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肌肉男

      见陆沉三两下就把飞天蜈蚣弄趴下了,大黑尤其开心싑。

      ‘不愧是我的主人。’

      它从石壁上下来,伸出爪子蹒,要把飞天蜈蚣给弄死,被陆沉急忙制止。

      大黑有点不锷解,这只小虫子杀了阈它那么多同类,在它概念里就是属于敌人那一벗类,应该是要搞死才对。

      䒞 ꜿ 不过主人既然龌都发令了,它也熄了这个心思,独自一个ⴳ走到一旁,找到圆滚滚的石头蹬一蹬,之前的不快和愤怒似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它一边蹬着石头,一边把地上的粪球都盖一盖,不想让陆沉看到。

      鑍陆沉没有在意屎壳郎的小动作,他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飞天蜈蚣上面。

      陆沉走到了飞天䍉蜈蚣面前,手里抓着驱虫粉的袋子,防备地蹲了下来。

      这只飞天蜈蚣的毒性太过强大,万一被咬伤一口,痨他估计当场也得݆交代在这儿,不牢得不小心㐭。

      飞天蜈蚣还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打圈,对陆沉一点攻击的意图都没有。

      覛事不宜迟,槴陆沉赶紧趁着这个祺机会〩,找㤖了根枯树枝按住飞天蜈蚣,另外一只手指按在它的躯体上,运转驭虫术。

      有了上一次㢦的使用经验之后,陆⁔沉使用驭虫术鵽也很得心应手。

      这门武道本来就是一门很简陋的功法,哪怕经过武道作弊器的改造后,依旧复杂不Ᵹ到哪里去。셀

      陆沉体内的气血有规律的涌动起来,随后一缕意念分化而出。

      分化出的意念顺着他的手指向地上的飞天蜈蚣缠绕而去,勾动飞天蜈蚣的气血,形成一个特殊的律动。

      陆沉感受到了飞天蜈蚣身떳上气血的律动在和他的气血律动逐渐重合,形成共振。

      驭虫成功。

      做完这些,陆沉终于放下心来,露出一丝笑意。

      飞′天蜈蚣的意念传来,他感受到了飞天蜈蚣强烈的痛苦,似乎烈焰焚身一般。

      陆沉᥮走到水ー潭边,棒了些水过来,倾倒在飞天蜈
蚣身鯝上,洗掉它身上的驱虫粉㚊。

      然后把它捡起来,放在干燥的石头上,让太阳晒干,等着它恢复。

      飞天䦃蜈蚣病啾啾地躺在石头上,一动不动,六根翅膀也被水打湿黏在背上,三根尾巴耷拉在䱀石头上,看得出,这驱虫粉对它的爕伤害不小。

      㞈 没想到那老猎户也是有本事的人。 癫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在石头上的趴着的飞天蜈쬊蚣触角动了两下,它的六根翅膀也被太阳晒干,开始轻微得震动。

      重新恢复的飞ꨐ天蜈蚣,䉖感受到了陆沉的气息,传达出了亲昵的信息。

      收到了这个信息后,陆沉情不自焬禁的开㳩怀攥大笑,这只飞天蜈蚣是他ఽ的了䰊。

      陆沉拿出一个钱袋子,把零散的银子装到其它地方,露出一个口来,示意飞天蜈蚣进入里面。

      踿 䚙 飞天蜈蚣迟疑了一下,六翅震动,飞到了地上的小屎壳郎尸体旁㴒,抱着小屎壳郎啃噬了起来。

      鮭 在旁的大黑见到这一幕愣了一下,有些迟ꬶ疑的用前肢戳了戳陆沉,好似有点委屈。

      陆沉笑了笑,摸了냕摸它厚重的背壳,安앪抚了一下。

      从意念里面,陆沉察觉到了飞天蜈蚣的虚弱,需要进补,并헄且从驭虫之后的经验来看,它会进一步得到成长,出现和大黑一样的进化,那么就需要更多敃的物质摄入来支撑。

      果然如陆沉预料的那样,飞天蜈蚣吃了一个屎壳郎之后并不满足,一连吃了七八个,它的气息也随鞔之暴涨,尾部一个崭新的小细尾以肉䙗眼可见的速度钻了出来,变成了四尾飞天蜈。

      擿见此陆沉更加高兴。

      㨨 就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飞天蜈蚣驭虫成功之后,都进食了这么多的食物,那么以前大黑驭虫成功之后,是不是也是吃了许多的……

      陆沉揉了揉太⦅阳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等飞天Ⅷ蜈蚣吃完之后,它似乎有点困意,钻进了陆沉给它准备的袋子里。

      陆沉收起袋子,把它拴在腰上一个显眼滣的位置,并给它留了一个小口,方便以后杀敌。曛

      为了꽹让它待得更舒服一点,还抓了一点蓬쾉松的湿土进去,显得钱袋子鼓囊囊䳾的。

      望着这个钱袋㝋子陆沉一时间心情大好。 閾

      他心满意足地焴带着勮大黑走瘾出竹林。

      林子外母马打着响鼻,似乎鍆已经렁等得不耐烦,想要对陆沉耻发着恼骚。

      可等它뻐看到陆沉身后黝黑的大⸷甲虫,一下子啥脾气的都没有了,四腿都在打颤,想要挣脱缰绳跑走。

      陆沉却没有管它的心思,拿着ᤘ缰绳,翻身而上,朝着有杇凶兽的大山进发。

      他让大黑也跟Ԭ上,到时候捕杀凶兽,也算是多个帮手。

      山路里面很难走,等走到老猎户指出的山林附近天色已经快黑下来了。

      陆沉就随便賷找了一块干净地,吃点带䯤的干٣粮和水后,在周边洒了一些驱ユ虫粉和衣而眠,交给大黑在旁守夜。

       夜﹊风肃肃,林子里面的各类兽吼此起彼伏。

      蕇 ᠜在陆沉钱袋子里面的四尾飞天蜈探出了红色脑袋,咻的一下飞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后又飞了回来。

      連一夜如此飞殅了五六次。

      等到太阳东升,林子里面的野兽吼叫渐消,鸟鸣之声占据了山林。

      陆磋沉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

      昨晚睡睤得很安慰,一点惊扰都没有。

      陆沉记得老猎户说这里的虎狼虫豹很多,怎么都没见着? ௅

      他有点奇怪츁。

      궀 ⻚ 早上把自己拾掇拾掇后,带来一些必备的装备,把母马留在山脚下,⽡进了山林,准备找找凶兽的踪迹。

      一边走着ཌྷ,陆沉一边有匕首划下一道痕迹箭头,做个标记,以免迷路。

      向前走了几步之后읋,陆沉就看到地上有一只死了的花豹子。

      鷼它没有外伤,很是奇怪,估计是老死了。

      陆沉闲着没事ﴄ,把豹子丢给了大黑,放在它的背上驮着。

      又走了几步,发现地上又有两条死蛇,还有死野猪……

      这怎么回事? 

      陆沉仔㼥细观察了下,发现它们都有一个细小的伤口,像是被虫퉜子咬的。

      难道是……

      陆沉勾ዾ动了四㯈尾飞天蜈的意识,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心生宽慰。

      没想到小蜈还是一只贴心的蜈蚣。

      再看一眼憨实的大黑。

      “你看看人家新来的多努力ᒼ,你还不加把劲?”

      陆沉一份恨铁不成刚的样子,也不管屎壳郎作为一只虫能不能理解他的意思ᅭ。

      大黑显示是没有理解,它驮着野猪和豹子跟在陆沉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还一副开心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