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头谷电影

      几块钱的早点陈楠吃的很舒服,他边吃边感慨1996年的物价是真的便宜。

      梁雪竹倒是没觉得奇怪,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出门买早点,觉得便宜,却不知道被坑了,倒也正常。

      卖烧饼的师傅在这片也算是熟人,一直都是看人下菜碟。

      见陈楠面生,找钱的时候硬是多要了他一块钱。

      见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梁雪竹也就没把这事点破,打算回头找机会再告诉他。

      她是真怕陈楠火气一上来,把卖烧饼的一顿毒打,打出个好歹来。

      吃饱喝足,陈楠打开电视,发现CCTV1正在播早间新闻,也就是才刚早上7点。

      他习惯的抬了下手腕,当然是空空如野。

      又在外屋仔细观察了一圈,居然没有钟表。

      这家穷的连那种装电池,挂在墙上的电子表都没有?

      梁雪竹抬起秀眉看一眼,马上明白他的意图。

      “咱们家的挂钟坏了,换上电池也不走字,道口的赵大爷说他会修,就拿走了。”

      “哦,我还奇怪你每天上班是怎么看时间的。”

      梁雪竹噗嗤一声笑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还不是跟你一样,拿电视对时间。”

      “等等,电视如果一直开着,咱家电费岂不是很高?”

      陈楠反应很快,梁雪竹抿嘴一笑,说道:“你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功夫,她就拿着一摞报纸走出来。

      “喏,报纸上都有电视节目表,时间上一般不会有太大变动。”

      陈楠接过粗糙的可以擦出血的中国电视报,看了一眼上面整齐排列的节目表,果然像梁雪竹说的一样。

      几点几分演什么节目,播什么电视剧,一目了然。

      他往后翻了一下,注意到有一张报纸的CCTV版面非常亮眼。

      这期是新年版,也就是春晚的节目预告。

      陈楠突然意识到自己回到这里的那天恰好是正月十六,换句话说以前的陈楠死在了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晚上。

      试着回忆了一下那晚的情景,陈楠羞愧的低下了头,强忍住扇自己耳光的冲动,用力攥紧双拳。

      “对……对不起。”

      梁雪竹愣了一下,她的视线注意到,现在敞开的电视报是元宵晚会那期的版面。

      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

      她捂着嘴,缓慢的摇头,抽泣道:“嘤嘤……没事……嘤……真的……呼……我没事……没事。”

      美人垂泣,我见犹怜。

      陈楠被她哭的心脏一抽一抽的,心里难受,就像堵了块石头。

      伸出手就想去抱紧她,可还是错过了最佳时机。

      梁雪竹拿胳膊挡住脸,突然起身像逃跑一样回了里屋。

      咔嚓一声,还把门反锁上了。

      儿子小风小嘴一撇,瞪圆了两只大眼睛,喘起了粗气。

      豆腐脑直接飞溅的到处都是,包括陈楠的脸上。

      “小风你听爸爸解释……”

      “坏人。”

      说完他就抱着碗,躲到厨房里去了,把陈楠一个人留在桌上。

      这时候,陈楠仿佛听见门外有人在叫自己,听声音应该是个女孩子。

      “陈楠总在吗?我是腾龙行政部的,是龙总让我来接您去办手续。”

      女孩的声音清脆悦耳,听起来充满蓬勃朝气。

      她起初坐车过来的时候还有点不确定,以为龙马告诉错了地址。

      直到她见到了那辆传说中的奥迪A6,这才放心的走进巷子,跑到这个破败的小院来。

      女孩又嚷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她倒也不急,觉得这大概是有钱人的一种情趣。

      毕竟据她那些傍上大款的小姐妹们描述,有钱人都有一些普通人理解不了的怪癖。

      她也就这样耐着性子,坐到了树荫下的大石块上。

      别说,石头表面还真凉,但女孩却坐的很稳。

      陈楠没有回应她,在里屋门口犹豫了半天,始终是敲不下去,手一直悬在门前。

      突然门开了,梁雪竹与他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本能的瞪大眼睛,然后又都把头偏向一边。

      “西装我给你准备好了,就是可能……有点出褶。”

      陈楠从眼角余光中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飘了过来,他顺手接过梁雪竹递过来的西装和西裤。

      “谢谢。”

      “不…不客气。”

      她觉得气氛有些暧昧,脸似乎也有些发烫,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你几天没洗头了?”

      “哎——呀,头发上都是油,快赶紧去洗洗去,你这也太不像样了。”

      她撅起嘴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用力把他推到水盆边上,陈楠无奈苦笑。

      “行行行,我洗还不行吗。”

      “喏,暖壶我蹲这了,天凉你别洗感冒了。”

      陈楠心里一暖,连声点头应是。

      洗头用了五分钟,换衣服用了五分钟。

      直到把头发擦干,对着镜子各个角度照了照,陈楠这才满意的拉开门走出去。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听到声音,女孩这才抬头。

      一个西装笔挺,五官刚毅,眼神深邃的男人正站在树前。

      就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她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陈楠总,我是……我叫纪岚。”

      “你好,你叫我陈总就好。”

      “好……的,陈……总。”

      纪岚穿着标准的职业女装,长着酷似宋慧乔的鹅蛋脸,如瀑的黑发凸出了标致的五官。

      清纯可人的气质,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身材曲线,确实十分傲人抢镜,对得起她财经大学校花的名头。

      只是这个夹腿的动作,让陈楠觉得她有些扭捏,但又好像不是装出来的,直接在心里对她的工作能力打了个问号。

      尤其是她总是不经意轻抚小腹的动作,让陈楠很是迷惑。

      这姑娘应该也就20出头吧,难道这就怀孕了?

      陈楠开始居高临下的打量起眼前的女孩,心想这裙子按1996年来说是不是短了点。

      他哪里知道纪岚现在是真的肚子疼。

      她无比后悔自己在生理期最后一天,偏要逞强坐在冰凉的石块上。

      这样的她看在陈楠的眼里也就有些放不开了。

      陈楠好歹也是领导过几千人大团队的上市公司总裁,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他马上后知后觉的想到了纪岚现在身体的状况。

      “要不,你把资料和委托书交给司机,我跟司机一起去办理股权转让手续就行了。”

      “我……我就是司机。”纪岚捂着肚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陈楠脸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女司机?龙马,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啊?

      “媳妇,她好像生理期到了。”

      还好梁雪竹经验丰富,听见陈楠叫她,她应了一声就拿着热水出来了。

      纪岚疼的有些发晕,没看清梁雪竹的长相,只听见陈楠叫她媳妇。

      当她知道陈楠已经结婚的事实后,好胜心反而更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