸。

      小䮣爱德华与叶琳娜兄妹俩恍然大悟,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最令我困扰的是……他们有可能和弗兰克勾搭到一起了。”爱德华幽幽僲的一叹,眼中闪烁着莫名光芒;“那个拕爱尔兰人韦克斯福德极力怂恿弗兰克州长,通过州检察官办公室查封了鲁登道夫牧场,近期准备进行小范围的公开拍卖,我想……这有可能是交易的一部分。”

      “您是说……给【李】的小甜头。”叶琳娜似乎也明白了。

      爱德华议长重重的点了点头;접“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再狡猾的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

      “您说的【李】我可能也认识,曾经在货轮码头见识过一场神奇的东方术法。”叶琳娜皱起眉头回忆,她没有料到这个东方年轻人彗星般的崛犈起,已经成长到可以影响풮整个昆士兰州局面的地步,Ⓑ这该多么逆天呐!

      “那你对此人的印象如何?”⋻ 㦷

      “只能说……很神奇。”

      ᛢ很神奇?

      股 爱德华议长反复咀嚼这三个字,脸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表䚱情,只是目光显得更深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