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胤言生

      两个妹子看到突然出现的喻秋词,越发的苦恼和无奈。

      林酌月这样的大美女吸引男生注意很正常,但人家已经醉成这样了,你们就别来掺和了吧!

      蒋学长微微瞥了喻秋词一眼,眼神有些凌厉。

      而喻秋词,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

      “我是她朋友,我帮你们送她回去吧!”喻秋词认真地道。

      “你是他什么朋友?”蒋学长皱了皱眉。

      “你又是谁?”喻秋词反问。

      “同学……”换作然然的妹子小声道:“他是蒋学长,是咱们学生会主席。”

      蒋学长微微扬起脑袋,看向喻秋词的眼神更是自信了几分。

      “嚯……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吓死我了。”喻秋词拍拍胸口松了口气,语气中满是不屑。

      蒋学长表情一僵,沉着脸剜了喻秋词一眼。

      “蒋学长,还有这位帅哥……”短发妹子苦着脸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们俩真能送她回去。”

      “别废话了。”喻秋词皱眉道:“就你们这蜗牛的速度,没等把她送回宿舍酒就已经醒了。”

      妹子无言以对:“……”

      喻秋词继续道:“我真是她朋友,我知道她叫林酌月,赶紧把她给我。”

      “我还知道她叫林酌月呢!知道她名字就算朋友了?不能给他!”

      蒋学长厉声道:“我是学生会主席,我可以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你们是信我还是信这个陌生……”

      “我还知道她左边屁股蛋上有一颗痣呢!”喻秋词打断了他的话。

      “……”三人当下顿时哑住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喻秋词。

      看到把他们唬住了,喻秋词马上俯身将几乎没有意识的林酌月拦腰抱起,径直走出了酒楼。

      两个妹子赶紧追了上去,只留下蒋学长在原地凌乱着。

      喻秋词的脚步很快,俩妹子连走带跑才能跟得上。

      他的手大大方方托在林酌月屁股上,颇有弹性,手感上佳。

      两个妹子看到了,装没看见,他都知道林酌月屁股上有颗痣了,想来两人早就……

      “原来你是酌月的男朋……呃,不对,你是……她前男友吗?”

      “……”喻秋词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前男友了。

      这问题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反扔了个问题出去:“她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然然小声道:“其实也没喝多,就三杯啤酒……”

      短发妹子接道:“她心情不好,因为把一个男生的联系方式弄丢了。”

      “哦……”喻秋词点点头,片刻后才试探着问:“她有说那个男生什么吗?”

      “只说他去北京了。”

      “那男生长得怎么样?”

      “她没说。”

      喻秋词撇撇嘴,我就这一个长得帅的优点,都不夸一下嘛!

      “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没你帅吧!”短发妹子偷瞄他一眼,小声笑道。

      “咳……赶紧带路吧!”

      “可是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

      “我知道。”

      来到宿舍楼下,喻秋词深吸口气,直接冲了进去。

      在宿管阿姨拿着棍子追他之前,喻秋词已经找了个借口:“同学心脏病犯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冲上了楼梯。

      “是的阿姨!同学心脏病犯了药在宿舍。”两个女生在后面帮他断后。

      “这男生跑得快,所以我们才让他帮忙,百米不到十秒呢!”

      “阿姨特殊情况……”

      “这样啊!”阿姨总算是收起了棍子:“那让他快点下来就行了。”

      ……

      喻秋词把林酌月放在床上后,重新写了个纸条:“这是我的电话号码,等她醒了记得告诉她。”

      “知道了,今天谢谢你。”

      喻秋词笑着朝短发妹子挤了下眼睛:“不客气。”

      妹子顿时捂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下楼后,陈一楠三人正在宿舍楼下翘首以待。

      “靠!”萧岳很不爽:“阿姨不让我们进,你凭什么进去啊?”

      陈一楠急忙接过话:“原来这妹子是你前女友……你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不是。”喻秋词摇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她屁股上有颗痣?”

      喻秋词看看他们,笑道:“我随口一说,唬她们的,不然怎么会同意我抱她呢!”

      “……”三人顿时面面相觑,而后不约而同地朝喻秋词竖起了大拇指。

      “对了。”喻秋词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太妹被轿车接走的事,我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都不要往外传了,容易让人想歪。”

      “她是真的上轿车了,没骗你。”

      “上就上了吧!”喻秋词轻吐了口气:“我先撤了,去找宋谷雪。”

      “真心疼你的肾……”

      ……

      “这道题只要找到了思路……”

      “做题真是烦死了!”小少年有些不耐烦地把笔摔在了桌子上。

      被他突然打断,文欢欢轻咬着嘴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吧!你让我玩,我不用你教,你可以在这玩电脑,但我会和爸妈说你很好,让你在这里做,报酬你也照拿,这多轻松啊!怎么样?”

      文欢欢对免费玩电脑很是心动,但她又很清楚,这样做不对:“这不是骗你爸爸妈妈吗……”

      “什么骗不骗的,你这么想啊!这样做我开心,你轻松,爸爸妈妈也高兴,咱们三赢!”

      文欢欢低着头轻轻晃动脑袋:“这样不好,我是来帮你学习的。”

      少年深吸了口气:“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跟爸妈说你不行,题目解不好,就知道玩电脑。”

      “可是我刚刚就用了三分钟电脑……”

      “我不管,反正只要我这么说了,明天你就不用来了,你赶紧考虑。”

      “不用考虑。”文欢欢摇摇头:“就算不让我教,我也不能那么做的。”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男孩爸爸笑着走了进来:“已经九点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嗯……”文欢欢看了少年一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默默站起身。

      “应该还有去学校的公交车吧!”男人轻声问道。

      “有的。”文欢欢应了一声:“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路上小心。”

      坐在公交车上,文欢欢沉默地看着车窗外喧嚣的风景,视线逐渐模糊。

      有人手里有那么好的学习资源却不珍惜,有人为了上学被逼离家出走。

      有时觉得人生是公平的,有时又觉得,它一点儿都不公平。

      回头看看这十八年的人生,从未享受过命运的优待。

      除了长得漂亮一些,但这真的是优待吗?

      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男孩爸爸打来的。

      这部手机也是她偷爸爸的。

      “喂……”文欢欢木然地应了一声。

      “坐上公交车了吗?”对面是男人的笑声。

      “嗯。”

      “那就好。”男人笑道:“豪豪说他对你很满意,明天同一时间我去校门口接你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