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AV熟女排行榜

      “五哥,五哥,你怎么睡在这里,若是家主知道你不好好修炼却在这里喝得烂醉,恐怕又要挨罚了。”若夔突然被一个声音叫醒,就在他打算睁开眼睛看看是谁打扰自己好梦的时候,一条湿漉漉的舌头舔得他胃里一阵恶心,若夔赶忙将身边的那个家伙推开,用手将脸上黏液擦去说道:“六妹,你这叫人起床的办法也太过慎人了吧!难不成你每天也是这般起床的。”

      “切,小英只惩罚那些偷懒的家伙,小英你说是不是呀。”陈若凤低头对着一只一尺有余的小狗状的家伙说道。

      这小英正是若夔送给陈若凤的那枚脊英兽蛋,就在两年前它被若凤成功孵化了出来,并且已经与陈若凤签订了主仆协议,它哪里听得懂若凤在说什么,只是好奇的在两人之间摇晃着它的脑袋。

      “昨天不是那些小辈们的验真吗?让我突然想起当年我们的样子,只是在这里喝了些酒,却没成想居然醉倒在这里,倒是让六妹见笑了,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若夔好奇的问道。自从发生了万兽山之事后,他们兄弟几人除了若夔偶尔来此外,其他人都因为各自的原因都很少踏入这里,他不知道为何今天六妹居然来到这里,以往一提到二哥的事,六妹总是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难不成只有你还记得二哥不成,今天是二哥的生日我到这里来看看,其实每年到这个日子我都会来此的,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二哥仿佛还在我们身边,不过是今天凑巧碰到五哥而已。五哥,你说二哥如今还好吗?”陈若凤满是希望的看着若夔,兄弟之间待她最好的就是二哥和五哥,大哥像是长辈,三哥四哥又是个修炼狂,除了修炼很少在乎兄妹之情,至于老七或许是因为年龄最小的原因,反倒是若凤照顾若麟更多一些。

      “六妹,你知道的二哥天生就是王者,他只会比我们想像中活的更好,他一直都是如此不是吗?”若夔若有所思的回道。

      “五哥,你知道的那万兽山南方入口处如今多了个千里泽国,当年在烈英城中更有杀手暗中刺杀四大学院学生的事发现,而叶灵山也被他师傅亲自接走,更有传闻雷宇帝君曾在归京途中被人袭杀,最后重伤而逃。你带着重伤的叶灵山返回族中,但叶灵山却矢口否认自己曾与二哥同行,族堂的大火又让二哥的本命牌付之一炬,这一切都真的能证明二哥还安好吗?五哥,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其他的事对吗?那《六道刀经》传承的事家族不让过问,但我知道那刀经一定是二哥留下的,因为家族里只有二哥在乎我的道途是否有瑕,而且二哥也从未对我食言过,他说会从秘境中送我礼物就一定会给我。还有小英的事,我问过家族里的长辈,他们都说脊英兽并非是万兽山中的妖兽,而且凭借五哥当时的修为,若想偷出一枚脊英兽的蛋是根本不可能。五哥,从小就你和二哥对我最好,你能不能不要再骗我,告诉我二哥的事情好吗?”若凤的眼里已经泛起泪花,模样好不让人怜惜。

      若夔看着六妹的样子,他真想把六妹搂在怀里告诉她全部真相,可是他在秘境与二哥分别后,也不知二哥如今的情况。八年就那样过去了,如今在陈家除了偶尔有人惋惜这个当年的陈家天才外,陈若仙仿佛从未出现一样。若夔知道自己永远不能承认《六道刀经》是二哥让自己代赠六妹的事,否则消息一旦泄露结果将不堪设想。若夔看着天空中自由自在飘荡的云彩,摸着若凤的脑袋说道:“秦国管告都写着,二哥因误杀赵家侯爷,惧罚而逃,至今生死不知。叶灵山也说了他们是因为被黑衣人袭击后分散逃走,最后只有他一人进入了秘境,若仙却不知所踪。而我救下叶灵山和得到脊英兽的蛋都纯属侥幸,那《六道刀经》的确乃是家族有,至于来历估计只有族长知晓。六妹,咱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修炼,否则真有一天碰到二哥,我不想再次成为他不得不照顾的对象。”

