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改名泡泡app视频Adsgghf

      沈凛的疑问敲醒了他们, 杨是人还是仿生人这个问题太关键了。

      人可以留下很多线索,dna、指纹,随着生命而走的一切生物特征都有可能成为他们追查的线索, 但仿生人不一样, 移除了出生时的生产码, 这些仿生人人只要保留核心数据库就能完全以另一个形态再生。

      街边的一堆废铜烂铁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伪装。

      公寓内广播在这时响起, 机械女音慢条斯理地说:“亲爱的摩天大厦2020的租户, 请注意, 1205号房间被非法入侵,租户遭遇恶劣枪杀,请各位迅速回家, 待在房里,不要出门,也不要给除警方外的任何人开门。”

      “公寓方已接收到匪徒照片,正在发送给各租户的显示设备。请谨慎提防。”

      声音还没说完,杨家里的电视突然亮了起来,屏幕上跳出一段视频,是杨死前最后短短几十秒发生的事情, 修和瑞克斯的脸被清清楚楚地拍了出来。

      瑞克斯:“头儿, 这镜头不对劲, 怎么把你拍得比我帅一点?”

      修懒得理他『插』科打诨。

      沈凛重提自己的疑问:“福尔赛斯那边需要尽快确认。”

      他投话术, 成功。

      花生紧张地征询修的意思:“头?”

      修说:“接入福尔赛斯。”他打了个手势,三人在警方赶来之前快速离开。

      他们从安全出口一路狂奔, 沈凛耳边响起“滴——”的声音, 随即花生说:“正在接入福尔赛斯。”

      义体右眼的瞳膜前跳出一个人影,沙沙地闪过雪花后变得清晰。

      那是一张苍白瘦削的面容,福尔赛斯疲倦地问:“进展如何了, 修?”

      修毫不客气地说:“你瞒了我们太多信息,这个活儿我们很难做下去。”

      “不——”福尔赛斯紧张地说,“你们是最好的雇佣兵团,只有你们才有办法帮我在父亲找到杨之前,把杨带到的身边。”

      “坦白一切,福尔赛斯。”修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

      “……”福尔赛斯难过地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好吧,我坦白,其实杨有严重的精神问题,他有妄想症和严重的『自杀』倾向,再好的医生和『药』物也无法让他的疾病有所好转。”

      “说详细点,”瑞克斯暴躁地说,“杨他妈的到底是不是人?”

      “瑞克斯!你们只是雇佣兵!”福尔赛斯也跟着暴躁了起来,“你们雇佣兵的原则是不能过度干涉雇主的私事!我给你们的资料就是我所能提供给你们的全部资料!拿这些资料和钱去干你们的活,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你是想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瑞克斯一瞬间哑火了。

      他暂时切断通讯,骂了一声“『操』”。

      面对暴跳如雷的福尔赛斯,修只是淡淡地说:“的确如此,希望福尔赛斯先生不要介意,我们不小心把杨当做仿生人当场击毙。”

      福尔赛斯:“……”

      修:“当然,事后赔偿我们会按照合同上的比例给,不管是200%还是300%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问题,你明白我的意思,福尔赛斯。”

      通讯的另一头一直在沉默,沉默到如果没有福尔赛斯沉重的呼吸声,他们会以为通讯临时中断了。

      “好吧,”福尔赛斯妥协了,“我想你们坦白一切。”

      “杨是人,只不过他总是妄想自己是仿生人,他说他有和仿生人一样的宿命。他经常要求我带他去家里的工厂查看。站在隔离的幕墙外,精神游离地哀叹他们悲惨的人生。”

      “黑暗的火焰已经苍白,生命力渐渐离她而去,就跟他以前见过的许多仿生人一样。经典的听天由命。而真正的生命……永远不会就这样认命。”

      “他很喜欢这句话,他一直为自己身为仿生人而感到自卑,他认为自己的生命简单乏味,从一出生开始就作为一个机器人生活,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既定的程序,所有活的目的和意义是最初程序里给予他的‘使命’,就连他的爱,”

      福尔赛斯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哽咽了一下,不难听出,他为此悲痛难当,“他把他的爱当成了程序的推动,他可以爱我,爱你,爱他,爱路边任何一个人,哪怕不是人,猫、狗,他梦寐以求的电子羊,都是受到程序的控制,而他本身,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他是程序,是代码,是机器人。”

