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事件种子

      大马路上,一名穿着睡衣的女子,大约十余岁的青少年女性,正以不稳的脚步走在黄昏笼罩的街道上。

      戴着黑头盔的身影赶到那步履蹒跚的女子身边,抓住女子的手一拉,让她面向自己。女子吓得倒吸了一口气,发疯似的大叫,想甩开塞尔堤的手。

      “呀……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金发的男子跟了过去,正要拍上陷入疯狂的女子的肩膀,一名不知从何处冒出,穿着西装外套的青年在他脚边蹲下身,手里攥着某个物件,狠狠戳入了金发男子的腿。

      一支、

      两支……

      即将拿出第三支扎入金发男子的大腿。

      “啊……?”

      ——是原子笔。文具。

      金发男子像是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迟钝地低下头。

      这时,睡衣女子已经挣开了黑头盔身影的手,往一条小巷跑去。

      以现场为圆心,周围驻足了一堆看热闹的市民,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啊,我没事。好在酒还没退,所以不会太痛。你就去吧,没关系的。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必须去追那个女的吧?”

      “嘿嘿,我早就想说说看这句台词了。‘你走吧,这里交给我!’”

      金发男子对着停步的黑头盔身影道。

      ——泉进入聊天室——

      〔我来到池袋了!〕

      〔刚刚在大街上看到了很有趣的一幕!〕

      〔一个家伙,大庭广众之下用原子笔袭击别人,那种东西也能作为武器吗……感觉东京莫名纯良诶。〕

      〔不对,反过来说,会用那种东西做武器,更该让人毛骨悚然吧。〕

      〔如果是人类认知中的常规武器,比如枪、刀、剑之类,反而没那么惊讶呢!〕

      〔没有人在吗?〕

      ——甘乐进入聊天室——

      《晚上好,甘乐在此~☆》

      《刚刚到家就看见了泉的信息,真幸运~!》

      《泉不是在横滨吗,怎么来池袋了?》

      〔出差啦,甘乐最近要小心一点哦~〕

      《怎么了?》

      悄悄话〔教唆犯甘乐和粟楠会,我发现了甘乐的马脚哦。〕

      悄悄话《什么嘛,粟楠会?☆泉说的是那个黑社会组织吗……好可怕,为什么叫我教唆犯啦?》

      悄悄话〔不好意思哦,我说错了,教唆犯是奈仓才对,甘乐你记得提醒他要小心啊!〕

      悄悄话《什么什么,什么小心啦~我的dollars账号是叫做奈仓,但泉不要把其他人的事情丢到我头上呀!》

      悄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吧。w〕

      ——塞顿进入聊天室——

      “今天好累啊。”

      〔塞顿,晚上好。〕

      “晚安,泉。”

      悄悄话〔塞顿发生什么事了吗?〕

      悄悄话“啊,我看了聊天记录,泉说的那件事今天我也在场。”

      悄悄话〔诶,哈哈,说不定我们擦肩而过了呢!〕

      悄悄话“有可能。”

      悄悄话〔塞顿有什么烦心事吗?〕

      《晚上好,塞顿~》

      悄悄话“算是吧,有些迷茫和泄气。”

      悄悄话〔给我讲一讲,说不定我能给出不错的建议呢?〕

      《没人理我,你们在说悄悄话吗~?》

      〔是的,建议甘乐你赶快跑路哦。〕

      《都说了不是我啊~☆》

      《算了,我下去了。拜拜~》

      ——甘乐离开聊天室——

      悄悄话“大概是类似于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妹,她很久以前被人偷走不见了,今天我见到她了,她有了自己的家庭和恋人?总之我现在很纠结要不要把她带回来。”

      悄悄话〔她的家庭,是以前偷走她的那个人吗?〕

      悄悄话“我还不清楚,只是今天刚刚见到了,又追丢了她。”

