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香蕉免费一拨

      第45章

      算完账之, 顾茵和周掌柜商量好第二天菜单,便各自回去休息。

      其实要搁世,店铺院还空着好几间屋子, 直接做成员工宿舍, 顾茵和王氏就不用两头跑了。

      但现在这时代规矩还是, 就算周掌柜没住在头,她们身为女子是不方便——毕竟院和厨房就隔着一个天井,厨又是男子, 她们住在头少不得要在院中晾晒衣物。就算顾茵和王氏不在,伙计会觉得不自在。

      不幸好食为天地理位置不错,离缁衣巷就一刻半钟脚程。

      王氏和顾茵各背着一个孩子回了。

      两个伙忙了一天,等她们时候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一路被背到里都没醒。

      头王氏烧了热水,先把他们两个喊起来。

      武安和顾野都睡得天昏地暗,被喊醒之两都很『迷』茫。

      武安张口就是:“肉包两文, 菜包一文,八宝粥三文,承慧六文钱。”

      顾野跟着道:“宫保鸡丁没了, 您点别、可以吗?”

      得,合着这俩伙计在梦里还在干活儿呢!

      王氏和顾茵乐得不行, 一抱一个把他们抱到浴桶边上, 开始脱衣裳了, 他们才完全醒了来, 不约而同地都说要自洗,把他们娘赶了去。

      等他们洗完,王氏又再烧水换水让顾茵洗,都洗漱完王氏没歇下, 还得把当天一子换下来衣服都给洗了。顾茵要帮忙,让王氏直接推回屋子里。

      一通忙完,月至中天。

      这才开业第一日,顾茵觉得让自婆婆做完活回来再做务不是个事儿,虽她自说这些都不算什么,但不是铁打,该休息时候还得休息。

      自还得雇个帮工,而且最好是还得个马车或者驴车——

      缁衣巷住惯了,顾野还得跟着隔壁学武,顾茵暂时没换地方住打算。但是做一整天工、回来还得走近两刻钟,实在是折磨。

      若是个驴车,里再雇个帮工,坐车回来里就烧好了洗澡水,日子想想就舒坦!

      之王氏把里所银钱都给了顾茵,顾茵今天又把明天菜钱都留给了关捕头周掌柜。

      她边想边打开了自荷包——

      只剩十文钱!

      别说驴车,驴蹄子都不够买一个。

      第二天顾茵到了店里,就让周掌柜招告示时候,顺带把自招帮工要求上,然戴起围裙就忙活起来。

      这天菜单重换,依旧是十东西,除了皮蛋瘦肉粥和馒头花卷几没变,其他换成了芝麻饼、汤包、鱼肉馄饨、豆沙包等。

      这天客还是,但起码没再现店内坐不下,外头还大排长龙情况。

      刚开门没久,文老太爷腿儿着就来了。

      一天开业时候实在太,老太爷在门口看了一通热闹就先回去了,今天才来食为天吃第一餐。

      顾茵早就想到他今天要来,给他留了一个靠窗位置。

      店里普通卖那些东西,文老太爷不吃,他催着顾茵把菜单拿来给他看。

      点菜菜签子其实早就做好了,但顾茵想着开业时候店里这么几个肯定忙不来,就暂时不开放特别点餐,没把菜牌挂到墙上。

      但老太爷自然不同,所以顾茵就把一大把菜签子都拿来让老太爷选。

      签子放在两个签筒里,一种头顶涂代表顾茵做案,另一种涂红代表是周掌柜做红案。

      天『色』尚早,老太爷就先从案筒里随抽一根,顾茵看签子就去厨准备了。

      …………

      子熙到自酒楼时候,就发现今天自酒楼客少了一些。

      虽然一般酒楼,如从望月楼那般,主要是做是午市和晚市生,但含香楼不同,他们大厨以案功夫长——是当年二老爷去两广大酒楼礼贤下士求了又求,花重金请来,所以含香楼主要是做早市生。基本上早市利润能占到一整日一半。

      发现少了,子熙立刻招来掌柜询问情况。

      掌柜皮笑面不笑地道:“三少爷问我,我哪里知道呢?厨是您和二老爷在管,留不留得住客哪儿是我这掌柜能控制?”

      含香楼是老爷子创立,老爷子两个儿子,如今就是两房一同管理。

      堂事情就是大房在管,厨则是子熙所在二房在管。

      两房别苗头不是一日两日了,子熙怪不怪,不再问他,而是寻了门口空位坐下,听客聊天。

      一个熟客刚要进店,他相熟朋友正好经,把他拉住说:“老李你怎么还在这里?食为天都到开门时辰了,快点儿,不然去晚了可没位置坐。”

      那熟客摆手道:“我不去,我就爱吃含香楼里灌汤饺,别可吃不到。而且昨儿个那食为天我虽没去,但我听说了,只卖那几东西,那包子烘饼啥好吃?”

