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flight茄子视频马甲

      “呃?”

      哭声戛然而止,宝儿眨了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方宏宇,有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来,用这个胳膊拿住,就给你了!”

      再次取过蜜饯,方宏宇将其在宝儿面前晃了晃,又移到了左边的位置。

      小眼睛中露出一抹兴奋之色,宝儿下意识的抬手去抓,正是那只不敢动弹的左手,高举过了头顶,一看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面露惊喜之色,妇人目中满是激动之色:

      好了,好了!

      这下子,可以按时赶回家了!

      “好了,归你了!”

      终于将蜜饯放入宝儿手中,方宏宇冲着小家伙笑了笑。

      根本就不理会这个相貌“丑陋”的大叔,

      宝儿抓着蜜饯,立刻就塞到了嘴中,有些费劲的啃食、舔舐,目中满是欣喜之色。

      聂晓云也是眼前一亮,没想到这“方大哥”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呢!

      更关键的是,他这手法,跟师傅的,好像不太一样呢,感觉十分轻松的意思呀!

      “多谢大夫,多谢大夫!”

      心中感激,妇人赶忙起身一福。

      “莫要客气,孩子五岁前莫要用力拽他的手臂,尤其是牵手、穿衣服时,最容易出现“掉肘子”的情况了!”

      “是,多谢大夫提醒,谢谢!”

      说着,妇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直接就放在了桌上。

      “哎,不用诊金的!”

      知道聂晓云的习惯,方宏宇赶忙就要递还给对方。

      “应当的,应当的,大夫莫要推辞,小女子先走了!”

      心中感激,女子如何肯收回,兼又要往家赶,匆匆离去了。

      男女授受不亲,方宏宇也不好拽人家的衣裙,干看着对方离开了。

      面上露出苦笑之色,他只能回头看了看聂晓云。

      “无妨,方大哥便收着吧,这女子衣着有些档次,想来家中颇有些家资,倒也不必太过矫情的!”

      笑了下,聂晓云示意方宏宇收起银两来。

      “嗨,我要它何用,天天在你这白吃白喝白住,权当一点点心意吧!”

      说着,方宏宇便境碎银子放入旁边的诊金盒。

      “哎,这可不行,这孩子也不是我治疗的,使不得!”

      赶忙阻拦,聂晓云可不愿占这等便宜,而且,她还想向方宏宇请教那复位之法呢。

      “莫要矫情,这可是你说的,快做饭吧,这时候也不早了呢!”

      拦住了聂晓云,方宏宇笑着道。

      看着方宏宇镇城的目光,聂晓云笑着摇了摇头,倒也没再矫情:

      “行吧,那就先吃饭,吃饭完,还请大哥教教我那复位之术呢!”

      “小事,简单的很!”

      笑着点点头,方宏宇自然不会吝惜这种小技巧。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厨房中,聂晓云便开始拾掇起来。

      看着对方娴熟的技巧,方宏宇微微一愣:

      这手法,显然做惯了的,倒是跟想象中的大夫有些区别,倒像是个家庭主妇的样子!

      不过,这话,他也就在心中想想,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管人家的私事干嘛,先管好自己再说吧。

      看了看方宏宇,聂晓云笑着挥了挥手:

      “方大哥莫要在这里了,脏乱的很,”

      “你恢复的不错,今日加些菜,很快就好了,”

      “你先去房间等着吧!”

      看了看,的确也插不上手,方宏宇本身也不是什么做饭的高手,便没有逞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三菜一汤,外加两碗米饭,便端了过来,热气腾腾的,响起扑鼻。

      这一个半月除了喝粥,就是喝粥;

      之前,在部落中,也都是单调的肉干、焙子;

      偶尔才能吃顿烧烤,青菜则是少的可怜,全靠茶饼消食儿;

      这次终于来到了文明社会,他自然是要好好尝尝炒菜的味道了!

      炒青菜,炖豆腐,韭菜炒鸡蛋,蛋花汤;

      都是家常的菜,而且素了些,却是正符合他的胃口!

      立刻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入口中。

      “咔嚓,咔嚓……”

      清脆爽口,十分的新鲜,就是这味道差了些,仿佛只放了咸盐,没有别的什么调料的意思。

      不过,好歹是顿正经的饭菜,他还是吃的很香的,足足吃了两大碗饭;

      吓了聂晓云一大跳,生怕的胃肠消化不了。

      后来看他确实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下午时分,一直到了天色暗淡,也再没有人来,二人就在药房中收拾药材。

      从中,方宏宇倒也学了不少药材的辨认,长了不少知识。

      正当二人要关门时,忽然冲来几个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其中一个被人背着。

      “云姨,快给看看,快看看!”

