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司在线电影

      “我居然真的穿越了啊。”

      ؒ

      ⇻ ᥷ 蔚蓝屹的天空下,少年抬头뢴望云,悠悠感慨。遢

      樱花树下,少年抬⭇起手,任阳光㶙透过指缝洒下,眯起碧绿的眼端详着这只幼嫩的手掌,“即뜜便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多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少年曾叫唐凌,前世的檡他正搭乘一列回国的航班,却遭遇了恐怖袭击,导致飞땜机坠Ӿ落,苦等䀲救援无果的唐凌最终只能在被钢岴铁挤压的逼仄的空间里静静感受生命的流逝,满心绝望地迎接属于自票己的结局。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唐凌感受到一股拉扯力传来,将自己吸入一个虚幻的漩涡,勉强保持意识清醒的唐凌看到的还有许多表情呆滞的透明灵体向自己涌来,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鼓胀感,唐凌陷入了长久的昏迷。

      唐凌的第一次苏醒伴随的是自己彫响亮的啼哭声,脑海中不断地传来针扎般的痛楚,混乱的记忆陆续涌来,却又渐渐消散,只能抓住零星的记忆片段,好似是属于自己的,好似是属于其他的一些人。

      셀 当这股狂潮渐渐平息,唐凌终于停止了哀嚎——在他人耳中清亮的奶音,开始审视自己所处的环境。

      끭看着近在咫尺的、散发着扑面而来的鼻息的两张面孔,感受着自己奇特的视角和托举自己的双手,唐凌不禁有些쮅懵然。

      (这是...什么情况)

      (我现在是个婴儿???!)

      这幅情景在他人眼中则成了新生儿睁开清ଧ澈的眼睛,开始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眼中透露出的懵懂℉让人心生怜爱。

      “嘻嘻嘻,小弟弟,好丑讬呀。”

      眼前的这个婴儿几乎是面贴着面ᗼ地盯着唐凌,发ឋ出了甜甜的奶音。

      看着这张肉 嘟嘟的脸,一股不爽感从唐凌心底滋生。

      (小屁孩,离我远一૤点啊,口水要滴下来了!)

      “白哉,不可以这么说哦,他以后可是你的弟弟呢,要好好爱护哦。”

      听着这温婉的声音,唐凌抬起眼打量着这个女人,不禁有些飘飘然。

      (好漂亮啊,看起来好温柔啊,这位大姐姐是我的妈妈吗,感觉我的童年会很美好呢。)

      正这么陶醉着ᦦ,那个扫兴的声音又传来了。

      “嘻嘻嘻,好哒,我是哥哥,牑你是弟弟,哥哥以后会好好照顾弟弟的。“

      ⚻看着这张明明幼嫩,却奇特䮯地给人一种臭屁感的脸蛋,唐凌终于忍耐不住,颤颤地伸出小手,挥向白哉的脸颊,然后,没能够到。

      ...

      笿算了,不理他了,闭眼睡觉。

      在进入沉睡之前,唐凌还概隐约听到门外传来的另外两个嗓音,一个温雅,一个苍老,ɞ分뻁别是他此世的父亲朽木苍纯和爷爷朽木银铃。他们的具体谈话内容已经无法回忆起来,唐凌只是牢牢记住了出现在他们对话中提及的一个名ﰛ字,他此世的名字ᎇ,

      朽木镜明。

      .ꧾ.ঢ়.

      收回飘散过远的思绪,朽木镜明ꡇ又开始对着天ꓝ空发呆。

      他如今所在的世界是死神뀵bleach的世界,因为记忆混乱的原因他至今ꊾ还未整理全有关这个世界的情报,也许日后会渐渐回忆起来。碗

      目前所知的只有自己身处三界之一尸魂界中的朽木家,其他两界是虚圈与现世,主要生活着虚和人类,ꡋ而尸魂界由死神틣主宰。

      死神使用着名为斩魄刀的武器,通常出现于现世和尸魂界,身为灵子䏋浓度极高的生命体,无法被一般人所观察,为保持世界的平衡,执行着接引亡魂和净化虚的任务,善魂升入尸魂界,恶魂坠入地狱。

      虚则是쫠被内心欲눑望腐蚀而堕落的亡魂,是天生的混乱生物,吞噬包抺括同类在内一切灵,大多数虚不存在清醒的意识,是这个世界最常见的敌人。

      还有已经基本灭绝的灭却师,他们从人类中诞生,操控灵子与虚作战,根깠据死神的说法,औ他们主张将虚完全消灭,냋与氭死神主张的净化相悖,双方因理念爆发战争,灭却师最终战败콎被灭族。

      总之,这是ﰈ一个不太和平的世界,能够出生在作为五大贵族之征首的朽木家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想到这里,朽木镜明不禁又一次感慨,

      “啊~和平真好啊。”

      “所以,我꓍愚蠢的弟弟,你又要在这里像个朸老头子一样偷懒到什么时候?”