      “哎这你昨天没去,你不知道了吧?菜单是天天换!昨儿个没,保不准今天就了呢?而且昨儿个我还问了一嘴那娘子,他们这两天就会开放点餐了,要是没你再自点就是了。”

      食客没不图鲜,老李听到这儿些心动,他那朋友又接着压低声音劝道:“含香楼一道特点就大几十文钱,食为天便宜啊,肉包肉饼才几文钱一个,特点肯定不会贵到哪里去!走啊,你不是自诩会吃嘛,真不去尝尝?”

      那和他说了两句不管他了,说:“我起晚了这就赶紧得去了,吃完上午还得回去看铺子呢。”

      那老李看他要走连忙跟上,“等等我,我跟你一道去啊,不丑话说在头,咱们都不是差这几十文钱,要是不好吃我可再不信你了。”

      “哎哎,你放心嘛!就算点心不合口味,那正宗‘文老太爷粥’总不是弄虚作假,你之不是嫌码头远,还没尝吗?正好一起尝尝。”

      两说着就走了。

      “文老太爷粥”名头如今在寒山镇可以说是无不知、无不晓,但子熙和他爹外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候顾茵已经不在码头摆摊,每天只卖两个粥桶粥,经常是一摆来就卖完了。

      两文钱一碗粥能好吃到哪里去?这么想着,子熙就从来没去吃,只觉得这粥是因为了文老太爷名头才卖那么好。

      他接着在门口坐着,来虽然没再现走到门口客被拉走情况,但子熙坐下半个时辰内,已经听不少客都提到食为天。

      而且几乎提到都是夸奖,说她听着卖都是平平无奇东西,但总结来说就是好吃!完全不符合那个定价好吃!

      当然说不好,却不是说吃食,是抱怨昨儿个实在,去晚了在外头排了好一会儿队,连早市都没排上,只赶上了午市。午市热菜虽然涵盖了好几个不同菜系是道道好吃又实惠,还是自从在望月楼上工周掌柜之手,但是他们这些爱吃案点心,还是耿耿于怀没吃到早市东西。

      听到这儿,子熙终于坐不住了。

      自红案一直没得用厨子,他早就想把望月楼周掌柜挖来。

      但是周掌柜那认死理,几次接触,他们二房开了一个月五十两工钱,都没能把挖来。

      头望月楼事,二老爷和子熙恰好都不在本地,回来时候案情都尘埃落定了。

      是这时候他们听说了才知道周掌柜来含香楼应征,但被大房借故给打发走了。

      这给他们父子气坏了,到老爷子面告状,今天二老爷没跟他一起来,就是还在掰扯这件事。

      如今听说周掌柜去了那名不经传食为天,子熙立刻和打听了位置,赶了回去。

      他到时候食为天里已经坐满了客,只剩角落里一张桌子还剩位置。

      他跟着王氏指点自取了几个餐盘,把柜台上所吃食都买了一遍,拢共花了不到三十文。

      三十文,还不够在他点一道特点,这店实在太寒酸了!

      周掌柜那物怎么就让这种店捡漏了?

      子熙越想越气,端着餐盘在角落里坐下,拿起个花卷塞进嘴里——

      花卷松软得像云朵一,几乎不用咀嚼便在嘴里化开,满口细粮回甘。而且花卷上葱香更是难以忽略,微咸葱味,配着松软面皮,和谐得像他们天生就该如此搭配。

      越是简单东西越看功夫,一般可能吃着只觉得好吃,对子熙这来说却能吃旁味来。

      这……这只卖一文钱一个!!!

      子熙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又去吃别,芝麻饼又香又脆,吃得唇齿留香。鱼肉馄饨又香又滑,那鱼一点腥都没,反而鲜美无比。那豆沙包更别说了,里面豆沙甜而不腻,香味扑鼻,细腻豆沙在舌尖转,滑喉咙时候让幸福得想闭眼。而那久负盛名“文老太爷粥”,黑黢黢皮蛋卖相不很好,但味道醇香浓厚,是连他都从未吃味道……

      结果就是不论哪都好吃得不像话!

      天理不公啊!这食为天东简直不是,捡漏了一个周掌柜不算,哪里找这么厉害案大师傅,大师傅你这手艺只做几文钱吃食,心不会痛吗?

