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看片毛网站下载

      十月初三日巳时,昌平城外,荒草起伏,ḙ大片的土地荒몇芜着,树木也只텇余枯枝,不远处一条小河流旁有一处空旷的草地。

      张诚的千总部营地就设在这里,砍伐林木和埲取水都很方便,大大小小林立着百余个帐篷,众多럍的马匹围在帐篷彿周围,或吃草或饮水,不时有三三两两精悍的骑士往来奔驰。

      再外围是用木头围起的简易栅墙,营地居中有一个稍大些的帐篷,正是张诚千总部的ᶜ中军帐,此ꯧ时帐中聚着一些人。

      “冞总爷,我部克期抵达昌平,无一人脱队,这便𢡄是一功啊。”说顽话之人正是前哨哨总百户陈铮。

      张诚坐在帐篷中间的一个木墩子上,面前有木板搭起的一个简易木桌。

      看着帐中诸人,此时翩前、左、后三个哨总,以及三哨的六个把总都聚在帐内,只是哨总都备有一个木墩,可以坐着,六个把总却是뇊分别在各哨总身后站立着。

      “陈哨总,你部加紧哨探,务要摸清周遭情势,尤其是奴贼动向,定要确实。”张诚沉声说着。 讛

      ꂓ前哨哨总陈铮站起,抱拳答道:“请总爷放心。”쁯

      “鞑虏猖ṃ獗,然骑战实为精䨺熟,你哨的夜不收要格外小心,遇虏能战则战,不뻐能战则速退,切不可贪功冒进。”张诚对陈铮嘱咐着。

      陈铮面容谨慎的说道:“是,属下知道了。”첰

      㒙“胡팮哨总,ᅑ你哨留守营地,要加强巡视,布好明暗哨,周围五里内,更要펗严密警戒,谨守营盘。”张诚继续说着。

      后哨哨总胡大서可,立时起身答道:“得令。”

      뉻 张诚环视帐中诸ᇮ人,沉声说道:“今次我部随卢督臣入卫京畿,诸됳位当싂戮뗑力同心,克尽王事。然亦要时刻小心,处处谨慎,㭐某真心希望最饮后能䪭率各位兄弟,平安返回宣府。”

      帐中诸뫝人尽皆起身,齐声抱拳说道:“请总爷放心,晨我等定戮力同心,克尽王事,驱除鞑虏,护卫京畿。”肫

      张诚腾地站起,说道:“好,我愿与诸位共进王事꿌,同生死。传令곜左哨整队,随我出十里外,恭迎卢督臣。”

      ࣬说完,便起身出了帐篷,外面早有亲兵㖨为他备好战马,张诚接过马缰,腾地翻身上马,姿势极为轻捷矫健。

      众人随着张诚一般腾身上马,便各自打马㟙离开了,各人自去忙各人的军务릶,只有左哨哨总张广达紧随在张诚身边,此外就是张诚的二十名护卫亲随。

      而左哨的䈿两名把总,则分别策马回去召集他们各自颗的麾下队兵。

      张诚策马在营地内四处巡视着,不一会便奔来一骑,马上骑士近前并未下马,而᣷是웾策在马上,对左哨哨总张广达朗声禀报道:“禀ኬ哨总,左哨整队完渢毕。”

      放 未Ĝ等张广达出言,张诚便打马奔出,张广达只得策马跟在张诚身旁,他们后面是二十名张诚的护卫亲随。

      靠营门处的空地上,左哨两总二百余骑士正列队等候着,张诚打马奔驰而来,只是马鞭一挥,便奔出了营门。

      䵵接着左哨第一ꃄ总把总率本总跟上,左哨第二峬总骑兵则跟在第一总后面,飞奔出了营门,朝着居庸关方뿊向而去。

      十月初三日,巳时中。

      昌平城外,往居庸关方嬀向约七八里远,有一处不知名的小山包,高约烴百米,甚是平缓,树木稀疏,然一人高的杂草丛生其间徵。

      山包下的草地上,二百余剽悍的骑士隐现在杂草之间,他们约三十多人在一处,整齐的聚在一起,马匹ᰢ就散㿆在周围,自由的活动着。

      山包上一个漲魁伟的身影肃立在那里,犹如一ὓ尊石像般,一动不动的沉思着,在他身边有一匹矫健的战马,陪伴着他,此处杂草略矮,更突显他身影的高大。

      嶛 而在他周围山腰处,则分散着约二十余精悍的骑士,个个盔明甲亮,英武魁伟,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都用手牵着战马,쥚像是在护卫着他。

