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抢红包辅助软件

      之前也说过,墨莲其实并不擅长聊天,和熟人可以不拘小节,但不是能和武徐山一样控制自己的人。

      不过这不妨碍她进来成功救了场。在她的快速引导下,聊天过程不过几分钟,她就成功地让这几位进了她说是“上古氏族的某位有后台的大佬送她的特殊小世界”。

      她当然没有什么小世界,她并没有一开始就讲实话,她现在相当急切地讲究效率。至于怎么解释,可以直接说自己也是第一次用。

      她自己在说的时候一度觉得自己太急了,但幸运的是,他们还是相信了她的话,进了她安在小盒子上的宝珠。

      墨莲长舒一口气,把那本来就有宝珠的盒子又套娃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宝珠之中。

      接下来,她只需要把这装着盒子的宝珠交给自己的爸妈或者叔叔,自己再过去,就可以直接几乎可以瞬间让这里查无此人。

      刚刚在人群中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她听着那是心惊肉跳。在她的想象中,刺客联盟盟主的徒弟,再年轻也该算个大叔了,刚开始听这些人,推断渗透者成分的时候,她其实没怎么紧张。

      但在她看到这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比她也大不了多少的两位之后,心态立刻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那一刻她深刻地感受到了世界的魔幻,从武徐山看似冷静,却总感觉少了一丝生气的眼神中,她突然感受到了什么。

      她突然就发现了这两位没她想象中那么强。

      墨莲很快就拟订了全套计划,短时间之内,她就能让这两位远道而来的亲家完全安全。

      现在,貌似计划进展得还算顺利,至今为止还一帆风顺。

      但还没等她装好之后转过身来,身后的门就被毫无顾忌地推开了。

      “你确定是这?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今天刚回来的两个的房间。”

      门口离门稍远的位置,一个人早早立住,不再向前前进。周围的人也大都随着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没错,就是今天刚回来的两个里面比较大的那个带他们来的,肯定在这几个地方中间。”

      这带路的倒是心大,头朝着后面,看着后面跟着的众人。而众人就没他那么疯了,站在那里,对上了门内盯着开门的入侵者的墨莲。

      “相当熟练啊,看来我们不在的时候,你没少往我家里跑啊。”

      那人听到背后有人,丝毫不怂地转过身来。但是落满灰尘的房间里,只有墨莲一个人。

      “那两个刺客联盟的人呢?我看他们就是往这走的啊!”那人转过头来,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对。

      “就这两下子,鸡从鸡舍里飞出去都得找半天,你还想找到刺客联盟的人?”墨莲对于面前这个看着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意见相当大,完全不客气。

      那人也确实不像什么好人,完全不把墨莲当人看待:

      “小屁孩胆子不小,你给藏哪去了?是不是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珠子里?”

      说着,就上手来抢。墨莲自然不会惯着他,直接就准备开始出手。

      但是在他之前,反而是之前最开始问的那个人直接上来抓住了这个人的胳膊。

      这些人墨莲一概不认识,但学习过感知技巧的她,还是分辨得出,这些都是她这不争气的势力内部的人。

      这帮她挡的这位她也不认识,但要是说因为这个指望一些好感,那是就不太可能了。

      这个拦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是领头的,说是这场闹剧的导演也说不定。

      那人被拦下,说话间还有一丝被错怪的感觉,情绪相当激动:

      “大哥,绝对就是她藏起来了那么大的人,哪逃得过我的眼睛!肯定在她身上!”

      那大哥白他一眼,毫不客气:

      “你还想抢?信不信这为能把你手掰断?”

      族里的人知道她是谁并不奇怪,但这人说出这种话就不太对头。

      一般来说,练他们这防御离谱的这流派的,都一力降十会,莽的很,这种样子看起来完全不像普通人。

      墨莲看着这个看起来比武徐山应该是大点,比她大了四五岁的人,心中有些定论悬而未决。

      “她?掰断我的?”

      那人显然不信,不满和暴躁直接写在脸上,怎么看怎么不像正常人。

      “怎么,族里大能久攻不下,伤先王之虎首两指碾碎,这样的流派,这种君临级的应用方法,你何德何能,能扳得过?这他有信心可以直接带回来比试的孩子,你觉得你凭什么扳的过?”

      那人态度威严,这暴躁老哥竟也不再说什么。

      真的回想起来墨莲她爸妈的事迹还是相当惊人的。

      话说萧家先祖曾短暂地作为一个在位时间不长的小皇帝,打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最终获胜,于是趁此机会,创立如此流派,也算是远见卓识,给后世带来坚实基础。

      不过就是打下这坚实基础的那传奇人物,故事也有一段刻骨铭心。

      他们这先王,平生从被任何人伤到过,但是只有一次,那显眼的疤痕永远铭刻在了先王不朽的尸身上。

      他们这先王,曾夺前朝虎符在手,在创立流派的时候,这虎符他虽在手上,可却从来没有出手碰过那可以和传国玉玺相比的虎符。

      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先王不出所料地战败了。

      战败本来就写在计划中,先王其实丝毫不慌。但计划再好意外也是不可避免的。

      那打败他的人,既废前朝虎符,又要挫他锐气,于是就做了一件至今还未被忘记的事。

      掰断了虎符,把虎头取了下来,以虎头称为空头司令,令他收起来。

      重点好不是这个。重要的是,全身没有其他任何伤,护体相当传奇的先王,受伤了。

      那仅仅虎头,把先王刀枪不入的手,差点烧穿一个深坑,伴随了先王一生。

      但是,墨莲她爸,却创新性改变了这个历史,用两个手指,碾碎了那没人敢碰的虎头。

      这其中对比出来的东西,算得上墨莲父亲重要的实力象征之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