      少年们冲入房间,直接就进了左边的内室,将那少年,放在了床榻上。

      赶忙撂下手头的药材,聂晓云几步就跑了过去:

      却见那少年额头满是汗珠,一脸的痛苦之色!

      紧随其后,方宏宇也赶了过来,同样注意到了少年扭曲的面容。

      顺着少年的身体往下看,一条扭曲的小腿,立刻就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是怎么弄得?!”

      面色一变,聂晓云沉声喝问。

      几人面面相觑,目光躲闪起来,不敢直视聂晓云的目光。

      “云,云姨,是,是我不小心摔的!”

      声音颤抖,躺在床上的少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皱了皱眉头,聂晓云强行压下了怒气:

      “行了,先治伤,回头再说!”

      “帮忙,按住他的肩膀!”

      “方大哥,将旁边的竹片拿过来,还有那堆草绳!”

      静下心来,聂晓云开始专心致志的为少年治伤。

      只是,那小腿处乃是骨折,伤的还颇为严中,扭曲变形不说,貌似不是简单的断裂,怕是都碎了;

      所以,治疗起来,十分的困难,本就不太会正骨手段,聂晓云只能照猫画虎的拽了拽,再用竹片将其固定了起来。

      就在旁边帮忙,方宏宇悄然探出了“感知”能力,尝试探查小腿内骨骼的情况。

      本就不是很清楚,又隔着皮肉,就更加模糊了;

      得亏的距离不远,总算是模糊看见了:

      的确是碎了,块数不少,歪歪扭扭的不是很清楚;

      就算是聂晓云进行了牵拉,也未能复回原位;

      而且,竹片的贴服性不好;

      就算是勉强捆上了,却也很难维持在良好的位置上;

      随时可能松散了起来!

      “不行,这伤的太重了,得去廖大夫那边,我这里无法看好,快去叫你们师傅来!”

      自然发现了小腿的问题,聂晓云冲着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孩子,沉声道。

      “啊?!”

      显然没想到这么严重,这孩子被吓了一跳,有些为难的样子。

      “云,云姨,非,非得叫师傅吗?”

      气息愈发衰弱,躺在床上的少年也不想面对师傅。

      “哼,除非你不想要这条腿了,以后也别想再站起来了!”

      拉下了脸,聂晓云语气不善:

      这几个臭小子,平时也爱在外闹腾惹事;

      一般都是小打小闹,磕破皮什么的;

      她也没有多说,还帮着治疗外伤;

      这次却是没想到,居然玩的这么大,将腿都弄折了,还是如此严重的骨折!

      “啥?!”

      吓坏了,躺在床上的少年,险些坐起来,却又被那剧痛给强迫躺了回去!

      不过,他也不再强撑了,看向年长的少年:

      “庞冲哥,快,快去找师傅吧,我,我不想再也站不起来了?!”

      话到最后,他都快哭出来了!

      点点头,庞冲也不再迟疑,转身就往门外跑,临出门,还不忘回头叮嘱一句:

      “你们几个,去门口守着,莫让那些混蛋前来捣乱!”

      “是,冲哥放心!”

      没有废话,剩下的三个少年快步就来到了门口,一脸警惕的看着门外。

      眉头紧皱,聂晓云没想到,居然还有后续:

      “小翔子,到底怎么回事?!”

      声音低沉,她也是有些担心了,这些孩子到底干了什么呀?

      面色蜡黄,面容扭曲,少年看了看聂晓云,目中露出迟疑之色。

      “到底怎么回事?!”

      声音提高了几分,聂晓云有几分怒意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说实话?

      “是…”

      面色一僵,“翔子”不敢在隐瞒,正要开口说话,门口处却是传来一阵吵嚷:

      “滚开,把那小子交出来,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

      “休想,有种放马过来,老子跟你们拼了!”

      “嘿,小兔崽子,孩他娘的来劲了,是吧?!滚!”

      “啊——!”

      一声惨嚎,就听得院子中一阵乒乓乱响,仿佛砸倒什么东西。

      赶忙冲了出去,聂晓云面上满是担忧之色。

      方宏宇也跟了上去,“感知”力已然投射了出去:

      院门口,七八个小青年,都在二十啷当岁的模样;

      为首的稍大些,留着一撮八字胡,此刻刚刚收回脚去;

      三名看门的少年,一人已然飞回了院内,撞到了晾晒药材的架子,撒了满头的叶片;

      另外两人,一人赶来搀扶,一人捏着棍子,一脸警惕、紧张的看着来人。

      “滚!”

      没有废话,“八字胡”横了拿棍的少年一眼,抬步就要往院内走。

      “不许……”

      目中狠厉之色闪过,拿棍的少年登时拼了,狠狠一棍抡了上去。

      “啪!”

      随手接住,“八字胡”目中闪过不屑之色,轻轻一扥,就将木棒拽了过去;

      一反手,狠狠砸向站立不稳的少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