      文老太爷就坐在子熙对面,这位置是顾茵特地留给他贵宾位,所以他这桌一直没上。

      老太爷正等着顾茵给自现做点心,所以只先买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喝着。

      店内都坐满了,子熙提想要拼桌时候,老太爷点头同了。

      子熙一个买了几个吃食分量这已经些奇怪,更奇怪是这个每吃一,脸上表情都会跟着变一变,好像又是喜欢又是气愤,给文老太爷都看乐了。

      文老太爷没乐久,顾茵端着一个蒸笼来了,蒸笼里是五个冒着热气儿水晶虾饺。

      水晶虾饺做法不算特别复杂,活虾去虾头、挑虾线,虾肉一半剁成虾泥,一般切块儿,再切姜末、马蹄末、全部放入虾肉中,放盐、糖和胡椒粉调味,然顺着一个方向搅拌,摔打几次,最放一些油,便是调好了肉馅,肉馅还得连盆放在井水里凉上好一会儿。

      接着在大碗中放麦淀粉和土豆淀粉,少许盐,加开水边倒边搅拌和面,最加入少许猪油,『揉』成面团。这个『揉』面是功夫活儿,要把面彻底『揉』开,『揉』开其中颗粒,『揉』到光滑细腻。最把面团搓成长条,切成剂子,把降温变凉虾肉馅包进去,包成月牙儿形,最上锅大火蒸上五分钟,水晶虾饺便能锅了。

      虾饺大统一,饺皮薄如蝉翼,透里头粉『色』虾肉,晶莹剔透,光是看着就让胃口大开。

      “虾是我刚去现买先剥,所以让您等得略久一些,您快趁热尝尝。”

      老太爷本就喜欢吃虾,看到蒸笼里头是虾饺,就笑道:“看来今日运气不错,随抽一个就是我爱吃。”

      说着他就夹了个虾饺放到嘴里,薄皮入口即化,里头虾肉极为清淡,却是百分百地还原了虾鲜美。那鲜甜味道在嘴里久久不散,回味无穷。

      一笼里就五个,老太爷吃完两个都舍不得一口气都吃完。

      坐他对面子熙了,惊讶得挑眉道:“这不是两广那边点心吗?你们店会这个?”

      顾茵看他面生,但还是答道:“是,而且不止这些。”

      “这个虾饺给我来一笼!”子熙说完这个又想了想,“不止这个,你案师傅还什么拿手,每都给我上一道!”

      顾茵表示不行,子熙道:“你可是觉得我付不起银钱?”

      为了表示自不差钱,子熙还把自鼓鼓囊囊荷包解下来放到桌上。

      签筒里一共放了三十道顾茵拿手菜,顾客上门点菜,她当然不是平把看低,或者觉得辛苦麻烦,不肯一口气做三十道,而是……没钱啊!

      老底都交代在店内装潢和定做东西上了,没钱准备这些精致点心原材料,要不然至于老太爷点一道水晶虾饺,她还得临时跑去买虾?

      所以就算眼这不差钱主儿掏了鼓鼓囊囊钱袋子,顾茵一时间买不齐那些点心料。

      这事儿不好往外透,顾茵只道:“客官稍安勿躁,我们特点卖不贵,如老爷子方才吃虾饺,一笼只要三十文钱,所以我不是觉得您付不起银钱而拒绝。而是这三十道点心做来得花费一天工夫,且您一个吃不完。最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点餐还未开放呢。”

      好歹得先容她挣几天,把买贵价食材菜钱挣来!做生没流动资金实在害死,顾茵眼下就是很悔一股脑儿地把本钱都投完了。

      子熙蹙眉道:“点餐还未开放,那这老爷子怎么点?他能点,我却不能点,这是什么道理?”

      文老太爷看顾茵为难,立刻道:“我预存了银钱呢,我可是贵宾!”

      这说法其实没错,他给顾茵免了一年十两租子,等于花十两买了个贵宾位。当然顾茵是看在她和老太爷交情上才给他开门,但是未免让这客觉得顾茵把他们分作三六九等,所以老太爷不提那些,只说银钱。

      “还能预存成贵宾?那我存,老爷子您存了少?”

      “十两。”

      “我存了!快把老爷子说那个签筒拿来,三十道我确实吃不完,我先点五道!”

      子熙豪气干云地拿了十两银锭子。

      他这么一带头,其他来凑热闹。

      其中就从含香楼被友拉来那老李,他吃食为天包子和饼之觉得确实没来错,但他还是更喜欢精致点心,闻声他道:“你那个汤包真好吃,鲜嫩汁,满口留香。就是我更喜欢灌汤饺,来,我存一个,以每天早上给我做一笼灌汤饺。”

      他友听得哈哈大笑,说:“老李我早上喊你来你还不乐,现在说存十两就存啦?”

