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哭的女教师下篇

      按常理,身为道士,并且做到了一观之主,一般是不会向常人透露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的,尤其是出家前的感情问题,更是讳莫如深。

      但张青山丝毫没有这些忌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但嘴上说出来了,而且脸上的落寞之情也毫不掩饰。

      汤天暗暗想:“他之所以这样子,要么是尘缘未了六根未尽,要么是勘破了一切,所以能够做到真正的顺其自然随心所欲了!”

      每个人都想追求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真正做到的少之又少。即便是普通人,也有很多忌讳,内心深处也有很多不能向外人言表的秘密。

      无论身居何种位置,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没有半点顾忌,没有任何瞻前顾后,这样的人,才是真洒脱!

      看得出来,张青山并没有把他当做外人,就像是在向自己最亲近的人倾诉一般,把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都说了出来,毫不隐藏。

      “这是个真性情的人!”汤天心里暗暗赞叹。

      他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不太喜欢藏着掖着的,这也是他能跟赵一诺走得很近的原因,因为赵一诺也是这样的人。

      其实,对于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怪事,原本以他的心性,他是想说出来告诉身边人的。但是,考虑到会引起恐慌,甚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才暂时就藏在了心底。

      眼前张青山的神态,让汤天产生了一些同情之心,同时也让他产生了一种真实感和亲近感。

      以前的传闻中,张青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让他产生了只可远观不可接近的疏远感和缥缈感。

      现在他跟张青山近距离接触交流后,才发现这个人跟普通人其实也没啥两样,也是有血有肉的,有着丰富的个人情感。

      汤天想想也觉得很正常,道士讲究“天人合一”,追求的是顺其自然,如果抹去了七情六欲,反倒是一种不自然。

      这下子,他能理解道士也可以结婚生子这件事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要让他来着庙里当道士,他是决计不干的。

      先不说父母不同意,亲朋好友会反对,学校的老师同学们会劝阻,他自己心里都觉得不自在。

      想起那个敲木鱼的年轻道士,若是让他也像那样整日与木鱼为伴,是根本受不了的。别说做一辈子道士,单是连续待上几天估计都会发疯!

      他习惯了现代的都市生活,哪里忍受得了那种清苦寂寞?

      再说了,他已经跟山海市签订了城市形象代言人协议,现在才刚刚开始履约,如果跑到这庙里来当道士,这合适吗?

      一个大学生,一个上千万人口大市的形象代言人,突然出家了,将会引起的负面反响何其之大?

      到时候,社会舆论怎么说?媒体的新闻报道又怎么说?

      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估计唾沫星子都会把他淹死!

      而且,他在这庙里也是待不安心的,搞不好会把这乾浒庙弄成网红之地,很多人会跑到这里来,像是看猴子似的看他,那就失去静心修行的目的了。

      但是,以张青山的智慧,应该也能想到这些,但他还是要想收汤天为徒,这就有些奇怪了!

      难道他真的是随心所欲,什么都不在意了么?

      想到这里,汤天朝张青山拱了拱手:“观主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这次前来,主要是有些困惑之事想向您请教!至于出家的事情,我暂时是不会考虑的!以后若有机会,再说吧!”

      汤天没有把话说死,只说了“暂时不会考虑”,还说到“以后有机会再说”,相当于是给张青山留了几分面子,免得他难堪。

      人家怎么说也是远近闻名的一观之主,不能赤裸裸打脸让人家下不来台不是?

      实际上,汤天压根儿就不可能来拜他为师的。

      若是广大的信徒们知道了这件事,一个个准会气得捶胸顿足的。

      拜清虚道人为师,成为他的关门弟子,这是多么难得多么荣光的事情?竟被他拒绝了!

      见汤天暂时没有拜师的意思,张青山也不勉强,沉吟几秒后点点头:“你我虽早已结缘,但实际的缘分仍未到!也罢!也罢!小友有何困惑,说来贫道听听!”

      话到嘴边,汤天却突然犯难了,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张青山讲。

      自己经历的那些怪事,太过匪夷所思,解释起来太费劲了。

      若是普通人听他讲,多半会以为他是不是在说梦话,把梦中见到的场景当作现实中的事情。又或者认为他发了神经病,胡言乱语。

      想到这里,汤天迟疑起来,在心里细细地斟酌着,该怎么个说辞。

      他之所以迟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对张青山还不是很了解。

      他对张青山的信任度也不高,万一自己说的话被张青山传出去了,可能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很大的麻烦。

      想到这些弊端,汤天改口了,换了其他的方式,准备旁敲侧击地了解自己想要的东西。

      “请问观主,这世界上有天道吗?”

      “自然是有的!”

      张青山抚着长须,缓缓答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仅有天道,还有地道、人道,天地人三才合一,皆源于自然。”

      “道法自然?”汤天咀嚼了一下,又问:“那天道是有法则的啰?”

      “自然也是有的!天道法则,飘飘渺渺而又无处不在,非我辈能够窥探!”

      “世间万物,大到宇宙天体的运行,小到人类的生老病死,莫不是天道法则的作用!”

      “喔?还真有天道法则呀?”

      张青山点点头:“天道法则,也就是自然法则,是这世间最本源的规律!”

      说到这里,他又摇头晃脑起来:“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之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听到张青山承认天道法则的存在,汤天脑海中猛然浮现出通过地磁效应看到的阿萨罗和巨脸战斗的场景。

      在那个场景中,巨脸曾多次提到天道法则,还说自己是天道的使者,代表天道行使天道法则。

      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观主,天道有使者吗?”

      张青山一愣,脸上竟露出迷茫之色,似乎没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