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户区农民工玩妓女

      这场战斗最后是郑活赢了。

      不知是命运还是巧合,最后留在郑活场上的是“急饿巨龙”和“安保巡游者”。两个都是四星怪,配合郑活的五星酒馆,一回合造成了13点伤害,正好清空了对面“一把大砍刀”剩余的所有血量。

      这场战斗,郑活直接抬走了原本的第一名。这估计是所有人一开始都没有想到的事。

      战斗过后,郑活又回到场上,看见“急饿巨龙”在那里愣愣说:“诶?我们不是应该输定了吗?”

      郑活过去拍了拍它的肩膀道:“你说的没错!我们输定了!这一场,你做的很好!”

      因果律武器,果然不同凡响。如果没有“急饿巨龙”说他们输定了,他们还真的很难赢,更别说赢得这么彻底了。

      “急饿巨龙”向郑活看过来,突然又是一呆,道:“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郑活披着金黄的衣装,浑身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此时的他,确实不一样了,他已挣脱了“崎岖外衣”的枷锁,化身为真正的神圣巨狼。

      郑活露出神棍般的凛然表情,道:“是不一样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潜藏着巨大的海洋,那是凝聚着我们所有强大和美好的地方,只要能投身进去,我们每个人,都能发现自己全新的模样。”

      郑活感到心情特别的愉快,不仅仅是因为打赢了这场战斗,更是因为打破了“崎岖外衣”,让他的心灵没有了重压,连装起逼来都这么轻松惬意。

      然后听到“急饿巨龙”由衷地赞叹道:“没错,我确实感受到你此时的强大和美好,你全新的模样真是太棒了!”

      郑活不由脸色一变,忙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装逼了!你能收回你刚才的话吗?我不强,我一点都不强,也不好,也不棒,就是个很差劲的家伙!”

      别人可以夸我,你这只“连胜龙”就别夸我了,没看到刚才被你夸的对面都已经被抬走了吗?

      郑活着急的模样又弄得“急饿巨龙”一阵困惑,郑活却还不依不饶地缠着它改口,让这条龙晕头转向。

      “哈哈——”

      旁边突然传来清脆的笑声。

      郑活扭头看去,却看见正义小姐姐捂着嘴笑,对他说道:“你果然……是个好狼!”

      郑活脸一黑:“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这姑娘,我招你惹你了?害搁这发好狼卡呢!

      一根拐杖突然敲在郑活头上,一个油滑的声音道:“人家小姑娘夸你,你就不能虚心接受吗?非要在这里闹别扭!”

      “痛!”郑活一捂脑袋,回头瞪过去,果然是泽鲁斯变成的狼外婆又趁机跑过来欺负他了。

      “我警告你,不准再敲我脑袋!再敲我脑袋,我就……”郑活咆哮起来。

      但还没等他说完,狼外婆的拐杖已经又敲在他的头上。

      “敲你的脑袋会怎么样?会变傻吗?那我多敲几下!看看已经够傻了,还要怎么变得更傻!”

      狼外婆一边说一边拐杖在郑活头上猛敲,敲得郑活大呼小叫,怨声连连。

      正义小姐姐在旁看着这一幕,笑得喘不过气来。

      郑活被敲了好几下,终于忍受不住,身体一振,大喊道:“别敲了,再敲我生气了!”

      他往面前一看,却突然一愣。

      不知何时,随从们都已聚集到他的面前,还整齐排成了一排。

      正义小姐姐站在最前,对他微笑道:“在遇见你之前,我们从没想过,像我们这样没用的家伙,也能打出这么像模像样的战斗。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取得了胜利。也是第一次,从战斗中感受到了乐趣。第一次,不是失落着,而是欢笑着结束一场战斗。所以……”

      她左右看了看,她身边的随从眼中,都闪着和她一样的光。大家用这样纯净的目光看着郑活,仿佛要将自己的心意传达过去。

      正义小姐姐再看向郑活,突然带着大家一起低下头,对郑活喊道:“……谢谢你,光牙执行者!”

      这一刻,随从们的心意,郑活确确实实感受到了。那灼热的心情,仿佛将郑活的心给填满。

      郑活扭过头去,心情激荡到没办法继续看着这些随从们,只能撇着嘴道:“一群笨蛋,恶心死了……”

      突然一根拐杖又向郑活头上敲来。

      这回郑活一把抓住了拐杖,喊道:“知道了!知道了!别敲我了!我知道该说什么!”