      山包上站着的正是宣府镇边军骑兵千总张诚,此处是居庸关至昌平的必由之路,Ṙ他正在这里等候着挂兵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衔,赐尚方宝剑,总督天下勤王兵马,宣、大、山西总督卢象升,当然还有他的叔叔宣府镇参将张岩。

      ……

      此时,张诚独自站立在山包上,伟岸的身姿任凭轻风拂过,他望着山下面那二百多骁勇忠诚的将士们,心贈下思虑着此次入卫京畿,不知道还有几人能活着回到宣府。

      ䷪ 但现在让他陷入沉思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而是……

      为什么会来到大明?

      张诚在心底一遍遍的呐喊着,他不止一次的灝问着自己!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不知道,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ꇇ

      只依稀记得那天应该是2017年7月的一天,当컬时自己带队查获ঢ了一起大案子,受到领导的表扬,被记功一次,他自掏腰包请手下几员干将ƛ下了顿馆子,出外胡吃海喝了一顿好的。

      ᅪ 虽说酒确实是喝得多了一些,可也不至于把自己给喝到明朝来呀? 熈

      他隐约记得当时自己明明已经回到家里,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吗?

      ꌡ 张诚只觉得这段记忆,在脑海中是一片空白,不论他怎么쮊想,也想不起一点蛛丝马迹,而且前世的那些记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큹而渐渐模쀒糊,砥似乎正在逐渐忘记前㎖生那些点点滴滴。 렏

      想着想着不由得心底又乱了起来,越想越是想不明白,一个脑袋变成两个大,也整不គ清콮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狗血的穿越,好赖也让我➴穿的明白点嘛?”想到这里张诚不由得骂出了声。

      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却仍是困扰着他的第一大难题,也㞜可能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题。

      好在他生来性格豁达,想不清楚就不再继续想,要不真钻了牛角尖,说不得就有可能魔怔喽。

      他可不想自己刚穿越,就弄成神经病쿥!

      人嘛,还是要想办法继续活下去,只有努力活下去,才能去一点点的探知那些无法解开的谜题。

      现在他又ஏ在想这次随卢象升入卫京畿的事情,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对明朝的历史,尤其是明末这几十年的历史,他还是记忆颇深的。

      哔 但他也只是知道历史큈的最终走向,以及明末这个时期发生的那些大事,比如崇祯十一年建奴会破边墙而入寇斲北京,甚至会打到济南,这他是緌知道的。

      而这一次入卫京畿,卢象升会在巨鹿与建奴主力大战,最终战死巨鹿,这他也是知道的,可是建奴这次内犯大明京畿的具体作战路线,以及一些进犯过程中的细节问题,他就茫然不知了。

      想想自己对于卢象升战亡巨鹿这件事,其实也是无能为力的,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先想办卅法保护住自己,再争取给自己膝多੉留一点将来壮大的本钱,才是真格的。

      “操蛋!”张诚又低声骂了一句。

      他依稀记得前世的时候看网络小说,经常有人写自己穿越了,带着这个系统,或者那个法宝的。

      蓱还有带太阳能电脑的,可以二十四小时查资料,那科技爆棚,真叫一个厉害,简直可以无脑碾压一切牛鬼蛇神,横行整个地球了鐊!

      甚至有带着数万个集装箱当仓库一起穿越的,还都是带冷冻设备的集装ꎐ箱,里面吃不完的肉,用不尽的各类现代物资、军事装备应有尽有,穿越就是为了来呼吸大明的新鲜空气鼅,比度假都舒服。

      更有甚者,竟然可以在穿越之前饕,亲自动手反复多次进行各项技术试验的,可以把各种能想到的近代、现代科技,在后世先模拟大明的条件进行实验,穿越到明朝后,可以直接使用这些实验好的黑科技,真有点佩服他的脑力,穿越后竟然还能记得住!

      可自己呢,好像连根毛都没带过来吧。

      䎎 “为毛我好好的喝顿酒,就TMD穿越了?”䎁张뎯诚在内心怒吼着,仿佛在宣泄着上天对他的不公。

      难道是在做梦?

      就算是吧,那这梦也太长了些單,都一个多月了还没醒吗? 볕

      而且也够惊险刺激的,才做上这穿越的梦,就发现自己处于吃人的明末,更重要的攖是自己正被无ꉢ情的历史推动着,追随明末战神卢象升去巨㺳鹿送死……

      “狗屁,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张诚这样安慰着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