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V2.23版本

      六十万专项贷款转入叶家账户之日,便是秦著泽动身前往张垣市为新厂选址之时。

      又是一个大清早。

      叶家大院门口,面包车除了被冲洗一新,整车都在汽修厂做了检查,并做了保养。

      此去塞外,路途遥远,并且那边因经济原因各方面条件颇差,一路上很难见到汽修厂,首先要面包车车况有保障。

      叶修叼着烟坐在驾驶位,等着秦著泽上车。

      秦著泽站在面包车旁,接过叶淑娴递来的黑油提包,深情看妻子一眼,没说啥。

      该说的话,昨晚躺在床上已经说过。

      叶见朝和叶盈玉把两个大旅行包从另一侧放到后座上,等放了东西,门没拉上,三太子跑过来,前腿一抬,登上面包车,蹲在车上看着各张熟悉的面孔,意思是,这次我就先上为主了,谁也别往下撵我,就是撵,我也不打算下去。

      “这个三太子。”大家看着狗狗憨态,一起笑了。

      “记得打电话。”

      “回吧。”

      简短告别语,面包车发动。

      大清早,路上鲜有行人车辆,油门被叶修踩得不时贴到车地板。

      车很快就出了上谷城区上了国道。

      因为秦著泽说了叶修有功,叶修得以涨了工资,所以他这些天非常开心,今天出门,也特意理了发,并从上谷市里商场买了两件新衣服穿了,显得人特别精神,把泥腿子气息盖住很多,“姐夫,到张垣多少公里?”

      秦著泽摸着三太子的狗头对叶修笑着说道,“四百左右。”看着外边已经金黄的麦田,“一些发达国家建有高速路网,像今天我们跑的这段路,如果是高速路,只用三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

      “啊,那么快呀!”叶修表示很惊讶,他在叶家厂子里开车也有一段时间了,压根不知道高速公路这点事,“那岂不是把车开得飞起来?”

      计划一整天甚至半路打尖住店明天才能抵达的行程,三个多钟头就到,让叶修不敢置信。

      还是他看书看报少,关于国外高速公路建设,已经见诸报端。

      “等着吧,按目前咱们国家的发展速度,过些年也会修很多条高速路,厂子里的产品会很快送达各地。”秦著泽淡淡道。

      “那是不是汽车也会多起来,不然的话,投资那么大,修那么好的路,却没有几辆车在上面跑,岂不是浪费。”叶修脚上继续用力,面包车后面卷起的尘土遮蔽了半条公路。

      这两次出门,叶修说话逐渐有了一定思考,开始带着脑袋交流。

      “是呀。”秦著泽顺着叶修的话,意味深长地说着,并考虑在未来不久,如果有可能,要尽早跨入汽车制造业,进入九十年代后期,华囯汽车购买力大幅提高,进入二十一世纪,华囯汽车市场需求会井喷式增长,谁更早进入该行业,谁将会占领市场先机。

      中途,车加油,人吃饭,停了三次车,下午五点多钟,面包车迎着坝上高原的夕阳开进张垣。

      望着广袤天地,让人不由得想吟起《使至塞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按照秦著泽的习惯,住店当然要住最好的宾馆。

      因地处塞外,改开春风并没有把这座自古有着战略价值的城市沐浴出新颜色。

      走在城中主干道,路上随时见到骡马车,人们的衣着比之上谷城这样的京畿之地,少说要落后三五年,可能考虑紫外线和风沙之故,一些妇女头上缠着纱巾,大多数人两颊都呈现高原红,操着晋地口音,像是舌头根子被绳子捆着。

      四周望去,很难见到超过五层的楼房,路上的汽车更是少之又少。

      没用费多大劲打听,便来到了铁路招待所。

      入住后,秦著泽没有急着跟栗建军联系,他和叶修先美美滴泡了一个热水澡,把浑身疲惫卸掉,然后,才打电话给栗建军,并说请栗建军吃饭。

      很快,栗建军就到了。

      方脸膛有些黑,粗眉大眼,牙因为非常能抽烟又不洗牙已经变黑,说话满口晋地口音。

      人非常热情,也很健谈。

      “这一路饿了吧,走啦,咱们去外边吃饭。”栗建军带着秦著泽叶修出门,“我和你老丈人见朝是战友,好多年不见了,他身体还好吧?当年我们在成.都当兵,那个地方夏天热得不得了,当地人却特别爱吃辣,不管什么菜里面都要放辣椒,连炒菜锅都是辣的,吃得我们特别上火。”

      秦著泽没有吩咐叶修,叶修就知道从车后备箱里拎上两瓶茅台带上。

      真是越来越有眼力见儿了。

      出门不远,来到一家羊肉馆门前,栗建军问秦著泽,“你们喜欢吃羊肉吗?这家羊肉不错。”