      悄悄话〔如果对方生活幸福的话,还是不要打扰为好哦……这是我的观点而已。〕

      悄悄话“可她看起来失魂落魄,我都不知道她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悄悄话〔那就找到她再观察一段时间吧!加油哦,塞顿。〕

      ——塞顿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进入聊天室——

      【大家晚上好。】

      【今天聊天室好冷清,甘乐也早早下线了吗?】

      【塞顿也不在。】

      〔晚上好,太郎,今天上线有点晚呢。〕

      【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到现在也难以相信啊。】

      〔太郎是怎么想的,说起来,聊天室的大家,今天都遇上了不同于日常的事情呢。〕

      【诶?那个……】

      〔比如说,我今天在新宿出差,一不小心就发现了甘乐的痕迹,现在我在劝他赶快跑路……〕

      【他……?】

      〔不知道性别,不是都统一用他来称呼吗?〕

      〔虽说甘乐的语气是很女性化啦。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

      〔再比如说,塞顿也遇见了自己的烦恼,嗯,这个是隐私,我不会说出来的。〕

      〔还有我,今天差点以为要被沉海了?!〕

      【沉、沉海什么的,太夸张了吧!】

      〔哈哈哈,也许吧,我真觉得下订单谈生意的同行也许这种传统技艺还不错,毕竟是东京嘛。〕

      【东京传统技艺……?】

      〔不提这个了,太郎遇见什么麻烦了吗?〕

      【麻烦倒也算不上,只是相当不可思议罢了。】

      【希望之后能处理好。】

      悄悄话〔太郎要和我说说吗?不管多么想象不到的事,我都可以接受哦。〕

      悄悄话〔也许我能给出不错的建议呢,笑。〕

      悄悄话【可以吗,那我说了哦。】

      悄悄话【我今天撞见了一个被人追赶的女孩子,把她带回了家。】

      悄悄话〔艳遇吗?〕

      悄悄话【才不是。重点在于她失去了记忆,我和我朋友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悄悄话〔你捡到了一个失去记忆的女生,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悄悄话〔天、天降吗?!难以相信!〕

      悄悄话〔咳咳,开个玩笑。我给你个建议哦。你不是有个在池袋认识很多人的朋友吗?让他试试发布寻人启事如何?〕

      悄悄话【有人在追杀她。她和我说救救我。】

      悄悄话〔啊,那就没办法了。细心照顾她说不定能收获一段美好感情的开端呢……她应该很漂亮吧?〕

      悄悄话【啊,是这样没错。不过……】

      悄悄话〔嗯嗯,我明白,少男总是拒绝不了漂亮女生的请求——就算她代表一大堆的麻烦。〕

      悄悄话〔加油哦,太郎。我意念支持你!〕

      悄悄话〔哈哈,能拿下就更好啦!〕

      悄悄话【并没有这个意思!】

      〔对了,太郎也是住在池袋的吧,要不要明天出来见一面?我难得来池袋一趟呢。〕

      【啊,明天吗?】

      【明天白天我没有时间诶。】

      〔那么傍晚怎么样?我明天有假期。〕

      【也不是……】

      〔那就这么说定了!〕

      悄悄话〔太郎是学生吧?来良学园?我记得池袋附近挺有名的高中是这个吧?〕

      悄悄话【泉你猜到了啊。】

      悄悄话〔我推理能力还不错啦,塞顿和甘乐白天也会偶尔上线,只有学生才不能白天上线,太郎的语气也不像是小孩子,那就只剩下几个选择了喽。〕

      悄悄话〔那就这么约定了,我明天下午去来良学园的门口等你吧,我是蓝色眼睛,别认错人了哦!〕

      悄悄话【蓝色眼睛,我记住了。】

      悄悄话〔话说,来良学园现在才刚开学……等等,有什么不对?!〕

      〔不好意思太郎,我先下线了,遇到了一些问题。明天见。〕

      ——泉离开聊天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