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图片打不开

      “廷剑㟲,明日随我去平西王府吧,那里我和你四叔可以照看你墓,另外给你大伯一些清除内鬼的时间,以免有人狗急跳墙偷袭你。”平西王雷镇山说道。

      “我已经知道了爷爷,这平西府我还没去过呢,比咱雷神堡大多了吧。”雷祕廷剑充满了憧憬。䏇

      “廷뱼剑,去了㸵平西府,规矩比咱雷神堡多了,ፍ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嗯,大伯,我会回来看你们的。”雷廷剑有些不舍。

      “爷爷,我还有疑问……”雷廷剑突然想起了赵骅之死。

      “但说无妨。”

      뽪 “我听ﳲ田叔说赵骅是要潜逃,然后被我尕爷所杀,现在我尕爷ꏰ被关祠堂,可有这事?”

      “嗯,确有这事,你对你尕爷有怀疑?”平西王雷镇山提起了兴趣,据他所知他这个弟弟看着养尊处优,没想雡到扯着嗓子喊冤,从早伺上吼道了现在。

      엂“没,我擐只是好奇赵骅为何突然要逃跑?早不跑,晚不跑,偏偏在我们回堡的当天要跑?”雷廷剑抛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忽视了的问犸题。

       悵“我们回堡后,赵骅肯定就暴露了,所以赵骅碳要么离开,要么死!”雷廷剑皱着眉头说道㯂。

      “咦,对了,我咋厣就没想到呢?”雷定晏拍拍脑袋。

      “今天发桮生的事太多芚了,一件接一件,下午廷剑又归来,忽视祸了很正常。緮”平西王雷镇山宽慰道。

      “我们拂晓出南北城,听守城的人说,青木派的马车比我们更早出城,再没有其他ᑀ人ᄈ了。ᨐ”雷廷剑回忆回家路上发生的一切。

      浀“又是这个青木ࠒ派,看来我们必须要重视这个青木派了。”雷镇山突然说道,䲿“周廷剑你接着说。”

      “我问了昨晚值夜ヿ班的田叔,并没有人在早上来咱雷神堡,所以咱堡里谁家养鸽子?”雷廷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飞鸽传信了。

      “雷神堡大大小小一万户,养鸽子的不在少数,仅仅登记在册的就要两千多户,对了,赵骅岳父鸽꜅老头就是替咱雷壜氏族中养鸽子。”雷定兴对雷神堡大小鏼事务了然于胸。

      “这不好查,如大海捞针一般!”

      “鸽老头就佘是早上找二叔告我的那个腿瘸的老头,唉,也是个可怜人,⢅智障女儿好不容易托付他人了,谁想茟那赵骅却是大恶之人。”雷定兴叹息道。쀴

      平西王雷镇山想起早ꁐ上闹事的老头,“确实可怜。”

      历“嗯,鸽老头四十多年前就进了雷神堡,养鸽子一把能手,天生腿瘸,不识字,爱喝闷酒,直到四十岁的去了一个智障老婆,生了一个妞也傻乎乎的,这晚年冹却……”雷定兴丝毫不怀疑鸽老头。

      ᒒ“大伯,那你觉得这鸽老头……”

      “他?我看不像,他不识字,每次来信他都原封不动的交给传令小厮,怎么可能是他?”雷定兴摇头否定了。 幇

      “嗯,我早上见他的时候軂,他可怜兮兮的,我看අ是一位性格软弱之人,不像那种潜伏的主。”平西王雷镇山귖识人眼光毒辣,自信自己不会看错。

      “那还真是大海捞针了,唉……好不容俱易蹮出现的线索断了。”雷廷剑惋镰惜道。

      “那去问问你尕叔,今天事多,没来及审他,问问他怎么知道赵骅要逃。”平西王雷镇山双眼一猴睁。 퐤

      “爹,这就去?”

      “嗯,廷剑也去,篠看看你尕爷!”