      他重新看向众随从,一咬牙,也弯下身子道:“战斗胜利是我们所有人努力的结果!你们……也都辛苦了!”

      气氛,在这一刻炽热到极点。

      眼前的随从们看着郑活,慢慢睁大眼睛,然后突然一起大笑起来。所有人笑得身体发颤,停都停不下来。

      郑活直起身子,看着这群随从,突然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热血。他忍不住弯起嘴角,和它们一起笑了起来。

      正义小姐姐突然指着郑活道:“啊,他笑了!他笑了!他笑得……好难看啊!”

      正义小姐姐看着郑活大笑起来,后面随从们也注意到了郑活的笑容,似乎真的看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一下笑得更开心了。

      郑活脸一黑。毕竟他这一整场都带着“崎岖外衣”,一直都根本笑不出来,现在刚刚笑起来,笑容僵硬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只是,至于这么笑他吗?真有那么好笑吗?

      被随从们嘲笑得实在忍受不住了,郑活终于大喊起来:“烦死了,一群笨蛋!”

      随从们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他,却笑得更开心了。

      看着这群开心的随从,郑活努力憋起一张脸,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真的生气,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难看就难看吧!想笑的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郑活突然想起现实中苏菲对他说过的话——笑容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所以……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只是大家在一起笑着闹着,一种无形的羁绊就在大家中间悄悄形成了。这种羁绊,异常牢固,就好像不管什么东西,都无法将其拆散了。

      …………

      郑活心情愉快地回到现实世界。

      他终于打破了枷锁,也和随从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剩下的战斗,他信心十足。

      刚回过神,就见到旁边的彪哥气冲冲地对他喊道:“小子,你终于不发呆了?你居然赢了我,胆子不小嘛?”

      郑活这时候也知道这混混老大看起来凶恶,其实很好相处,对他笑道:“都是运气好,运气好!”

      彪哥看着郑活一愣,道:“小子,你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小子本来给人浑身是刺的感觉,现在他身上的刺,却仿佛突然消失了。

      郑活笑了起来:“我不一样了吗?可能是因为好不容易赢了这么强大的你,所以太开心了吧!”

      彪哥眨眨眼睛,大笑了起来:“小子嘴挺甜的嘛!没错,赢了我这个高手,你也是相当不错了!好好加油吧,可不能输给那个一脸冷淡的小鬼!”

      郑活微笑点头:“当然!”

      然后他突然注意到彪哥口中“一脸冷淡的小鬼”,他向自己屏幕望去,然后微微一愣。

      屏幕上显示,这场比赛剩下的选手已经只有两人了。一个是他的“活见鬼了”,一个是只剩下三点血的——“流木”!

      这“流木”从两个回合前就只剩三点血,却硬生生的从第八名的位置来到了现在的第二,成为郑活决赛的对手。

      郑活目光投向斜对面,正好能看见那个沉默而瘦小的少年身影,也是彪哥口中那个“一脸冷淡的小鬼”。这少年始终是那副沉默而专注的表情,紧盯着眼前屏幕的模样,仿佛世上除了眼前的屏幕再无他物。

      上一场比赛少年就是另一组的冠军,而这一场他最差也将是个亚军了。

      所以意想不到的强敌,原来是在这里吗?郑活内心嘀咕道。

      郑活鼠标又放在“流木”的头像上,屏幕上很快显示出“流木”的基本信息——

      “五鱼人十三碰”!

      还是和两回合前一样的信息,其中似乎蕴含着非同一般的含义。

      郑活觉得脑中有个东西呼之欲出。

      这个少年的阵容,难道是那个……?

      最后的准备回合,郑活尽可能地提升了自己的战力,又碰了一次“正义保护者”,将正义小姐姐变成了金色,然后尽力地buff自己这边的随从。

      现有的随从他一个都不想换,毕竟已经是有了深厚的情感,都是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了,他谁都不想舍弃。当然,这些随从们本身也是经过了“光牙执行者”几轮buff的,实力强悍无比,保留它们也是很合理的选择。

      然后,最后一回合的战斗开始。

      这最后一回合的战斗,郑活遭遇了惨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