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大业高清

      得到了老板的暗示的海伦小姐,这下子彻底放心了,她强势ⰲ的表ᛗ示:

      “我们只要整版,至于广告费,你开个价。”

      财大气粗的一塌糊涂!

      面对完全不讲道理的海伦小姐,马社长觉得自己的ฒ手心里全都是汗!

      生平第一次,他开始后悔了:

      鋚 ㉰和老外打交道真是麻烦,早知道这些洋鬼子这么不讲道理,把这活儿推给老杜、老朱多好啊,自己乐得在一边看清闲。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面对咄咄逼人的海伦小姐,马社长只好向陈建军求援:

      “陈公使,您看这个事情,外宾不知道咱国内的习惯,您应该是知道的,您皈帮铈我劝劝。”

      陈建军又不傻,才不会主动往自己꓈身上揽事呢,他笑眯༰眯的一推六二五:

      “办法总是有的嘛,䲟况且姜先生他们也没要头版和二版,我觉得这件事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쪫,况羄且外宾也不是不给钱。”

      反正这个事跟自己单位没关系,老陈䳒同志没有一点心理压力。

      面对这种情况,马社长还能怎么办?

      迟疑和犹豫了良久,马Ч社长终于一咬㼩牙:

      “看在钟米关系的份上,我豁出去挨领导的批评了,姜先生,这个广告你们打算Ꮀ打多长时间?”

      头版和二版是真的不能给,但第三版줔的话,其实也不텢是真的不行,就是如果把第三版整版都给了外宾打广告,他自己身上的压力ㄛ有点大,官员嘛,当然还是习惯于把压力压在别人身上,但既然外宾不肯让步,自己还能怎么办?

      姜老二竖起一根指头참说道:

      “一个星期好了。”

      “一个星期?”

      反正都把三版一个䨀整版给了外宾了,是给一天、给쨂三天还是给一个星期,其实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已经退了一步的马社长也懒得跟陈柹耕为到犼底刊登几天的招聘启事斑嘴皮子,干脆破罐子破摔说道:

      “好吧,一个星期꣪就一个죭星期,不过这个费用,諠这个问题。”

      姜老二微微一笑,到底是文化人啊,脸皮薄,不好意思主动谈钱。

      ഘ“我们用了你们的广告资源就要给广告费,这个天经地义,”

      最嘹大的问题谈妥了,姜낵老二也不愿狔意在一点小事ꃛ上跟马社长计较,主动问道:

      ࣶ“咱们这边整的广告费是多少?”

      ᣚ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

      姜老二太过直接的表达方式让马社长的脸都红了,外奝国人真是太直接了,辩解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得对你们的广告内容进行审阅,确保没有违法以及与现行的相关规定相抵触的地方。不过广告费的话。”

       马社长一咬᲋牙说道:

      “姜先生认为一千块钱똟怎么样?”

      说完,马社长甚至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䋓看姜老二的眼睛,不过是刊登7天的广告而已,就开价一千块R뵄MB,老马同志№觉得自己的心肠已经黑矲的可以拿去当炭烧障了。

       一千쓥块钱的广告费?

      ᾼ陈挸建军的眼珠子猛的䙐一突,估计老冯这是想钱想疯了?

      읐还没等陈建军开口说话,姜老二就点头应籇承道:

      ᐮ“好啊。”

      马社长愣了一下,随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说道:

      Ⅲ“您答应了?”

      他刚刚其实已经做好了外죞宾跟自壦己讨价还价的心↣理准备,只要外宾的开价不低于五百块,他就꭮同意了:

      好歹也是一个星期呢,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低于一千块㺦吧?

      ޏ

       䌥 没想到外宾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的就同意了。

      䃰 姜老二点头说道:

      “有点贵,不过还可以接受。海伦小姐,把咱们的内容和你㏑设计的版面结构请马先生看看。”

      你们自己连版面都设计好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马社长倒是留了个心眼:

      米国的緿媒体广告行业很发达,相信报纸上应该经常刊登一些广告,报社倒是可以借助这次给外宾打广告的机会学习一下外国的报纸是如何做广告赚钱的。

      不过是登一个星期的招聘广告而已,㦳一千块钱就这么轻飘飘的到了手,如果把广告业务开展下去,说不揤定在不远的未来,报社靠着做广告一个月都能赚好几千䀘块呢。

      在这个人均工资只有30多块钱칼的年代,几千块钱是老百蒎姓一辈子都见不到的一大笔巨款,一家报社如果能每个月赚个几千块࠼钱,小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舒服。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是远了,马社长连忙定了定神,从꽄海伦小姐的骵手里接过对方设计好的版面ꦦ,准备看看里面的内容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只是这一眼扫上去,马社ु长就是一哆嗦,说道:

      “姜先生,这个地方你们写错了吧?”

      䈩“哪里错了?”

      姜老二伸头看了一眼,随即就摇괸头说道:

      “没错,就是300块钱一个月。”

      马社长的手都在哆嗦!

      自己是副厅级编制,享受厅级待遇,工龄工资加上编制工资,现在每个月拿到手的收入是70多块钱,相比于四级工的41块ۄ1的月工资和刚刚分配下来的本科生的51块5的工资,已窉经岠上高了老大一截ꚁ,可是: 豊

      那可是一个月300块钱的工资外加浮动奖金啊!

      承诺月收入不低于400啊!

      年底还有相当于半年收入的年终奖啊!

      粗略的算算,一年下来侙,年收入最少也是七八千艰块钱,几乎相当于自己十年的收入,更别说혵还有配房、配车以及“其他福利待遇”等没法用钱来表示的待遇。

      马社长也50多岁了,但看到姜老二给他的厂长的待遇,他真心有种“劳资这些年都活到迉狗身上去了!”的感觉。

      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马社长扭头向陈建军问道:᪴

      㭄“姜公使,这个,这个价钱合适吗?”

       大家的工资才几十块钱,有着多年工龄的干部也才六七十、七八十,这外宾一下子给到几百块,这个是不是合适?

      最重要的爹是,我们这么登出来,会不会有什ཌ么麻烦?

      马社长椣虽然没说,ằ但陈建军ഁ也明白他的意思,䍻点头沉声脥道:

      “领导说,愿意去姜先生的单壴位工作的同志,还是冒了一定的风险的。”

      竐 毐 明白了!

      咱们国家,不管是干部还是工人都是国家编制,虽然收入低了点,但旱涝保收,端的是铁䣿饭碗,吃的是国库粮䇞,生病了也有国家给出医药费,姜老二的单液位是外国公司,说白了,说不定将来的哪天就会倒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