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ti和960

      “啊!”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这真是蜂虿作于怀袖,给命理来了个猝不及防。

      往下望去,脚下皆是滚滚烫红的江水,江水颜色暗淡,给人一种视觉上的恐惧感。

      周围的环境似梦非梦,灰色迷雾缭绕在她周围。江水涛涛四面奔腾,最终都流入同一个漩涡。

      而命理,就被栓在漩涡之上,江水流动的声音传入命理耳中,嘈杂无比,使人心烦意乱。

      凭借她以前海量追剧总结出的套路来讲,自己女主的身份必然会很高。命理还以为是什么大公主、王府嫡女、余府后代女神医什么的。

      可蕊司宫少宫主是什么鬼?

      蕊司宫又是什么神秘组织。

      虽然她相信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此刻,她也不能承认啊。

      无论行至哪里,她都秉持一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态度。

      她抬头朝远处的机关口大喊:“喂!美女姐姐!你抓错人了!我是余府余斐的第一个女儿,所以是余府嫡女,根本就不是你们什么蕊司宫少宫主。从小我就只会玩泥巴,吃喝玩乐睡,没有什么别的大志向。”

      薛姿听到她的说话声,看了跪在脚下的兄弟们,起了疑心。

      她只想折磨蕊司的女儿,若是真抓错了人,那简直是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命理被她拉上来,神色慌张。她李梦芸和余命理灵魂交换的,她的身子也就是李梦芸的身子。

      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她依旧如常人一般惊慌失措,终究怕死的心理还是会在心底隐隐作祟。

      她缓了一口气,对薛姿说:“美女姐姐,你这么好看,我想你也不缺宠物,何必拿我这个黄毛丫头出气?再说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蕊司宫少宫主,我只是小小的余命理。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值一提。”

      命理看她翘着二郎腿坐在白色毛毯之上,嘴动神不动的命理一旁的侍卫:“周宇,去抽她的血,我要验货,若不是我想要的货,那我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的声音实在太过迷人,长相也是美艳浓颜,美得让命理都不想相信她是个反派。

      周宇抬头时,人中处流了一道红。但薛姿未用正眼看过他一眼。恰巧这时,他急忙擦掉自己的鼻血,眼神里有一丝恐惧。

      薛姿余光看他有多余的动作,便朝他撇了一眼,身上立刻冒出火光,一条又一条的金粉刺向周宇心脏。

      命理只听到一声“放肆!”,周宇便化为粉末,随风扬去。

      命理心里叫绝,看来这个周宇只是个跑龙套的,连台词都没有,不过眼神很到位。

      薛姿继续保持那种遗世独立的孤傲姿态,翘着二郎腿坐在毛毯之上,身姿妖娆妩媚。

      她身旁一个身着绿色束装的太监用那半娘半飒的语气告知众人:“若以后有人在敢对薛姿娘娘不敬,就是这个下场,无一幸免!”

      话毕,薛姿又重派一个人,不过片刻,一个男的便上来抽她的血,血液样本放入樱花之中,樱花瞬间变得暗淡无光呈黑色。

      不是吧!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血居然能让鲜花变色。

      薛姿勾起唇角,轻声而悠扬的声音传入命理耳中:“很好很好。”

      她扬起兰花指,轻触鼻尖。

      每每见她这个招牌动作一来,命理的心又慌了,一种失重感顿时油然而生。命理没有心脏病都被搞出心脏病。

      谁想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后她再也不敢彻夜不归了,要是真能从这活着出去,她一定会好好在家待着,做个宅女,哪也不去。

      但是此刻,她只听道滔滔江水延绵不绝不的声响,哪还有生还的余地。

      现在就只有俩种方法,一种就是沿着绳子往上爬,另一种就是解开绳子自己从这跳下去。

      不管了,当下她就得都试试,可依她的水性来讲,此刻只能顺着绳子爬上去成活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当她沿着绳子爬的时候,余浅冰已经在上面和薛姿谈条件。

      余浅冰依照长辈与晚辈之礼给她鞠了一个躬:“姿姨娘,请你放了余命理。”

      “呦,大皇子,稀客稀客啊,怎么今日想着来我这原宿?来看姿姨娘,带礼品了吗?”

      薛姿捂嘴偷笑:“哦,我忘了,下面那个小丫头和你有婚约,想来也不奇怪。我虽然动不了你,但我可以动这丫头,蕊司宫的势力引领朝廷之首,若是你以后和她成婚,岂不对我家凌熙不好?”

      余浅冰面不带色,轻笑道:“我从未想过要争这个皇位,凌熙比我适合做帝王。”

      薛姿听了只觉可笑。

      “大皇子,人都是有私心的,一年后,你和凌熙都要一起进宫。现在陛下找不到你,并不代表已经找不到你。他还悬赏百万黄金,说是谁找到你,谁就能拿到这钱。陛下如此器重你,我怎不为我家凌熙考虑考虑?”

      “一年后,我完全可消失在这世界,现在不消失只是因为技能还为发展成熟。但是一年后,生灵检测师检测不到我的存在,父王便会放弃我,而且凌熙也是皇子,皇位不交给他交给谁呢?”

      余浅冰喜欢自由,他本不爱待在宫里行那些无聊的人生,只想到处游历,看更多的风景,见更多的人。行游世界,行人生之快活。

      从小他就喜欢运用灵魂穿到各个星球去遨游,偶尔看到了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便很喜欢那里。

      一年后他想去的地方,便是那里。

      他聪明,所以自他被带到余家,就假装失忆。因为他知道,洗脑师洗脑会很耗力,少洗脑一个人,他们便多了一份力。

      这么多年来,他也隐藏得比较深,没人看出他的身份。

      命理母亲和他母亲生前是好姐妹,于是就给他俩定了娃娃亲。母亲时常告诉他长大了好好保护命理,而他打小就喜欢命理。

      当初命理嫁给欧阳见仁,最后抑郁而终,相思成疾。

      那时命理被欧阳见仁在大街上被欺负,他痛在心里,但是为了能抽出命理的灵魂,他忍痛将花瓶从高空砸向她的后脑勺。

      原本抽出的灵魂只是想保存在一个容器里,一年后他一同带走,在找肉身与之匹配。

      但恰巧这时李梦芸的灵魂居然奇迹般的和余命理的灵魂发生了磁场交换。

      一场巧合,余命理去了地球成了李梦芸,李梦芸来了这个世界成了余命理。

      所以一切皆因他而起,保全李梦芸的安全,算是他对她的补偿。他需要在这一年里,将李梦芸安顿好,至少让她无性命之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