      修问:“看过医生吗?以维诺斯的实力,应该可以找到不错的精神科医生。”

      “看过,”福尔赛斯长叹口气,“医生说他这种创伤后的认知障碍,可没人知道他受到什么创伤,他自己也不知道。每当我想起,他毫不留情地说他爱我只是因为我给他体内设置了爱他的程序时我就难过得想挖出他的心脏向他证明,他是人类,是活生生的,体内有血『液』流淌,和心脏在跳动的人类。但正因为他是人类,我只能呵护他,保护他,人类太脆弱了,尤其是他这样苍白瘦弱的少年,他在外面很容易就会死掉。”

      修看了一眼沈凛,沈凛读懂他眼神里的意思,比了个仿生人的手势。

      修又问:“为什么要给他做那么多仿生人替身?”

      “这就要提起他的第二个精神疾病,他有严重的『自杀』倾向。他总是想用各种『自杀』手段来寻求生命的意义,他说当自己的意识快要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一瞬间,能看到某种绚烂的『色』彩。他疯了,我知道他疯了。一开始,我做这个仿生人只是为了记录他的意识,如果有一天,他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我会将这个仿生人当成是他,这是对我的慰藉。”

      “一个替身。”瑞克斯说,“真正意义上的替身,你会爱上一个仿生人吗?”

      “是的,替身,可那又怎么样?”福尔赛斯说,“我爱他!我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得到一个替身?更何况,如果他好好活着,我不会启用这个替身。但有一次,他知道了这个替身的存在,为了哄他开心,我启动了这个替身。那个下午——”

      他至今回想起来也认为自己的决定和行为非常愚蠢,福尔赛斯说:“那个下午,他和仿生人待在一个房间,他们似乎成了朋友,人总是更擅长和自己成为朋友,在那之后,他说希望我能制作更多的仿生人出来陪他。我从来不拒绝他的任何要求,我利用自己的权限,从公司拿回十个仿生人,按照第一个仿生人的样子,造出了更多的他。他再也不『自杀』了。我再也不用担心失去他了。”

      可沈凛无法从福尔赛斯的语气中听出任何正面的情绪,福尔赛斯更沉重地说:“我以为他的病情好转了。可没想到的是,他开始在这些仿生人身上寻找生命的意义。”

      “有一次我回家,看到后花园起了大火,我疯了似的大叫他的名字,因为他最喜欢在后花园待着,我害怕他会死在火里,结果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他站在火焰里,面前是一个爆炸的仿生人,那样猛烈的大火却没有伤害到他一丝一毫,他就像是在火焰里出生的一样,那些火焰是他的家人和朋友。”

      “我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这太匪夷所思了,我也不敢问他这是为什么,怕得到一些超乎想象的回答。可从那之后,每个夜晚我都梦到不可名状的画面,我看到睡在我身边的他变成了一团火焰,正在滚滚燃烧,最后他变成了一团灰烬,落在床铺上,被风一吹就散了个干净。我怕极了——整晚睡不着觉。”

      他声音颤抖地说:“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这种感受,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一个人孤独地想起死亡,那种由内而外的恐慌。”

      “你知道拜火团吗?”修问道。

      福尔赛斯安静了片刻,声音陡然紧张了些:“知道……我有怀疑过他是拜火团的人,但是,他几乎从不出门,我监控过他的信息,他没有和任何可疑的人有过往来。”

      “你为他做的那些仿生人去哪儿了?”沈凛在修的带领下从安全通道一路跑了下去,躲过了追击的警方,坐进瑞克斯的超跑里。

      跑车嗡鸣,飞快地启动。

      “我没关注过,”福尔赛斯说,“确切来说,是杨不愿意让我关注,他需要私人空间。”

      瑞克斯切断联系,在跑车内昂扬的音乐声中,对其他人说:“这小少爷做梦都想不到,杨拿那些仿生人替身把他绿成了一片草原。”

      “凛,”在他们交谈时,花生热情地问,“我想要听你发言,需要帮你接入权限,切入频道吗?”

