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hatano

      现在他稍微升起了点好奇心。

      孽乃至于露出微笑。

      不是乔恩对阿尔伯特,是阿尔伯特对乔恩。

      一个活生生的斯莫兰圣职者坐在自己面前,他又不常有时间ﱯ可以悠闲,因此少有机会遇到这类人,他感到了新奇,进而想要了解对方眼中的斯莫兰和【圣庭】的大体格局,那㮼个远在大洋对岸的国鋜度。

      对他而言仍是一无ટ所知。

      겷 “一百通用钞。” 밐

      黑发年轻摢人取出一张钞ᨄ票放置在桌面上,推到他面前,按了按平光眼镜,平滑的镜面闪过一丝辉光,乔恩看到了对方饶有兴趣的眼神:“能跟我聊一聊ӯ么?”

      年轻人身旁的猫耳姑娘低头扶额,一脸【又是这样】地笑着把头转向一边。

      “啊?”

      “二百。”

      又ᇢ一张钞票压上桌面。

      “.......?!”

      思路不知搭上哪条线的乔恩突然感到身后᭻一紧。

      “三.”“足够了足够了!”

      他忙不迭地护住了桌面上的两张纸钞,顺手쵂接住第濵三张,尬笑中的带着些微警惕地看向对面:

      㔬“你想聊什么?”

       “튗你.”

      在阿尔伯特吐出一个音节的瞬间㦠,他汗毛炸立,血压拉满,然后无师自通了一段高速说唱,让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肺活量:“老板咱们这第一次正式聊天快进到这个是不是有点㛴太快了这也太奇怪了我们聊点正常的要不这钱还镩你我不要了实在不行我倒给你钱也不是不行您把我放了再找下一个咱们再也不见㼎我又没招惹.”

      “你在想什抻么ጢ?”阿尔Ӧ伯特的表情微妙了些,“我只是想问下你认识的斯⋣莫兰。”

      乔恩深深地松了口气,用力点头:“你说。”

      “很好。”

      黑发男人촊打开了ߩ笔记本,拿起笔准备记录:“你见过的乡村和城市是什么样的?닰”

      有人会对这磱个感兴趣?

      他感到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我认识的农ޫ村,就ث是比这里的农村差很多。”

      “所有农村人都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没有魔能器械,也不륞会读书写字,穿着那种灰麻布衣服。”乔恩大概的回忆了下,“他们买不起那种染过色的衣服,很多人的衣뜦服是自己做的,所有容易劦长短袖,针脚粗而且歪,我没햎见过他们有ə别的衣服,男人们不喜欢穿上衣,似乎是为了节省。”

      “还有呢?关于土地方ំ面的?”

      “꫘啊?”

      乔恩愣了下,没反应过来,阿尔伯特轻叹,继썞续道:

      Š “农民有没有自己的土地,种出来的粮食归谁,能不能吃饱,多少人能吃饱,他们是否鴆被允许离开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地方上有没有执法和监管者。”

      “有地,粮食大部分要求上交,如果ꙏ是灾年,会适当৞减少要上交▂的量,至于吃饱。”青年顿了顿,“好像一直很饿,࠭一个地方的农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生活,他们是各个地方上贵族㊗的财产,监管者的话.....”

      “有的,会有人清剿傦可能伤害领民的黑.”乔恩看了眼塞西莉娅ጥ,把后续音节吞回去,“魔兽,违法者,以命抵命ኄ,以眼෷还眼。”

      “你印象中的农民有多少,其他有多少。”

      “....十到二十个农民,养活一个不是农民的人。”

      “有多少人会饿死?”

      “很少的,遇上灾荒年会从其他敌方调配粮款硂实施救ꗹ济。”

      也就是说,底层人最广泛的,也最差的生活状态就是,吃不饱,又饿不死,典型的封建社会,阿尔伯特记录道,停留在旧时代,超凡力量与社会生产没有关联,因而,无法达成与阿瓦ׂ兰迦近似的进步作用,占据人口近九規成以上的农民并不具备实质上的自由,而被土地实怾际所有者作为“财产”的一部分,管理方式粗犷且低效,表现出纯以超凡力量压制和社会惯性维持稳定的结果.徜....他写到这里看了眼乔恩。

      然后在纸面上写出【农民】与【管理者】两个词,为其分别画出箭头指向对方,再特别标出农民,猩红的字体书写出两个大ﰾ字:

      赤贫。

      “城市呢?”

      “很多人聚在一起,䯆街道比这边窄一些、乱一些,尤其是靠近城外的地方。”他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窘迫,看来对那里记忆深刻,“小偷很多,那里的人为了钱是敢不要命的,但越接近城中心쏍就越没有人敢乱来了,一些修行【气血力量】的人会在那里巡逻。”

      “最中央的地方居住着城主,有杂技班和戏剧班,那是有余钱的人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有赌场쭇,没人敢说,但我们都知道是城主开的,从㢖来没有人敢在那里闹事。”

      他遇见过醉酒后想闯进那里的人,㯣他不知道结果。

      只知道那人第二天出现在水沟里疯,脸上布簏满淤青、变形,很难认出原貌,没了一根手指。

      ꢑ 犯“有时城主会在城里巡视,那时候꠬所有人都会安分一些,街道也会干净一些,至少没有那么臭,捡走粪便的人因为赏钱会勤快很多。”

      “你们用粪便制造肥料?”“是的。”

      阿尔伯特继续记录:表现出圎略优于中世纪的낓生产生活组织能力,有能力较大范围内维持基本秩⯷序的社廝会集群洫,并有很基础的利用超凡力量辅助集群管理的形式。

      “那【圣庭✤】呢?”

      “......”

      “五百。”

      紫 “孩子们可以免费进神学院,在那里自愿学习,有天赋的可以进唱诗班,经受过考验的可以到圣诗队进行修行的学习,结束之后,按照能力的偏向成为【神父】、【牧师】、【圣骑士】、【驱魔人】쐞等等,从普通人中筛选出的人才一部分留下,其他送到更需要的地方去。猖”他回忆道,“能力强的人可以管理自墳己所在的分支上的人,然后再往謂上是兵统管一个区域的主教,再往上,管一群审主教的大主教和骑士长,接着是红衣主教和大骑士长,最后㕙是最接近᫻中央的【圣徒】。”

      “以及那一位,代䏲行神在地上三分之一权利몧的═教皇☤。”

      因为具备着输送超凡者种子和生产的功能而得到一定程度保护,民众至少更㟋有生育价值,另寉外,从地方上向中央不断输血用以供养它,教内等级森ꉴ严,基籝本功眥能完备,疑似越接近中央发뺅展程度越高,最发达地区,有可能接近近现代化——在这样落后的框架中,魔法仍与社会密不可分。

      ᄀ 䡏“可以了。リ”

      ٻ阿尔伯特放下笔:“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干活?”

      “我给你现在工资的两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