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动广场舞今生相爱

      ﯾ 李皮笑了,他认为說阿洛身上还是有可以称道的地方,最起码有底线,不是那曶种贪得无厌的家伙。

      “我说了借给你100万就ച会借给你髉,你现在需要钱就不要推쾝辞了,大不了你今后赚到了钱再还给我。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吧,我现在就转账给你。”暃

      胷 阿洛的心被彻底温暖了。

      ═ 鰀“李皮,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就算你让我把命交出来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交出来的。”

      “氻我要펤你探的命干什么,你自己留着好好珍惜吧,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能再作践自己。”李皮说。

      把100万转账给了阿洛后,李皮问他硷:

      “你还有没有什么䲾东西留在菱熊会所ತ?”剻

      “就几件旧衣服,我不打算回去拿了,扔᤼了吧。”阿洛说。

      他好不容易有机会脱离菱熊会Ɐ所,一刻也不愿意在那里呆。

      “那好。”李섰皮拿起手机拨给了岳力石。

      “石头哥,我打算介绍一个朋友去蛩你的酒吧上班。”

      他觉得岳力石的酒吧很适合阿洛,可以让岳力石给阿洛安排一个保安的工作,以阿洛的本事当一个保安绰绰有余。一方面有岳力石照看着阿洛他比较放心,另一方面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阿洛可以帮虡岳力燖石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没问题,”岳力石很爽快疞就答应了,“是鴍你的ڗ什么朋友啊?”

      “晚上我会带他去你的酒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㑶”李皮说。

      “O鎆K,OK,咱们兄弟啒还没有在一起喝过酒呢,今天晚上你必须得留下来好好喝一杯,我一会儿打电话把李季山和曹骏也叫过来。”岳力石一听李皮要来表现的非常热情。

      “那好吧。”李皮有点无汚奈地ݚ说。

      他是真不想喝酒,不是他不能喝ꥎ,而是喝了酒会影响晚上的训练,但看来今晚是躲不过去了。

      挂了电话,他对阿洛说ﴟ:

      “你先去我朋友的钺酒吧里当保安,我想用不了一年时间我的电影公司就会开起来,到ڞ时候你就过来跟着我。酒吧的工作时间主要是在晚上,白天你没什么事的话可以来沪海大柳学,咱们互相学习交流武术。你觉得怎么样呢?”

      阿洛很高兴,没想到李皮一个电话就把他的事情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太好了!”他说,“我觉得去酒吧当保安很适合我,而且我白天还可以跟你学习格斗术。你ፆ的蕘格斗术非常厉害,我想拜你为师,可以ꚉ吗?”

      ꪮ李皮拍了拍他的肩膀。

      㔤“咱们是朋友,而쀪且是互相学习,拜师没有这个必要。”

      ꛡ “不,我的䗭那点东西在你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一定要拜你为师,在我心里从你打败我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把你当成师父了膑。”说完,阿洛竟扑通一声跪下了。

      듭 緙 李皮无语了,先是岳力石抓住机会强鍲迫劝酒,现在阿灗洛再来一个强迫拜师,看来这个阿洛还真是一个武痴呢。

      “好了,快起来!”他ꄶ把阿洛蟰扶了起来,“你就是要拜我为师也用不着跪下,我可以答应你,但有一ᴳ点我必须要提醒你,你以后要囌是用你的武术没有底线、不讲原则地乱来,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作为朋友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作为쑄师徒那就不一样,即使响鼓也要用重锤。

      “是,师父!”阿洛恭䱘敬地说。

      坺 听着他叫师父趿,李皮感到有点别扭,不过答都答应了뚬,只好随他叫了。

      “你练的是什么武术?打拳带出来的是传统武术中的那种内劲吗?”李皮问。

      “我主要修炼的是传统武术的内家杚功法,打拳带出来的就是内劲䪩。녗在动作和招式上我只是胡乱学了一点,没有什么章法,所以看到你的格斗术这么厉害就有了跟餴你学习的想法。”阿洛说。

      李皮心想,阿洛果然修炼的是传蘏统武术内家功法咘,并且걙修炼出了内劲,既然如此,说明天Ӿ地元ᥜ气还是存在的,只是太稀薄,当然了,能否修炼出内劲还需要看修炼蝯者的天赋。

      뉥 “你修炼了多长时间?现在是什么ྡ境界?”他问。

      “我是从十五岁那年开始修炼的,今年二十岁零几个月,算起欷来一共修炼了五年多,我现在的境界是和田境中期。”阿洛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么你的内家功法是从哪里学的呢?”李皮又问。

      “我家在山区农村,我十五岁那年放暑鯰假饡在山上玩,碰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就是教我修炼内家功法的师父。他说我干别的不行,但像块练武的料,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学习武术,我컦说愿嗀意,他就教了我。他一共教了我三天,等我熟漇悉怎么修炼滏后他就走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阿洛说。

      ⓸ 教愥阿洛修炼内家功法旭的师父竟ﴆ能一眼看儵出他是块练武的料,而且他又真的修炼出了内劲,说明他这个师父不是一般的人物,这让李皮感到很好奇。

      “你知道你那个师父是什么境界吗?”李皮问。

      “我听他说过,他当时的境界是地煞境后期,距离圆满只픖差一步,碗口粗的树木,他可以轻松地一拳击断,我就是看到他这么厉害才决定籼跟他学习武术的。”阿洛说。

      李皮疱并쇽不感到惊讶,以阿洛和田境中岭期的境톨界嚧拳脚的威力就可以轻松打得黎明传胳膊和腿骨裂,修炼到了地煞境后期一拳击断碗口粗的树木也就理所当然了。他ጸ认为自己的《极手道》突破后起码应该相当于和田境后期。

      “那么你那个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过Ꮆ修炼内家功法是需要吸收天地元气的呢?”这是他最关心的话题。

      “说过的,㛝”阿洛说,“他说现在天地擌元气非常稀薄,只有武学天赋很高的人才有可能修炼솝出内劲,普通人修炼内家功法最多只能是修身养心。”

      李皮明白了,果然是这样,阿洛说的印证了他在资料和书籍上看到的以及他的猜洢测。阿洛修㽹炼内家功法五年多时间,境界达到了和田境中期,武学天赋有多高、修炼进度是快是慢因为没有参照不太好判断,但把阿洛放到搏击界肯定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퇆不过他相信,论武学天㾯赋,自己应该是要高于阿洛的,不뿵是因为他现在的实力要高出阿洛许多,而是一种直觉。

      (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