      瑞克斯打断花生:“喂喂喂,他是外人,你让他参与我们的讨论已经很好了,没必要再接入和福尔赛斯的通话权。”

      修:“如果你需要,给你接入。”

      沈凛摇了摇头:“不用,福尔赛斯不知道我是谁,对陌生人他也许不会这么放得开,尤其是这种私密的事情。”

      他顿了顿,说:“不过我确实有些事情想问,请你们帮我转达。”

      瑞克斯笑了笑,揶揄道:“不用这么客气,头儿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沈凛:“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瑞克斯:“……”这话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夸奖的话。

      沈凛说:“第一,他能否确认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是集团生产的仿生人还是杨的本尊;第二,目前召回仿生人具体遇到了什么困难,有没有弥补途径;第三,已经报废的仿生人是因为什么而报废,又是怎么处理的;第四……”沈凛沉『吟』了下,说,“这点可能会涉及到维诺斯的商业机密,但还是希望福尔赛斯能够配合回答,有没有办法在最短时间内确认面前的杨究竟是仿生人还是本尊。”

      修把沈凛的问题一个个转述给福尔赛斯。

      福尔赛斯闻言,像是被这些问题狠狠砸了一棒槌,脑袋蒙了好一会儿,才磕磕绊绊地说:“等等,你的意思是,杨在得到那些仿生人的控制权后,调动了某个仿生人陪在我身边?这、这……我不能接受这个说法。”

      福尔赛斯的反应已经很好地解答了第一个问题。

      他根本不知道陪在他身边的人到底是杨还是杨的仿生人。

      “问他第二个问题。”沈凛对修说。

      修随即问道:“那么,现在为什么会失去和仿生人之间的联系?”

      “我有一个仿生人的最高控制权限,当启用的时候可以获得所有『操』控权,但现在失控了,具体原因还在查明,我不能惊动我的父亲,只能靠我自己的资源在排查,你们要给我时间。至于最后那个问题,当你们靠近仿生人时,如果能接入秘钥,我可以重新获得仿生人的控制权,我把秘钥和实用方法发给修。”

      福尔赛斯虽然是个纨绔腐败的副家公子,但经过精英教育,不学无术也有基础逻辑,沈凛问题问得条理有序,他一条条照着答,最重要的是瑞克斯被修权限禁言,两边交流得非常效率。

      “至于第三个问题,”福尔赛斯说,“同型号的一共有10个仿生人,目前已经报废了四个,有一个是之前你们碰到的那个,之前三个都是被他烧毁的,报废后的处理也是由他来进行。”

      答完后,沈凛陷入沉思,他看了一眼修,说:“我没问题了。”

      修点了点头,对福尔赛斯说:“希望尽快找到失去权限控制的原因,我们有事再联系,福尔赛斯先生。”

      他们挂断通讯。

      瑞克斯从内后视镜看着修,问道:“头儿,接下来怎么办?”

      “凛,你有什么发现?”修双手环胸,坐得笔挺端正,在这种高压的情况下也依然没有松懈。

      “都还是些猜测,还得再等等,我想要两份资料,”沈凛说,“有关最近拜火团动向的资料和在失控前那些仿生人替身的全部行动资料。”

      “很快就送给您。”花生立刻殷勤地说。

      “好吧,两个工作狂,是我的错,我说得明白一点,”瑞克斯轻轻地鸣了下喇叭,车内响起了旋律没那么激昂的音乐,有那么点哄人入睡的意味,“天已经黑了,我们奔波了一天,申请回去休息,我是忠诚的一天八小时制的支持者。”

      “这是瑞克斯难得的明智建议,”花生说,“经过体质测试,你们今天的消耗可不小,再在夜晚行动,效率会降低至少30%。在目前线索需要进一步整理的情况下,休息是最佳选择。”

      “这可是你们脑力工作者的活儿,本司机该下班了。”

      修说:“批准。”

      “万岁!”瑞克斯欢呼了一声,“去他妈的维诺斯,去他妈的福尔赛斯,去他妈的杨!老子是夜里最靓的仔!”

      他欢呼完毕,问修:“我先给你送回家,头儿?不对,等等,这位小朋友怎么办?”