      老李被他打趣得面上一臊,说:“我谢谢你带我来,这十两算我俩一起存成不?我请你吃半个月朝食。”

      他友不以为地摆摆手,说不用,“我自存一个。”

      头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句,说:“大厨一个两只手,现在已经三个都存上了,都点了自爱吃,再几个能做来吗?不行,我还是早些排队。”

      因为这,又了两个提存银。

      顾茵一下子收了五十两存银!

      这下子别说招几个堂倌和里帮佣,招啥都够了!马车、驴车都能安排起来了!

      其实发觉差钱时候,她想要不要像现代店铺那,搞个开会员卡预存优惠,但是头想到一般这种店铺要么是连锁,保证,要么就是招牌响亮,一定顾客群。

      现代存会员还怕无良店跑路呢,眼下这个时代更为保守,怕是行不通。

      自没根基,没响亮招牌,老顾客倒是,但要么是冲着文老太爷粥名头来尝鲜、还不在本地外地客,要么就是码头上穷苦,昨儿个能来特地支持一下店就不容易了,总不能指望他们在自存现银。

      所以她是想着起码先把自口碑做起来之,再搞这个会员贵宾制度,吸纳会员。

      没想到无影『插』柳柳成荫,开业第二天就吸纳到会员了——而且还都是财大气粗,一存十两那种!

      收了银钱,顾茵给他们开了收条,记入了账簿,让他们以凭这个条子来吃饭,再从账上划银钱。

      她最给子熙送存条,因为感激他带头,她特地道:“您明天方便早点来吗?明天先做您要那五道,若是您吃着好,时间现做旁。”

      子熙对上她黑发亮眼睛,面上不觉一臊,说:“就先做五道吧,不急,确实做了我吃不完,浪费粮食总是不好。不我会早点来。”

      拿到收条,子熙就回了自酒楼。

      他爹二老爷正在满世界找他,了他就道:“大天你这是往哪里偷闲去了?不知道如今正是咱最要紧时候嘛?!”

      老太爷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尤其今年年时候他大病了一场,大夫都说该准备事了。头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确实是油尽灯枯,随时会撒手去世。

      正是因为这,大房二房最近争斗得越发厉害,就想着在老太爷闭眼好好表现,最好是能把另一房完全比下去,独得整个含香楼,所以大房才会把周掌柜拒之门外——他是二老爷一直接洽挖角,进了厨自然算是二房。

      大房两个儿子,二老只子熙一个独子。

      子熙为纯孝,心思耿直,不像大房那两个侄子随了他们爹、一肚子心眼,二老爷自然把他当成眼珠子疼,但是现在眼看着就要分,二老爷就些恨铁不成钢。

      子熙被他爹骂缩了缩脖子,不想到自方才做事,他又挺胸道:“爹别生气,我不是去偷闲瞎混,是今天来了之看到店里客少了一些,又听课提了一开、叫‘食为天’食肆,所以特地去看了看。”

      “什么‘食为天’,很了不得吗?”

      子熙就把食为天特殊点餐机制说给二老爷听。

      二老爷听完道:“这做法虽然奇,但听着卖都是平价吃食,和咱们八竿子打不着。值得你亲自去半上午?”

      “不止这些呢!儿子是听说了周掌柜去了那,所以才去。”

      听他说起周掌柜,二老爷脸上变了,咬牙道:“大房那不省心,趁着咱们父子去外地谈生,把周掌柜给拒之门外!好好一个红案大厨,怎么就沦落到那种地方!”

      子熙想了想道:“儿子一开始想是和爹一想法,不今天去试吃了一番,那店虽然,案大厨很是了不得!花卷馒头那最普通东西都做极为可口,可惜没吃到他特点,还不能彻底『摸』清他实力……不没关系,我存了十两现银成了那贵宾,明天就能吃到了!”

      二老爷听完直接被气笑了,“你去考察同行,然在同行那里存了十两银子,成了贵宾?”

      子熙被他爹笑得背发凉,但回想一下没觉得哪里做错,嗫喏道:“是、是啊,不成为贵宾不给做特点啊。而且幸好我动作快啊,我是今天第一个存,足足点了五道呢!像头那些跟着我一起存,只能点一道!”

      二老爷指着他问:“你还记得你为啥去店里吗?”

      “为了周掌柜啊!”

      “那你到周掌柜了吗?”

      “没啊,儿子打听了,食为天开张,店里缺手,周掌柜在厨忙着,午市时候才会到头来。儿子想着爹该找我了,所以先回来了。不碍事,反正明天我要去那里吃五道特点,到时候留一会儿。”

      “留一会儿吃了午饭再回来?”

      子熙点头道:“是啊。”

      二老爷深呼吸,再深呼吸,足足重复了吸气和吐气四五次,总算是把骂娘话咽回了肚子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