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趣直播在哪里提现

      叶康不知道其他战队的训练怎么样,但他知道猎豹战队的训练是艰苦的,听吴教习说,职业战队训练更是残酷。

      职业战队可能以佣兵小队的身份出现在战场、以角斗士的身份出现地下格斗场、以猎人的身份出现在荒野丛林中,与猛兽格斗...总之,都是以性命相搏。

      三天后,叶康已经能百分百接住吴教习扔出的弹珠了,即使他加重力道,也能勉强接住。

      这天吃过午饭后,照常的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几人准备回去休息了,吴教习将叶康拉住。

      “呢,给你”吴教习递了一本书给叶康,上书《诡步》。

      “这是?”叶康接过道。

      “你不是羡慕孙灵的身法吗?这就是,他们三个不适合修习这个,你和孙灵倒是适合,你先拿着,下午我教你”

      说完吴教习也走了,留下叶康一人呆愣在原地,听张武说,孙灵那身法是吴教习所教,这也是吴教习的成名身法。

      当年,凭借一双铁拳与诡异的身法,近身战少有敌手,甚至当年他所在的战队据说有前十的实力。

      直到他们碰到一个战队,以碾压的姿态彻底粉碎了他们的骄傲,他的对手还在吴教习脸上留下了刺字,嘲弄他们不自量力,而讽刺的是那个战队最后排名第十。

      不管怎样,这部身法都是吴教习很珍贵的东西,既然他愿意教,叶康自当努力去学。

      ...

      5月15号,现在距离武者竞技大赛还有25天。

      操场上,一个三米圈内,吴教习手拿着一个布娃娃来回躲避,叶康迈着诡异的步伐上前争抢,虽在争抢,但更诡异的是两者没有任何身体的上的接触。

      这便是叶康这半个月一直在修习的,运用《诡步》在不触碰到吴教习的前提下,拿到他手中的布娃娃,若是成功,代表《诡步》便可用于实战了。

      叶康喘着粗气,盯着吴教习手中的布娃娃,其实有几次他是抢到布娃娃的,可惜不是出了圈,就是碰到了人。

      叶康根据医学上的呼吸法调整着气息,让自己静下心来,平复着心绪。

      十几秒后,状态上佳的叶康再次迈起《诡步》,去拿吴教习举起的布娃娃。

      吴教习邪笑一声,将手向后举去,布娃娃也出了圈外。这个场景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了,即使叶康拿到布娃娃也会跌落圈外。

      不同往常,叶康没有急着去夺,而是顺势一转,左脚腾空,右脚点地,根据离心力,成45度角向圈外转去,拿过吴教习伸出圈外的布娃娃,同时右脚腾空,左脚恰好又落在圈内,整个人从吴教习的身后转了一圈。

      “yes”拿到布娃娃的叶康忍不住激动的说了句外语。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吴教习笑着道:

      “好样的,说实话,教你《诡步》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结果出乎了我的意料,按照这个进度,过几天就能让你参加战技的训练了”

      “过来,现在再来测试下你能接住几颗弹珠”

      叶康答应一声,来到接弹珠老地方,摆正姿势。

      四颗弹珠出现在三米范围内,叶康伸出双手,一瞬间便抓住两颗,他学着孙灵侧身闪过另外两颗,右脚脚尖向外一撇,用力一蹬,身体在空中便旋转过来,面向两颗离去的珠子,

      叶康奋力一抓,可惜,还是没有摸到。

      有试了十来次,最好一次抓住了三颗,这是他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了,不过比孙灵轻松抓到四颗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吴教习看到叶康好像有些不满意,暗骂一句不知足的小子,一个爆栗敲在叶康头上,敲打道: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别和孙灵比,那小子都跟我学了五年了,走吧,吃晚饭去”

      叶康龇牙咧嘴的摸了摸头,也不知道哪来的坏毛病,就喜欢往人头上敲,不过吴教习说的也是,自己还是太贪心了点。

      晚餐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盛,荤荤素素十几样,其中不乏名贵药材。

      “今晚就不用训练了,还有明天给你们放天假,最近你们也辛苦了,今后咱们一鼓作气争得一个好名次。

      猎豹战队,加油!”吴教习说完,站起身举起装有饮料的杯子。

      听说今晚与明天休息的消息,着实让大家有些兴奋。

      “猎豹战队,加油!”张武、叶康、孙灵、黄冰、周月,猎豹战队的成员都举起手中的杯子。

      木杯相碰,杯中紫黑色的饮料晃荡着,有些荡出了杯外,就像他们放荡不羁的青春,为某一个目标共同奋斗,这种革命般的情谊多少都有些让人热血澎湃。

      ...

      水面上蒸腾着热气,像是烟雾般的充斥着整个房间,三个男人赤裸着泡在浴池里,覆盖周身的热水刺激着皮肤,好似在按摩一般,消除着肌肉的疲劳。

      这里是一家洗浴城,在张武的提议下,五人便来此泡泡澡,可惜没有男女混浴,看不到期待中的画面。

      令他诧异的是,没想到泡澡的时候,孙灵还带着面具,叶康确实有些好奇,这面具恐怕不止是为了耍酷吧,也许后面是张模糊不清的面孔,他也不好多问。

      孙灵看着叶康打量的目光,一个激灵,猛地整个人潜入水中,不知怎得,面具下的皮肤隐隐作痛,让他想起十五年前的那场大火。

      年少无知的自己仅仅因为好玩,点燃的院中的柴堆,最后整个院子都被烧掉了。所幸院中只有自己,当自己被吴叔(吴教习)救出时,脸上已有着大片的烧伤。

      没想到年少时一个小小的举动,却成了自己一辈子的噩梦,像是恶魔般的追随着他。自此他便带上了面具,发誓不让任何人看到,不让别人看到他那冷酷外表下掩藏着的自卑。

      当察觉到有窒息感的时候,孙灵才从水中冒出,却发现张武与叶康不见了,四周观望也是没有。

      正当思索着两人去哪了的时候,水中突然冒起气泡,随后叶康从水中冒出,接着张武又从水中冒出,并哈哈笑道:

      “哈哈,你输了,等下请喝饮料”

      看着眼前的一幕,孙灵瞬间觉得现在真好,人呐,不能强求事事顺心,珍惜当下便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