      吃羊肉,秦著泽说不上特别爱吃,也说不上不喜欢,反正到了坝上要是不吃草原羊肉,等于白来一趟。

      叶修则眉开眼笑说稀饭稀饭。

      这个馋鬼。

      栗建军熟人熟地,果然懂这里的饭馆哪家好吃。

      手抓草原羊肉,虽然没有过分地放各种调料,却真的是特别嫩特别鲜非常好吃。

      最天然的美味便是最好的美食。

      烤羊排也非常地道,整扇羊排骨带着油泡端上来,栗建军拿起小刀分割开,热情地让秦著泽叶修多吃。

      来时,岳父已经跟秦著泽说了这位战友的情况,栗建军退役后转业到地方,供职在市公.安局,至于栗建军在局里担任什么职位,叶见朝没说。

      并且,叶见朝也没有和老战友具体说女婿此行具体事宜,只是讲,等女婿到了张垣,让女婿和他面谈。

      再次斟满酒,再次端起酒杯,秦著泽笑着敬栗建军,栗建军和岳父是战友,当然是秦著泽长辈,秦著泽以叔相称,“这次来张垣,有一事请栗叔帮忙,岳父打算扩大奶厂规模,考虑到奶源因素,计划在张垣这一带建一分厂,栗叔阅历丰厚,又对本地地理人情熟悉,请栗叔给些建议和意见。”

      说着话,酒杯伸过去,和栗建军端在手里的酒杯碰了,看着栗建军笑着喝下去,秦著泽一口干了,马上给栗建军酒杯满上。

      “你来的正是时候哈,政.府有招商引资任务,正愁完成不了呢,你到这里建厂投资,ZF举双手欢迎,我帮你引荐就好。”栗建军行伍出身,主要是叶见朝战友这层关系,说话非常敞亮,不绕弯子,不兜圈子。

      要说讲义气,其他关系和战友关系相比,都会掺杂进一些其他想法,唯有战友最为坦诚以待。

      “二修,赶紧敬栗叔,有栗叔在这,咱们可要省心很大哈。”见叶修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油漉漉,秦著泽提醒叶修敬酒。

      羊肉好吃没错,你那吃相着实有些吓人。

      “自己人,莫要客气,来,一起喝。”栗建军喝酒非常豪爽,在部队时,都是用茶缸子,现在用一两装的小酒杯,根本不在话下。

      喝着喝着,一瓶茅台下肚,再开一瓶继续。

      “栗叔,基于未来企业发展考虑,岳父想在新厂加工成品奶制品之外,同时生产矿泉水,所以,在选址方面,要优先考虑水源地,听说这里有白河源头和闪电湖,不知选在哪里更合适?”

      生产天然矿泉水,要对自然水源进行矿物质微量元素进行分析,这需要找专业团队和专家进行化学分析和检测。

      闪电湖水库作为ZJK市区水源地,水质不会有问题,至于微量元素是否进行了检测分析,这就要从市供水公司水质研究所查找了。

      如果水质上乘,交通便利,当然是秦著泽的首选。

      “要说交通,当然是闪电湖这边好,有省道经过,走车方便,白河源头在金莲山,那里比较偏远,

      至于哪里的水用来做矿泉水更合适,这个恐怕要找专业人士和专业机构来说,这样,现在我就打电话把人叫来,你可以当面问他,我这个朋友正巧是自来水厂厂长。”栗建军满面红光地直起上身,对羊肉馆老板大声用纯粹本地话喊道,“春生啊,你那个电话机藏哪里啦,还怕谁偷了你的啦!小气鬼。”

      老板赶紧从吧台后面绕出来,来到栗建军跟前,递一根红塔山给栗建军,他留着方寸,手背上纹了黑蜘蛛,脖子缠着一条链子,眼神和动作都显得对栗建军毕恭毕敬,“栗局,有您这个公.安大局长坐在这里,哪个小偷敢来偷东西,吓死他。”

      公.安局长!

      信息量有点大。

      秦著泽高兴了。

      有职能部门做后盾,将来的建厂会省掉好多麻烦。

      由于华囯法治不健全,甚至有法不依,外地投资商在征地建设阶段,即使当地ZF给足招商引资政策,但被当地流氓地痞或者刁民阻拦施工甚至勒索钱物时有发生。

      即使建好厂子,以后也会有人来故意寻衅找茬儿。

      如果知道你这个厂子背靠职能部门,他们知道惹不起,自然消停。

      “这是从上谷来的朋友,秦总和叶经理。”

      经栗建军一介绍,羊肉馆老板立即递烟给秦著泽和叶修,“你好你好,欢迎来张市。”并给三人一一点着,“栗局,电话在这边,线长度不够,不然就给您把话机拿过来。”同时,对跑堂的女人喊道,“栗局这桌有远处来的贵客,给贵客送个菜。”

      羊肉馆小老板非常会来事,尊重栗局的朋友,等于给栗局面子。

      “栗叔,用这个打吧。”秦著泽从黑油提包里摸出大哥大。

      嘟嘟嘟。

      大哥大按键音响起来,羊肉馆吃饭的人,都往这边瞧。

      卧槽,大哥大呀。

      哪里来的富豪?

      再看人家桌上放的酒和烟,卧槽,喝茅台抽中华呀。

      顿时心里产生落差。

      喷香的烤羊肉,也没刚才那么香了。

      尤其是秦著泽长得器宇轩昂面似白玉,可着整个张垣市,也找不到一个这么白净英俊的男子。

      在陌生人眼里,人因身外而贵。

      经济搞活,大多都是这样嘛!

      在栗建军打电话时,叶修起身,小声对秦著泽说,他出去喂喂三太子。

      呵,叶修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