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无限看站长统计幸福宝

      姜凡接了电话,看着我眨了眨眼睛,偷笑着,挂了电话说:“不用管了,晚上有饭局,海底捞。”

      王凤下班后敲了门又打开自己家的门,像是一种信号,我和姜凡关上门后进了王凤家,她很是高兴,姜凡问她怎么这么高兴她说领导找她谈话了年后要给她升一级。

      厨房里俩人在洗着这种囤积的蔬菜,再不吃真都蔫儿了,看来今天是素食宴:“又下雪了”我说

      “你怎么知道?”王凤问

      “他肯定闻见了呗,狗鼻子!”姜凡说

      我打开窗户,呼吸着雪的味道和雪夜的厨房里那忙忙碌碌了一天的人们又忙碌着为了填饱肚子而努力的忙碌着,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日子!

      寒冷的冬季竟然会吹起了热风,那个没写完的自己在这个冰凉的世间突然的失去了陌生,因为再也没有了值得去熟悉的那习惯,那份习惯…

      之前总是独自坐在角落,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是不知道该不该去想。脑海中的那叶扁舟依然停在湖水中央,没有桨的船边沿是心疼留下的痕迹,深深地两道印记,是世人所说的爱情和现实,在这个湖水都不会因为执着而变成血红色的人间里,就算你干瘪了,剩下的那副皮囊依旧会被腐烂所光顾,阳光是催化剂,和风是氧化剂,伴着上辈子的不醒悟和这辈子的不愿觉悟回到水里,浪费着飞翔的梦想,就这样的回到水里,唯一的陪伴竟然剩下了酒精,然而,稀释,稀释,再稀释,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离去了,什么都远走了,相信过爱情,但从来都没有相信过现实,这回放心了吗?不一定。

      好想坐在云端好好的端详这个世间,看看改变,这个世间唯一不变的改变,在风里,我是空气,在雨里,我是雨滴,在春天里,我是忘记,在雪域里,我是想起,在角落里,我才是我自己…

      美丽的地平线带着美丽的弧线

      越过那段偶尔的际遇

      要落在哪里

      此刻的日落散发着昂贵的耀眼

      刺向自己

      继续

      继续

      继续…

      花落,风起

      月落,缘尽

      有一天,我们回到那个梦,并不是孩子气的喧闹。

      有一天,我们经过那深秋,也不是上辈子的约定。

      有一天,我们来到那块碑,更不是在一起的相遇。

      有一天,我们手挽那黄昏,只是世间短暂的砂粒。

      这个人来人往的尘世中有多少的那一眼能够恒定永远,在被风吹散的那一瞬间,我们都相信了,过往只是两行而已…

      我不希望在遇到

      只是不愿意再遇到

      你不希望在回首

      只是不愿意再回首

      可还是遇到了

      你依然回首了

      世界里的人间就这样的失去了本该不在哭泣的眼泪,就这样的,失去了……

      “写什么呢?”姜老师把我桌子上的纸拿了起来看着然后叹了口气在最后加上了‘她本该坚持下去的标准和规划,因为那个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那片人海中又遇到了那人,她从来不相信缘分这事,这回她彻彻底底的相信了她的缘分就是他……

      然后交给了我:“这个结局满意吗?”

      “满意!”

      然后又深深地吻了我:“这回呢?”

      “非常满意!”

      “俩人又腻歪什么呢?”王凤端着电磁炉出来说

      “即兴创作!”姜老师竟然说

      “即兴创作满意的结局!”我说

      “切,开关,把那料到进去。”王凤和姜凡去厨房开始端着各种水灵灵的菜,又从冰箱里拿出羊肉和肥牛:“今儿喝什么?”

      “随意吧!”姜老师又说

      我看着姜老师在那调着蘸料,然后斜着头看着我又伸了个舌头,王凤装着好冷的感觉嘴里也是斯斯的。

      等锅开了,满屋子的海底捞的味道,回去又得洗衣服:“现在都流行先吃菜啊?”我看着那两只女子把菌类和蔬菜放进了锅里,姜老师又给我下了几片土豆。

      “有吃的就不错了,我要喝白的,给本宫到上!”

