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无

      白简安忍住自己所有的坏脾气,转过头来,将自己的头发撩到胸前,极其冷淡的望了一眼张捷,

      “你,要干什么?”

      张捷莫名其妙的背后一凉,这女人怎么比熙少的还可怕,不由得腿抖了一下,“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少爷怎么说话!”

      白简安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望着张捷,再气也要忍着,“所以,张少你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张捷有些洋洋得意,“发过烧之后脑子变正常了!你最好要看清自己的位置,你要是再让我不爽,或者不高兴的,我立马就可以要你滚蛋!”张捷觉得自己太帅了,狂酷拽,简直英雄本色!

      白简安不愿搭理这样的傻子了,也不想再添任何麻烦,“谢谢你张少,我一定会看清自己的位置……”白简安话还没说完

      张捷就只留下了一个自认为狂酷拽的背影,太,爽,了!

      白简安瞬间阴暗,NND小子,除了我妈,还没人跟我这样说过话。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在粪坑里泡个三天三夜,消消毒。

      白简安像是在看一个孩童,看着张捷。不晓得是喜是怒。平淡的走向自己的位置,转眼就看见了前面两个二逼,叶浅浅和夜熙冥,忘了!她就是坐在叶浅浅和夜熙冥的后桌,不知道是她废了多少力气求来的宝座。

      所以说,她是夜熙冥和叶浅浅的爱情故事的首席见证官,意思就是说,吃狗粮可能会吃吐。

      白简安为自己将来的生活默哀了三秒钟,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平静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心里自我安慰,“呵呵,不就是吃点狗粮吗?还省饭钱呢?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立马将白简安的美好梦想破灭了。

      数学课后,叶浅浅不想写作业,戳了戳旁边的夜熙冥,“熙少,可以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吗?”

      夜熙冥一脸宠溺的望着叶浅浅,“浅浅,你又不乖了?”

      叶浅浅朝夜熙冥撒娇,“莫有啦!我只是不想写作业而已,请熙少代劳,谢谢!”叶浅浅把数学题放到了夜熙冥面前。

      夜熙冥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我拿你怎么办?”,默默的拿起了叶浅浅的数学作业。

      叶浅浅靠在了夜熙冥的背上,“就知道我们家熙冥最好了!!!”给夜熙冥一个大白兔奶糖。

      白简安一字不漏的全听见了,此时,她也很无奈!

      旁边的同桌,好像叫什么易小……函,非常非常安静的女孩。听得面红耳赤。白简安此时像是找到同类的感觉。

      语文课上,班主任胡利利的课,白简安隐隐感觉到这个老师很不喜欢自己。

      胡利利打开语文书,说,“昨天我们刚刚上完一节新课,下面我抽查一下,大家都背了吧!”这篇课文根本就不用背,胡利利仅仅就是想刁难一下白简安。

      说完,胡利利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白简安。

      教室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害怕抽到自己。

      白简安翻了翻那篇课文,自己连读都没有读过,整整三页想逼死老娘啊?白简安不安分的抖着左腿

      不出所料。

      胡利利指着默默祷告白简安“白简安,你,就带个头呗!”

      白简安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老师,我不会……”

      胡利利略带夸张的说:“不会吧,白简安今天老老实实的来上课了,我还以为你今天终于带脑子,你脖子上顶的什么东西,瘤吗?想呢?这个学生终于改过自新了,没想到,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啊?如果这次月考你得不到班级前十就给我滚蛋!”

      白简安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她好像她……白简安的右手握成了拳头,好像用沙漠之鹰在这个老师头上来一枪。

      胡利利看见了白简安这么落魄,有些自鸣得意,“算了,我呢?也不想刁难你,回家把这篇课文抄个一百遍,班长检查。我们开始上课。”

      白简安慢慢的坐下去,在本子上用笔使劲的写了几个字:你,等,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