      “那婉儿姐又怎么解释,那天是鸣伯亲口告诉我的,也是我给婉儿姐泄漏的消息,那件陈家的夜行衣也是我偷偷给她的,那天鸣伯还要我今后替他好好照顾浚儿,你知道的他待我一项很好。可自那天之后鸣伯再没回来,婉儿姐也没回来。八年了,什么事情能让鸣伯八年都不回来看自己的孙子,让婉儿姐不来再看凤儿呢?”若凤几乎是咆哮着向着若夔问道。八年过去了,二哥仿佛是被大家遗忘了,所有的长辈都对此绝口不提,连大哥也只是劝自己莫要胡思乱想,而五哥更是昼伏夜归很少出现,好像二哥的一生就这样突然落下帷幕,但凡知情者都选择闭口不言。

      “听说林家一直在筹备边界贸易,作为林家的嫡女且修为已是侯境的婉儿姐当然要坐镇一方了,怎么又能和以前一样四处游荡。咋们也要相信二哥,他从未让我们失望过,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若夔更像是再给自己解释。

      “哦,既然已经来过二哥这里,那我就先回去准备烈英城大比之事了,请五哥也早些回去吧。”若凤说完便转身离开,只给若夔留下一个萧瑟的背影,若夔知道六妹是生气了,但是有些事情伤害一个人就好,又怎么能将悲伤共享给自己最在乎的人。院里的竹叶随着秋风在摇摆,一顿一顿的像是在回答若夔的疑问。

      若夔摇了摇还是有些发昏的脑袋,突然想起院里有座深井,那里打出的水很是甘甜清爽。于是若夔走到那岩竹丛里,推开盖在井上的石板,用水桶打出一桶清泉,便张着大口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那沁人肺腑的清冽让若夔不觉上瘾,又接着猛灌了几口,扔下水桶,摸着圆咕隆咚的肚子赞道:“此水甘甜胜酒香,唯比佳酿少情伤。若是添得愁滋味,杜娘何须怨醉郎。”若夔将那石板盖好,突然喜气由心而生,跨着大步便出了院落。

      “四哥,你怎会从那个院落里出来?难不成是四哥也看中了那个院落,我说为何不让小弟搬入其中呢,若是早些说明,我又哪敢同四哥相争。”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躬身向若夔说道。却见他穿着一身紫袍,腰间束着青玉扇,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那双更胜女人的狐狸眼不由得让人心生畏戒。此人原本就与若夔争夺过陈氏第七位嫡传弟子的位置,后因为若仙等兄弟们的帮衬若夔导致他其输一局,最终让若夔成为了陈氏嫡传弟子。

      他因为是长老的亲孙且父母都居家族高位在便自恃盛高,争夺陈氏嫡传失败后,便听说被他爷爷送去一家宗门修行。他在听闻若仙可能失陷在万兽山后,便立刻返回家族,要求族长重定陈氏嫡传弟子。本想着能够直接搬入若仙的别院,后因为若夔若凤等人坚决的反对,甚至还闹上了族会,最终由族长定夺才保留下若仙的别院。但还是装饰都胜过登天楼一筹,而此楼刚建成之时便取名为“胜仙楼”,但是当天便被六妹带着若麟砸了那牌匾,更是放下狠话若还敢乱取名字,下次就要烧了这别院,最后六妹七弟也因此被关了禁闭,此人也退了一步将别院的名字取为“仙羽楼”,双方方才了了此事。这也促使了此人对于他们的敌视,甚至对若圣也颇有言辞。此人便是有“小尾虎”之称陈若海,这个“尾”字有即是嘲笑他的修为,也通“伪”字,但不得不说此人在幻术一道还是颇有天赋。

      “我觉得你还是我叫五哥听着顺耳,若是实在强人所难,你叫我陈若夔便好,否则这一声四哥的称呼,我怕与虎哥应串了岂不是尴尬。你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修炼了,还有我劝你最好别进二哥的别院,六妹刚刚离开,我想你可不想你的仙羽楼被烧成一团废墟吧!”若夔拍着若海的肩膀好心的提醒着,转身便返回了自己的院落,也不再理会若海是何感想。

      “上次是小弟唐突了,竟忘了二哥之事,他…………”若海还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若夔已经转身离开。他心理暗暗骂道岂有此理,居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再看着若仙别院门匾上“登天楼”三个字更是恼火。本来只是对若仙有些怨气的他,如今因为这三个字带来的耻辱已让他开始憎恨了,陈若仙活着的时候给自己添堵,现在连死了都能羞辱自己,竟还有这样的道理,迟早有一天自己一定要砸了这个牌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