      “白哉,偷听可不是好习惯哦,再说,偶尔享爱受一下悠闲的时光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哼,朽木家的传人可容不下废物,像你这样懒懒散散的,迟早副被我甩得影子都见不到。”

      好캑吧,还是一样的臭屁,朽木镜明看着眼前这塐张有些气焰嚣张瓒的脸,不爽感又开始蹭蹭蹿升。

      랪朽木镜明露出一抹坏笑,开口道,

      “呐,白哉,你靠近一点。”

      “哼,又想搞什么鬼把戏。”

      嘴上这么说着,白䗼哉还是老老实实地凑近앱了身子。

      看着眼前那张欠打的脸ཹ,镜明眼里的坏笑意味更浓了,他轻轻地举起手,伸出一根手指。

      “破道之一·冲。”

      看着对方指尖绽放的一道闪光,白哉的眼睛因为惊꙯怒而微微菸睁大。

      “你这家...”

      砰!

      白哉的话语窝被直击脑门的冲击波生生打断,等到他缓过那阵晕眩感,颇为狼狈地站稳身子,寻找镜明的身影,却只看到一道狂奔的背影,伴随着一阵余音黀。

      “哈哈哈,你这白痴,别光顾着锻炼肌肉,平时桙多锻炼锻炼脑子吧。”

      “站住,你这家伙,我马上把㈗你揍成猪头!”

      ...

      远处,名为朽木银铃的苍发老者伫立着,白发整齐地梳向脑后,披着纯白色的羽织,背后是黑色的菱形图案,中间标有楷飌体的汉字数字六ﻁ,只见他双手拢入袖中,面上㭲是不改的威严躒,心里却又是欣慰又是꾰苦恼,看着远处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悠悠感叹:“真是充满活力的后辈,不过作为朽木家的传入,能更稳重些就好了。”

      一旁,陪立的朽木苍纯温和慈祥地笑着,应声道,

      “父亲,朽木家需要他们来支撑的时日还早呢,在此之前,还是容得下他们两个玩闹的,不过说起来,白哉和镜明的感情还真是好呢,我做父亲的反而有些羡慕儿子,若是我也有个弟弟就好了。”

      尽管朽木苍纯的语气很是平和,朽木银铃伹却还是察觉到了其中隐藏的失落。

      “苍纯,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身为朽木家的人,你天生便有才能,不适合战斗同样有其他施展自身的地方。”

      原来朽木苍纯天生身体虚弱,不擅长战斗,朽木银铃虽然担心蟽,但又觉声得他毕竟是继任下一代当家的人䣯,薏所以提拔朽木苍纯为六番队的副队长,因此不服的声音有很多,这段时间朽木苍纯也承担了不少压力。

      “我明白的,父亲,不过就算明白,面对父䭋辈这座高山,想要攀登也是人之常情吧。白哉是个很健康的孩子,也许将来有机会能抵达您的高度,但是镜明这孩子的身体我稍微有些担心呢。”

      “恩,白哉是个很上进的孩子,若是能改掉太过容易动怒的坏毛病,相比会脱胎换骨的吧鏽。镜明反而有些懒散,不过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太过好动,与生俱来的庞大灵压未必就是好事,如果不能完全掌剙控的话对身体反而是种负担,镜明的鬼道已经用得相当熟练了,岻比他哥哥快了很多,以后鬼道修习得更加深入的话,想必会有助于他慢慢掌控自己的灵压的。”

      正如此说쾓着,远方的打闹也渐渐平息了,镜明气喘着停下脚步,平复自己急퍒促的心跳。

      “认输了认输了,白䫘哉大哥,别追了,跑不动了。呼,真羡慕你的精力啊。”

      白΢哉尽管有些担忧,却还是嘴上不饶人。

      ׬ “镜明,都叫你平时好好锻炼了吧,真是没用ᮩ。”

      听着这话朽木镜明不禁苦笑着无法反驳,因为穿越的缘故这具入身体实在虚弱的过分,当初穿过那个漩涡时所有人的灵魂都一同钻入了他的灵体,他的意识能在无数记忆的冲击下保持自我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因为身体的自我保鐘护机制,他至今还无法回忆起前世所有的记忆,有时在梦中消化他人的记忆碎片时经历他人的人生,总是有种不知自己到底是谁的错乱感,实在苦恼。

      如今的朽木镜明在彻底融合其他人的灵魂前,都只能算是一个有主导意识的多灵魂集合体,正是因此他的灵压才强大的过分,死神的力量来源本就是灵魂。而他的出生一度使得茰朽木家的那些族老们惊掉大牙,可惜距离这份天赋靯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又要时弗刻对抗身体的虚弱和涌入的陌生记忆,又要学习掌控这难以压制的灵压,不庶过朽木家在鬼道上的造诣是五大贵族中最深的,凭借朽木家的秘传,鬼道的修习目前还算游刃有余。

      .....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