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装走秀

      四班的战士都知道,钟贵打起仗来,真的是从来没有含糊过,听他讲到这个份儿上,也就都不吭声了。

      可不是吗?

      前面有两个排顶着,这股鬼子不也过来了吗?

      打仗啊,有的时候就得靠感觉。四班长钟贵这个当时看起来并不正确的选择,最后倒成了最佳的选择,要是没有四班在那里盯着,给陆续而来的鬼子的增援的骑兵,后续部队制造麻烦的话,一营长陈俊霖那边的麻烦就更大了!

      当一条被雨水冲刷成的沟壑出现在三营长高明秋的眼前,他真的是急眼了,他知道,就算自己带的这个排用最快的速度,也没有沟底大路上的敌人动作快,但是拉下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这下可好了,回援一营长的意图被一条非常简单的沟壑给挡在了。

      气的他又跺脚又骂娘。大家知道高营长是黄埔出身,算得上是儒将,他都开口骂娘了,知道情况严重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他娘的,怎么给劳资遇上这个沟哦!”

      高明秋接着说:

      “都楞着干什么?赶紧绕啊!

      此时此刻的三营长高明秋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啥味道都有。

      他自己明白,他的援助一营长的决定是错误的。

      他手里一共就只有两个排,本应集中兵力扼守他的阻击阵地,确保陈营长西翼的安全,以保证一连主力完成作战目的。可是刚才鬼子那么飞机一炸一冲,头脑一发热,急了,才带领一个排增援。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后悔的很啊。两个排都没有堵住这批鬼子,那要是鬼子又有增援怎么办?

      自己现在煮了锅夹生饭,朝前又不能抢在沟底大路上鬼子的速度,何况自己带的这个排给连长手里的四个排也增加不了多大的兵力,到时候两头都耽误了饭点,忙着来回跑路,仗还捞不上打。

      反正今天这个仗难解的地方太多,怎么这么个小仗鬼子来了飞机?

      而且鬼子也不像往常一样进行攻击,只是想粘住你,这里面还会不会有更大的阴谋?

      还有没有更深一点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突然停下脚步,下了命令:

      “停止前进,快速返回!速度要快!”

      可是就在三营长高明秋带领一个排增援陈营长离开阵地以后,松井老鬼子留下的那个小队的指挥官发现了上面新四军部队发生的变化。

      首先是新四军撤离了五,六十人,火力相对也减弱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松尾大佐的命令是粘住他们,我现在既然有把握消灭他们,不比粘住他们的意义更大吗?

      何况,我们皇军的增援部队也将陆续抵达。

      他知道,一旦动了飞机的战斗,是直通了华北日军司令部的,因为派遣飞机参加战斗的管辖权在这一级。

      这后面的部队肯定少不了,与其说粘住,但是新四军仍然有阻击的能力,放在那里有相当的威胁,倒不如我现在乘机灭了他们,灭了他们,就可以直接为后来的部队提供更为有效的掩护。军人建立奇功的热血,冲向了这个小队长的脑袋。

      他把他手下的曹长,军曹朝他这里拢了拢,对他们说:

      “新四军突然的撤离,说明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战斗,也说明了大佐的计划是非常非常成功的。

      我们预先设下的埋伏以及冲过去的大佐的部队,肯定会想办法坚持到我们大部队的到来。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如果消灭了上面的新四军,就等于给我们皇军的大部队打开了大门,功劳将会是大大的啊!

      我们的现在,慢慢的运动,到了一百米的距离,机枪和掷弹筒的留下,你们的开始要慢慢的一发一发的打,机枪的也打短点射就可以了。

      我的,带领其他的部队,悄悄的接近新四军,你们看我的手势,叫你们使劲打的时候,掷弹筒的不要停,机枪的全部长点射的干活。

      我借助你们的掩护,冲上去,消灭他们!

      你们的记住,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

      对帝国的军人来说,荣誉比生命重要!”

      停顿了一下他用几近凶残的目光巡扫着他的部下,接着说:

      “你们的,都要冲在士兵的前面,我的,冲在你们前面。到达了冲锋线距离的时候,每人投掷两枚手榴弹,中间间隔几秒钟,按照一般的常识,新四军会以为我们的第一颗手榴弹以后就会冲锋,不!

      我的再给八路军一轮手榴弹的干活,一爆炸我们借着爆炸的烟雾立即的冲上去,新四军的明白了,我们的刺刀也捅进他们的胸膛了,哈哈哈!”

      这个日军的小队长的方法,的确是有效的。

      这个日军小队长叫摹田衮次郎。其家族是铺西著名的军人世家。

      其父也在侵华的日军里服务,担任联队参谋长职务,其爷爷也是老一辈职业军人,官至将军。

      摹田衮次郎对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机会,也许有遗传的军人的敏感。

      他当然清楚,既然选择了军人的职业,从选择的开始,终身将伴随着危险。

      但是军人头顶上的光环,就是生命,鲜血混合着忍耐,坚韧而生成的。

      他们这样的职业军人可以放弃妻子儿女,可以放弃自己的感情,甚至是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不会放弃成就军人荣誉的机会。

      这时候的摹田衮次郎几乎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之中,他的攻击的布置也有过人之处,比如,在攻击的冲击线上,按照常规的确是只丢一轮手榴弹,然后快速借助手榴弹的爆炸以及爆炸产生的烟雾发动突然冲锋,防御的一方往往也会将注意力放在第一轮手榴弹爆炸以后,会立即从隐蔽的工事里占据发射位置,以阻挡攻击方的进攻。

      如果这个时候违反常理的再来一轮手榴弹,势必会给防御方造成较大的人员伤亡。

      坚守阵地的是五排长黄许芳,是个女人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