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话筒奖颁奖典礼

      呵呵。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如果我不了解梁越,我肯定会因为他这番话无比感动。

      可我太明白他的心思了,他是为了江荷才对我这么好的。

      江荷是当朝丞相的独女。

      梁越真心实意的喜欢这个人,恨不得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她。不论是小时候冒着淤泥危险去摘给她的荷花,还是长大以后顶着无数风言风语给她留下的后位。

      至于为什么江荷至今都没进宫呢?这个我也知道,因为有时候我跟梁越一起去找太后,太后会反反复复的叮嘱他。

      “你不能立江家的女儿为皇后啊,你就不能让做个贵妃什么的吗?皇贵妃也成啊。江家出了一代又一代的皇后,一世又一世的宰相。后宫直到哀家这儿才算是有了点转折,前朝也有了何家制衡,这样的局面来之不易,你不要再给江家权势了,登临高位,必有反骨啊。”

      通常这种时候,梁越就会说:“越儿只想让她做皇后,其余的都是委屈她。”

      太后每次都要被气死,我在旁边看着都忍不住感慨梁越可真是个大孝子。

      但是说真的,我还挺羡慕的。

      他们多像话本子里的苦命鸳鸯啊,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一个早过出嫁年纪却还强行留在闺中等待,一个忍辱负重日日请求非她不可。

      这谁看了,不得掉两滴眼泪。

      而我呢?我充其量算个看话本子的市井小民,看着他们的恩怨情仇吧嗒吧嗒掉眼泪,情至深处再为他们叫几声好。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梁越天天来我这儿,也是因为太后劝他跟我好好过。如果他表现好让我怀上个皇孙什么的,就愿意松口让江荷先进宫。

      于是梁越风雨无阻,这样的决心,本工具人看了都敬佩。

      他孜孜不倦地来了一年,并不跟我同床睡。我有时候纳闷,就问他说:“梁越,你到底想不想让江荷早点进宫啊?”

      “当然想。”只有提到这个人,梁越的眼神才会咻地一下亮起来,话也变多了。

      “我已经将承乾宫收拾妥当,用椒泥做墙,铺了特别柔软的波斯地毯,器具自然也是最名贵的。我记得小荷很喜欢莲花,所以我还特意叫人给她造了一方莲池,种子都挑选好了,只等她进宫,我陪她一起种下……”

      你瞧,他多开心啊,都忘了自称朕。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地提醒他:“可太后说了,得我有身孕她才能进宫,你是不是不知道怀小孩的流程?你不跟我睡,下辈子小荷都进不了宫啊。”

      “你怎么没羞没燥的,小荷就不会这样!”

      梁越一下就急了,我看着他跳脚,觉得很莫名其妙。

      我说实话,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还有,为什么要跟江荷比啊?

      所以我讲:“我是在帮你想办法,她早点进宫对我也好啊,有了皇后,我就不用管事了,你去她那里,我也可以睡床了……”

      我很幽怨的看着睡在柔软床榻上的梁越,搞不太明白江荷怎么会喜欢一个让女孩子去打地铺,没有半点谦谦君子模样的人。

      梁越也发愁,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阴暗分明。凸起的眉骨跟有无限柔情的眼神……其实他挺好看的。

      但他这份忧愁的神色,只会让我心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我答应过小荷,一定会将新婚之夜留到她进宫。我不跟你们圆房,不就代表我的新婚之夜没有过完,我还在等她么?”

      “你好恶心,我听了想吐。”我真受不了他腻歪的样子,直言不讳道,“那现在怎么办?”

      他要保留他的少男贞洁,以表真心;又要我怀小孩,好让太后松口。

      梁越真是我见过最蠢、最贪心的皇帝了。

      就这时候,他还一直在旁边嘟囔个不停:“你说得对,要怎么办呢?我真的好想快点跟小荷成为夫妻啊!”

      我没忍住,白眼一翻,说:“你傻啊,我假孕不就好了,明天我就去跟太后说我有身孕了,让你先把小荷接进宫,只要生米煮成熟饭……”

      “你才傻,十个月以后太后没抱上外孙,会把我们三个吊起来打。”

      “你更傻,过三个月,你跟太后说我是假孕争宠,实际没有怀孕不就好了吗?”

      梁越看我的眼神,忽然变得好古怪。

      他肯定是没见过我这种给自己下圈套的人,所以语气都放柔了好多,小心翼翼的问我说:“阿山,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我当然有自己的目的啊,我真的不想看账本了,平日里又无趣。我想你立个皇后管理这三宫六院,然后放我回安野。”

      “你这么大个人,朕怎么放你走?这宫里只有废妃,没有休妃,更何况太后那么喜欢你。”

      “太后很喜欢我,但你不喜欢我啊,而且你是皇帝,你一定可以给我自由的!”

      我有些着急地从地铺上爬起来,抓住床沿,急切的恳求梁越。

      “我知道,我在前朝的名声也不太好,大臣看你天天来我这里不立后,都说我祸国。所以我们不如闹场大的,让大家伙都觉得我是非死不可的妖女,让太后都保不住我。你再偷偷摸摸给我送点什么假死药,连夜把我送出宫去。这一切不是顺理成章又皆大欢喜?”

      他能娶到心心念念的江荷,大臣们高兴少了个红颜祸水,我也能回到安野。

      这真是大团圆结局。

      梁越应该是被我的大智慧折服了,因为他说:“阿山,你是我见过最聪明又最愚蠢的人。”

      我帮他,他还对我明褒暗贬的,这就让我很不满。

      于是我有些不耐烦的说:“所以你干不干?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办法了。”

      梁越没讲话,他在很认真的思考。

      他坐起身来,层层纱帐跟晦涩月光让我有些看不清他的神情了。我莫名其妙有些紧张,直到梁越点头,我胸膛里的那颗心,猛然间刺痛了一下。

      梁越说:“你为了朕和小荷付出这么多,朕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不要你报答我……”

      我低声讲了一句,他没听清,语调上扬的嗯了一声。

      我翻身睡下,打了个哈欠,满不在乎的嚷嚷:“那你一定要好好报答我哦!金银财宝必不可少,最好再送我几个美男,我下辈子的快乐都靠你了。”

      梁越呵呵一笑,竟然都答应我:“好,朕都给你,但阿山,你就这么想离开皇宫吗?”

      “我本来就不太想来!”

      我莫名焦躁,心里有股难受的感觉,很痛。我觉得我是要熬夜猝死了,于是敷衍着回答梁越:“你就不要再管那么多了,明天还得干活呢,早点睡吧!”

      床榻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房中只有我们平稳的呼吸了。

      可我的耳边,好像还能听见在安野的时候,隔壁翠翠跟我讲的故事。

      她说男女最容易日久生情,如果你喜欢上了一个人,又无法得到他,那就在没有深陷之前快逃吧。

      所以我这个贵妃,决定提桶跑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