      ꈀ ……

      就在平西王雷镇山带着两位堡主还有雷廷剑去祠堂的时候。

      一位做着《轮椅,衣着华贵的少年来到雷神堡养鸽场,养鸽场旁边的房舍,漆黑一片。

      ꂒ 轮椅上的少年看着漆黑的房舍,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抽泣声,皱皱眉头。

      随即这位少年示意随从点起火把,去敲门。

      一位面部憔悴,可怜兮兮的老头出现在那名衣着华贵的少年眼前。

      “袴啊,廷诚少爷深夜前来,不知何事?”鸽老头몯诚惶诚恐的伏倒在地,不敢抬头。

      ﴤ“嗯,起来⎗说事吧,我有事请教。”那少年一副玩世不恭,冷漠的表情。

      他就是雷廷剑亲大伯次子,也就是雷廷凯大哥的亲弟弟,天生残疾,今年十六岁了,只能随母亲在平西王府生活。

      雷镇山孙子里面排行老二禎。

      즴雷廷诚,腿部残疾,但是好读书,頻喜欢养鸽子,随机放飞鸽子,然后带回来各地鸽友,这是他孜孜不倦的乐趣。

      但是由于天生缺陷,导致他非常高傲冷漠,时刻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表情。

      所泃以他们兄弟多人里面,最雷廷诚知识渊博,但也是最不好接触的人。

      “阁老的事,我略有耳闻,还望鸽老节哀保重,日后我还柾要请教你如何养鸽子的事呢。”

      녁 雷廷诚一句话又让鸽老颤颤巍巍的抹起了眼泪。

      鸽老,是雷⽞廷诚唯一能谈得来,敞开心扉的人。

      “公子在这雷神堡的话,有尥事吩咐老奴一声,老奴便亲自来府上,何必劳烦公子亲自前来,要知道这鸽笼臭不可闻,污秽之地,怕污了公枪子眼睛。”

      “鸽老客气了,咱俩之间虽无师徒之名,却又师徒之实!쳧不知为何,爷爷明天要带我那刚回来的弟弟返回平西王府,我也要跟着回去了,特来向鸽老告别一声!”雷廷诚真&诚的说。

      “什么,王爷……公子明日就要返回平西王府了?”鸽老訓头眼中闪出一丝异样。

      “嗯,我今晚来还有一事求教,就是夜鸽如何训练,我目前最多放飞两百多公里,更远的鸽子都是有去无回,为此损失歍了不少的上好鸽子。”

      灁雷廷诚苦防着脸ࠖ,“即便我家底再厚,我也有些受不了了,所以想请教一下鸽老。”

      “这个,没问题。”

      夜色之下,雷廷诚和鸽老头交流着。

      ொ ……

      “我不服,我要见雷镇山!我要见我二哥!”

      “都把老子关了一整天了,能不能给个说法,不就伤了一个外姓人焨啊,”

      “老子被关了꣙,外面哪个鳖孙放爆竹?老子何时得罪过人?”偫

      “快放我出去誡,要不派个能说话的人送吃的来,别再派个哑巴一问三不知……”

      “实在不行,给老子送一副骰子来,让老子消遣消遣,在这里太无聊了……”

      “信不信,等我出来弄死你们,x老子被关,你们居꣱然放爆竹庆祝!”

      桨“来人啦,快告诉我那当王爷的老é哥哥,我真有要事禀报!”

      还没接近祠堂,就听见雷镇宇嘶哑着嗓子㿥喊着。

      “看看你们尕叔,没去练河띂东狮吼可惜了。”平西王雷镇山苦笑道。

      雷紂镇宇作为雷镇山敡一辈最小샀的一位,可以说从小辈分极高,受惯了吹捧,在这雷神堡可是横着走的옧。

      “谁?哪个王八蛋躲在外鴞面偷听,老子听见你了!带骰子了没?”

      㬗“快过来陪老子玩两把骰子,聊聊天也行啊!” 勓

      雷镇宇听到有人进了뫓祠堂,喊声更大了。

      “成何体统,太不像话了!”平西王雷镇山拉下䬨了脸。

      ⬾ 줬 鴸 “我去开门……䚒”雷定兴忍着笑赶紧去开门。

      雷廷剑则一脸黑线,他印象中뗌整日笑嘻嘻无忧无虑的尕爷居然还有这样一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