      沈凛还没说话,就听见瑞克斯揶揄地说:“头儿,带去你家过一晚?他现在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花生意外地说:“瑞克斯,你还是你吗?我怀疑你被人偷梁换柱了,难得连续提出这么有建设『性』的建议。”

      沈凛婉拒道:“不,我想回去。”

      “你回不去啦,”花生说,“为了确保你是个可靠又不会泄『露』我们秘密的人,我在你家门口装了监控,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维恩派了好多打手蹲守在你家门口,只要你出现在楼下的自动售卖机前,他们就会悄无声息地包围你,把你抓起来送到维恩面前。”

      “对了,”花生又说,“还有个惊喜!之前杨的仿生人『自杀』的时候,不是用自带的摄影功能拍下了你们的样子吗?我发现你虽然一直藏在角落里,也被拍了上去,现在你家里附近除了维恩的人,还有警方的人。”

      沈凛:“……”

      沈凛语气听不出任何起伏:“我太惊喜了。”

      花生快笑疯了。

      最后,沈凛还是跟着修去他那里借宿了一晚。

      修住在科技塔外层的高端公寓里。

      环境和他之前看到的摩天大楼相差巨大。

      打开门之前,沈凛承认他确实好奇修家里什么样子,打开门后,眼前所见的布置和他想象中几乎一模一样。

      单调乏味的颜『色』和家具拼凑出了一个有机械『性』冷质的房间。

      修把风衣脱了,挂在衣帽架上,客厅里的灯光从开门的瞬间亮了起来,墙壁灯的冷光芒照得房间有些凌晨将醒的淡淡『色』调。

      “喝点什么?”修问。

      沈凛说:“随便。”

      修给他倒了一杯可乐,自己挑了一罐啤酒。

      沈凛坐在沙发上,难免有些拘谨。

      修说:“你可以去洗个澡。”

      “我穿什么?”

      “我的?有新衣服。”修试探地问。

      沈凛琢磨了下,点了点头。

      他去浴室洗了个清爽的澡,修的衬衫太大,成年男人的身体强壮结实,他穿着大了整整一号,衬衫长度足够盖住屁股,下身穿着的家居裤裤脚挽了两道还松松垮垮地挂在脚踝上。

      沈凛擦着头发走出浴室。

      思绪停驻在杨的事件上,沈凛差点撞上什么东西,他踉跄了一下,低头一看,那是只机器犬,碰瓷了沈凛后还翻了个身子,『露』出机械肚皮,最后爬了起来,伏低身体冲沈凛汪汪直叫。

      沈凛蹲下来伸手,那蠢狗就凑上来磨蹭沈凛的手指,尾巴摇得像电风扇。

      逗了一会儿,沈凛站起来环顾四周,没发现修在哪儿,只看到走廊里有一道不太明亮的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

      机械犬咬着沈凛的裤腿把他那儿拽,沈凛顺从地走过去,他停在门口,从缝隙往里望了望,只能看到修正坐在桌子前看什么资料。

      他敲了敲房门,没多久里面传来低沉利落的回应:“进。”

      沈凛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修戴了一副眼镜,这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文质彬彬。他正在专注地看着桌子上投映出来的光幕资料。

      “晚上好,凛。”花生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沈凛回应道:“晚上好,花生。”

      “你要的资料已经发给你们了,修这里有超大光幕,建议你和他一起使用。”

      “谢谢,花生。”

      花生又笑了起来,她似乎很喜欢沈凛和她说谢谢。

      “你真好,凛,如果你知道我是ai的话,还会对我这么礼貌吗?”花生问道。

      “我一直知道你是ai,”沈凛如实说,“你的反馈速度比人类快太多了,在网络上,你是最优秀的黑客。”

      “感谢你的赞美,”花生心花怒放,毫不掩饰她的好心情,“如果我是人类,我一定会跟你谈恋爱,和你相处真是太愉快了。”

      “伙伴的关系永远比恋人坚固,”沈凛开玩笑说,“至少不会每天为了谁早起去送孩子上学吵得天翻地覆。”

      花生又笑得停不下来,但修却明白这玩笑背后的意义,他打断花生,说:“凛,来看看,和你猜想得一样?”

