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草莓视频app

      白发老头儿来到广场中间,一股萧杀之气弥漫开来。

      “你这么大年纪,不应该上来逞强的。”萧长歌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有些惋惜。

      但是,这里是剑玄宗,既然老人执意上台,萧长歌也只能把他废掉。

      “老夫南玄山岳宗上任宗主石更,看到小友修为高强,一时手痒,绝非拆台。”老头儿倒也客气。

      “老先生既如此说,长歌自当醒得。”萧长歌淡淡一笑。

      石更告诉他只是想切磋切磋,他就告诉石更,我不会把你打死打残。

      “他是石更?这人可是个狠角色,只是没有突破进入化圣境,这才四处寻求突破。”

      “年轻时候好像也是一天才,后来被敌人暗杀,伤了根基,这才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可惜了,诺大一个山岳宗,竟然出不了第二个石更。”

      下面的人大多都听过石更的传说,有的羡慕,有的惋惜。

      对于萧长歌与石更的战斗,所有人都闭口不谈谁胜谁负。

      “你有旧疾?”听到他们的讨论,萧长歌停止拔剑。

      “些许小伤,不碍事。”石更摆了摆手。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已经习惯有这身伤在身。

      “老先生,我们改日再切磋可好?”萧长歌换了个语气。

      若是这老头儿再纠缠,他也只能不客气。

      “今天是老朽得罪了,小友什么时候有空,我再来拜访。”石更抱了抱拳。

      “那倒不至于,只是剑玄宗今日招收弟子,比试的事情实在不宜过多。”

      “老朽醒得,多谢小友。”

      看着退出擂台的石更,萧长歌望向了人群。

      他并不是残暴之人,若不是有人逼他,他也不会如此的强势出手。

      看到石更退出广场,整个广场周边死一般寂静。

      要知道,石更不只是代表镇玄国顶端实力,同样,他也是南玄有名有姓的高手。

      至少,山岳宗在整个南玄非常有名,宗内有着化圣境老祖坐镇。

      “剑玄宗今天开始招收第一批弟子,有愿意报名的,前来广场登记。”白子奇借助剑灵之手,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不只是天水县,比邻天水县的其他县城全部都听到了声音。

      “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就是啊,也没说个时间限制。”

      “好像说今天开始招收弟子,没说什么时候结束。”

      “要不还是去看看?”

      “我送孩儿碰碰运气得了。”

      听到白子奇声音,四方云动。

      实在是,国君和南天学院院长出手,声音也传不了那么远。

      “再次通知,剑玄宗今日开始招收第一批弟子,三日为限,第四日进行考核。”白子奇再一次传音。

      一时间,广场外面的人们都交头接耳起来。

      有着七八岁十岁孩子的家长。直接跑到广场边上排队。

      别看这个剑玄宗只有一群年轻人,他们当中的那个萧长歌最起码有超脱境九层的实力。

      就因为不知何人说的这一句话,无形中给剑玄宗打了广告。

      一传百,百传千,越传越广。

      “石老宗主对吧?我们护法长老请你过去一趟。”林美娜笑盈盈地来到石更身前。

      白子奇和段弘毅负责登记,李慕青负责其他事宜,请人的事情,只能由林美娜这个执法长老来做了。

      “护法长老?”石更还有些疑惑。

      “就是刚刚和你战斗的那人。”林美娜提醒一句。

      “奥奥,前面带路。”石更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

      “石老,麻烦你了。”看着跟在林美娜后面的石更,萧长歌笑了起来。

      作为南玄山岳宗前任宗主,石更肯定是消息灵通之辈,萧长歌要做的就是从他这里了解一些苏婉儿的信息。

      “小友,不知找我何事?”

      “石老,冒味打扰,确实有一事相扰,想从你这里了解些东西,作为回报,我会帮你祛除身体没的旧疾。”

      “小友说笑了吧?我这旧疾已经几百年了,不是说祛除就祛除的。”石更摇了摇头,显然不信。

      “这事不急,我可以陪石老下面切磋一二,正好这里没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上山。”

      “如此甚好。”

      二人说完,一前一后地飞向剑玄山。

      剑玄山,就是剑玄宗原来所在的山峰。

      其余两座山峰,萧长歌直接懒得改动,一座叫做玄天山,一座叫做玄水山。

      “那是不是石老和剑玄宗的护法长老?”有人比较眼尖。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其他人也不笨。

      只可惜。

      他们刚刚抵达山脚,萧长歌和石更已经进了剑玄山。

      禁阵再起,把后面的人都挡了下来。

      “这什么情况?”

      “就是把,怎么不让我们进去?”

      有的人甚至直接开口辱骂,不堪入目。

      好像这剑玄山是他家的后花园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就在这里吧。”到了剑玄宗原来的外门弟子居住地时,萧长歌停了下来。

      “小友定是有什么话要问,但说无妨。”石更一脸微笑。

      “事情等下再说,石老盘膝坐下,我帮你看看你的旧疾。”

      “你真会医治?我这病可是需要五品丹师炼制的驱邪丹才能祛除。”

      “石老先看看这是什么。”萧长歌掏出了一枚通体晶莹的丹药。

      “驱邪丹?”看着萧长歌手中的丹药,石更忍不住地颤抖。

      这丹药,他可是寻找了许久。

      可是,玄界压根没有五品丹师,他自然也没办法找到。

      “石老现在总该相信我了吧。”萧长歌哈哈一笑,驱邪丹直接丢了出去。

      石更这种人,他不需要耍手段。

      问个消息而已,只不过是迟早得到苏婉儿消息的问题。

      “萧小兄弟大恩大德,石更没齿难忘,能力范围之类,但有所命,莫敢不从。”石更直接跪倒在地。

      至于丹药的真假,那倒是其次了。

      这些年,他和自己的徒弟没少被骗,像萧长歌这样慷慨的,还是头一个,由不得他不感动。

      “你先吞下,运转功法试试,我给你护法。”萧长歌扶起石更。

      他可是还有问题要问呢。

      石更点了点头,直接把丹药扔入口中,盘膝坐下,运转功法炼化。

      咳。

      石更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脸庞随即变得红润。

      萧长歌清楚,大功告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