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图大桥未久

      ū 岸上的众人一是隔的太远了,二是她的吟唱实在太小声了,众人都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招数牺,只见师兄的剑带着一阵浩大的青光向大湖压去。

      没⠐错,就是压。庞大的力量使得湖水不得不向两侧涌去,甚至带起来两道光幕。

      就这样,一阵揩水与沙的溅射下,偌大的湖泊被木昭生生劈开了。岸上的众人即便有沈迹的保护,也被巨大的威压震得心口涌上一股猩甜。

      在湖泊深处,肥硕黝黑的虫母被劈成了肉酱,只得在临死之前发出一声不甘的哀嚎。

      果真,꫉木昭这么一劈下,沈迹明显能够感觉到,原本还狂躁不已时刻想挣脱沈迹束缚的火蜱兽们纷纷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了,甚至还在相互厮杀,原本火΋蜱兽们就没有什么种族意识,之前有虫母的管制还能够相⤅安无事,如今没了虫母约束,操控它们的就只有生物界弱肉强食的法则。

      쵷 就这么一会功夫,火蜱兽的数量就有了显著减少。

      怼于是他相较于之前困住火蜱兽们飀,现在可以说是非常轻Ʊ易的就能把它们绞杀了。

      木睥昭见沈迹收回了他的静虚剑,天空中的黑䆸雾也逐渐쇳消散了,一下紧绷㺚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放松就ᢘ脱力得縀从空中쨛直直落下。这招木氏的传世绝学——万木枯,极为霸道,彻底抽空了જ她身体里칢所有的灵力。

      鞚 在昏迷前,木昭看到了沈迹飞向自己。

      駎她虚弱的问:“你不是看不见吗?怎么……”

      沈迹稳稳的接住了她,瘦弱的疖身躯在沈迹的葵怀里更显娇小,此时的沈迹抱着木昭,多了许多小心翼翼与珍重。

      ች 他简单的探了探木昭的情况,知道她是耗尽了灵力才会晕倒的,也知道她已经彻底晕了过去,于是他对着怀里的木昭温柔的说ࠬ:“目已障,心仍明。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再也,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㣇。” 鎈

      “阿昭。”

      䜷 他抱着木껢昭稳稳的落到地面,收雦了护住뀺众人的结界,一行人除了莺儿纷纷向他㈽行ն了修仙届最大的礼,可他却抱着木昭路过他们时连速度都没有慢一些,满心满眼都是怀里的小姑娘。

      “多䧐谢公子!”

      “多谢无尘公子!”

      “无尘公房子真乃神人也!⚯”所有人䴨都感激沈迹的壮举。

      独留莺儿一人站在原地一张绣花帕子䕋都要被她绞烂了。

      凭什么我用扇子就是捣乱,凭什么她用扇子就可以!凭什么无尘公子要抱着她?凭什么?!

      如果木昭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的话≄,一定会回一句,凭什么,凭我是爹!你个不孝子!

      所有人在看到木昭用剑招的时候,只关注她手中的剑为何多了一些青光。而无法视物的沈迹却在떬躁动的ૌ灵力里辨到了浓郁的木属性灵气,和一股上古神兽特有的气息。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木昭吟唱的是,万木枯。虽ꆼ然声音很小,但他身为灵门境界的人,耳聪早就胜于常人ᬃ数倍了՝。

      坢万木生与万木枯꿃同뽵为泽川木氏传世绝学中的木修术。别폀人只道湑这是木氏的不外传之术,而他知道,只有몀木氏血脉才能唤出真正的青凤,寻常弟子只能请出一道凤息,决不能有这般浓郁的气息。

      她,她是,泽川木氏,唯一的嫡系亲传弟子——木昭。

      沈迹心心念念了近十年的小姑娘。

      컊 測 当他得知木氏被灭门时,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他千里迢迢的赶到泽川,只有满目的疮痍,只假有无尽的灰烬和残垣断壁,荒凉得让人心悸。

      那时世ؔ家各宗派了各路高手在青凰生镇守。셝恨不得要把青凰生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传说中的青凰令。

      他丝毫不顾世家各派的阻ﲃ挠,硬闯进青凰生,那个在小姑娘口中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可那时那里只能称作废墟。

      他找不到那个可爱又有趣,会糯糯的叫他哥哥的小姑娘了。他ᔃ就像疯了一样,在青凰生的废墟中翻寻,他守不住心神,差点走火入魔。

      就是在那时候,被众派高手围攻,在奋战一天裗两夜下,他终究还是败下阵来。被君华咨亲自用剑划瞎了ᅻ双眼,也就是춪在那时候,他的灵脉尽断,差点就成了个废人。

      好在母亲同样也闻讯赶来救了他一命,花了竉一年的时间用了无数的灵丹妙药、奇珍异宝才帮他接上灵脉。不过他的大境界直接掉了絕一界,从此也落得个灵脉闭塞的下场。

      “졺阿昭,怪ꁇ不得你要让我唤你非折折,原是你母亲当初也这么唤你呢。”沈迹喃喃道。

      沈迹走着走着,突然气血上涌,喉间一阵猩甜,没有忍住,赶紧扭头吐在了地上。

      这便是灵脉闭塞的症状,不得使用太多灵力ਾ,否则必定气血逆行,爆体而亡,不得善终。

      他小心翼翼的把木幇昭放在地上,不放心还从乾坤袋里面拿了件衣服给她垫着。平日里最爱干净的无尘公子竟驛然把衣服拿给别人垫地上。

      ፯这要是别人看到了,恐怕得惊掉大牙。

      ᠽ 巧了,这里就有个别人,正是方才木昭救下的那个小奴隶。

      沈迹早就注意到他了,自眼盲以来,他识人全靠气息和气味。气息是呼吸的频䰱率和方式。小奴隶㋾的气息貖很特别,沈迹一下就记住了。

      “你如ဘ今已不是奴찯隶了,快些离去吧。”沈迹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和煦的说道。

      “我……我……”小奴隶支支‰吾吾ᴥ的,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可是没有干粮?或水?”沈迹问道̘,以为他是因为没有干粮或水作为路上的食物淅才不肯走。

      “不……不是的,我……是想要报答两位!我很有用的!我什么都/会㧷做,还请恩人不要抛下我!这……沙漠危险得很,我怕……”펿

      原来是因为无自保之力才不肯走啊。

      杀 沈迹深思片刻,他自己倒是无ᕊ所谓,但是如今身边的不是别人,可是木昭啊!若是叫这人劸发现了木昭的身份,保不齐会炰对木昭䡇做出什么事情来。决不能拿阿昭的性命来ᙒ冒险!

      沈迹坚定的摇了摇ꓓ头,说恶道:“你原本就是꒍宫氏的奴隶,如今我们救你已ع是仁至义尽,若是要求庇护˻,身后三里的那行人应当是没有走远,你可以继续跟着他们。”

      小奴傞隶显然也没有想到沈迹会这么干净利落的拒绝他。毕竟他早就听闻静쨋虚剑无尘公子虚怀若谷,胸怀一颗济世救人的숤菩萨心肠,怎么到他这儿便被拒绝得不留情面了?

      “水……我要跪喝水……我渴……”此时躺在地上的木昭突然喊着要水。

      沈迹忙查看乾坤袋,只剩下一点点水僐了,他连忙拿了出来,试探的륫想要给她喂水,䂦但是他却无法视物,不能准确的把水喂到木昭嘴里。

      “仙师,让我来吧……”小奴隶见沈迹摸摸索索的,想必喂水应当对他来说挺⃺困难的。

      沈迹思索片刻,“那醢好吧,小心点,慢点喂。”

      “遵腠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