      沈凛走到光幕旁,上面的资料已经按照时间排列好,甚至连沈凛在意的事件都一一对齐。

      “这本来是一个图书馆检定,”kp说,“但有人帮你整理好了资料,你真幸运……不,幸福。”

      资料上显示,最近拜火团的动作非常多而频繁,大到商展爆炸案,小到售货机着火案……处处都有他们的痕迹,他们成了比本地各种□□帮派更让警方头疼的存在。

      修说:“这几起小案件已经被破获了,是一些地痞流氓打着拜火团的名义在兴风作浪,整个魔鬼城,人人都可能是纵火团,只要纵火团的身份对他们作恶有利。其中,有一个较大的组织,自称是拜火团,他们模仿拜火团,留下了一些教义和痕迹,用来壮大帮派势力和控制帮派成员,但他们都和拜火团最初的做法很不一样。”

      沈凛专注地听着,他一行行扫过修调出来的资料。

      修:“最早的那起纵火案件也很轰动,乔治的私人飞机爆炸,而所能对应的杨的仿生人最早的那起活动范围就在乔治的私人停机坪附近。”

      “还有后面这一起,这些、这些……都能一一对应上。”修正『色』道,“所以你猜得没错,凛。”

      沈凛说:“真正的拜火团只有杨一个人,他一出手就是大型的爆炸案件。”

      “这是为什么?恐怖袭击?他恐怖袭击的目的呢?”

      沈凛说:“我有一个猜想。前提是,杨把自己当成了仿生人,对他来说,那些仿生人就是他的同伴,和他一样的存在。福尔赛斯说他一直在追求仿生人生命的意义而不断地『自杀』,突然有一天,他停下了这些行为,他一定是得到了某种启示。这个启示让他知道爆炸能够接近他的理想和信念。”

      “克图格亚,这个神明和火焰有关,他想要把仿生人当成自己的替身,在最炽热的祭祀里献祭给他的神明。他想以此得到更多的启示,他把向神明献祭当成了他存在的意义,只要他还没得到神的启示,就证明他的献祭不够虔诚。”

      修听完沈凛的推测后沉默了很久,这对他——一个无神论又没有信仰的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杨的所思所想,但他却并不怀疑沈凛的猜测。

      这种莫名的信任打哪儿来的让他非常疑『惑』,他是个生『性』多疑的人,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和社会,就连他合作多年的伙伴也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节点因为一个小小的芯片或者义体背叛他。

      他深知这一点,却情不自禁地被少年吸引,从见他的第一眼,修就知道,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连瑞克斯都能看出来他不经意柔软下来的眼神和总是抬起的唇角。

      沈凛没察觉到修的走神,继续说道:“他的出现一定是为了引起火灾或者爆炸,之前在公寓里,那个男人和仿生人约定了明天的宴会,需要查一下明天是什么宴会。我们也许能够阻止爆炸,最理想的是在仿生人销毁存档之前拿到他们的记忆芯片,这样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线索,修?”

      “嗯?”修回过神,垂下了眼,“对不起,你继续。”

      沈凛皱了皱眉,他说:“坦白说,我现在这么卖力,不是为了那一百万,我想要其他的酬劳,我知道你是个公平的人,所以只要让你看到我的价值和我的所作所为,你会帮我争取到这份酬劳。”

      “阿莱耶吗?”

      “是的,”沈凛说,“我有想找回缺失的一段记忆,我想让阿莱耶给我一个回答。”

      修沉默。

      沈凛突然用很怀念的口吻说:“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总是沉默寡言,总给我一种有很多话想说的感觉。他眼里压抑着太多的东西,也有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迷』茫。像是个困在过去的人。”

      修张了张口,说:“每个人的过去都有一把锁,长到锈迹斑斑。”

      沈凛好奇地问:“你的锁是什么?”

      修又沉默,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递给沈凛。

      那是个少年的照片,年龄稚嫩,打扮新『潮』,他被修抱在怀里,笑容灿烂温暖。

      沈凛突然觉得心里被刺了一下,一股难以描述的难过抓住他的心脏。

      “这是……?”

      修说:“我的爱人。”

      沈凛:“……”

      修:“他死了,在花生之前,他是我们组里的黑客,最优秀的网络专家,他发明了花生。”

      “他和你一样,也叫凛。”

      “和你拥有差不多的发『色』和瞳『色』,一样都只到我的肩膀,他喜欢踩在我的鞋子上接吻。”

      “他和你一样,都想进入科技塔的最顶层,去阿莱耶寻找他的真实。”

      “但是他死了,凛,在去阿莱耶的路上,被□□的炮火袭击,被炸得支离破碎。我唯一能留住的只有这张照片。”

      “我很爱他,很爱很爱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