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吻戏

      ႅ 接着,薇薇安从身后뫉拔出一把匕首,擦着叶星海的ퟮ耳朵便插进了她身后的假山之上د,几缕被戳断的头发划过叶星海䯝的眼前,证明这把匕首可不是什么쁓玩具。

      “好了,䃘我们䠬现在开始吧。”退后几步拉开距离,薇薇安双_手向前平伸,摆了个武鍸术的起手式,“咏春,蔴薇薇安,请指教。”

      看上去薇薇安对自己的身手十分的自信,甚至提供了一把匕首,想要空手挑战持有武器的叶星턡海。

      叹了婨口气,叶星海将那把插在自己耳边的匕首拔了下来,放在븏手里掂量掣了一下。匕首不算很重,但是握感极佳,拿在手里十分的顺手。

      不过叶星海关心的不是这把匕首ﴻ好不好用,而是在寻找这把匕首的重心在哪里。简单的掂量一下之后,叶星海捏住匕首的刃尖部分,学着薇薇安摆了个莫名其妙的起手式。

      见叶星海准备好了,薇薇安二话不说便欺身而上,想要在近战中掣肘住叶星海,不给她使用匕首的机会。

      只是她完全没看明白叶星海这个别扭的起手式到底⏸是嗘什么鬼。此时叶星海的手掌反握匕首缩在身后,另ퟙ一只手向前䢍伸出,跟着薇薇安的脚步移动。

      不过薇薇安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叶星海在预判了一下㘳她的走位之后,握住ꐟ匕首的那只手猛地向前伸去,将手中的匕首掷了出去。

      被叶星큤海这不按套路出牌的举动惊到了,薇薇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强行打断了冲锋的姿势,在原地闪身才堪堪躲过这把飞射出㌑来的匕首。

      等她稳住遦身形,再欲冲上前的时候,却发现叶星海已经半跪在地上,双手握着ꩍ一把手枪,已经瞄准了她。

      先投掷一些物体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趁着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空隙偷袭,这招叶星海用的屡䨨试卟不爽。

      “大人,时代变了!”叶星海有模有样的学着薇薇安之前的坏笑,毫不废뫛话的ヽ扣动了扳机。

      依旧是三枪䶽,胸口两枪,头部䜕一枪,标准的莫桑比克射击法。

      薇﫻薇安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的过子弹,这么近떅的距离压根躲不开,被弗里嘉子弹直接撂翻在地,昏睡过去。

      将手枪收回裙摆下的四次元口袋,叶星ᆱ海走到昏迷的薇薇安面前,掏出麻醉剂的解药帮助她服了下去,在薇薇安还没有苏醒之前拖着她的身体让她靠到假山旁,这才转身离开。

      依诺万家的女人앩没有一个好惹的,能不招惹就别招惹,这是叶星海这几天来得出的结论。(一语ᬺ双关) 깺

      -ൻ---

      ˈ沿着原路返回,叶星海又回到了她接到纸条的地方。那名女仆依旧尽职尽责的ﲭ站在原地,随时准备着为客人服务。

      不过就在叶星海准备走进㍔礼堂的时候,有人从背后喊住了她:“叶星海,好久不见啊。”

      转头望去,叶星海发现是之前被齐工꾷揪着耳朵拉走的老者,依诺万家的老太爷,癜查尔斯·依诺万。

      ﷉ “셩族长好。”叶星缵海走上前,乖巧的向查尔斯行礼。

      这位带领依诺万家从低谷重回巅峰的老者是叶星海在这个世界最为尊敬的矂几人之一。

      “其实我们在运营方的年会上见过几次。”叶星海笑着纠正道。

      “我指的是我们私下里见面嘛。”查尔斯揉了揉花白的头发,嘴角的胡须由哄于高兴都快翘上天了,“距离上次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吧。”

      뚫 “是的。”叶星海点了点头,“自从我离开联队以后就再也䎉没有私下见过面。”

      “时间真快啊。”

      略蓫微感叹一下,查尔斯走上前摸了摸叶星海的脑袋,和蔼的说道:“这次又陪着薇琪胡闹,真是辛苦你了。”

      “能把你骗回来陪着她假戏真做,她也真是有够能耐的,回去纜我一➱定好好的收拾她。”

      뽡 ꉸ 查尔斯⚞可是很了解叶星海的性格的,知道这小丫头不可能傻乎乎的就上了昘薇琪的当,肯定是薇棪琪和齐ธ工两人一唱一和把叶星њ海忽悠了。

      “还有,别听那老太婆瞎胡说,只要我在家族里那么做主的就是我。还什么平生最顑恨两种人,她那么恨我为什么还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来西伯利亚。”

      现在看来依诺万家的两个话事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会来事。

      “这次新生交㦸流赛好㏎好加油,拿出来ꧢ个好成绩,我以后去和运营方的那群死秃头开会的时候也好羞辱他们。”

      “什么叶星海是从㻕我依诺万家出来的高郤材生之类的...”

      梳理了一下自己依旧浓密的白发,查尔斯拍了拍叶星海的肩膀,转身向着走廊深⟼处走去了。紱

      虽然查尔斯已经快90岁了,但现在人窦均寿命都在150岁左右,所以查尔斯还算很年轻的。也不怪他像个老顽童一样,成天东奔西跑的不愿意待在家族内。

      目送着查尔斯消失在走廊内,叶星海转头走进了礼堂。

      -遰---

      灐 查尔斯从走廊旁的一个楼梯爬上第二层,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便站到一堵大理石墙面前,伸手在ꈉ上쳴面有节制的敲击了两下。

      辌 待查尔斯停下手中的动作,石墙从中间裂开并向两边平移,露出了一条黑色的甬道。

      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查尔斯便走进了甬道,而石墙也紧接着合拢,压根看不出来这里有一꧂条不知道通向锑哪里的密道。

      “你䗈回来了。”

      ミ 待查尔斯走ॕ进甬道深盗处,齐工的声音传了出来。

      “怎么样,那小〯丫头的表现如何。”

      甬道的尽头是一间不知道用来存放什么的密室,整个房间的墙壁ⴁ上都铺满了铝箔纸,而齐工正辰坐在密室的正中央,看着走进来的查尔斯。

      “不按套路出牌,总是能给你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查尔斯对叶星海的评价很高,“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她是最好的人选。”

      “那你,认定是她了?”齐工捋了捋滑到自己眼前的白发금,看着查尔斯,“就让她代表我们依诺万家吗?”

      껍 “嗯,就她了。弃”查尔斯不假思索的点了点讠头,“而且薇薇安那孩子还是太古板了点,一뒚旦碰到叶星海这样的对手必定会出大事。”

      虽然薇薇安是自家的孩子,但查尔斯所说也是事实,齐工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查尔斯的选择。

      “薇琪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丫头。”齐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所以这事一定要向她保密,不到最后时刻不要告诉她,我怕徒生事端。”

      “放心好了,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演ⱂ了这么多年的戏,我做事你唆还不清楚?”查댺尔斯微笑着走到齐工的身后,拉起她已经发白的长发,嗅了两下。

      “怕的就是这地方也不安全啊。”

      닿齐工望着漆黑的甬道,有些担心的说道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