      我和王凤对看一眼又看着姜老师举着白酒杯在那等着,我去,啥情况?我给她到了白酒,王凤也跟风:“给本娘娘也到上……”说完有点后悔,看了一眼姜凡,姜凡竟然努了努下巴示意给人家到上,我的飞天啊,没几瓶了,一会菜捞的差不多了,终于下肉了,我们三人碰了一杯,王凤刚要说话,我便:

      “绿蚁新酿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姜老师又拿起酒杯与我轻轻一碰一起干了下去,但眼神却一直没放下:“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我定是被那辣椒呛了一下,赶紧又喝了口啤酒,咳了好久。

      王凤说:“咋了,我弟妹姐和你调情呢,你是咋了么?”

      “你可知这,这首诗的名字吗?”我擦了擦嘴问王凤

      摇了摇头的她看了眼姜凡,姜老师笑着没有说话又看着我。

      “费玉清的名曲。”我说

      “千里之外?”王凤说

      我又呛了口酒,姜老师用手捂着嘴笑的。

      “不是嘛?”王凤问

      “是,是……”我赶紧说

      “到底是啥?快说……”王凤又问着,我说一剪梅……王凤想了想然后羞涩地捂着嘴笑了起来,我们三个一起笑了起来……

      这就是日子,有说有笑,有吃又喝,有商有量,有高兴自然也会有悲伤,有失落自然也会有希望,有忧郁自然也会有爱情。姜老师举杯向我:“夫君,你若对我不离不弃,我定与你生死相依!”

      我有点懵圈,这没喝多呀,今天是咋了?我赶紧拿起杯子,姜老师与我碰完后一饮而尽,王凤踢着我的脚说:“你到底是假聪明还是真傻?我弟妹姐这是决定和你过啦,哎呀,我这个脑子,你到底是了不了解女人!”

      我先喝完一杯,又喝了两杯,中间没有说话,却流下了眼泪,又举了一杯:“世上能得双全法,只负如来不负卿,媳妇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和姜凡对饮一杯,王凤在旁边也是高兴的也是哭了,飞天终于喝完了,我又回家把最后两瓶本来想留在三十晚上喝的,又都拿到了桌子上,进门后也是不管不顾当着王凤的面深深地吻着姜凡,情绪到了是啥也不管了,吻完后才坐下又打开了一瓶,给三人又斟满,全都是干,还别说,高兴的时候喝几瓶都没事,有说有笑的,王凤又把琴递给了我,我想了想此情此景应该唱什么,结果我并没有唱只是弹了一首我最早学会的一首《致爱丽丝》,此时无声胜有声。

      最后一根弦停止了颤动的时候,王凤鼓起了掌,姜老师摸着我的脸。

      “致特蕾莎,献给我最爱的姜凡。”我说

      “不是爱丽丝吗,什么时候成了特蕾莎了?”王凤有些狐疑

      “哦,贝多芬是写给他的学生的,他爱上了自己的学生然后创作了《a小调巴加泰勒》然后把手稿给了他的学生特蕾泽·玛尔法蒂,自己没有留底稿,这首曲子叫《致特蕾莎》,诺尔给贝多芬写传记的时候,在特蕾泽·玛尔法蒂的遗物中发现了这份手稿,他出版的时候把《致特蕾莎》误写成《致爱丽丝》,所以就这么延续至今。历史就是喜欢和我们开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玩笑,我们也只是这洪荒宇宙中的沧海一粟,在宇宙诞生这138.2亿年中,我们这短暂的生命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人类本身来说已经很漫长了,我和姜凡错过了27年,我不想再错过了,我想媳妇儿,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只有你懂我!”

      “太浪漫了,太大胆了,太羡慕你们了!”王凤自己喝了一杯。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对着王凤说

      “好的都被别人折完了……”王凤低着头说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姜老师说

      “嗯,加油!”王凤又举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好,干。”我说到,三人又干了一瓶,于是收拾完我和姜凡回到了家里,姜老师有些上头了,不过还是很兴奋,在沙发上搂着我:“老公。”

      “嗯”

      “老公~”

      “在”

      “老公~~”

      “到”

      “老公”然后看着我,傻笑着

      浴盆里,她躺在我身上在那撩着水花,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外面的那蓝色光圈肯定又在偷窥,我也不管了,就这样的静静地躺在浴缸中享受着这美好时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